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九百零一章 小祸国殃民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7    阅览次数:85 Views

    第九百零一章小祸国殃民

    “潜伏过去,查验一下红豆杉现状。这事交给卢伟跟齐天,宣石,咱们在这边等着就是了。”叶凡交待道,齐天是搞丛林作战的老手,去查这种事绝对没问题的。

    足足三个小时,齐天和卢伟回来了。

    “情况不容乐观,从树木的疏密度来看,估计已被砍去二成左右。应该有几百颗了,胆大包天啊,刚刚砍下的有几颗,那树直径有20厘米左右,听说这么大的要长上80到100年。龟孙子的,给他们用电锯几下就搞倒了。”齐天圆瞪牛眼说道。

    “卢伟,这事得抓紧,晚一天破案就要被他们多砍去几颗树。”叶凡说道。

    “我立即回市里,挑出最精干的刑警来密查这事儿。”卢伟点头道。

    “人信得过吗?”叶凡问道。

    “难说,我刚到市局不久,不过,有三个绝对信得过。”卢伟迟疑了几下,说道。

    “信不过的绝对不能用,景阳林场公安分局跟你们市局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千万别坏事儿了。

    干脆叫省厅的铁海叫几个信得过的刑警下来,这边,我安排范刚带几个国安的人过来帮助一起干。

    多管齐下,一定得抓住他们。卢伟,这事交待给你了,不管涉及到谁,给老子查到底。

    如果顶不住了,我去叩省委郭书记大门,爬也得爬进去。”叶凡那双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对于害死若梦父亲的人,那是触了叶凡逆鳞,叶凡决定跟他们死杠了,甚至打定了请出铁团的主意。

    “放心吧大哥,就是市委罗书记牵扯进来我照样拉他下马。敢害死咱们干爹。”卢伟意志坚定,拳手捏得很紧。

    “算我一个。”李宣石说道。

    “我就不用说了,不行搬猎豹兵出来。”齐天哼道。

    “都是好兄弟我叶凡谢谢啦”叶凡很是感动,眼眶都有些湿了。

    车刚开到天水坝子,齐天电话响了,一接到电话,才知道是特勤a组紧急召集。

    因为齐天是特勤a组的预备队员,放下电话后耸了耸肩,骂了声过年都不让人过后急匆匆走了。

    “奇怪,猎豹难道出大事啦,过年都不让消停?”卢伟喃喃道,当然,特勤a组的一些毛事他也听说过,只是不知道齐天是预备队员。

    “也许吧,我打电话问问。”叶凡说着,喝了口茶,直接打向了铁占雄,不过,没有响应。叶凡心里一沉,感觉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因为昨天晚上打张强电话也没人接,叶凡又不想打到猎豹总部去问。转尔,又打给了狼破天,居然也没响应。

    “出大事了”叶凡心里念叨了一句,心里沉甸甸的不好受了。不过,既然铁哥没通知自己,那就说明目前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他绝想不到这是因为铁占雄爱护他,否决了镇东海上将的提议。

    其实,镇东海上将也何尝不是如此想法,作为特勤总头儿,他倍感身上的担子重大,这次如果这批精英回不来了,那特勤a组将陷入瘫痪之中。

    因为,剩在国内的都是一些搞科研、搞人事、搞情报等各方面的专家,战斗力当然不如出去的这批强悍了。

    可以这样说,这次的‘夺天’行动,已经把国家特勤a组最精锐的30个人全派出去了,就连一向隐身,段位达到八段中阶的上将李啸峰都出动了。

    这是特勤能拿出来的最高底牌,没有了他坐镇,国家特勤a组有点风雨飘摇了。

    虽说平时李上将没多少时候露面,但有个人在哪里,虎威就镇在哪里,即便是别人不知道李上将到底是谁,但有个人在里面人家还是感觉得到的,其它国家的宵小之辈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次的事,铁占雄、狼破天、张强等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生还的希望几乎还不到五成。

    下午,卢伟也回市里调兵安排去了,这大过年的,还真不好找到人。

    “哥,你一直鬼混,都不陪嫂子。”小妹叶紫衣显然有些生气,哥哥一回来,转眼就没了人影。

    听她那么一嚷嚷,母亲和父亲都瞪了过来。玉娇龙倒是表现得委委屈屈样子好像我很理解他样子。

    这女人也太会装了吗,这厮心里骂着,笑道:“谁说的,吃过饭我就好好陪陪娇龙。”

    不过,心里总觉得有些莫名,玉娇龙就像怨魂不散一般,又来缠人。

    要说人家玉娇龙长得也是早就达到了小小的祸国殃民的地步了,堂堂的音乐学院校花,在那个美女如云的地方还能独拔头畴,的确长得很有特色的……

    “是该好好陪陪娇龙了,过几天又要开学了,你小子一去麻川,有几个时候到学校去看看。”父亲叶辰西从鼻腔里哼出了一句话来。

    “一次都没来过,哼哼”叶紫衣好像吃了枪子儿,告状告起瘾了。

    “算啦爸,他事忙。”玉娇龙瞅了叶凡一眼,凑了一句,给小叶同志的家人感觉就是多懂事的媳妇啊反过来,当然就是多不负责任的儿子。

    “我吃晚了,娇龙,咱们休息去。”叶凡干脆碗筷一放,下阴手了。

    “我……我还要帮小妹洗碗。”玉娇龙那脸一红,赶紧推脱道。

    “紫衣,今天这碗你自己洗了,呵呵……”叶凡干声笑道。

    “行,你多陪嫂子,不过,得包个红包,大过年的,你还没包红包给我,还有嫂子可别忘了。”叶紫衣鬼鬼地眨了眨眼。

    “去吧,紫衣也去街上玩,我洗碗。”母亲林秀芝一脸疼爱。

    “我跟紫衣去逛街。”玉娇龙赶紧说道。刚才叶凡那话喷出可是相当暧昧的,什么叫咱们去休息,现在刚才中午,快一点钟了,休息,那不是说俩人得一起睡觉了。

    其实,玉娇龙的心思也很复杂,有时一想起这小叶同志的可恶嘴脸,那是恨得牙痒痒的。

    不过,前天又莫名其妙地就跑来古川叶家了,当时来的时候打定的主意就是恶心一下这小子,得让这小子不好过才行。

    到时挨挨家里人骂什么的。不过,玉娇龙哪里能想得透,自己其实潜意识里早就在心堪底里扎下了小叶那丑恶的身影。

    “走吧,陪你,你又推三阻四的,不陪你家里人骂来难受,难道还怕他们说三道道四的。你可是我老婆,我不陪你谁陪你。正好现在难得清闲,嘿嘿……”叶凡那是暧昧地笑着,一把过去抓起玉娇龙的手就往楼上而去。

    刚进房间,那门就被叶凡用脚给关上了。

    “你想干什么?”玉娇龙瞅了周遭一眼,凶巴巴,问道。

    “干什么,你说呢,你可是我老婆,虽说未过门,但家里爹妈都叫了,亲热亲热也正常是不是?”叶凡伸手过去,轻挑地捏住了玉娇龙脸粉嫩的脸蛋,啧啧道:“嗯,越来越水灵了,像大白菜,一捏就出水了。”

    “咯咯,好,相公,我伺候你休息。”玉娇龙居然没挣扎,就让样抬着头儿让小叶同志捏着,突然,羞涩地一笑,两个小酒窝子浅浅的挂着。

    **,变性了是不是,肯定有阴谋,叶凡心里暗暗一惊,倒是收回了那烂指。

    “怎么,你是我相公,我伺候你有错吗?不敢了吧?我玉娇龙好歹也是音乐学院的头牌。咯咯咯……”玉娇龙那脸皮不知咋回事厚得如锅底子了。放浪地笑着,胸前是乳浪翻滚,倒有点ji院红牌姑娘的架势了。

    还真是难缠,一缠上估计就脱不了手了。叶凡心里暗暗一惊,不过,绝对不能就此打住的,那啥的,也太没爷们气概了。这事要捣鼓出去还不被卢伟、齐天这俩货给笑折了腰。

    “嗯,懂事”叶凡干声一笑,手往下一捞,玉人一下子入了怀抱。

    奇怪的是玉娇龙也不生气,任由某人搂抱着,只是那双如秋水般的双瞳却是直直地盯着某狼,脸上红晕是越来越盛了。

    不会是她作好了献身的准备吧?难不成我叶凡同志真的这般有魅力,人长得帅过潘安宋玉,令得水州音乐学院的头牌哭着喊着要伺候老子,邪门啊不过,老了还怕啥,男的跟女的搞一起,绝对不吃亏的。

    这厮打定了**主意,几步挪到了床边,身子一动,俩人滚了上去。

    当身子压上去时,玉娇龙明显的颤栗了一下。毕竟人家还是个处,没经过这种亲密阵仗。

    “你……你想干嘛?”玉娇龙的话里含着颤音,毕竟是唱美声的,那门艺术都用在讲话上了。

    “这个,还不清楚,男男女女在床上能干什么正经事,全天下都差不多。”叶凡**地一笑。

    “不行”玉娇龙身子一动就要坐起来。

    “由不得你了,哼”叶凡霸道地一拉扯,玉娇龙那身披风被扯开了,露出了里面那柔细的粉红色毛衣来。

    这厮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双爪子就按在了那挺翘的**上,手感十足,弹性相当的好。

    “不……”玉娇龙刚刚嗯出一个字,不过,没嗯出第二个字,因为,那嘴就被小叶同志给吻了个结结实实,有没空隙就不得而知了。

    这倒不是她的初吻了,因为去年来叶家,那初吻给叶凡夺了。起初,玉娇龙还挣扎了几下,不过,叶凡是什么人,七段顶阶大师,挣扎没用。

    小叶同志很有经验啊,起初伸出那啥的舌条在人家闺女的脸上唇边给舔了几下。这个就是俗称的‘预热’,不过,玉娇龙那嘴紧紧闭着,大不了让你啃脸就是了。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7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