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九十九章 招不招回小叶副帅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7    阅览次数:104 Views

    第八百九十九章招不招回小叶副帅

    “神龙m2号潜艇已经出发了,全体起立”镇东海一声如雷大吼,唰啦一声,全体站得笔挺。

    镇东海也转到了一旁,身后的超大屏幕上顿时显出了国家主席镇山河那伟岸的身影。一身笔挺的草绿色中山装,面圆方阔,冲室内特勤队员说道:“同志们好”

    “首长好”特勤将士齐声回应。

    “同志们辛苦啦”镇山河威严的喊道。

    “为国家安全誓死”室内充满了激荡回肠的吓人音波,连桌上茶杯都是瑟瑟颤栗着。

    “好好李啸峰上将听令。经政治局全体常委一致通过,决定任命你为这次‘夺天’计划的总指挥,前方作战由你负责,带领特勤队员全面跟进,务必完成任务。

    后方一切事务由镇东海上将负责。国内强力部门,国安,特勤、公安、军情局、保密局……东海舰队,飞鱼岛基地,蓝月湾基地,全体将官,由镇东海大帅带领的军委、特勤指挥组全权临时总调动。

    这次行动代号‘夺天’,各方要紧密配合,不准任何部门推诿,违抗军令者,不管是谁?我镇山河今天套用古代的一句山语,那就是‘杀无赦”国家主席镇山河那三个霸道的字‘杀无赦’深深的震憾了全体特勤队员。

    这就是主席的另一面不为人知的强势风彩,像这样的话,只有在面对最亲密的特勤队员才会讲的,只有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才会讲的。

    “誓死保卫祖国,誓死夺天”在特勤将官的大吼声中,屏幕上主席身影渐渐隐去。

    接下去,特勤总部忙碌了起来。

    这时,铁占雄进了镇东海办公室。

    “占雄,你看看,是不是该通知叶凡回队了?”镇东海一脸严肃,面色凝重,连脸上肌肉块好像都要凝固了似的。

    “不妥镇将军,咱们特勤队员全都出去了,后防空虚,总得留几个看门的防卫着。

    这次前方攻击方面以我们核心第八组为主力,共计20个队员一个子去了十几个,加上其它几组的队员,合计30来人,咱们特勤a组总共就50来个正式队员,这次算是背水一战了。

    虽说战前不该说不吉利的话,但现实摆在眼前,我不得不说。如果失败,对咱们国家特勤a组的建设、发展将是毁灭性的。

    所以,我建议这次的事不通知叶凡同志,他就是咱们国家特勤a组的未来。

    即便是我们全牺牲了,只要有他在,带领一批新生代,咱们特勤a组还会屹立于世界强者之林。

    不然,安全不保,国之将危连他这新生代的第一人都给折损了,咱们a组,估计真的将沦落入二流特战精英行列,国之将哀。”铁占雄脸色凝重得快滴出墨汁了。

    他知道这次任务的严重性,很可能有去无回,有五成可能性。到时各国特勤精英全混乱大战起来,哪还顾得了其它。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于这种关系到国运、军方发展大计的天外特殊石头,各国都是存着务必拿下的誓死决心,说这次去的各国精英称之为‘敢死队’也不为过的。

    铁占雄当然也有一点私心作遂的。这一点镇东海这种老辣的人当然看出来了,随即居然也点了点头:“就这么办,不过,如遇危险,一切以特勤队员的生命为首要任务。

    铀矿石丢了,咱们还可以补救,生命逝去,咱们将无法挽回。你们都是国之精英,国家安全方面的栋梁之材,一根梁断了,会产生一连串反应。我不希望你们中任何一人遭到损失。不过,这次的事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我明白”铁占雄一个坚硬立正,开门出去了。

    “凡仔,你还不回来过年,都初四了?不会是初四还要上班?”一大早,叶凡正赖床上,就被老妈林秀芳的电话给吵醒了。

    “我吃完早饭就回来。”叶凡立即蹦下了床,匆匆吃了饭,齐天和卢伟也到了,因为,二人说是要去给二老拜年。

    三辆车子直飙向了墨香市的古川县。

    三人刚走近家门口。

    叶凡又呆住了,因为一身粉红色长袍子的玉娇龙正俏生生的站在了院门口。

    “大哥,想不到嫂子还站门口迎你,幸福啊”齐天哪壶不开提哪壶,在一旁刮燥。

    “嫂个屁,你小子给我闭嘴。”叶凡一听,脸色大变,见附近没人,气匆匆冲了过去,喊道:“我的玉大*奶,你又来干什么?还嫌不够烦是不是?”

    “到底咋回事伟哥?”齐天是一头雾水问着卢伟,这大过年的被哼了,有点难受。

    “谁知道,最近老大心情不佳,女朋友也可能是敌人,敌人也能变成女朋友。你小子最好少触霉头。”卢伟略显兴哉的哼声道。

    “咱闭嘴还不行吗?”齐天咕噜了一句不再讲话了,看起热闹来。

    “别自作多情,我是跟同学来古川玩,顺道到你家逛逛。难道我玉娇龙到同学家坐坐都犯法,紫衣可是我同学,哼不欢迎,咱马上走。”玉娇龙斜眺了小叶同志一眼,作出立马要走的架势。

    这时,屋里冒出叶凡的妹子叶紫衣来,哼道:“二哥,你英雄啊一回来就要赶嫂子走,妈,你快出来,嫂子要走啦”后面一句,自然是叶紫衣大喊着,带有告状性质的。

    “要走,干嘛要走,才来二天就要走?”林秀芝嘴里唠唠叨叨地讲着话走了出来。

    “妈,你儿子要赶我走。人家现在是县长了,变心了,我走”玉娇龙又玩楚楚可怜那一套,叶凡是彻底无语了。

    齐天更是张大了嘴,凑卢伟耳旁嘀咕道:“到底咋回事,好像来事儿了,连妈都叫出来了。这个,是不是大哥以前在家养的小老婆,像童养媳的那种。”

    “嘿嘿,你小子想象力实在是丰富,连童养媳都给冒出来了。再下去是不是连三房四房的都给冒腾出来。

    听说这玉大妹子还是水州音乐学院的校花,大哥估计是以前喜欢上了她。

    不过,人嘛总是会变的,特别是咱们这些爷们。女人如衣服,久了就腻啦,该换还是得换换是不是?

    兄弟如手足,你看,大哥对咱们就是好。手足是不能换的,还是原装的好。”卢伟一番歪道理论下来,颇有股子道理。

    听得齐天直点头,说道:“不过,现在这玉大妹子显然不想走,大哥这是玩出火来了,像这种女子最难缠了。

    小家碧玉的,一门心思,死脑筋专注在家庭上,大哥占了人家身子,再说人家也的确美如天仙女儿一般,估计大哥这次是失算了,不娶她是脱不了手了。

    麻烦啊还是我有先见之明,那个赵四我是连见都没去见,不然,那种女人,估计比这玉大妹子更厉害……”

    “那当然,赵四人家家族势力大,强横。她那种女人是以势压人。这个玉大妹子就不一样了,势不如赵四,自然玩的是以柔克钢,纤纤手指化作绕指柔把大哥给绕住了。”卢伟低声笑道。

    “凡仔,还不叫娇龙进去,几天没见是不是生份了。你看看你,一过年,从来都是玩得花,自已的媳妇儿都不要啦?”林秀芝训着叶凡,叶紫衣赶紧伸出手去拉了几下,玉娇龙自然也就摆了摆身子,半推半就,进屋了。

    不过,此女在身子快消失在屋里时突然转过脸来,冲着叶凡微笑了一下,顿时勾魂夺魄之美如发散的热源一般弹向了叶凡同志。

    齐天和卢伟顿时,那一股子凉意寒冰冰的涌上心头,暗道:“老天,这女人在玩阴耍诈啊,大哥,看样子,有点那个啥了……”

    进到屋里大厅。

    林秀芝招呼着齐天和卢伟坐下喝茶。

    这时妹妹叶紫衣突然说道:“哥,你搬回来那几个大树兜被老鼠咬坏了,爸说干脆劈来当柴烧算啦,放在哪里毛糟糟的让人烦。”

    “当柴烧,你们也想得出来,那个一个树兜要几千块,是人家景阳林场专门出口到外国去的艺品茶具。”叶凡心里一凉,知道家里人不识货。

    本来那几个树兜是放在林泉镇的,不过想想后来又被叶凡给搬回家了。自己都调走了,还占着人家一个大房间也说不过去。

    三人快步进了叶凡卧室外间的一个会客间。

    发现那树兜茶凳外形看上去还行,不过,当三人翻过底部看时顿时呆了。

    因为,其中一个树兜底部被咬开了一个成*人拳头大的洞子。轻轻一动,里面的树渣屑全漏了出来。

    “看你,刚扫了又给你搞得这么脏。”母亲林秀芝就要拿扫把来扫。

    “等一下伯母。”卢伟突然瞪着树兜底下漏出的一些像锯木粉一般细小的树渣发呆。

    又伸手下去,棒起那些树渣闻了闻,居然还伸舌头舔了舔。又在那大树兜周遭敲了敲。

    叶凡心里一动,想起了叶若梦父亲叶水根的死,悄悄把母亲支了出去。问卢伟道:“发现什么了?”

    “大哥,你细看看,这树兜内部木壁的颜色跟漏出来的木渣颜色好像有些差别。”卢伟小声说道。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7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