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八十四章 牵线搭桥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7    阅览次数:93 Views

    第八百八十四章牵线搭桥

    “老雷,你看看,跟亮明说话好好说,像打雷一样只顾着吼了。他是你兄弟,不是外人

    以前小时候,哪次打架不是亮明冲在前头,你倒好,亮明一身都是青肿,你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官当大了,是不是看不起亮明了,他成麻烦了。他再不是,也是咱们老雷家的人,是兄弟。

    我是绝不允许那个叶县长这样欺负咱们家的。打狗还看主人面是不是。

    老雷,你好歹也是地委副书记,比那个叶县长级别高了不少。怎么也忍得下去。

    不要说了,亮明的事家里老爷子发话了,看你怎么处理。要是弄得老爷子火起,跑来就叫就麻烦了。唉……”雷鸣怀老婆蔡菊秋刚好进来,没好气骂人道。

    “我知道,老爷子也跟我说过了。唉……别急,这事我会处理的。不久就有音讯了,麻川县难道就不进行干部人事调整了?”雷鸣怀很孝顺自己的父母亲,所以听老婆一说,立即就软达了下去。

    晚上8点。

    “庄书记,明天我准备去省里跑跑,先把天墙公路方案报到省交通厅,还有开发青雾茶的计划也得送到农业厅去。”叶凡在电话里汇报道。

    “嗯抓紧点。在年底前送上去,估计得等到年过后讨论了。几天后就要放假过年了,来不及了。不过,先送去的话也算是今年送的,明年正月一过你立即抓紧去跑跑,争取省里能过。”庄世诚用比较关切的语气说道,转尔又交待道:“县里的事交待好没有,千万一别出什么乱子,临近年关,要求稳为主。”

    “交待清楚了,不过几天时间,应该没什么事。至于跑项目的事,我会努力的。”叶凡口气坚决,转尔,这厮沉默了十几秒,有些吞吐着说道:“庄书记,我到德平了,这些天来一直忙,二来也怕你忙。呵呵……”

    “这家伙,吞吞吐吐是不是又想要钱。”庄世诚心里想着,嘴里平淡的嗯道:“嗯今天还行,临近年关了,事多。”

    “既然庄书记有空,能不能请您出来喝杯茶。”叶凡终于抛出了底牌。

    “喝茶,不会是另有目的吧,难道想跟我透底子了。”庄世诚顿时来了精神。

    不过,表面还得推辞一下才好,毕竟自己是领导,如果一请就去也显得太掉价了一此地。

    于是,显得有点迟疑,说道:“这个,你事忙,又从麻川赶过来,还是早点休息。对我来说,你干好工作就是了。”

    “领导都是这样子,明明要来,又得推一下,显示自己地位。”叶凡心里腹诽着老庄同志,越发恭敬样子,说道:“庄书记,我是您亲自从林泉那边拎过来的,作为下属,请你喝茶不违反纪律吧?我是真心诚意想请你喝茶的。而且,当然,我也有点小打算的,顺便想向您讨教一些为官之道。”

    “呵呵呵……为官之道,那好吧,说起这个我还可以倚老卖老一番,在什么地方?”庄世诚自然也就驴下坡了。

    “庄书记认为去什么地方较好?”叶凡问道,其实叶凡这样子问也大有深理的。

    如果庄世诚真的信任自己,那他肯定会把经常去的秘密地点说出来,如果还不怎么信任自己,也许讲的地方就是比较大众的地方。所以,一个地点,就能看出领导对你的态度。孰亲孰远,好生琢磨,共和国的官场,太复杂了。

    “去康桥别院吧。”庄世诚挂了电话。

    “康桥别院,在啥地方?”叶凡倒真没听说过,赶紧打了电话给贺海纬。

    谁知就连老贺也是一头雾水,也不清楚这么个所在。不过,贺海纬自然有办法,通过熟人一查,清楚了。

    康桥别院。

    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车走了十几分钟,进了一片纵林,穿过纵林,来到一片树木遮掩的房舍里。

    外面围墙围着,院门外的石铺地面上停着稀稀拉拉的几辆车子。每辆车子都掩映一片葱绿之中,只隐隐绰绰的看到小车的一角,连车牌都难看清楚。

    叶凡的车子刚开进一个开阔之地,从树下那淡淡的灯光下,突兀地就冒出一美丽、玉洁的女子来,要不是见她打扮得相当的庄雅,叶凡肯定会认为是作鸡的货色。

    这个的确令人浮想,在这夜色下,又躲在树下影暗之中,不让人丫丫才怪。

    叶凡跟贺海纬都有点讶然,互相对视了一眼,那姑娘已经到了车门前,微微一弯腰,那甜美的声音冒出来,说道:“先生,欢迎您到康桥别院,请跟我开过来。”

    叶凡点了点头,车子随着那姑娘的指引,开进了一片丛林之中。这时,丛林中又冒出一个身着绿色,有点像是野战服的中年人来,不着痕迹地把一丛枝叶遮盖在了叶凡车子的车牌上面。

    “我说怎么回事,这些车子都看不清车牌,原来如此。搞得真是隐秘啊,看来这不起眼的地方来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贵,或者德平的一些名流,高官了。”叶凡和贺海纬心里都是这般想着,跟着姑娘进了院子。

    外面看上去有点像是古刹的院墙,进去后却是别有洞天。首先,是一个巨大的莲叶池子,也不知用的什么品种,在这年关将近,那满池莲叶还是长得一池的葱绿,隐隐的还有几朵莲花开着。

    这时,贺海纬伸指点了点右侧面一块巨大的,像被盘古斧削掉了一半,矗立在莲花池边,高达二三层楼左右的一个石头疙瘩,嘴里轻念道: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既然叫康桥别院,自然要来点徐志摩大诗人的名作了,呵呵呵……”叶凡随口笑道。

    “先生,别看这字显得有点粗糙,却是我们南福四圣老大顾凯之大师的杰作。传说顾凯之大师连副省长想求他一字都难。”清丽女子是话中有话,自然是告诉叶凡这个土鳖,这字来头很大,连副省长都难求到一字的顾大师,人家就给康桥别院题写了一整整一道诗。

    自然而然,就抬高了这康桥别院的档次。是在隐晦告诉小叶同志,这康桥别院的主人是有来头的。

    “噢还不错”贺海纬自然不会欣赏什么狗屁书法,随口赞道。

    叶凡当然也附合着点了点头,暗道,有啥好吹的,顾大师曾经给我写过十几幅名联,不过,俺也去了三个颗后宫丸,到现在还在肉痛。

    叶凡那后宫玉颜丸自然是给顾大师的孙女赚去了,不然,何来题字?

    当时用顾大师的字叶凡还拍卖了一百我多万,记得还有两个家伙为了一幅‘铜气满身’争吵了起来,砸了几十万块才搞定的,也算是有所收获。

    姑娘把叶凡带进了一个小茶座样前台前面就转身而去,前台又走来一位风韵雅致的,估计有二十七八岁的女子。

    一身淡绿的长袍样子衣服,女子浅浅一笑,露出两颊那浅浅的诱人酒窝,笑道:“先生我是康桥别院前台经理萧凝秋,请问您们要几号洞天?”

    “**,还洞天,老子俩人又不是来修道,真他娘的扯蛋。”叶凡心里腹诽着,脸上却是淡淡说道:“我是第一次来的,你跟我说说这里的洞天规矩?”

    “我们康桥别院共有20个洞天,按排名先后顺序收费也不同。排名越靠前收费越高,比如最未的20号洞天一晚上收费2000块。10号洞天5000块,最贵的就是1号洞天,一晚上10000块。”萧经理浅浅笑着,声音相当的好听,温柔中不失甜美。

    “吃人啊,一晚上10000块,最便宜的居然也要2000块。德平如此穷得掉渣的地方居然也有人来?

    **,这世道,再穷的地方看来富人也不少。不过,这个可是不好选择,如果选便宜的就怕被庄世诚看轻了,认为不尊重他。

    如果选贵的就怕他认为我是个贪图享乐的人,而且,一般人都会认为这个自然是拿回去报销了,你麻川穷得掉渣,还显摆什么……”叶凡心里寻思开了,一时难下决断,随口问道:“目前还有几号洞天空闲着?”

    “p;“这下子真是不凑巧了,10号最便宜也要5000块。真他娘的吃人不吐骨头渣……”这厮心里发着牢骚,脸上却是一脸的淡然,波澜不惊,笑道:“就p;“1号,先生,你确定是1号吗?”这时,萧凝秋身旁一个小伙子拿着支钢笔装着记录样子,扫了叶凡全身一眼轻声问道。

    估计是发现叶凡这厮那身衣服好像也不咋的,这样牌头的人怎么可能用得起p;德平虽说也有不少富人,但用一号洞天的人并不多,一个月也只能开启五六次就不错了。

    叶凡其实不怎么讲究穿着,今天穿的是一身较悠闲的没牌子衣服。

    反正要回水州,回楚云阁.叶府再换了。所以,倒是令得一旁的那个小伙子有些狗眼看人低了。

    “叶兄弟,10号算啦?”贺海纬嘴角也抽搐了几下,要知道老贺也是个较正派的人,平时除了收点烟酒,过年收点红包外也没啥收入来源,所以,觉得5000块已经很贵了。再说麻川县也穷得掉渣,能省点就省点。当然,也怕引起庄世诚的不快,也是好心为叶凡考虑。

    果然,一听老贺那般说话,那小伙子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神色,不过,掩饰得相当隐晦,当然,也逃不过叶凡的鹰眼的。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57.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