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八十章 胜利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7    阅览次数:102 Views

    第八百八十章胜利

    这个结果,庄世诚早就预见到了,郭书记都提点叶凡了,那他肯定是赞成天墙公路这个方案了。

    虽说没有形成正式文件,但那个还用说吗?在场的都是老狐狸,没人不懂这个。

    二来,今天在场的谁敢不举手,那就将成为麻川的罪人。因为还有一位大佬此刻在燕京,那当然就是宋将军了。

    如果他什么时候兴趣来了,要回贝叶谷看看,一看到天墙公路那破路,眉头一皱,估计当初阻挠天墙公路在地区通过的一些同志心里得抖三抖的。

    所以,庄世诚,他今天是稳操胜券的。所以才淡然的看着一帮子常委们在演戏。

    当然,这场戏演得相当的好。庄世诚从中看到了许多亮点,也看到了许多希望。

    从会议室出来,大家表面还行,不过,郭朴阳这个一号对叶凡的欣赏还是令得这些常委们在心底里重新估量着叶凡同志了。

    “**你老庄也太阴了。开始就提出来不就什么都结了,还搞了一场戏来演,讨论屁,拿老子开唰,不是个东西?”王朝中和雷鸣怀都在心里愤愤不已,觉得被耍了。

    当他们看向前方的庄世诚时,正好看见庄世诚居然诡异的转过头来,好像还微微的冲他们一笑,大帅风度咋然闪现,顿时,两人心里好像突然吞了一只死苍蝇般恶心得要死。

    第四届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顺利兴行。

    会场井然有序,没出现什么异常状况,一直到会议结束,地区的一些领导总算是松了口气。在这个节骨眼上,最怕的就是马家和铁家闹事寻不开心。

    当然,对于这一点,地区也采取了一些严厉的措施。比如,党群书记韦不理预先就得到了地委副书记雷鸣怀的反复叮嘱,如果出事的话首先就拿他开刀。

    韦不理虽说心里一百二十个不甘愿,但最后胳膊肘难拐过大腿,表示沉默了。

    而选举那天,不但地区派出了多位领导压阵,贺海纬这个政法委书记也亲自到了麻川县坐镇指挥。

    当然,马家和铁家也是不甘心的,从票数就可以看出来了。在总计263张票里,叶凡仅得到了0张票,跑了近乎100来张票。那些流失的票,自然是铁家我马家的中坚份子唱了反调。

    当然,这边牛头镇孙家也是鼎力相助了,不然,票流失得将会更多,不过,超过半数还是没问题的。

    叶凡以六成票数当选,这个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不过,不能算是高票当选了,这个,也给叶凡这个党政一肩挑的代书记敲响了警钟。

    这一点说明,即便你工作干得再出色,但是某些关系处理不好,照样子得不到群众认可的。

    叶凡幸好在选举前进行了捐赠仪式,这一个仪式也为他赢得了近二成的人代票。

    当然,马家和铁家掌控的人大代表根本就不是站在为人民服务,为麻川人民谋利益这个立场上的,他们心里有的只是私利。自然有人在其中组织了。铁东脱不开嫌疑,而韦不理也难洗清自己。

    晚上。

    “叶老弟,这下子总算是可以安心回家过年了。而我们地区对马家的查处,估计得等到年过后再说了,你现在根基还不稳,过一段时间咱们再联手,重拳出击。”贺海纬少有的露出了欣慰的笑,随着跟叶凡接触加深,贺海纬跟叶凡的兄弟情更深了。

    当然,也不排除贺海纬从叶凡的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可怕的背景。当然,人都是有功利心的,但贺海纬不但有功利心,对人情方面看得也相当的重要。不像有的同志,纯粹的利益联盟。

    “慢慢来,反正几天就过年了,先稳稳。让全县人民都过个舒心日子。马家的硅矿问题估计相当的大,老贺,你是否从马云钱身上查到了一些端倪?”叶凡一边摇着椅子,斜了老贺一眼。

    “嗯绝对大,我隐隐的感觉到了,也许,这里面还会牵扯出一些地区领导来。唉,一个烫手山芋。”贺海纬叹了口气,椅子都无法摇摆了,心事重重。

    “贺哥,我觉得马家硅矿咱们可以先放放。”叶凡突然说道。

    “先放放,为什么?不趁着郭书记的东风狠查一翻还等什么时候,咱们现在全是扯着郭书记的虎皮在办事,如果书记的风势一消,想前进一步都难?”贺海纬不解的瞪着叶凡。

    “咱们现在查得紧,人家也藏得紧。干脆放手,让大家都松懈下来。可以转个方向,从其它方面入手。估计直接想查清马家的问题那个相当的难,犹如一个铁桶,咱们还没找到有效的突破口。”叶凡摇了摇头,抛出了自己的话题。

    “说具体点,怎么个操作法?”贺海纬那身子一震,来了兴趣。来地区许久了,如果能查出一件较惊天的事来,也能彰显一下自己的能力。

    因为,这次的案子,是庄世诚当着郭朴阳书记面点的将。实际上就等于在为郭书记效命。

    干好了估计也会传到郭书记耳里,估计庄世诚这样子做也有敲山震虎的意图。

    作为地委一把手,庄世诚一直打不开局面,也许麻川查处马云钱的案子,就是打开局面的一把金钥匙。

    “指东打西,从别处入手,俗言常说东边不亮西边亮。”叶凡笑道,显得有点神秘。

    “指哪里打哪里?”贺海纬步步进逼。

    “贺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叶凡带着贺海纬进了房间,当马家三虎的录像放出来后,贺海纬一擂桌了,骂道:“老弟啊老弟,你有这么好的证据为什么不早亮出来。就这一项,就能让马云钱以谋杀罪进监狱的。太好了,哈哈哈哈……”

    贺海纬好像捡到宝似的,那台摄像机在他手中当宝贝疙瘩样翻来覆去的摸个不停,看得叶凡直想笑。

    “贺哥,马云钱还没有证据让他进监狱吗?”叶凡一脸愕然,先前不是听说吴彤手中有确凿的证据,三起**案子,能让马云钱把牢底坐穿了。

    “唉吴彤也的确找到到证据了,不过,马云钱死不认账。而且,原来找到的证人估计有顾虑,或者说已经受到了马家警告,这下子全翻供了。

    一个证据也没有了,光靠一个调戏郭秋天的罪名,最多拘留p;这事搞不好,不重罚,会惹得郭书记震怒的。”贺海纬脸上又布满了愁云。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表现的机会,这下子又给弄没了,叶凡的证据又让贺海纬看到了希望,这个,真是亦喜亦忧。

    “贺哥,这个证据暂时不宜拿出来。马家三虎我留着有用。麻川县问题更大的在青山镇铁家铜矿。青山镇不拿下,麻川的经济根本就不用想振兴。拿下青山镇,估计能给麻川县带来五六百万的利税收入。

    这笔款子对我们麻川太重要了,我是想借马家三虎戴罪立功机会,叫他们去查铁家的铜矿,相信比我们调查更有效果。等铁家的事搞定了,再转手回来查处马家硅矿。

    一步步来,两个大矿拿下后,我估计收回的钱足够振兴麻川经济了。

    至于马云钱,我们只要把这证据私下里让他一瞅,估计那厮顶不住了,也许就是一个突破口,为了保密,贺哥亲自带几个下属审理。”叶凡和盘倒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你是说跟马云钱打心理战?”贺海纬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说道:“我先试试,争取在年底前先橇开老马的嘴再说。至于马家硅矿那边,暂时不动,以免坏了老弟你大事。只要罚得了马云钱,我想郭书记的气也该消了。我也好回去交差,不过,以后要查处青山镇的事,估计就得老弟你自个儿来了,我只能是暗中协助。”

    “就这么定了,为了麻川,我是豁出去了。”叶凡一拳擂在了桌子上,两眼弹射出能杀人的坚毅之光。

    看得贺海纬心里都直点头,心里叹道:“叶老弟表面闲散,其实,他才是一个真正肯干事实,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人。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叶老弟恐怕属于后者吧我贺海纬没看错人,做官者,虽说提拔重要,但也得真心的为民干些实事。不然,怎么对得起头上这顶帽子?对得起帽子也对不起自己良心。”

    麻川城观靠近江宾县狼皇镇的一个小菜馆里。

    “马标,今天约你来有件事要你们去办?办好了咱们的事就了啦,也可以说是戴罪立功吧”叶凡瞧了瞧对面有点不安的马标一眼,知道这小子就是马家三虎的头头,只要他点头了,另两个不在话下。

    “叶县长请说,马标能办到的全力去办。”马标目光闪烁,估计话不尽实。

    “你们几个,找机会到青山镇铜矿去瞧瞧,给我留意着点,有什么异常情况随时打电话给我。”叶凡一脸轻松样子。

    马标那嘴角明显的连续抽搐了几下,色度也是变换了好几次才稳定了下来,说道:“这个,叶县长,去青山镇倒不难,进铜矿就有点问题了。说句实话吧,铁家人从来防着我们马家人的。我们一去人家就能猜个**不离十。还有,叶县长到底要我们去留意些什么,我是个粗人,不指明了闹不明白。”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5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