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六十四章 考验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24 Views

    第八百六十四章考验

    不过,因为石头疙瘩太高大了,上面的郭秋天看得不怎么清楚,再加上年份久了,上面长着一些短短的茸毛状苔藓之类植物,所以不怎么容易看清楚。

    当然,这个对叶凡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可郭秋天够不着,一时有些心急了起来,朝着叶凡笑道:“你帮个忙,我想看看上面的。”

    “帮忙,怎么帮?这里又没梯子。”叶凡往周围巡了一圈下来,没发现能垫脚的东东。

    用石块的话又垫不高,正为难时,郭秋天眼一瞪喊道:“猪脑子啊蹲下,我不就上去啦?”

    “那行”叶凡微微鳄了一下,干脆地蹲了下去,郭秋天想都没想,双脚踏了上来,两人玩叠人梯子游戏了。

    这厮暗道:“嘿嘿,等下走*了可别怪老子,这是你自己要骑老子的。”

    叶凡慢慢的一站起,郭秋天光顾着兴奋地摸那些字了。倒没想到自己脚踩在某男身上,那披风衣下的胯间风光可是被某人给看光光了。

    虽然有着裤子遮着挡着,但郭秋天那双腿之间鼓鼓的地方一条浅浅的勾谷还是能分辩出来的。这个样子,那是,自然相当的旖旎的。

    叶凡头抬着,一直在往那地方扫描着。倒也不能说叶凡同志多么的龌龊,这个是爷们的自然反应。不看那地方,而且这么好的机会,除非你不是爷们。

    其实这厮也有些惨,郭秋天那披风差点把他的脸全给遮盖住了。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大老爷们钻到人家姑娘披风衣下的感觉。

    “你,混蛋……”突然,一声惨叫声传来,因为,郭大小姐突然往下看时才发现了这种旖旎姿态。

    而且,偷偷地一瞅,发现叶凡这厮居然愣愣地盯着自己那胯间,那脸唰啦一下红透了,气得也忘了此刻正踩在叶凡肩上,一脚就想踩下去。不过,这么一来,她那身子可是站不稳了,一晃,往下摔了下来。

    其实,这个自然是叶凡这厮故意的。赶紧装着一脸慌张样子随手的抄去,顿时就是软玉温香抱满怀。

    “你,无耻”郭秋天慌忙着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某男一眼,像要吃人。

    “这个,咱……也没做什么,怎么能叫无耻?”叶凡一脸的无辜相,装得倒像。

    “你,看……”郭秋天被噎住了,那话怎么能出口,总不能说你偷看我胯间神秘之地。

    “看啥?”这厮故意问道,装着一脸的茫然样子。

    “哼”郭大小姐发怒了,趁着某男不注意,一脚,狠狠地蹬在了他脚板子上。

    顿时,传来某猪哥一声惨叫,抱着自己的脚板一脸的痛楚相,自然是装出来的。凭着他的身手,那自然是故意让郭大小姐撒气的。

    “咯咯咯……”郭大小姐觉得解气,哼道:“这就是偷看本姑娘的代价,没把你那狼眼珠子挖掉算照顾你了。”

    “我说郭大小姐,不能这般糟介人吧刚才可是你要骑我的,而且,你在上头,我在下头,你那披风又长,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整个把我头包住了,我能看见什么,真是的,倒霉”这厮辩解道。而且,那话喷出来相当的暧昧,什么骑,上头下头都给整出来了。

    “不理你了,讨厌”郭秋天那脸熟透了,咂了咂嘴,干脆不再说了,再说下去就怕这厮连上床的话都给整出来那就得羞死人了。

    “唉年轻真好……”远处的郭朴阳可是听到了侄女郭秋天的那黄鹂鸟一般出鸣的声音,旋即摇头叹息道,心里自然又有些嘀咕了起来。

    “立碑人宋家川,宋家川是谁啊,你听说过没有。”郭秋天蹲下身子时倒给她在石壁上发现一个奇怪现象。

    “嗯,后面好像还有职务,一个小连长,怪了,按理说指挥围剿马胡子的解放军还牺牲了一个副团长,在这里至少也有团级干部了。这个倒是怪啊,这立石碑的再怎么说也不该轮到一个小连长的。那些团级营级干部难道就不想露脸了?”叶凡也是一脸的讶然,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会是来了几个连,由那个马副团长负责指挥这次围剿。然后,基本上都牺牲了,最后,就剩下这个宋连长级别最高,因此在石头上凿了名字,权当立碑了。”郭秋天那脑瓜子还是相当好用的。

    “不会这么惨吧?”叶凡随口说着,俩人回到了郭朴阳处。

    叶凡麻溜地开了泥挖出了那条鱼来。

    一股香味顿时飘腾了出来,郭秋天没忍住,咕噜了一声吞口水了。

    “伯父,你尝尝。”叶凡笑道。

    “嗯我试试”郭朴阳伸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入嘴,细嚼慢嗯,还闭上眼好像品味样子,不久,那嘴唇动了动,居然露出了一丝讶然,问道:“怎么会这样?”

    “我尝尝”郭秋天早忍不住了,也夹了一块鱼肉入嘴,细细地嚼着,终于失声叫道:“刺呢?”

    “呵呵……”叶凡只笑不答。

    “问你话呢?”见这厮一脸的高人相,郭大小姐不乐意了,哼道。

    “这种弄鱼的法子是去年我去一个支书家陪夜,偶遇一个山野樵子教我的。”叶凡吞了一点消息出来。

    “山野樵子,那一定是高人。”郭朴阳微微点了点头。

    “你还没讲具体做法呢?”郭大小姐哼声道。

    “教你也做不出来,这个,要有一定手法和配料的,恕我不能告诉你了。当初那位前辈教我此法时有约法三章,就是不准外传。相信秋天大小姐也不会让我当一个背信弃义之人吧”叶凡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笑着。

    “哼小气鬼,亏得我大老远跑来看你。”郭秋天显然不信,认为叶凡这厮在扯谎。

    “别闹了秋天,此鱼的做法绝对神奇,居然把鱼刺都给烤没了。这个应该是古代传下来的一种绝艺,别为难小叶了。”郭朴阳倒是释然。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吧。”叶凡的话亦真亦假,转尔,转移了话题,问道:“伯父,有一事我不明白。当初剿匪的解放军应该有一个团吧?为什么立碑的反而是一个连长?”

    “唉……”郭朴阳叹了口气,望着远处的那块刻有名字的大石头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当中。

    良久,才说道:“当初来剿匪的听说是二个营,近500人左右的解放军。

    不过,到后来消灭马胡子后就剩下一半了。而且,就连指挥战斗的副团长马回年都牺牲了。

    伤的伤残的残,到最后,就剩下一连连长宋家川将军还算完好。当时比他级别高的营长全伤了送回了德平。

    这就是那碑石上由他落款的原因。其实,那个石头上凿名字也是宋家川连长临时头叫几个石匠给凿上去的,算不得很正规。

    已经过去四十几年了,牺牲了多少人啊,咱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真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

    小伙子,希望你能带领麻川人民走出现在这种窘迫之状,**烈士们的鲜血也不会白流了,唉……”郭朴阳那眉头紧皱,一股子淡淡哀伤萦绕在脸上。

    “我会的”叶凡喷了三个字,突然,好像有所感悟似的,似乎抓到了一丝灵感,出口问道:“伯父……你刚才说,说到了宋将军?不会是宋连长后来成将军了吧?”

    “嗯咱们岭南大军区曾经的副司令员,现在的总后勤部第一副部长宋家川中将。”郭朴阳的口气很淡,但宋家川的职位级数冒腾在叶凡脑子里却是起了翻江倒海的涌动作用。

    “我明白了,谢谢伯父提点。”叶凡脑子里灵光一闪,旋即明白了,郭秋天的伯父,这个,人家是在提点自己。

    贝叶谷廊桥有大人物罩着,你可以去找他。作为总后勤部的第一副部长,有什么事摆不平的。

    军委的总后勤部,可是一个富得流油的部门,你这路,不正好可以求到他的门下吗?

    只要宋将军高兴了,打个喷嚏,几百万上千万真不在话下。而且,宋家川当初能立碑,说明,他对这个地方是有感情的。

    也许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家忘了这事也说不准。现在只要自己肯下一番苦功,找到能唤起宋将军记忆的东西来,必有收获。

    不过,从另一个方面,叶凡对郭秋天的大伯身份的猜测那是更有所期望了。能知道宋家川,好像那口气还相当淡的人,其位肯定也低不到哪里去的。

    一般来说,如果她大伯职位比宋将军低,他的口气出来肯定有一丝恭敬味道。而这老伯喷出的话语,好像有同级别味道。这个却是深深的震憾了小叶同志。

    跟宋将军同级别的干部,在南福省估计也只有省长省委书记了。省长姓朱,被排除了,那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了。

    南福省省委一号人物郭朴阳,也姓郭,两个方面一巧合,叶凡心里一啰嗦,感觉屁股下那条凳子好像突然长毛了似的。

    有时,无知者无畏,先前,只是猜测对面这半老头子是有一定身份的人。

    但还没能确定前叶凡同志表现得还是要当自然,随便的。这个,自然是这厮也有了一定的心理素质。

    现在离猜测越来越近了,这厮心里自然有些发毛了。人也坐得笔挺了一些。毕竟,那可是南福省的一号。不过,至少从表面上看来,这厮表现还算自然。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37.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