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六十章 南福第一人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84 Views

    第八百六十章南福第一人

    坐在转椅上想了一阵子,突然一惊,咋把她讲的那句话给忘了,她不是说跟其伯父一起来,还说啥提醒咱了,如果真对我有意思,难不成她那伯父下来就是来看咱这个那啥的?不会是相亲吧……

    看看是否符合老郭家的基本要求,好像又不是。不过,难道郭秋天的伯父有点什么来头?

    另一个方面讲,郭秋天在暗示咱要抓住机会。而且后面还慎重交待,叫我一个人去,这里面肯定有道道。

    机会啊机会,以前京城的张秘书一个电话提供了机会,让我当上了这麻川县长,难道现在又遇贵人了,她就是咱们伟大的郭秋天大小姐,咱们幸运女神……

    这个推理很有可能啊

    “老尚,我现在有急事得去处理一下,我安排常务副县长方鸿国同志和农主任陪你去一趟怎么样?”叶凡以征求口吻说道。

    “没问题,叶哥你摊子大,事多,咱们又不是外人,说这个就见外了。你去忙吧,叫那个什么方副县长跟我去一趟就行了。我直接从织女乡那边回水州了,如果厂址能谈下来,我会尽快安排人下来进行前期的准备。”尚天图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说道。

    “秋天,人家是一县之长,有许多事要忙。今天刚刚捐款完,估计好多客人都没离开,作为主人,总得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贵客,你这个样子可是有点胡闹了。”半老头子冲郭秋天说道,略显责备口气。

    “听说那些客人吃过饭就走了,再忙也得来陪陪我嘛,本小姐可是远道而来,也是贵客。”郭秋天可是一点思想觉悟性都没有,洋洋自得。

    暗中哼道:“小叶子,我可是给你创造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运气了,不来的话,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为了能说动大伯到这穷旮旯地方来,我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就差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可别辜负了本姑娘的一番苦心。”

    “你这妮子,什么都有理,大伯讲不过你。”半老头子疼爱的摇了摇头,笑道,也不再指责他了。其实,他也想见见叶凡同志。

    “那当然,我大伯什么人,南福第一人,那些地委书记市委书记厅长局长的哭着喊着还难见到呢,他一个小县长,算是给了他天大面子了,咯咯咯”郭秋天还不忘拍拍其大伯马屁。

    “你这妮子,南福第一人,你可是把大伯抬举得太高了。南福,这潭水深着呢?说大伯是南福第一人,不妥”半老头子笑着,其实,心里也是挺舒坦着,人嘛,千穿万穿,就是马屁不穿嘛

    “怎么不是,南福难道还有比大伯级别还要高的人吗?哼”郭秋天不服气,撅着嘴儿,哼道。

    “秋天,你只看到表面,却没看到有些隐性的东西。就拿水州蓝月湾基地司令,以前的赵将军来说吧,人家现在已经是燕京大军区副司令员了,那可是首都,其位置的重要,绝不会比你大伯低的。”半老头子淡淡说道。

    “不就一个副司令员,能比得过大伯吗?我才不信。”郭秋天不服输。

    “算啦,不跟你扯了。快到贝叶谷了吧,咱们好生走走,看看。”半老头子转移了话题。一辆普通的三菱越野车缓缓地往贝叶谷而去。

    贝叶谷在廊桥乡东面,离麻川城关一个半小时路程。一个小时左右是大路,还有半个小时左右那路就难行了。

    根本上就是泥巴的小公路,三菱行在上面像坐轿,而且,那速度,犹如蜗牛行步,估计一个小时的车速就十公里左右了。跟走得快的人也差不了多少。

    拿着车红军临时头找来的有关贝叶谷资料,叶凡扫描了一圈下来,顿时大惊,暗道:“想不到咱们县的贝叶谷还这么有来头,当年解放军就是在这块地盘跟马胡子进行的殊死决战。

    这个真是怪了,郭秋天以前在泉兴市工作,贝叶谷只是在麻川人眼里还有点价值,她怎么会突然想到去哪个地方?

    贝叶谷又不是什么国家级或省级风景区,倒是令人颇为费解……”

    叶凡想了想,不再想了,送尚天图上车后立即也出去了。倒是自已开车去的,只是跟车红军交待了一番,由头自然好扯了。

    一个多小时后,停停问问,车到贝叶村。一打听,才晓得还要走p;一转过山头,老远就看见一条清凌凌的小溪像飘带一般流淌而过。

    小溪边是高陡的山崖,估计距离溪面也有百层楼高度吧。覆盖着一些巨大的林木,石头也相当的有形,如犬牙般交错着,倒是个悠闲观景的好去处。

    再转过一个弯道,源着羊肠小路而下,远远地就望见了一座麻白色的石桥架在溪面上。

    整个看上去像是在几截火车车箱上安上几个角形屋檐而成的。鹰眼之下,发现不止一个拱,底下有四个拱,上面像是搭房子一般搭建着,许多根石柱子屹立在风雨之中,桥下,自然是流水咚咚了。

    待得走近了,才有了一股子震憾。

    居然采用的是全石头结构的,柱子是石柱子,上面雕着一些张雅舞爪的怪兽,雕工相当的粗糙,而且,上面隐约的布满着许多弹孔,使整个石柱看上去显得有些小坑坑洼洼的。就连廊顶也是薄片状的石板材一片片铺开的。

    “唉古人就是厉害,听说此石桥建于乾隆年间,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了。

    历经风风雨雨,一点事儿都没有。这石头能搭建起来,也真是有些本事。

    以前那个年代,又没水泥什么的,那时的工匠真是了不起。”小叶同志心里感叹着,正在搜找着郭秋天时,才发现桥上正摆开了一张小方桌子,一个半老头子,头发达拉着遮盖了半边脸。一身朴素的中山装洗得已经发白了,实成的一幅农民老伯那傻不啦叽行头。

    不过,当叶凡走近桥头时,突然,桥头边站起二位全身蓝茄克的青年人。一双眼神特别的有神,叶凡甚至从他俩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子隐隐的杀气。

    “怪了,不会是杀手吧?”叶凡心里一动,瞅见了郭秋天,笑道:“郭大小姐,你好悠闲啊”

    “到啦,过来吧。”郭秋天冲叶凡笑道,那两个蓝衣人听她那么一喊,又蹲在了桥头那根石柱下抽起烟来。

    “怪哉啊这两人,好像是保镖?难不成郭秋天的伯父还是什么商贾巨富之流,连保镖都请得有,不简单。如果真是如此,那今天经过咱们麻川的富贵雁儿都得拔毛啊”叶凡心里一动,转尔又想道:“如果此半老头不是商场巨鳄,那此人有保镖?那是什么意思?”

    这厮慢慢的走着,悚然一惊,差点叫出声来,不会是中南海保镖吧?

    旋即,这厮心里摇了摇头,认为这个不可能。因为这两个蓝衣人身上的气势虽说凌利,但跟中南海保镖相比,那个档次又差了不少。倒是跟武警中的强者身上发出气势有点像。

    “武警保护这半老头子,那此人的地位也是不得了的高啊不会是南福省的那些个常委中其中一个吧?以此推理好像就正常了,常委就那十来个,下乡到下面来有两三个穿便装的武警保护纯属正常。”叶凡的思绪又飘往了那个方面,心里一震,顿时,那脚步变得有些紊乱了起来。

    这厮在心里吼了几声道:“怕个球,常委老子不是没见过,齐振涛,宋初杰不都是常委,常委也是人,拔光了衣服跟老子也差不多……”

    瞬间,清心咒在心底里绕了几圈下来。步子,立即沉稳了起来。既然此半老头有可能是常委,或者其它什么省部级高官,那自己就得装着沉稳些才行,拿出一县之长的沉稳风度来摆摆脸子。

    “秋天,这位是?”叶凡故意问道,一脸的和谦虚微笑。

    “我大伯。”郭秋天随口笑道。

    “大伯您好”叶凡故意的,脱口而出,顿时惊得郭秋天那脸唰地就红了。半老头子也是一脸的讶然,盯着叶凡,估计在怪这小子怎么如此胡叫,大伯是你能随意叫的吗?

    叶凡这厮,立即,好像有些慌乱样子,不好意思摸了摸头,说道:“不好意思,我一时给忘了。我跟秋天是同学,以前在党校学习时相处非常的融恰。有时我还叫他秋妹子,她也叫我哥,一时给忘了,以为是我妹子,所以,叫得有些,呵呵……”

    “呵呵,没事,叫大伯也行。”半老头子点了点头,指着对面那条能收起来的那种皮筋凳子,笑道:“既然你跟秋天是同学,不必再生份,坐吧。”

    “那谢谢大伯了。”叶凡这厮那脸皮子厚啊立即顺竿子就往上爬,干脆,正式地叫起大伯来。其实是耍赖,硬赖着叫了。

    反正,这老头虽说装扮像农夫,但叶凡从桥头那两个蓝衣人身上已经感觉到了什么,这种人,是农夫那才怪。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3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