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三十五章 越俎代庖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90 Views

    第八百三十五章越俎代庖

    “越俎代庖是肯定的了,只是拿这个说事,好像没多少力度。这个,在咱们国家像政府干涉政法系统这种事又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国家法律自然都规定了,公检法办案子都是在独立行使国家赋予的神圣职权,只受人大监督,就连党委政府都不能干涉等等。

    不过,现实真能如此吗?党管一切,公检法也是在党委管理下的公检法。

    咱们办案子,何时能做到真正的独立办案,估计只能是空想罢了。往往县委书记一句话,就能决定判决的公平性。”朱来怀摇了摇头。

    “老朱,你没看见,今天吴彤那小子狠啊在逮捕马家三虎时,好像是硬生生的把人家的腰骨给开折了,这个算不算暴力执法。你们检查院不是对公安局有监督牵制作用吗?拿出你们的监督权行使一番,找点麻烦就是了,呵呵呵……”陈子权摸了摸头上那发黄的略卷头发,干声笑道。

    “呵呵,县检察院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在上级检察院和县委的领导下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对县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接受其监督,执行其决议。

    啥叫县委领导下,人家叶县长现在就代表着县委领导。老陈,你叫我杠起监督大旗去监督吴局长办案子。

    吴局长,人家背后明显是叶县长在撑着。估计吴彤那小子已经投靠了叶凡。

    想不到啊,那家伙年龄稚嫩,人还真有点小手段,来咱们麻川县不到20天,居然能拿下县公安局长。

    好像就连组织部长孙明玉跟那家伙也越走越近了。老韦,你可得防防呀”朱来怀故事如此说,斜了韦不理一眼。

    “防啥,孙部长不是那么容易倒向谁的。以前周富德如此强势,可孙部长怎么样,人家愣是没领周富德的情。

    有时在人事安排上,孙明玉也会发出自己声音的。周富德也会适当考虑孙明玉的态度,唉……

    还不是地区孙家那老家伙在撑着的。孙国栋那老家伙,不但是地委组织部长,而且,人家更大的牌头是还兼着地委副书记,后面一个头衔比前面一个管用,威力更大,在书记办公会上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周富德估计感觉孙明玉这个组织部长使用起来不怎么顺手,老早就想的挪走他了。

    不过,孙国栋的威势太大了。再说,牛头镇孙家,也不盏省油的灯。

    至说说孙明玉靠向叶凡,那是不可能的。叶凡有什么能让孙明玉动心,如今这世道,什么都是以利益挂勾的。

    叶凡不能拿出令孙明玉动心的利益,就不可能说动孙明玉的。即便是传说叶凡是庄世诚亲点的来说,也未必能说动孙明玉。

    要知道在地区,孙国栋好像也有点中立派表现,并没有倾向庄世诚,就是一向强势的王专员,对孙国栋这只成了精的狐狸,也还不是尽量不去招惹,以接交示意好处为主。

    不能拉拢过来为自己所用,但也绝不得罪。有利益瓜分时也给点,孙国栋自然不发牢骚了。

    孙明玉,我估计跟他老头子学得也差不多了。不然,我早就下手了。”韦不理分析得相当有水准,可惜他不晓得叶凡的惊人能量。不然,韦不理估计是讲不出此话来了。

    “这个傻蛋怎么这么蠢蛋一点用都没有,这事能把我给抖落出来吗?见不得光的。”靠在病床上的周富德气得用手一抡臂子,感觉后腰部传来一阵子拉裂般的痛,知道是绑带子估计是给拉裂开了。

    周富德到了地区,经过地区一院的专家细细检查,才发现胸肋骨、手臂处骨头都有一定的拉裂。

    皮肤方面的外伤更多,好多地方都是青肿成一片,红沙洲那一帮子人幸好还有点理智。

    不然,周富德估计就得成了残疾人了。乱拳乱踢之下进棺材都有可能。医生给的建议是躺床上至少得二三个月,这一躺,估计就得到明年了。

    县里局势居然风云变幻,不过几天时间,自己亲信,县财政局长马林居然被叶凡这个县长抓住攻击群众、不服从上级领导安排,造成重大群体**故为由头给暂时停职了,县财政局的工作暂时由副局长江胜才主持着。

    周富德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叶凡这个县长在乘这机会揽权,想把县财政局给一把抓在手中。

    财政局这个位置太重要了,历来都是由周富德这个土霸王给控制住的。

    前任县长江槐冒当了一年县长,其实差不多就是一傀儡县长,根本就没啥大作为。

    本来江县长自然也在拚命地挣扎过,奈何周富德的根底子太厚了,再说地区领导也不支持江槐冒,使得江县长是到处碰壁,处处得罪人,最后莫名其妙的死了。

    关于他的死因,德平地区和麻川县都是众说纷芸,周富德也明白,估计好多人都在怀疑是自己干的这破事儿。其实,也仅有周富德明白其中要害,心里苦涩得很。

    周富德发过脾气后,又安慰着自己的跟班马林,说道:“别急,你只是暂时停职,叶县长他没权撤了你的职的。江胜才要代就由他先代着。现在的麻川,在地区领导还没明确指示前,那片天地,还是我周富德撑着的。至于说叶凡,他想嘎嘣点什么这个正常。你先熬着,等我伤好了一回来就解决。”

    “周书记,这个老马心里也不服,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今天可是丢脸丢尽了。作为县公安局的直接领导,居然讲话不抵事了,那姓叶的,明显的是违制了。什么时候县长有权否决政法委书记的决定了?都是常委,凭什么?这是典型的越制”马林愤愤不平,自然也是想拉个同伙好说事儿,一起往叶凡身上招呼了。

    “嗯这一点叶县长做得是有些过了。不过,县公安局也是在当地党委和上级公安机关双重领导下的。叶县长作为县委副书记,他抓住了云钱的软肋,操翻了他的决定,这个好像也说得过去。不过,我想信云钱会出手的,明天,你等着就是了,呵呵呵……”周富德突然笑了起来。

    “你是说明天叶县长会招开县委常委会议,那怎么可能,那个好像只有你才能招集的。而且,现在地区领导还没作出任何反应,姓叶的小子凭什么这样子做,这是明显的违规违制。”马林同志又喷口水了。

    “呵呵,我同意的,刚才他打电话给我了,说是想赶在春节前把天墙之路给修整一番。

    不然,等到明年至少又得拖上几个月了。咱们拖得起,他肯定是拖不起的。

    地区给你任务,转眼间时间就去了半年,他一点建树都没有,情何以堪?

    而且,关于天墙之路是该修了,我先前也同意过。只要能振兴麻川经济的事,咱就支持。哈哈哈……”周富德虽说文化水平低,脾气直拗,但官场经验,那些花招子是一点都不少的,不然,这个土皇帝也不可能能坐稳麻川县的一号位置的。

    “狗日的郭新平,差点把老子整残了,此仇不报老子就不姓周。姓叶的只要能把经济搞上去超过红沙洲,就是翻天了老子都支持。

    当然,马林,你也不必担心,你们几个,我老周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相信,叶县长也不敢有太大动作。不过,你今天的行为也有些欠妥,叶县长直接打电话给你了,你就把钱给拔了就是了。

    真到年底财政局没一文钱了,你一句话撩出去,麻川的广大干部职工,自然会把此账算在叶凡头上,你怕个什么,担心什么?

    你还是有私心在作怪啊是不是觉得那一百多万款子卡自己手头上能灵活些,用得舒坦。

    可你不想想,人家一个县长,直接电话过来你都不认账,谁能忍住。何况,我又不在场,你这是触了他的霉头。”停了一阵子,周富德又劝起马林来。这自然是恩威并施了,周富德,很会做人的。

    “我……我当时也在执行你的指令,想不到姓叶的如此过份。我估计金桃乡那伙人就是他指使蔡则民那蠢货给鼓燥来的。不然,事情怎么那么巧,我刚拒绝了他的话,下午就有人出动了。而且,开始的时候姓叶的怎么不出面,等到事情不可收拾起突然冒了出来,这不是存心搞人。”马林怨声,大叫道。

    “搞人,呵呵,这事是有些奇巧,估计是姓叶的故意为之。既然蔡则民给他请示过了,这事看来铁定是他授意的。只是你运背,蔡则民这个人,叶凡一下子给了个代理乡党委书记帽子,自然是全力投入叶凡怀抱了。”周富德轻声笑道。

    “周书记,那天好像你也同意过暂时撤去潘麻子的职务,所以姓叶的才有峙无恐的。如果蔡则民那狗日的真的坐上金桃乡党委书记一职,那以后估计好多的县里干部都会投向姓叶的怀抱的。长此以往,此风不可长啊周书记,我真是有些担心。”马林大叫道。

    ……………………………………………………………………

    感谢自由自在的老宅男junfreep;luozi书友p;这么多的好兄弟打赏,谢谢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0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