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三十一章 铁腕手段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84 Views

    第八百三十一章铁腕手段

    “有预谋,也许吧。不过,咱们县那些老百姓,本来就相当的飙悍。

    县财政局断了人家财路,他们一怒之下没拔刀子相见已经算不错了,目前好像村民们越积越多了,估计快达二三百人了吧。

    火药桶啊叶县长,他如果出头,火药桶,他就是一灭火器也得有那个能耐才行。

    灭得了一方邪火但也扑不灭另一方邪火。听说马胡子镇早就行动起来了,刚才吴局长刚把马标铐起来,那边一得到消息,已经纠结了一群人出发了。

    估计现在已经跟金桃乡的村民对上眼了。这个时候,谁出现谁倒霉。”齐归云虽说不想掺和进来,但分析起这些形势来还是很感兴趣的。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冷眼旁观的助理操盘手,在用自己脑袋中意yin着下一步情况的走向。

    这个,也是齐归云心中的一遍天地,在现实中无法实际,只好在丫丫中无限取乐了。

    “老齐,咱们来预测一下最终的结果。吴彤听说已经被马云钱暂时解职了,马标这个打架熊人倒给马云钱叫到办公室喝茶聊天打屁去了。马林躺医院唉叫去了,如果叶县长出面,会出现什么后果?”方鸿国有些阴灿灿笑道。

    “老方,你不会也动心了吧?”齐归云心思一动,似乎感觉到了这个老朋友方鸿国的蠢蠢欲动之心,叹了口气,劝道:“老方,你还是放不下啊都斗了十来年了,何必呢?

    周富德毕竟还是失败者,你得到了女人,总不能叫人家在官场上也是一无所有吧?

    当然,周富德也太狂妄了一些,一直找着各种由头,在官场上处处打压着你。

    你这个常务副县长,日子不好过,老朋友讲一句不中听的话,你的实际权力,连一个普通的副县长都不如,难怪你耿耿于怀啊换作是我,估计也差不多,也许早就拍桌子了。”

    “老齐,你也不用劝我,我这一辈子,注定跟周富德是解不开了。即便不能稳压他上面,但能强压周富德一次,死也瞑目了。不然,这辈子难安”方鸿国放下了电话,重重地用笔在周富德头像上狠戳了一下,看得他老婆直皱眉头。

    劝道:“老方,你都四十五六的人了,还求什么?在这麻川,能有什么大盼头,即便是周富德,他也不过一个县委书记,走到德平去估计都没人理他。唉……”

    “月玲,这辈子拥有了你,是我最大的幸福。不过,周富德也太过份了,一直打压着我,就让我踩他一次就行了,踩一次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方鸿国轻轻的伸臂,把妻子江月玲拥进了怀里。

    不过,这厮心里却是暗暗叹息道:“唉……这辈子拥有了你,不知是我的不幸还是幸。是最大的幸福,但也是最大的不幸。幸与不幸很难皆得,我得到了你,但也失去了彼多,彼多……”

    “老贺,今天县政法委书记马云钱……”叶凡坐车里把事给地区政法委书记贺海纬说了一遍。

    本来想直接过去处理的,不过想想贺海纬处理此类事件应该较多,应该有一定经验,请救一番也无妨。

    “看来那个马云钱还真不是个东西,咱们政法系统出了这种败类,真是一种耻辱。

    不过,此人既然如此狂妄的叫板,身后肯定有着周富德这个土皇帝的影子。

    只是这厮叫出声来的话估计是变味了一些。什么叫乱党,那可是不能乱扣帽子的,弄不好会出大事,你得小心处理着。”贺海纬有些感慨,“不过,政法委书记是县委常委,在临时头的紧急时刻,他采取紧急措施,停了吴彤的职也是他权属范围的事。而且,如果真要拿出此事来抖落,估计周富德会为他证明,说是自己同意了此事什么的。所以,想拿此事说事不妥。”

    “难道就让马云钱这般猖狂下去,娘西皮的咱这个县长就一摆设,没人事权难道就不能纠正一下什么。”叶凡有些愤怒了。

    “摆设,不马云钱能停吴彤的职,你照样子可以恢复他的职务嘛就看县公安局是否真正掌控在吴彤手中了,如果吴彤早已掌控县公安局,有着广大的干警支持,再有着你这县长站出来撑着,相信干警们也不会再怵马云钱了。何况,还是堂堂的县长,也是县委副书记,政法委的独立也是相对的,也是在党的领导下嘛”贺海纬倒是出了个好主意。

    “行这法子应该能行”叶凡哼道。

    “你先试试,如果吴彤没法子控制县公安局,那就说明此人不可大用。对于你经后选人用人也是一个很好的参考。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出面,在此事上先否决了马云钱的决定再说,只要周富德不直接站出来反对,我的决定下面县局是要直接执行的。”贺海纬叮嘱道。

    “谢谢贺哥了,这事如果你出面就太麻烦了。我相信我能处理好的。”叶凡挂了电话,在脑中寻思着,车子已经到了县公安局。

    “叶县长来了……”叶凡的车子刚停在县公安局,人群顿时沸腾了,如开了锅一般全吼叫了起来。

    “叶县长,您要为我们作主啊……”这时,人群里一个糟老头大喊着,其他人全跟着喊叫了起来。

    “嗯,这不是牛阿爹吗?别急,我会给你们一个公平的交待的。”叶凡沉稳的下了车子,幸好群众尽管非常激奋,但还没动手的架势。

    “你看看他们,一个个凶巴巴的,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哪还有什么活头。咱们是来拿回您同意的补贴的,他们一冒出头就乱打乱踢,马林那个东西,太不是个东西了,把咱们村牛老太婆打成重伤,叶县长,这事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牛阿爹好像盼到了救星,拉着叶凡的手,指着对面五六十个估计是马胡子镇来的,气势汹汹的马家人,苍哑着嗓子喊道。

    “对牛阿爹讲得对,不给钱咱们跟他们拚了,拚了,咱们金桃乡也不是软蛋,马家人是人,咱们金桃乡老百姓就不是人了……”被牛阿爹那么一喊,群众又激奋了起来,一个个动着手中的棍棒之类东西,盯着对面那伙马家人蠢蠢欲动。

    “你**狗屁,老头,不想活了是不是?你们金桃乡是人,咱们马家镇马家人更是人,不服气是不是,那来试试,敢打老子标哥,打不死你这些土鳖蛋蛋,我呸”马家那堆人中,一个脸上有条刀疤的凶汉子狠狠地扬了扬手中那条长达近一米的铁棍,霸气十足,根本就没把金桃乡这一伙人看在眼中。

    “马平,你母亲的在老子阿爹面前吼个球,老子金桃乡的牛小柱,要挑就挑,怕死的是孬种。”牛阿爹的儿子牛小柱就是那个跟叶凡较量过的一个五大三粗汉子,此人也是个急脾气,连叶凡这个县长都敢劈的熊人,此刻一急了,挥舞着手中的锄头朝着对面刀疤脸叫了起来。

    “叫什么,给老子住嘴”叶凡一声冷哼,身上霸气初显,朝着对面的刀疤脸哼道:“你是什么人?”

    “马平,马家镇人,怎么啦叶县长,是不是还想抓老子?”马平略显得瑟,斜扫了叶凡一眼,愣是没把小叶县长放在眼中,这厮狂妄得很。

    “吴局长,此人刚才行凶了吗?”叶凡甩头问早就从局里冲了出来的吴彤。

    “打人了,而且,还打断人手骨了。”吴彤一个立正,答道。

    “打人者就该抓起来,怎么?县局什么时候连打人者都能容忍了?法律的尊严何存?老百姓的安宁谁来管?咱们麻川,不是养只吃干饭的人。”叶凡冷冰冰哼道。

    “我是想抓人叶县长,可马书记已经撤了我职务,我现在已经不是县公安局局长了,还是请龚局长来处理吧”吴彤故意说道,装着一脸无奈样子。

    “龚局长,刚才吴局长说的可否属实?”叶凡冷煞煞地盯着跑上前的龚永青副局长,才记起这厮当初自己去金桃乡处理杨家村跟李家村打群架事件事,此獠看着群众围殴过来居然躲一旁了,看来此人铁定是马云钱的跟班之流了,而且,不堪大用。

    “这个,那个,好像还……还没调查清楚。”龚永青瞅了瞅县公安局楼上那扇开着的窗户,估计在寻求着马云钱这个书记支持了。

    “还没调查清楚,一天了,你就是这样干工作的?”叶凡抛出一句话来,差点没噎死龚永青同志。

    这厮嘴巴一张反嘴道:“五点钟前还是吴局长负责的此事,我只是协助处理这事,不大清楚也正常。”

    “呵呵,既然这事是吴局长处理的,那好”叶凡讲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大声喊道:“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宣布,今天县财政局发生的事还是由吴彤局长全权处理。吴局长,立即按调查得到的结果立即处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依法行事”

    “是我立即执行”吴彤心领神会,冲后面一伙干警喊道:“立即抓捕马标、马平、马飞三人。这三人伙同一伙青年,一个照面就打伤了金桃乡来这里要钱的村民们。老百姓们并没错,他们只是提些合理的要求,又没闹事。其它人暂时等取证完毕后再说,这三个是带头人。”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0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