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三十章 激浪翻涌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03 Views

    第八百三十章激浪翻涌

    “嗯暂时先停职,不知县财政局哪位副职能暂时挑起这个大梁?明玉部长,你是县委搞组织的部长,对全县干部的作风,能力、风评、眼光、履历方面都知之甚明,这个人选的问题你给考虑一下。先推个人出来代替着,不然,财政局作为大局,不能一日无帅。这事我会打电话给周书记商量一下。”叶凡表现得一脸的凝重,说道。

    “好的,我看财政局的江胜才副局长就能暂时挑起这大梁。”孙明玉知道叶凡这是给人情给自己做,自然也不再矫情了,说出了心中人选。当然,孙明玉也晓得,这个关键还得看周富德这个一把手的态度。

    孙明玉也深深的晓得,周富德跟马林根本上就是同穿一条裤子,即便是趁这次的事拿下了他,但继任者估计也得是周富德的亲信的上位的。叶凡想掌控县财政局,凭着周富德的土匪皇帝脾气,那是绝不可能的。

    回到县里已经快晚上了。

    不过,今晚的麻川县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车子刚停稳在县府,叶凡等人还没下车。

    吴彤来了电话,这小子气喘吁吁说道:“县长,马标已经被抓捕,不过,马云钱书记一直要求我立即无条件放人。我争辩说马标带了混混作乱伤人,抓他是理所当然的,马书记根本就不听。而且……而且……”

    吴彤连喷两个‘而且’,没噎出口来,估计是有难言之隐啊

    “而且什么,快说,现在了还有时间婆婆妈**吗?”叶凡冷哼一声逼了过去。

    吴彤这小子终于爆发了,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愤愤然叫道:“我已经被马云钱那狗日的说是代表县委县政府,县政法委员会党委会,宣布我停职了。

    而且在公安局当众宣布,说我不会处理突发事件,包庇阴谋冲击县财政局的乱党分子,助长了黑恶势力抬头,造成此事越闹越大,国家公职人员受了伤害,党的威信受到玷污,群众的利益受到损害,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被扰乱,什么屁话都出来了,全是污蔑,污蔑”

    “公安局现在由谁在主持工作,是马云钱吗?”叶凡冷声问道。

    “说是暂时由龚永青副局长主挂县局工作。”吴彤恨声道。

    “他能代表县委县政府吗?胆子还不小。金桃乡老百姓都给他说成乱党了,这大帽子一扣下来大到天了。马书记现在何处?”叶凡问道。

    “县公安局。”吴彤回道。

    “好,你稍等,我立马就到。”叶凡那脸上霸气初显,转头跟孙国栋部长打了声招呼,把情况简单地汇报了一番,听得孙国栋直皱眉头。

    “叶县长,你立即去处理,安抚好群众才是首要大事,别把事搞得越闹越大不可收拾就麻烦了。至于说一些牛氓混混打架伤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咱们是法制国家,不是无政府社会。”孙国栋简短的几句话,透显出了对叶凡的全力支持。

    当然,像这种事孙国栋也不好直接出面,而且,孙国栋也想瞅瞅这位靠山极硬实的小叶县长的智慧能力如何。

    这次金桃乡乡民闹事的事就是一个试金石,也决定着以后孙国栋部长对小叶县长的支持额度。

    如果小叶县长是个草包,那即便是他有着齐振涛支持,但孙国栋也得思量一下对他有态度问题了。

    孙国栋是在替儿子孙明玉选择一个助力,说白了有点挑选主子味道。是在为他铺一条较为通达的官途。一个能带着儿子腾飞的睿智、有着远大前途的上司。

    这个,在相当大的层面上也决定了以后孙明玉的官路能走多远。孙国栋觉得自己老子,已经50出头的人,嘎嘣不了几年也得退居二线,再想往上一步,这个年龄和背景都摆在哪里,估计没有多大的上升空间了。

    即便能再往上一部,最多在临退休之际捞个正厅级别退休就是最大的回报了。

    所以,把希望全寄托在了儿子孙明玉身上。而处于考察之中的对象,就是叶凡同志了。

    “爸,我跟着叶县长去看看。”这时,后排坐的孙明玉小声说道。

    “嗯,你也是县里领导,县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应该的。”孙国栋点了点头。

    在这个时候儿子能挺身而出,还是有一定的勇气的。像这种事,一般的县委领导都选择了旁观看热闹,稍微搞不好就会造成惹火烧身的结果。

    马云钱虽说并没有多少聪明和智慧,关键是他是周富德的亲信。跟马云钱板手腕,实际最终于将成为跟周富德这个一号搬手腕,而且,县财政局局长马林也是周富德的亲密爪牙,这事现在根本就是一块烧红的铬铁。

    怎么处理都得得罪人,如果照顾着了周富德的感受,偏向了马林马云钱那个方面,那金桃乡的老百姓肯定不肯的。老百姓纠结成群要闹事,每个当官都相当的怵这事儿。

    如果偏向了老百姓一块,那无形中就得罪了马林、马云钱等人,实际上就宣布了你将跟周富德这个麻川一号人物开战了,这一点大多数官员更不愿意看到。

    所以,这事根本就无法善了。怎么处理都是处理者的错,怎么处理此事都会燃自己身上来。

    所以,就连县党群书记韦不理这位一直想争取在这段时间做点成绩出来的阴谋家,此刻也作了壁上观。

    这厮装着根本就不知晓此事样子,干脆连手机都给关了到乡下钓鱼去了。

    自然,人家那另一只耳朵还是张着的,随时有人向他汇报县里发生的一切动向。

    到于说常务副县长方鸿国,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乱了,早就在蓄势以待,早就派了人在群众中鼓燥开了。此人,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打击周富德的机会的。

    如果叶凡出手了,方鸿国自然不介意跟上,狠狠地再踩上一脚的。这厮那脚早就抬得高高的了,此刻正与县武装部长齐归云聊得火热。

    说道:“老齐今天这热闹好瞧啊呵呵呵……姓周的一下子回不来了,他的手下马云钱和马林倒是坑志一气,硬撑着,不知能撑多久。”

    “这事估计周富德躺病床上应该也在暗中指挥吧,不然,马云钱给他个天胆也应该不敢甩出那句话来。

    他一个管政法的书记,有何能力代表县委县政府。明明是财政局长马林先出去打晕了人家那可怜的老太婆。

    此人倒是也说得出口,连乱党都给喊出来了。啥时候金桃乡那些朴实的乡民们成了乱党,这顶帽子够大的呀,哈哈……”齐归云只是觉得有趣,他倒是没想掺和进去,只是齐归云跟方鸿国要好,自然也得顺着方鸿国的话讲上几句了。

    “哼马云钱那杂碎会讲个屁的话,除了会在女人肚皮上拱几下,还能干其它什么破事儿?乱党,就是周富德也不敢如此喊叫的。马云钱没脑子啊”方鸿国说道,顿了一顿又笑道:“老齐,你说说韦不理怎么都没见身影?叶县长也不见踪影,不会都玩失踪吧?”

    “韦不理不出现,这个纯属正常。此人阴柔得很,这种场合是绝不会出面的。而且,韦不理这个人看不清,好像就连周富德有时都会稍微照顾着他。你说说,这其中是不是有点什么瓜葛?”齐归云因为没想掺和进麻川的权力斗争中去,所以作为一个旁观者,那脑子比其他任何人都清醒得多。

    “也许他是分管党务工作的,所以,为了人事权力平衡,周富德拿了大头,总得留点汤水给韦不理吧?”方鸿国一边在桌上画着他的人脉走势图,一边谈笑着。

    “也许是吧,不过老方,我总觉得这里面关系不寻常,叫我讲也讲不出个子丑寅卯来。”齐归云懒得多想了,觉得这里面有点乱。

    “嗯,一直以来,我都在探寻着韦不理眼周富德的关系,不过,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只是感觉上的一种怪异,一种错觉。我跟你差不多,讲不出什么来理来。不过,叶县长难道真有事不在,或者说是故意躲着不出面,等马云钱闹得差不多了再出面?”方鸿国也拿不准叶凡的心思,自然,叶凡去江宾县的事他是不知晓了。

    “躲绝不可能,这事本来就该他出面处理的。现在周富德不在,他俨然就是咱们麻川县的一号当家了。这事他能脱得了干系吗?如果金桃乡乡民怒火真被点燃,他这县长帽子可就有点,呵呵”齐归云只有哪方鸿国讲话才会如此的不设防的,这是多年朋友交下来的一种坦诚的聊天。

    “嗯按理说应该是这样子的,而且,今天金桃乡那些村民们来得也有点诡异,好像有组织有预谋样子。不过,也说不准,也许县财政局做得过火了,这其中好像就涉及到了叶县长。”方鸿国笑道,在人脉走势图叶凡身上直接画了一个很大的箭头,犹如一只出弓之箭直往马云钱和马林身上招呼了过去,而这边,又画了条虚线,绕了一个弯子缠向了周富德。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80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