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专题片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99 Views

    第八百二十五章专题片

    那双本来漂亮的眼睛,突然朝叶凡射出了能噬人般的仇恨眼光。当见叶凡假装着转过脸来时,江桃红立即收敛了恨意,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说道:“也许是吧?”

    不过,转尔,此女装着有些好奇样子,问道:“不知叶县长那位哥们叫什么名字,能在公安部调查室工作,那工作肯定特别有意思吧?”

    “这个恕我不能告诉你了,公安部调查室的同志都是相当神秘的。他们有铁的纪律,当初我跟他因为要好,所以,呵呵……”叶凡故事推托道,面显为难之急。自然是在吊江桃红的胃口了。

    “当时你那哥们都讲了什么?”江桃红好像很巴婆似的一直在刨根问底。

    “这个,恕我不能乱讲。”叶凡又继续推托,隐晦地发现江桃红那丝恨意又冒了一丝出来。

    这厮心里又是一动,嘴里喃喃道:“不过,这个……”

    一见江桃红那略显期盼的眼神,这厮立即闭嘴了,耸了耸肩,笑道:“这个,跟我们也没啥关系,不讲了,再讲磕衬人慌,江记者,我再带你到处溜溜。”

    “那,谢谢”江桃红虽说失望得很,但又要装着一脸兴趣样子转悠了起来。

    “江记者,麻川太穷了,甚至,到现在还有饿死的群众。你是电视台的名流主播,在咱们德平来说名声是响当当的。能不能借着做专题的机会顺便宣传一下麻川,从人文、地理、历史、经济、交通状况等各个方面去阐述一番麻川的现状。”叶凡抛出了自己打算,不管有没用,先在江桃红心里打点一番总比没讲的好。

    “这个有点难度,我们这次的专题主要的专注点就在当初解放军剿匪方面,不能变成麻川经济的宣传片,那样子搞就没特色了,没有了特色吸引不住观众眼球,这专题片还作来干什么。何况,台里也不会通过的。”江桃红轻瞥了叶凡一眼,口气淡漠。

    估计心里有怨气,如果她真是江县长的亲戚,那就说得过去了。甚至可以说她心中对麻川充满了仇恨,自然不会关心麻川人民死活了。

    “那算啦,既然你们专注点不在此那我也没话可说。不过,再过得二天,我们麻川人民全体动员,自己出工出力,全县能干的都上阵整修天车山脉,到时能不能请江记者给通融一下,给我们作个宣传。”叶凡笑道,一脸的和蔼样子。

    “哼我最讨厌搞这种看上去花里胡哨,实际劳民伤财的大型活动了。对不起,临近年底了,我们电视台没空。”江桃红一点面子也没给小叶县长,令得这厮面上有些尴尬。至少,江桃红没把面子工程四个字给喷出来,也算是给小叶县长留了点面子。

    心里哼道:“**还真是牛气,电视台就了不起啦。老子好歹也是一县长,这般低声下气地求你了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不给面子也说得过去,至少话也要说得委婉一些吧……”

    这厮心里不痛快,嘴里却是笑道:“呵呵,江记者一定会认为我又在搞什么政绩工程,面子工程了。

    说句实话,作一个官员,有时也的确得搞些这方面的光鲜事。上级领导才能看到你的成绩。

    不过,这一次我完全没有这方面打算。天车山,想必江记者坐车上山下山时也有所感觉。

    那里每年都得因翻车失去二三十几性命。有人成了孤儿,母亲失去了儿子,妻子失去了丈夫,男人失去了女人,唉……就拿这次修路来说吧。

    我们政府只能出点馒头汤水钱,其它工钱都出不起。是老百姓们自己投工投劳,说白了,是出白工,他们的漏*点,他们修路的热情,难道还不能成为地区电视台报道的热点?”叶凡倒是显得很是真诚。

    不过,江桃红就像茅坑里的石头疙瘩,对这事好像漠不关心,冷冷哼道:“我还是那句话,电视台没空。领导安排的事还拍不完,哪有空去拍你们修路。再说,叶县长不是为了面子工程,还拍来作什么?”

    江桃红那脸上的一丝不屑又冒了出来。

    “在你心中认为,当官的都是为了那个是不是?那我就明白的告诉你,至少在我叶凡身上,这件事绝对不是,哼”叶凡略为生气了,冷哼了一声不再理她。

    自个儿就出了房间,回躺椅上继续摇着自已的生活了。原本有的一丝同情心,这下子全给化为乌有了。

    这厮甚至有些恶毒地想,如果此女真是江县长的女儿什么的,老子还查案,查个球

    “嗯,我在叶县长这里,你们过来吧。”江桃红接完电话,放下电话后,走了出来,说道:“叶县长,也许你认为我是个无情的人,但这是我作人的准则,估计孙部长他们快到了。”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地区组织部部长孙国栋那略显苍哑的声音笑道:“叶县长,好雅兴啊”

    “雅兴,难得如此啊,人家说偷得浮生半日闲,说句实话,到麻川这么多天了,就今天悠闲一点。前段时间到处跑路,像叫化子一样,地区那些部门领导看见我,像赶苍蝇一般挥着蒲扇一扇子就过来了。呵呵,这麻川,日子难熬啊孙部长,请坐。”叶凡打着哈哈,迎了上去。

    “呵呵,叶县长,日子总得要过,麻川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别太心急,有的事,得慢慢来,心急也喝不了热豆腐的。”孙国栋一屁股坐在了另一张躺椅子上,摇了起来。

    不一会儿,农媛媛、车红军也进来了,赶紧泡起茶来。最后进来的是孙明玉部长,不过,他身旁还跟着一个身着紫色衣衫的美貌女子,跟农媛媛长得点一点像,估计就是那位令孙明玉头疼得很的农莲莲了。

    “呵呵呵,明玉部长,带得美人归啦?”叶凡故意刺激孙明玉,因为刚才车红军已经偷偷给自己汇报过了,说是孙国栋部长出面也没搞定这事,好像是对岸江宾县的农家家人反应非常的强烈,一点也没给孙部长面子。

    这个也正常,孙国栋虽说在德平能呼风唤雨,但在对于河对岸的农氏家族家人却是没法子使唤动的。人家是江都省江宾县人,孙国栋能量再大,也不能跨省管辖。

    刚才在农家,农莲莲已经哭成泪人。农莲莲母亲寻死觅活的,闹得不可开交。

    农莲莲夹在中间,自然难过了。农莲莲的哥哥农阁东态度还不错,一直在劝着父母亲,不过,好像没啥用。因为这个又牵扯出了另一桩婚姻。

    农阁东的女朋友也是江宾县人,好像其父在江宾县也还有点来头。给农阁东提了个唯一的条件,他啥时提拔升官了再登其家门。

    所以,农莲莲的母亲为了儿子的终身大事,只好硬起心肠去刁难女儿了。

    农莲莲的母亲韦红梅本来以为凭着孙家在德平的名头,帮自己儿子农阁东搞一个副镇长作作应该不难,谁知,这里面又牵扯出另一个**烦来了。

    孙国栋去江宾县找过人,不过好像没走通。人家面上是客气,什么近邻县,兄弟省。孙国栋背影一转,人家不认人了。

    “唉让叶县长看笑话了。”孙明玉明显的是有些沮丧,焉头达脑的令人好笑。一旁的农莲莲那眼眶一红,那泪自个儿又出来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唉……”叶凡嘴里自然地就念叨出了这句话,与叶若梦的过往又浮现在了眼前。

    现场人听到这句略显悲凉的语句,也是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之中,倒没人发出声音来。

    良久

    叶凡转头,笑道:“让大家见笑了,孙部长,去过江宾县吗?”

    “去过不下三回了,什么人都找过,没用,唉……”孙国栋一下子好像显得苍老了许多,显得相当的无奈样子,也有他这个地区组织部长做不到的事。

    “怎么会?”叶凡有些不明白了,心道不就一个副镇长,你孙国栋出面用钱砸也能砸出来呀一万不行二万,二万不行五万,还能不搞定,难道其中还有什么牵拌着。

    “唉……叶县长,说给你听听也无妨,反正也不是什么很丢脸子的事。

    本来是能弄下来的,后来杀出一匹黑马。江宾县党群书记蔡中明的儿子蔡东对莲莲也有意思。

    那次他跟莲莲的哥哥一起吃饭,当时莲莲也在,本来蔡东跟莲莲的哥哥农阁东关系还行,隐晦地提出了这事。

    阁东知道莲莲跟明玉的关系,所以直接拒绝了,谁知蔡东那人记恨心特别的强,耸恿他父亲蔡中明出面从中作梗。

    江宾县的刘书记自然不会为了我们德平的人去得罪蔡中明了。这事,估计是难以走通了。

    想不到我孙国栋干组织工作几十年了,经我手提拔的官员没上上千,也有几百了吧。

    结果怎样?连一个副镇长职位都弄不下来。人家说,隔行如隔山,我也想说,隔省如隔天啊”孙国栋感叹道。

    “原来如此”叶凡应了一声,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9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