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二十三章 费大师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92 Views

    第八百二十三章费大师

    一番检查下来,费凌尘松了口气,笑道:“的确不错,其实这个不叫硫璃玉净瓶,应该叫青花圣净瓶才对。硫璃跟青花瓷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卖弄完一番精僻的瓷器鉴赏学识后,费凌尘转尔笑道:“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说句实话,以前我跟猴总聊过,想把这瓶子转过来,不过猴总没肯,说是他的最爱,叶先生又是如何转过来的?当然,如果不方便说我也不问了,只是有些好奇猴总的决定罢了。”

    “呵呵,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们麻川的现况想必费大师也听说过,为了修天车山那天墙之路,我们找上了猴总。

    当时只是想租几台车子用用。猴总问我为什么?唉……没钱难办事啊,我是发动了全县人民自己动手修路的。

    也能为天车山脉少送几个孤鬼到地府报道。猴总听说过,二话没说,说是借我们几台车子,而且是白借的,不用租金。

    后来,还代表他们公司捐赠给了我们麻川县这只玉净瓶。我想,这玉净瓶拿到县府里去当摆设还不如变成钱多卖些炸药回来。

    那路能修得更好,麻川人不是死得更少吗?所以,本来是想到水州找到雷坦的,不过想到大师之名就先到这里来碰碰运气了。

    如果大师能看得上眼就给盘下吧,我们县急需要钱修路,在年底前得把路重新拓宽整平一些,时间不等人啊,我需要现款。

    想信以大师的信用,知道这是为麻川人民修路的瓶子,应该会给我一个合适的价格的。”叶凡小棒着费大师,令得这老头心里相当的受用。当然,面上这老头还是一幅波澜不惊样子。

    沉思了一阵子,费凌尘说道:“猴金安先生都能如此有爱心,我费凌尘难道只看钱不成?呵呵呵……况且,我着实喜欢这瓶子。这瓶子如果拿到水州去拍马的话估计能卖上60来万。这样吧,我给你80万,要现金的话我立即交待人去取来,要支票的话我立即开张给你,转账也行”

    “谢谢费大师对麻川人民的厚爱,麻川人民不会忘了费大师的。这样,这瓶子还是按60万价格你直接转账到我的县长基金账号里,另外20万就作为瓷王阁捐赠给麻川人民的怎么样?另一个也请费大师放心,这钱,我一分一毛都会投入天车山修路中去的。”叶凡一脸慎重,说道。

    “不要了,要那些虚名干什么,就是80万买瓶了。”费大师倒是古怪,叶凡帮他作名气了他反而不要。

    “费大师,您跟我们叶县长有点像。”这时,一旁的农媛媛小声嘀咕道,居然被一旁的年青人听见了,哼声道:“哼能跟我爷爷相比吗?我爷爷连乔副省长都赞不绝口的。”

    “怎么说话的真雄,没大没小了。”费凌尘那脸一放,还真有点臭脾气。

    “呵呵,你讲得在理,我的确不如费大师的,我只是一个粗俗的小官员。”叶凡随口笑道。

    “我讲得没错的,这瓶子本来是猴总私下送给我们叶县长的朋友礼物,我们叶县长也回礼了一罐御用龙井,那个可是吴局长送给他的私人好东西,听说也很值钱的。这下子,叶县长把瓶子却是拿出来捐赠给了麻川人民修路,而且名头还是武圣公司的名头,叶县长一点光也没沾着。这个跟大师的风格不是很像吗?”农媛媛不服气了,小声说道。

    “哈哈哈……”

    叶凡跟费凌尘相视一笑,真有种知已的感觉。

    “叶县长,你的作为令费某汗颜得很,真雄,以后要学着点。你马上开张100万的支票作为买瓶的费用,叶县长能捐出玉净瓶而不留名,咱们也该为麻川人民作点小事了。”费凌尘的确有点感动了,示意孙子去办理了。

    从瓷瓶阁出来,农媛媛一直拿眼瞧着叶凡。

    “干嘛,瞧得人心里发毛,是不是我们的农大小姐看上我了,不然,那就奇怪了,咱又没多长出一耳朵的怪物。”叶凡淡淡笑道调侃开了。

    这个时候因为弄到了钱心情大好,决定好好地调戏一下农媛媛,见她不作声,脸上爬上了红晕,旋即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说道:“不过,咱可得跟你说清楚,我是有女朋友的,你如果真要那个啥的,只能当相好了,哈哈哈……”

    “啐想得美谁想当你相好。”农媛媛那脸唰地就红透了,赶紧轻啐了一声,白了叶凡几眼。

    转尔,此女跟叶凡相处了一段时间,也不像当初那般的拘谨了,咯咯咯妖笑道:“叶县长,我觉得你真有大本事,才几天时间,前前后后估计都弄了近200万了。这瓶子0万,还打赌赢来了那个小粟子的20万。听说庄书记还拔了30万的炸药费,这一合计,不得了,整整210万了。加上前段时间去林局长处弄来的警车,不下300万了。而且,武圣公司还白白借车给咱们用……”

    “小粟子,你讲的是通都区那个粟书记吧”叶凡感觉好笑,这农媛媛还真是爱憎分明,把人家堂堂的通都区副书记都叫成了小粟子,不知粟一宵那猪哥知道了作何感想,估计会不会嗝气过去都难说。

    “他不是小粟子是谁?割了当太监最好,死粟子,欺负咱们麻川人哼”农媛媛嘟着嘴笑道。

    “呵呵,算啦,不说那人小粟子了。至于说我干的这些,是应该的,咱们都是为了麻川人民嘛媛媛,你作为土生土长的麻川人,难道不希望看到家乡人都过得好吗?”被农媛媛那水灵灵的眼睛盯着,这厮心里其实也是得意不已。

    被一个美丽清纯的壮家妹子赞着,那有不卖弄的,立即打起了官腔。眼前又浮现出那天晚上在车里给农媛媛臀部抹药的旖旎风光来。

    农媛媛那性感圆润的屁股又浮现在了眼前,特别是那两个圆丘中央的那条深深的股沟子,还有那不小心漏出来的几根茵草,更是令人喷血。这厮心里顿时一热,胯下那玩意儿居然自个儿抬起了头。

    “**好久没跟妹子合体了,这下子是不是那老蟒兄弟又要造反了?唉以前在林泉还能找丁香妹或菜西施或卫初婧都能解决掉。

    现在初到麻川,倒是一个女人都没有,是不是该发展个把,以慰劳一下小叶凡了。

    不然,长期憋着会憋出病来的,从人体生理学上面讲,这个不宜于干工作的,从人体精气神来说,阴阳调和才是最佳的养生之道嘛”叶凡心里狠狠地自骂了一句,赶紧转过身去,自然是怕胯下那高支的帐篷被农媛媛发现了。

    不过,当这厮眼神的余光瞄了农媛媛一眼时,那个啥的真有些尴尬了起来。

    因为,这厮那胯下高支的帐篷居然被农媛媛无意中给发现了,而且,农媛媛那眼神在那高支的东东上扫了几眼,连脖颈都有些显红晕了。

    “完蛋了,这下子真是大条了,丢人到姥姥家了。县长在女下属面前高挺那玩意儿,这个自制力也太差了点。”这厮在心里喊了一声,狂念清心咒,那玩意儿总算是安份了一些,总算是往下低下了头。

    “叶……叶县长,你钱包丢出来了,我给你捡起来。”这时传来农媛媛那有些不自在的声音。

    “钱包”这厮往脚下一瞅,可不是嘛,那个不是自己钱包是什么。

    “他娘的,都是这该死的钱包,估计刚才农媛媛发现了自己钱包掉了,所以顺道着也发现了自己胯下高支那玩意儿。”这厮那个恨啊,气得真想飞起一脚把那牢啥子的钱包给踢到臭水沟去。

    这厮微一愣一分神,感觉胯下东东好像被人碰了一下,顿时讶然了。

    发现农媛媛蹲下身子正捡钱包,赶紧想退后一步,不过,不小心没退好,反而没站稳定,往前一扑,压向了农媛媛。

    这厮赶紧伸手把农媛媛给抱住了,主要是怕自己压下去伤着农媛媛。

    这下子那自然是更大条了,胸脯一接触到农媛媛那对乳峰子,胯下那支不安份的肉长枪是再也忍不住了,似欲破裤而去自由翱翔一番,正正地顶在了农媛媛的双腿之间。

    叶凡感觉这次小叶凡特别的活跃,似乎连内息之气都给注到了那只长枪上,那东东的硬度估计快赶上软一点的木棍子了。

    “叶……叶县长。”农媛媛突然被人给抱住,吓了一条。那身子扭摆开了,想挣脱开去。那般一挣扎,磨蹭得某男那支枪是毛燥了起来。

    “噢对不起,刚才没站稳,怕伤着你了。”这厮立马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手往下放去,无巧不巧的居在又放在了农媛媛的翘臀上,感觉手上一个圆丘,这厮心里一荡,舍不得放开了。

    “没事,这是你的钱包”农媛媛低着头,小声说着话递上了钱包。

    “嗯谢谢”叶凡伸手接地,手自然地从农媛媛的臀部一拂而过,抓住了钱包。

    回到县里。

    叶凡住的大院已经收拾好了。里面一个内院就住着叶凡一个人,方圆为了避嫌,暂时没搬过来跟叶凡一起。外院住的是秘书车红军,也就是农媛媛的表哥。

    叶凡巡视了一圈下来,感觉相当的满意。这内院相当的大,环境幽美,小假山,小池,树、花都有,倒像古代的一个小花园。看来马胡子家真的有钱。

    今天是星期六,这厮也是难得清闲地躺在了一竹制躺椅子上吱嘎吱嘎地摇晃着,看起来快活赛神仙了。

    按理说没人来打挠自己的,不过,不久就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叶凡这厮无奈地站起,刚打开院门,发现居然是金桃乡的代理书记蔡则民。

    说是昨天拿了叶凡的批条去县财政局马林局长处领取金桃乡的桃树补贴款子。马林局长推说经额太大,要周书记点头才行,那可是五十万。

    而且还说,县财政局账面上就剩下一百多万了,年底快到了,总得留点救急,不然,年底了连工资都给补贴给了桃树,那全县干部职工不得造反了。结果只给了5万,五万块钱一拿回去,不到一天就给发完了。

    昨天晚上还没领到桃树补贴款子的农民又集中在了乡政府等着,倒也没人闹事,不过,如果再没款子拿回去就讲不来了。

    “哼”叶凡冷哼了一声,转头朝车红军交待道:“你立即电话打给马局长,要求他立即把款子拔给金桃乡,不然,一切后果他自己负责。”

    这厮心里骂道:“财政局是县政府领导下的财政局,不是书记的钱包。连钱袋子都给书记捂住了老子这个县长还管个球。书记管人事,县长管钱干具体活,连财权都给书记了那这个县长还怎么当下去。”

    一会儿车红军脸色有些难堪,说是马局长说要周书记的指示才肯拔款,不然,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他在家还是财政局?”叶凡心里一股子愤气喷了上来,问道。

    “本来今天是礼拜天,他该休息的。只是昨天接到通知,说是地区财政局星期一要下来核查一些账务,所以财政局的同志全在加班,倒没人休息。”车红军小心的说道,因为,叶凡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就怕触了小叶县长霉头。

    “把电话给我。”叶凡拿过了电话,直接拔通了马林的电话。

    “马局长,我是叶凡,县财政局没钱了吗?”叶凡略显愤然,问道。

    “刚到账p;“为什么不拔给金桃乡,你不是不知道此事的严重性吗?”叶凡口气开始重了许多。

    “知道,但我也没办法。就剩这点钱了,离年关还不到20天了。要是到年底了拿不出钱发工资,下边人还不拔了我人皮。再说,周书记前段时间有交待,这笔钱不能动,要留在年底度难关的。如果有周书记的批条,我是可以划拔了。”马林还是相当沉稳地答道。

    这厮,自然是有峙无恐了。以前周富德霸道惯了,麻川县的牛县长和江县长根本就指使不动县财政局。

    10万以下的款子有县长批条还是能拿走的,超过p;马林作为周富德的铁竿粉丝,自然是惟命是从了。所以,小叶县长的批条,人家根本就不卖账。

    “马局长,党的章程、制度你都不懂吗?县长管经济管钱财,书记管人事管党务。”叶凡口气更重了许多。

    “这个……那个……上面虽说那样子说的,但书记可是管着一切的,政府也是在党领导下的。拔钱也得看实际,如果会引起大乱子的事书记当然可以制止了。”马林咬了咬牙,豁出去了。其实这厮也是麻着胆子在顶着叶凡,就怕给了钱以后周富德回来那还了得,还不拔了自己鸟毛。

    “是吗?我看你这个局长,那位置是不是……哼……”叶凡话说了一半,气得挂了电话。

    转尔一想,计较心头上了,冲蔡则民说道:“财政局的老马说是要把钱留在年底,其实年底职工干部工资的事也在确相当麻烦。对于金桃乡的老百姓,我很同情。不过,马局长执意不拔款子,你回去跟乡民们解释一下,钱县上是有,就是拿不出来。得放在年底急用,叫大家耐心等着,明年再想办法了,呵呵……”叶凡的话自然是话里有话了。

    “我明白了叶县长,我回去会努力做好乡民们的思想工作的。”蔡则民心领神会,走了。

    “这个马林也太不像话了。”一旁的车红军哼道。

    “没事,我想先休息一下。下午的时候你注意着财政局就是了,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叶凡躺椅子上眯上了双眼。

    “注意财政局,那好。”车红军一脸疑惑的退出了内院,心里嘀咕道:“财政局有啥好注意的?又是星期天,叶县长真有些奇怪,难道有人到财政局抢钱,再说,要抢那里也没钱啊,那钱在银行才是,几个破财本,有啥好抢的……”

    “周书记,刚才叶县长来电话要提钱,给我顶回去了,不过,他好像很生气样子。”马林略显担心样子,在电话里头说道。

    “提多少?”周富德斜躺在病床上,淡淡的问道。

    “50万,我就给了金桃乡的蔡则民5万块,这钱我不敢发出去,不然,这年底怎么过。我……我还说了,这是您的指示。”马林小声的说道。

    “嗯就那点钱了,得看住。叶县长昨天去地区交通局弄了60万,估计他那县长基金里面也还剩有十来万吧,解决掉暂时的麻烦应该没问题了。”周富德口气平淡的说道,这厮兼职了近一年的县长跟书记,早就习惯了权钱一起抓了。

    根本就没有换位思考一下,认为自己作为书记,这也是为全县大局作想,不能由着叶凡胡来。再说,叶凡还年轻,不懂得麻川的情况,自己这个书记替他看着点,也是为党为国分忧。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96.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