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二十一章 粟副书记的老毛病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98 Views

    第八百二十一章粟副书记的老毛病

    “你以为我粟一宵是讲着玩是不是?不汇,不汇你叫我粟一宵滚蛋是不是?当时在场的都是下面县里的干部,姓叶的一传出去,我那脸还能搁啥地方。”粟一宵没好气哼道,瞅了一脸肉痛的王汉一眼,扔了根烟过去,哼道:“你小子也是,牛高马大的块头,居然还被那小子给撞得如此的丢人现眼,连老子也遭了池鱼之殃。”

    “我也不知咋回事儿,就我这身块头,就是头野猪也能给撞翻了,咱们地区有几个干部能受得了我一撞。

    除了公安部门有几个还行,其它部门……不过,奇怪了,那小子估计也练过两手。

    不是林局的手下,那神枪手卫勇都给他摆平了。”王汉一脸的沮丧。

    以前对自己那身块头还是相当自信的,打架也打过,从没吃过亏,想不到今天碰上一硬茬了,这厮隐晦的扫了粟一宵一眼,突然发狠道:“粟哥,要不我找人整那小子一下,保准他三个月起不了床。**,敢跟粟哥做对,不打得他喊妈我就不姓王“

    “你小子熊啊刚才我们跟他打赌的事好多干部都晓得,人家一出门不久就出事了,你以为公安局那林局长是吃稀饭长大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蠢货这段时间给老子安份着点,别去遭惹什么是非。

    你小子的代理局长还没搞定下来,别把那顶帽子给打飞了。”粟一宵叱训着,扔了根烟给王汉,语气突然放缓了不少,说道:“你动动脑子,那小了也不简单,你看看,公安局的林天不是被他整得很惨。

    那个跟我相比,他可算是丢尽了脸子。可那小子有过事没有?人家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要玩阴的,林局不比我差。

    而且,今天交通局的吴白开也很邪门,怎么肯给那小子钱?那可是20万,不是二毛钱?

    一般的下面的县来要钱,今天因为地区交通局要往罗水公路倾斜,不会给太多的,能接近p;那小子一出手,吴白开居然给了20万,这事还真有些诡异。还有,听说那小子可是地委一把手庄书记亲点的将,庄书记虽说现在被王专员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人家好歹还是一把手,谁能保证他没翻盘的机会。咱们,还是小心着点,至于说整那小子,有的是办法。

    不是听说那小子跟王专员签了个二年内赶超红沙洲县,脱去全省倒一帽子的约定吗?

    红沙洲的郭新平早就动手了,呵呵,前天晚上,周富德这土匪不是被红沙洲群殴,没打死他已经算不错了。

    所以,那小子嘎嘣不了几天了,咱们好生看着他倒霉吧,而且,这次周富德的事估计一时难以善了啦,郭新平听说伤得相当的重,而且脸明显的破相了。

    现在已经送到省城水州去动手术了。如果郭新平真被破了相,郭家在省里的亲戚会无动于衷吗?

    周富德,估计马上就要倒霉了,呵呵……”粟一宵不亏是官道老油子了,消息灵通,分析起这些道道来是头头是道,听得王汉是心服不已民。

    突然,这厮一拍自己那脑袋瓜,惊喜的叫道:“粟哥,你刚才说是周富德要倒大霉了,那粟哥不是有希望啦?”

    “啥希望,你小子愣里愣气的瞎嚷个球?”粟一宵因为是局中人,一时倒没想到什么。

    “就是那个啥的……”王汉急了,站了起来,跑外面关上了门,又嚷道。

    “那个啥的,哪个啥的,你小子快说,没磨蹭着难受?”粟一宵还真没明白王汉的意思。

    “粟哥真没想到?”王汉不敢确定,因为粟一宵有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王汉如果自作聪明显摆的话,那铁定吃粟一宵一个爆栗的。所以,这厮叫着这话时条件反射般的伸开大掌捂住了自己那粗大的脑袋瓜。

    “快说,你丫的找打是不是?”粟一宵这次是真不明白,所以生气了,一掌拍在了桌上,那牙杯都弹了起来。

    “那我说了,你可不能打我。就是周富德不是倒霉了,那麻川县委书记那位置不就空出来了,粟哥你难道不想去坐坐,虽说通都区好,但那毕竟是一副的,那有去麻川当土霸王的来得自在。而且,如果粟哥去了,也能把兄弟我拉过去,顺理成章可以坐上交通局长宝座了。过得一两年,粟哥还能拉我一把,指不定弄个副县长干干。而且,粟哥一过去,那是稳压叶凡那小子一头,气死那小子了,哈哈哈……”王汉讲到得意之处,早就忘形了,差点笑咧了嘴。

    “**你小子这脑袋不笨啊我一时倒真没想到太多,麻川县委书记,周富德那位置,好好好……”粟一宵一时高兴,叭地一声顺手就赏给了王汉一个爆栗。不过,这次是高兴着打的。

    “粟哥,你又打我了。”王汉摸着自己的脑袋瓜,一脸的郁闷,其实这厮是装出来的,自然是高兴了。

    这厮轻轻的开了门出去了,不久,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长得相当标志的姑娘,估计就20来岁。

    一身淡粉色的现代旗袍格式的厚裙子,上身的头发随意地乱披散发着,有些凌乱地抚过脸颊,但显得相当的自然随意。

    那丰润的脸庞上有着淡淡而妖灵般的红晕,眼睛微微笑着,有着妖媚的迷离诱人。那刚上过唇膏的湿漉漉嘴唇光彩照人。

    旗袍中央还用丝带轻轻的束了起来,沉甸甸的乳峰蜿蜒而下,像竹笋样的往外撑得很累,那优美的曲线连接着丰满的圆臀,下身现代旗袍里开叉较高,随着这女子一走动,旗袍开叉处露出的风光自然令得粟一宵那眼球都快炸出来了。

    “傻啦,死相”这女子白了粟一宵一眼,妩媚到了极点。这厮身子一震,立即,饿虎扑羊,速度如风般地跨步了上去,一把抱起了那女子用肩膀撞开了办公室旁边的一扇小门,两人滚将了进去。

    “有没人看见?”粟一宵一边小声问着话,那狼爪子早就探出,卟拉一下,急不可耐地就把那女子旗袍上的扣子给扯拉开了。

    “你轻点不行啊,我这身衣服刚在水州买的,扣子全给你扯掉了。”女子小声嗔怪道,白了老粟一眼,又小声嗯道:“我哥在外面盯着的,现在还没人来上班。再说,你这楼上整层就你一个人办公,有啥人来?”

    那女子其实就是王汉的亲妹子,其实也不是王汉为了巴结粟一宵而送出了自己妹子。王汉这个人虽说有些奴才相,但还没无情到那种地步。

    只是当初粟一宵去王汉家逛,发现了王汉的妹子王媚后,那眼顿时就收不回来了。

    粟一宵此人不但是官场老手,在情场方面也是一圣手。自然,经他长期不懈地坚持,一年后,终于把王媚给骗到了床上成了自己胯下之女人。

    “轻个屁,扯破了再去买,老子有钱。”粟一宵根本就不理会,手上又是一阵子扒掉,那旗袍是彻底开张了,露出了里面那毛茸的内衣,不过,这内衣可没扣子,粟一宵吼道:“还不脱了?”

    “咯咯咯……自己用牙齿咬,我才不脱。”王媚轻声妖笑着,老粟发狠了,一咬牙,真的用上了牙齿咬了起来,自然,王媚也配合着,不久,那内衣在牙齿和手的帮助下终于是咬开了。露出了里面那高耸如云,底盘厚重的一对乳峰子来。

    “妹子,一个月不见,你这里好像更大了许多,是不是哥哥我的肥料给养成的,哈哈哈……”粟一宵得意地笑了,一嘴就咬将了上去,像婴儿吸奶一般,咬得王媚是全身颤栗,咯咯娇笑不已。

    王媚的颤栗更是激起了猪哥粟一宵的全身燥动,这厮是再也忍不住了,叭拉几下,王媚顿时成了一全裸肥羊,其间沟股分明,山峰横立,茵草萋萋,桃源中仿佛传来了潺潺的小流。

    “老子来了”粟一宵一声大吼,长枪如一发子弹,准确、直接地命中桃花源地,深及花心层处,一阵子包裹着的紧皱折子,令得粟一宵顿时全身轻颤,忘了自己。

    密室中。

    顿时是金戈铁马,肉浪番滚……

    萋萋哀鸣如杜鹃泣春,又似老鸦悲秋,伴随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顿时唱响了密室交响曲。

    只有可怜的王汉局长,这个时候眼珠子睁得大大的,正在巡视着走廊上。不过,王汉干这事已经有几个月了,倒也熟络得很。

    自然,她妹子王媚在办公室里跟粟书记野合的次数相当的少,毕竟这里人太多,不方便。他们自然有更隐秘的地方了。

    不久

    终归平静。

    “看来,得赶紧给舅舅打个电话了,此事宜早不宜迟。估计现在已经有许多人盯上那位置了……”粟一宵嘴里小声喃喃着,在王媚的乳峰子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才拿起了电话。

    “看你笑得如此灿烂,是不是有好消息了?”武圣公司,猴总办公室内,猴金安扫了一脸笑容的赵飞花一眼,调侃道。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9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