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一十七章 华夏武圣集团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03 Views

    第八百一十七章华夏武圣集团

    第八百一十七章华夏武圣集团

    布谷酒楼,楼前蹲着一只很大的布谷鸟,也许这就是布谷酒楼得名的原因吧。酒楼不是特别的大,但显得相当的典雅,充满了一股子粗犷的艺术风格。

    范刚早就站门口候着,陪同范刚一起下来有两个人,一个刀削脸般的精壮汉子,皮肤比较趋向健康色。此人一身笔挺的立领,给人一种精干,聪慧的感觉。

    另一个白肤较白晰,高鼻梁,宽脸,一身帅气的黑色披风披在身上,不过,那双眼睛给人一种狡诈的感觉。

    “估计此人就是范刚嘴里的武圣公司老总猴金安了,那双眼神,果然有些狡诈,甚至可以说是猥琐。”叶凡心里相当然的想着。

    “叶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德平国安局的汪局长公子汪阳科长,他在地区国土局执法科上班。”范刚指着那个一身笔挺立领的青年男子介绍道。

    “你好叶县长。”汪阳很知趣,略显傲气的双眼扫了叶凡一眼,首先打了个招呼。

    其实要不是他老头子汪局长有交待,他根本就不会对叶凡如此客气的。刚才也是他老头子使眼神才下来陪同范刚来迎接叶凡的。

    “呵呵,你好汪科长。”叶凡也是随和的笑了笑,知道人家年青人心里不服。

    “这位是武圣公司的猴金安总经理。”范刚又介绍着那个身着披风的帅气男了猴总。

    “您好叶县长,您的大名在下可是如雷贯耳啊呵呵呵……”猴总略显恭敬样子笑道。

    “噢猴总,我大哥听说才到德平不到一个月吧,而且他估计在德平呆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天,怎么可能如雷贯耳?”范刚故意略作讶然样子,问道。

    “呵呵呵,这个范科长你可能就不晓得了。前几天叶县长跟咱们地区公安局的林局长比试枪法,那是大获全胜。叶县长现在已经被人称之为神枪手县长了。”猴金安相当夸张地棒着叶凡,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噢大哥,有这回事吗?”范刚笑道。

    “呵呵,不值一提,唉……你大哥我现在可是落难了,不说了,说这些破事儿也没意思。”旋即,叶凡这厮自然是摇了摇头,一脸的苦涩味儿。

    “落难?大哥你刚刚高升县长,怎么可能落难了?”范刚好像不甚理解,几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进了包间。

    又是一番介绍下来才落了座。

    德平地区国安局局长汪布春对叶凡的态度是一般,只是一种礼节性的招呼了一下,毕竟人家是一副厅级高官了,而且是相当神秘的强力部门——国安,能对叶凡那样子,那自然是看在范刚面子上了。不然,人家才不会睬你一个破县长。

    不过,叶凡正准备坐下时,一位穿着相当庄雅的白丽女子就轻轻地帮他挪动着椅子,叶凡也没在意,还以为是服务员什么的。

    等叶凡一屁股坐下后,那女子也挨着叶凡一旁的椅子坐下了。而且,那动作,显得相当的有文雅。

    叶凡有些奇怪地扫了她一眼,此女那圆润的鼻子特别的招人喜欢,胸脯倒不是很大,不过,很是尖挺。

    “呵呵,叶县长,这位姑娘是我们武圣公司公关部经理赵飞花小姐,等下安排她给你倒酒,坐身边方便一些。”猴总一脸热情的笑道。

    “那怎么成,怎么能麻烦赵经理?”叶凡赶紧说道,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样子,其实这厮自然是装出来的。他正愁没机会跟猴总套近乎,这不,人家自动送上门来了。

    “叶县长,是不是飞花连酒都不会倒,那……”赵飞花此女的确厉害,一语下来,而且那双凤目中露出的一丝忧怨之色,令得叶凡这厮心里打了个寒颤,随即也不好推辞了。

    笑道:“那就麻烦赵姑娘了,呵呵……”这厮笑着,用眼巡了一圈下来,发现范刚和江局长身旁都有一个姑娘挨坐着,估计都是武圣公司公关部的工作人员了。

    “**这就是所谓的公关部,跟**小姐有啥区别。不过,这些女子一个个气质高雅,有她们陪着喝些小酒,好像也不错。应该没有陪夜那臭毛病吧如果有倒得考虑考虑……”叶凡心里嘀咕着,有些猥琐。

    “大哥,小弟我先敬你一杯,这么久了都没时间跟大哥喝杯酒。”范刚首先举起了杯子,相当恭敬样子要碰杯子。

    “行刚从地区交通局弄了点钱,高兴,就干一杯吧。”叶凡点了点头,两人哐当一声碰了一杯。

    “交通局,该不会是要修路吧?”一饮而尽后,范刚随势而上,假装关心的问了起来。

    “唉……不说了,喝酒,讲起这修路的破事儿就头痛,麻川那地方,天墙阻隔,太难了。”叶凡干了一杯后随口叹息道。

    “修路有啥,找交通局搞些钱不就解决了?”范刚装着屁事都不懂样子,夸夸其谈。

    “你小子,在省里呆腻味了是不是?”叶凡装着生气样子骂了一句,旋即醒悟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各位见笑了,我跟范刚随便惯了。范刚,你们省厅肯定是不缺钱的,德平这是什么地方?麻川,那又是什么地方,跑断腿了都搞不到几块钱。这个,想必汪局长也深有体会吧,呵呵。”

    “叶县长说的是,就拿咱们德平的国安部门来说吧,也要地方财政支持一些的。唉,每次去要钱,跟打发叫花子差不多。也个也不能怪德平的领导抠门,那是因为地区根本就没啥钱给你。不过我们还好一些,至少大部分的经费都是由省厅直接拔的。像你们麻川,唉……”汪局长叹了口气,旋即摇头,问道:“叶县长,你是不是要修天车山那条路?”

    “是的,那路太破太窄,每年都得死十来个人。想搞点钱弄宽整平一些。再说,麻川要发展,也离不开那条路。不过,现在腿都跑细了,也没弄到几个钱。算啦,不说这些烦心事,江局长,我请你一杯。”叶凡先是郁闷样子,到后面又是豪情满怀,跟江局长喝了起来。

    “麻川那地方我去年刚去过,那路,不要说客人来投资,就是开车子都是提心吊胆的。我当时那车子开回来,连背上都给全湿透了。后来,回来晚上居然做梦了,喊道,咱再也不去麻川了你们说可不可笑,呵呵呵……”猴总耸了耸肩,相当幽默样子。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桌上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

    “说起这事儿我也记起来了,当时猴总在前面开车,我坐在副驾上那个心可是悬了半天。那车轮子,好像就悬在空中一样,吓得我心跳估计都加快了许多。”赵飞花一边给叶凡倒着酒,坐下来后还摸着自己胸口,一股淑女棒心样子,令人心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有些醉了,讲起话来更是自由放开了一些。

    猴总挑来的公关部姑娘那是相当的优秀,在劝酒,敬酒一套上那是相当的有经验,让你喝得甚是舒坦着。不过,这三个女子虽说很热情,但并不显俗气,有时妖媚但并不显放荡。

    叶凡刚才不小心摸烟碰到了赵飞花的腿上,那女子居然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腿让开了。

    倒弄得叶凡有些不好意思,这一次小叶同志可以对着天地大喊,老子不是故意的,是无意的。

    可惜人家赵姑娘未必相信罢了。像在喝酒时男人伸手揩油女人的事那是屡见不鲜,特别是官场上,商场上。

    “大哥,你这烟可能是铁团送的吧?”范刚吐了个潇洒的烟圈问道,有点贼贼的笑道。

    “呵呵,你小子,是不是又想揩油了?”叶凡随口笑道。

    “铁团”汪局长心里嘀咕着,在搜寻着什么记忆似的。不过,铁占雄其人在南福省也仅有国安厅的厅长和像墨香市,苍海市等几个沿海大地区的国安局长知道他的底细。

    像德平这个内陆地区那就不可能知道了。因为沿海地区国际关系复杂,防务重点都在那一块,对国家安全方面构成了重大的隐患,不像内陆地区比较安全稳定一些。

    不过,汪局长虽然不知道铁团是何人,但隐然的好像听过那名头。不由得假着相当随意性地问道:“范科长,铁团不会是在军队部门工作吧?”

    “嗯猎豹兵团的团长,我就是从那支部队转业到省国安厅的。”范刚随口笑道,这个也没必要隐瞒。猎豹这支部队,在南福是相当有名气的,相信汪局长应该知晓的。

    “你们讲的应该是铁占雄团长,我在省厅也听他们说过。猎豹,咱们岭南大军区的骄傲,一支勇猛无匹的特种部队。在这南边好几个省都响当当的。”汪局长出口夸道。

    “呵呵,他们的确勇猛。去年我们部队在云南边境为了抓住一支狡诈的运毒团伙,我们一组仅五个人,最后倒是一个没伤着,把毒贩子一伙p;“铁占雄此人,以前在省厅时厅长有慎重交待过,如果见到此人一定要恭敬着,绝对不能怠慢了。

    看来铁占雄不光那名头很响亮,估计跟省厅的丁昌吉厅长,常务副厅长鱼胜白两人关系都是相当的密切。

    不然,省厅两位最重量级的厅长怎么都会慎重地给我私下交待此事。而且,好像交待过不止一次了,这事还真有点怪异。

    铁占雄就凭他身份来说,不过是岭南大军区直属的水州蓝水湾基地里面的猎豹特种兵团团长。一个团级干部,何捞两位厅长如此看重?

    不过不管怎么样?两位厅长都交待过了,那这铁占雄绝对有一定的份量。

    也许他们有亲戚或者战友同事关系等等。不过两位厅长的资料都是保密的,查也查不就,就连那铁团长的身份也是保密。

    就连我这个地区国安局局长都查不出来,这事也有些匪夷所思了。也许是军队系统缘故吧

    这位叶县长既然能让铁团长送烟,好像这烟还是特供给省部级或军队军级高官们抽的那种,那他俩的关系肯定相当的好。

    此人如此年轻就能担任县长一职,虽说那是个落后贫困县,但好歹也是一县长。

    难道此人有着一定的背景,传闻说此人还是地委庄书记硬是从墨香市挖地来的,至少从这点说来,他跟庄书记的关系相当的好……”汪局长早就在心里寻思开了,又瞅了瞅自己儿子汪阳一眼。

    暗道,如果此人真有些背景,那叫汪阳提前认识结交一番也不是件坏事?此人在庄书记的照顾下前程之路绝对较顺利。汪阳是混政府官场的,庄书记的份量太重了。

    汪局长想着,一直朝儿子汪阳使着眼神儿。汪阳起始也仅令是跟叶凡碰了一杯,不过,老头子一直朝着他使眼神儿,也只好硬起头皮站起来再次向叶凡敬酒,这小子心里还一直郁闷得要死。

    心道:“我在地区国土局任执法监察科科长,现在国土局的权力不可谓不大,还要去求一个小县长,也太掉价了一些。反过来还差不多,老头子是不是糊涂了……”

    猴总也是频频敬酒,此人酒量也称得上是海量。那红酒喝起来跟喝水也差不多。

    叶凡这厮都给他喝得心里肉痛不已,暗骂道:“你小子少喝点都不会,这种年份的红酒估计一瓶都要好几百块,还不如捐给老子麻川修路……”

    一个小时后,大家喝得都有六分醉了。

    这时,叶凡的鹰眼发现猴金安一直在朝着公关部经理赵飞花使眼神儿,心里一动暗道:“来事儿了,估计猴总坐不住了,要抛出主题了。此人自己不好意思出面,倒是搬出小鬼来先探探路子。”

    果不其然

    赵飞花再次站起,连敬了范刚这妖棍三大杯,媚眼一抬,笑道:“范科长,飞花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啥当讲不当讲的,飞花小姐请说。”范刚略显醉意样子笑道。这小子还朝着叶凡挤了个隐晦的眼球,估计也明白了赵飞花的打算。

    “咯咯,那我就说了。”赵飞花再次雅致地一笑,说道:“范科长,听说咱们武圣公司的事已经查清楚了,完全是老对头万通公司从中捣鬼造成的。这事是不是就该结了,再封下去咱们公司就得关门了。一个月损失可不便宜,好几百万啊”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9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