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一十章 庄书记来电话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94 Views

    第八百一十章庄书记来电话

    第八百一十章庄书记来电话

    马云钱、韦不理、铁东等县委常委也全赶到了,周富德的房间倒是热闹了起来。

    叶凡打了招呼后直往地区而去。

    德虹大酒楼。

    “叶县长,想不到你们县的周书记如此野蛮,这个叫我们怎么敢再到麻川去考察投资?”苍井一郎长得矮敦敦的,身材雍肿,那脸上,显露的是相当的不理解样子。

    “苍井先生,那能叫野蛮吗?那个,在你们日本就叫武士道精神,难道你们不崇尚武士道精神吗?”叶凡一句歪理就塞了过去。

    叶先生,请不要污辱了我们的武士道精神?我们的武士道精神崇尚的是义,勇,仁,礼,诚,名,忠,克。你看看,你们麻川的周书记都做了什么?勇是很勇,不过,那是很鲁莽的勇,一种无知的蛮干行为。“苍井脸上露了一丝愤慨,认为叶凡亵渎了他们的武士道精神。

    “武士道精神,其实是取材于我们华夏的儒家和佛家思想,虽说它起源于你们国家的镰仓幕府,后来江户时代不是吸收了咱们华夏传过去的儒家和佛家的思想才形成的。

    最初,它还是倡导忠诚、信义、廉耻、尚武、名誉的。但武士道作为封建幕府时代政治的产物,它吸收的是儒教和佛教的某些表面的东西而不是它的真谛。

    儒教和佛教的思想中不能满足武士道的那些需求,都被你们民族固有的神道教充分提供了。

    神道教的信念基础就是不分是非。因而武士道在人格上容易导致极端的两重性:自狂而又自卑;信佛而又嗜杀;注重礼仪而又野蛮残暴;追求科学而又坚持迷信;欺压弱者而又顺从强者……

    就拿周书记来说吧,他也是为了麻川人民的利益。对于很不地道的红沙洲县极个别领导,苍井先生不去批判,反而鄙视我们麻川人民心目中的英雄,难道,这就是苍井先生眼中的武士道精神?”

    两人倒是争论起武士道精神来了。

    “叶县长,不管你怎么说,这次考察的事到引为止,我们是不会再去你们麻川了,一个地方,如果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如何能让我们安心投资?”苍井一郎态度坚决,转尔说道:“当然,我也不愿意空手而归。叶县长配的药材我们可以出p;“噢多少钱一付?我倒想看看苍井总裁的优厚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凡半眯上了双眼,说道。

    “一贴药1万块,你可以给我一次性配足20付,我立即付给你20万。”苍井也是半眯上了双眼,其实这厮在观察着叶凡的动向。自个儿认为这20万对一个穷县的县长来说,那就是个天文数字,难道他能不动心?

    不过,苍井注定要失望了,因为,他遇上了一个另类,叶凡同志。

    “20万是不少了,不过,我没兴趣”叶凡摇了摇头,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叶凡晓得是农媛媛上来了。

    这厮故意打开了门,见农媛媛手中正棒着一碗熬了许久,热气腾腾的老蟒肉汤。

    故意把脸一板,哼道:“拿上来干什么?倒了吧反正苍井先生不需要这个了。”

    “是”农媛媛微露讶然,正纳闷时发现叶凡朝着她挤了个眼球,立即会意过来,大声回答道:“好的,我倒下水道去。”

    农媛媛一说完,缓步往外走去,不过,那步子走得相当的慢。这个时候,自然是在考验苍井一耐性了。

    “慢着”眼看农媛媛的身影就要消失了,苍井终于忍不住了,示意那个女秘书喊道。

    “怎么苍井先生?”叶凡一脸讶然。

    “先把药汤放下,叶先生,咱们慢慢再聊聊。”苍井的女秘书说道。

    叶凡点了点头,示意农媛媛放下了药碗,待她走出去后,叶凡立即板正了脸,说道:“苍井先生,今晚上这一付免费给你试用。如果感觉还行的话,明天早上给我回话,愿意去咱们就一起去麻川考察,不愿意就算了,不过,我得申明,我只等你到8点,过时不候。”

    叶凡说完,再没听苍井解释,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

    良久

    苍井一郎问着女秘书道:“叶县长回来了吗?”

    “没有……看来真的走了。”女秘书樱秀子打开门在过道里巡了一阵子,回答道。

    “秀子,你说说,这是不是叶县长搞的鬼把戏,他们华夏人最鬼了,叫做什么?”苍井一时想不起来了。

    其实,苍井作为安达集团的亚洲区副总裁,因为总部就设在香港,所以,对于普通话也能听懂一半。而且,没事干时苍井都会研究华夏文化历史,所以,也算是半个华夏通了。

    “不清楚,也许这就是华夏人讲的欲擒故纵。”樱秀子微微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这句话。叶县长难道真肯放手,他的目地很清楚,就是想要我去投资。去投资,那个不可能,麻川县听说比红沙洲更穷,那路更难行,条件更差,投资,基本上很难赚到钱。不过,既然叶县长要玩游戏,好好咱们就好好玩玩游戏。”苍井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端起碗来一干而尽,突然,戏耍样子笑问秘书道:“你知道猫捉老鼠游戏吗?呵呵呵……”

    “咯咯咯……”里传来来女子那清脆的声响。

    “叶凡,苍井的事怎么样了?”深夜了,电话里居然传来了地委庄书记那略显沙哑的声音。

    看来庄世诚那心也给搅得有点乱,叶凡的失改与成功不光关系着叶凡自身,也是庄世诚向省委,地区各个常委们证明自己那眼光没错的证据。

    要知道,把叶凡从墨香点将过来,庄世诚也是顶着十分强大的压力才把此事办成了的。

    自然是因为叶凡的资历、年龄太浅了。当初,当庄世诚以强硬的态度在地区书记碰头会上硬性压着过了提名叶凡为县长的事后,一报到省委组织部,顿时引起了宣然大*。

    省委组织部的几个副职也是彼有微词,认为庄世诚这个决定太草率了。而且,有些违反组织原则了。因为叶凡不是常务副县长,更不是副书记,连个常委都不是。

    一般来说,按组织提拔用人的原则来说,要担任县长一职,首先你就得是常务副县长,或者是省市下来挂职的同级干部。或者是地区一级各大行局的副职或偏门行局头头也行。

    当然,也有县委副书记担任县长的。而叶凡,连个常委都不是,这个提拔也太超前了,根本就是跨越了几阶。

    不过,此事后来居然被省委组织部的宋初杰给一笔批了下来。既然宋部长都批了,下边的副职还有啥话说,只能当闷葫芦了。还以为那个姓叶的县长是不是走通了宋部长那条线。

    所以,庄世诚还是相当关注着麻川情况的。就怕叶凡给自己捅出天大的蒌子来那自己这脸绝对是丢尽了,估计也会影响到自己的政治前途。

    不过,庄世诚很是盲目地相信着那天那个钓鱼的凤姓老者的眼光。因为,叶凡这个县长位置,还是那个老者在棋盘上伸指头点了点那个‘帅’字一指定音的。

    说来是相当滑稽的,一个县的县长如此重要的位置,居然人家一根指头就决定了。

    这世上,有多少事说不清高层的一句不经意的话,对下面来说也许会引起一场小地震。

    自从昨天发生周富德独斗红沙洲的事后,他哪里还能睡得着。周富德是稳定麻川县的定盘石,虽说庄世诚这个不怎么喜欢周富德的霸道,但其人霸道也有霸道的好处。

    像麻川县这种以前称之为土匪窝的地方,一个过柔的人不可能能掌控得住大局的。

    庄世诚千里迢迢把叶凡给招了过来,其目地自然就是希望叶凡能逐步的撑起大局,为将来接替周富德的位置早作打算。

    因为叶凡在蜈蚣崖的表现也是相当的强悍,那首爱国志士唱的《杀人行》当时可是深深的震憾了庄世诚。

    那股子强悍的霸杀之气其实才是促使庄世诚下定决心,起用叶凡的主要原因。

    当然,当时那个凤老头的话也占了将近一半。麻川县,民风飙悍,就需要像周富德那样的土匪型号书记。这就叫因地施才才对。

    不过,周富德的霸气倒是十足,是一个充满原始野性的震气,就是此人缺乏现代理念,文化知识,品德素质方面修养太低。

    想要管住一个县能行,但想要治理好一个县,带领该县几十万老百姓致富那个就有所力有不逮了。

    而叶凡也是充满霸杀之气,但叶凡的这种霸杀跟周富德的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叶凡的霸杀之气是充满一种理性的霸杀,霸中有柔,柔中含霸。

    而且叶凡文化素质高,搞经济有一手,两相一对比,叶凡自然就能取代周富德的位置。

    当然,现在说这个为时还太早,叶凡还只是一颗小树,还太年轻,还需要长期的磨练。

    周富德虽说缺乏文化的陶冶,但周富德有着大把子的基层工作经验,这一点又是叶凡同志拍马都难以一时赶上去的。

    “您好庄书记,苍井的事现在不好说。红沙洲县的郭县长那么一使诈,让这事复杂了许多。

    也不知郭县长在苍井总裁面前讲了些什么。反正苍井对咱们麻川县是失望到了极点。

    刚才我去见他,他倒也见了我。说是投资的事不可能,麻川条件什么的都太差,还不如红沙洲。”叶凡自然不提周富德,虽说周富德今天的事也相当的鲁莽,给苍井留下了一个土匪形象。

    但叶凡对此事不是如此看法,打心眼里还是有些佩服周富德的。他即便是鲁莽,但那个也是为了县里鲁莽,说起来周富德应该还是位英雄,只是这英雄草莽了一些罢了。

    “小叶,商场斗争残酷,此事也给你敲响了警钟。这事你也不能怪红沙洲,虽说他们坏了你的事。

    但从中,你得吸取教训。什么叫商业机密,这就是最好的左证。突然杀出的一匹黑马,往往就能让你先前百倍的努力付之东流。

    商场如此,官场行走更是凶险,不过,那叫摘桃子罢了。官场不光是一个商场的问题,还有人脉、关系、它涉及的方面太广了,商场只能是官场的一小部分斗争。

    怨天忧人没有前途,激流搏进才是正道。即便是这次机会失去了,你还有无限的机会。

    这个,就得靠你自己去争取了。”庄世诚口气平淡,倒也没讲红沙洲的郭新平县长有什么做得不对。

    这种大是非观念,其实就是一种较高层次的博大理念。当然,对于庄世诚来说,麻川是自己的地盘,红沙洲也是自己的地盘,手心手背都是肉。

    而这两个贫困县处于德平地区各县区排名中倒一倒二位置。谁能把经济搞上去,对于庄世诚来说都是一种欣慰。

    当然,从私心和厉害关系上说,庄世诚自然是的希望叶凡能有更抢眼的表现,一个证明自己有眼光,二来麻川也能脱去全省倒一帽子,令得庄世诚不用再背负太过于沉重的帽子。

    当然,这些庄世诚作为地委一把手,他烂在心底里也不会讲出来的。

    “我明白了庄书记,我不会气馁的,恰恰相反,我更有斗志。我想,苍井总裁讲得在理,咱们麻川的条件是比不上红沙洲,但条件这个东西是可以改变的。利用一切机会,改变麻川现状,我结合麻川的特点暂时搞了个三个基本点,准备在靠山屯子乡建立以毛竹为原料的竹制品基地,比如生产竹席,竹制艺术品等。

    以金桃乡的密桃为基点,搞些罐头厂,还有一个想法,暂时还不成熟,以后再跟你汇报。

    另外,想去农业厅争取个关于茶叶试验基地的项目,初步定在织女牛郎这两个乡。

    这些总称为‘脱帽工程’。”叶凡刚讲到这里,庄世诚赞道:“讲得好,脱帽工程。小叶,你形容得很形象。官员最怕被摘帽子,你倒也敢出口,脱帽工作,好好好……”庄世诚居然笑了。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8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