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零九章 叶县长阴手郭县长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14 Views

    第八百零九章叶县长阴手郭县长

    “嗯你是……”叶凡故作不知,问道。

    “呵呵,他是郭县长。”贺海纬打圆场道,感觉好像这里面又开始蕴育起了火药味。心里也是暗暗叫苦,贺海纬知道叶凡底细,这小子倔起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而且,叶兄弟那身手绝对不凡,要是在这病房里再闹出什么叶县长狂殴小郭子来就麻烦了。

    而地区公安局局长林天却是兴哉乐祸,这厮瞅了叶凡一眼,计上心头,立即笑道:“郭县长,你还没见过叶县长吧,人家可是咱们省最年轻的县长。人家还签定得协定,二年内,麻川县必会把你们红沙洲压屁股丫下的。人家叶县长是能人,这个,你们可得加油了。”

    这厮也不知安了什么心,反正那话冒腾出来有些怪异。连屁股丫都给整出来了。

    那话一冒腾,果然有效。

    病房里火药味更浓,贺海纬赶紧说道:“呵呵,这个只是地区领导对麻川县的希望,是对叶县长的鞭策,正常。”

    “我倒想看看,哪个能把我郭新平给压屁股丫下?”郭新平根本就不理会贺海纬,狠狠地盯着叶凡。

    突然狂笑道:“哈哈哈……麻川,也想压咱们红沙洲,有这样的人吗?用外国报纸上当时笑话詹天佑的话说,什么来着……”郭新平好像记不清了,冲一个圆胖脸干部笑道:“你是教育局长,以前教过书,说说那话。”

    “郭县长,当时外国报纸是这样子说的:能在南口以北修筑铁路的中国工程师还没出世呢?”贺胖脸讨好样子微躬着身子,说完后得意地瞅了叶凡一眼,那话不言而喻了。

    “对对咱们换一个说法,能带领麻川那旮旯破县超越我们红沙洲的人还没出世呢?哈哈哈……”郭新平张大嘴笑了,不过,乐极生悲,他那一大笑,又扯裂了脸上伤口,顿时痛得直皱脸。

    “是吗郭大县长,你那脸可别笑裂开了,不然,破相了,那啥的连个‘无盐女’都娶不来岂不得落个孤家寡人一辈子,可怜”叶凡这厮装得一脸的怜悯样子,还轻微的晃了晃头。

    郭新平那肺,自然差点气炸了。丑如无盐,无盐是世间上最丑的女人,丑女配丑男,那叶凡的话岂不是暗示老子是世上最丑的男人?

    “哈哈哈……郭县长,你不会那样惨吧?”林天这厮是唯恐天下不乱,立即补了一句,自然是在激燥郭县长了。

    “走吧”贺海纬一看,得赶紧走人了,不然这事还真没法收场了。

    “姓叶的,你这话啥意思?”郭新平终于没忍住,冲叶凡吼道。

    “呵呵,你说呢?”叶凡也吊了起来,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你个混蛋”郭新平脸上痛着,再也无法忍了,暴怒了,反正在自己地盘上自己绝不会吃亏的,估计是再想来个暴揍叶县长了。重演红沙洲群雄狂殴周富德的闹剧,不过,他一时忘了自己还在病床上,那么一使力,身子往前一扑,叭啦一声。

    整个人不小心从床上翻到了地板上,再加上手中挂着瓶,那吊瓶不过是木头架子的。不怎么重实,那架子给他那么一拉,立即往他身上砸将了下来。

    旁边一个红沙洲的干部赶紧冲上去想撑住吊瓶的木架了。不过,叶凡怎会让他得逞,乘人不备,发现地下正好有个空的药盒子,是纸做的。

    叶凡狠狠地一脚踢了过去,那盒子在七段顶阶高手内息帮助下就像是炮弹一般。

    红沙洲那干部还没反应过来,感觉脚下什么东东重重地一绊,嘭啦一声整个人不但没拿住那吊瓶的木头架子,反而连他自个儿也跟着木架子往地下的郭新平身上扑了过去。

    木架子当然实实地砸在了郭新平身上,而那个干部也是收腿不及,整个身体重重地压在了木架子上面。小郭子这下子可是相当的惨,不但得承受木架,最惨的是上面还压了个人。

    等贺海纬和林天慌忙搬开人扶他起来时那脸上早就又是鲜血染红了一片,因为伤口重新被拉裂开了,而脑袋瓜好像又被吊瓶架子给砸了一下,一下子就鼓出一个很大的旺仔小馒头出来。

    “怎么搞的,你弄伤人了。”贺海纬那脸一板,训叱了那个干部一声。那厮顿时郁闷得要死,自己本想救人,谁知怎么回事?嘴咂巴了几下没发出声来。

    “姓叶的,老子跟你拚啦”郭新平觉得这面子丢得大了,根本就不顾及脸上的血,随手操起吊瓶架子就要往叶凡身上招呼。

    叶凡自然是淡定的笑着,他知道小郭子砸不过来的,因为有贺海纬在。

    “想干什么郭县长”果然,贺海纬那脸一沉,一把抓住了吊瓶架子,他是再也难以保持平静,这些天来所受的气也给暴发了,冷声哼道:“不像话,你还像个县长吗?简单是泼皮无癞尽想着打架斗殴,打架打起瘾啦,哼”

    “贺……书记,你这是讲什么话?”郭新平仗着省里有人撑着,微微一愕之后,实在没想到贺海纬这个挂名的地区政法委书记会讲出如此话来。所以,有点质问样子顶了过去。

    “什么话,你说是什么话。你是一个党员,堂堂的红沙洲县县长,有几十万人等着你去引导的。

    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人家叶县长哪里招你惹你了。何况,人家好心的来看看你,你倒是,蹬鼻子甩冷脸子不说,还要动手砸人。别以为你犯法就没人抓了,今天我就明确的告诉你,幸好我刚才下手得快,不然,你就等着蹲大牢吧”贺海纬义正词严,甩手往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又补了一句话:“希望你好自为自,别再折腾出什么了,不然,哼”

    贺海纬在瞬间,恢复了在省厅任刑警队总队长时的霸气,他跟叶凡刚转出病房门,里面就传来了郭新平的狂吼声道:“**,显摆个啥球,不就一个不抵事的政法委书记吗?老子定要让你好看。”

    这厮转身一看,发现一旁正看热闹的地区公安局长林天那脸居然板了起来,正想解释一点什么时,林天却是冷冷哼道:“郭大县长,你牛气啊人家一个地区政法委书记不算什么,老子不是他手下吗?这个啥的公安局长在你眼里更算个屁了是不是?哼麻痹的,够狂的了”林天也是一声冷哼,头一昂走了出去。

    “林……林局……”后面传来郭新平那焦急的声音。贺海纬他敢惹,这个林天他倒是不敢怎么得罪。这个,当然是因为林天的省里的背景比他的还要深厚一些了。

    郭新平一时有些沮丧,一下子居然得罪了两个领导。这厮想到原因,那个对叶凡同志自然是恨得牙痒痒的,脱口骂道:“都是那扫把星害的。”

    “兄弟,你得罪郭新平可是有些不明智?”贺海纬小声说道。

    “不明智你不一样吗?”叶凡微微一笑,浑没当回事儿,那脸一阴,骂道:“得罪他,这个狗日子,下次撞我手里,定要他喊妈不可敢挖老子墙角。”

    “算啦不过,这次的事也给你提了个醒。你可能以前没遇上过吧,其实,像地区各个县区之间都存在着竞争,大家表面一团和气,其实都在暗中较劲着。

    特别是你们麻川跟红沙洲,你要赶超他们,他们能不急吗?这次的事周富德做得也有些过火了,既然客人被抢了,你就得想法子抢回来,而不是去当场比拳头大。

    猫有猫道,狗有狗法。他们玩阴的,你们照样子可以以彼之道还施于人嘛这就是个计谋与权术的玩转问题,最不明智的就是动手闹腾了。

    咱们是什么人,党的干部,又不是公安跟混黑的人相斗。拳脚之道,是最下乘的做法。

    当然,这不,不是明摆着吃亏了,你一个人怎么能斗得过人家十来个,没被打残已经算不错了。

    幸好周富德那身体壮实着,不然,换作郭新平的话估计就剩半条命了。你老弟得吸取教训,多动脑子,不动声色就能令他们叫苦连天的那才算高明。

    你看看周富德,虽说是英雄,但现在可是把地区的几个领导全惊动了。不但自己住院受伤受痛,伤好后估计还得挨批。此事传出去那可是丢脸丢尽了,打落了门牙还得往肚里吞不是?

    不过,老弟,这个对你可是个大好机会。目前来看,周富德估计一时半分是回不到县里了,你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呵呵……”贺海纬诡异的笑了。

    “我很佩服周书记,他是个豪杰”叶凡说道,不大赞同贺海纬的话。

    “算啦这次红沙洲的确有些不地道,不过,这个也是商场竞争的残酷性。老弟,吸取教训才对头,怨天忧人没用。赶紧把日本客人追回来,看看是否能补救了。我立即把周富德转到地区去,呆这里可是有些不放心。你也看见了,郭新平那架势,派头很大的会不会生事,这个难说,你以后也得防防。”贺海纬脸上露出一丝忧色。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8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