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零五章 突发事件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12 Views

    第八百零五章突发事件

    “我这就去。”马云钱倒也干脆,直接答着就走了出去。刚转到门外,这厮那脸立现狰狞之色,哼道:“来得及时,**正是时候啊拖字诀,老子就让你拖得屁滚尿流才对”

    “周书记,金桃乡两个村的村民发生械斗……我估计得下去看看。这边日本客人到了,就麻烦你在县城先接待一下了。”叶凡说道。

    “械斗,因为什么?有多少人参加?”周富德身子微动,并没多大的激动和担忧。因为,麻川县的老百姓之间发生械斗那个是家常便饭。

    年年都有人被打死,但一般来说都会私了,赔二三万块钱就了事了。如果真处理不了,一般来说乡镇派出所的干警出面就能把双方召来谈妥的。

    因为没人报警,所以这些破事倒没引起多大的麻烦。这个自然跟麻川这个解放前被称为土匪窝子的地方飙悍的民风有关了。

    以前私人械斗,大家都认为这个是私事,死了人自个儿认倒霉,法制观念根本就没有。

    这里的人,压根儿都没想过去报警或什么的。也许,这个在当地也是民间的一种早就成形的潜规矩吧

    县公安局明明知晓此事,但人家不报警当然他们也不会去惹那麻烦事自讨没趣。

    “这次事情闹得大了,估计有百来号人。乡里说是捂不住了,事情原因正在查,估计是跟桃树补贴有关系。”叶凡心里也相当的担心,这个又跟自己挂上了勾。

    因为桃树是自己不让老百姓砍的,现在有人因为补贴的事搞出纠纷来,那这坨屎肯定得自己去查。

    “百来号人,那你赶紧下去,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绝对不能死人,叫马云钱一起去,多带些人,那地方民风飙悍,要注意保护自己。这边日本客人的事我会在县里等着,你处理完立即回来。说句实话,我这个土包子见到老外还有点怵。就怕那粗话一喊,吓跑了老外。”周富德也有些急了。

    刚才浑没当回事,那个是因为以为事件不大。这个有一百多号人打斗,那就是严重的群体**件了。

    如果真死人了还了得,估计叶凡这个县长逃不掉,自己这个麻川的一号人物也会沾上一裤子的屎。

    叶凡去处理自然也不能受伤了,虽说自己对叶凡此人现在谈不上什么好感,但也并无恶感,只是觉得有些碍手吧了。至少目前,叶凡事还不能威胁到自己什么?

    二来,毕竟他是地区庄书记亲自点的将,真的被麻川那伙刁张的村民打死了自己估计也逃不开的。

    虽说有着王朝中这个专员撑着,但庄世诚的雷霆之怒估计即便是王朝中,也不会死命保自己的。与其到时被别人遗弃,成为弃子,还不如现在就防患于未然。

    不过,对于桃树的事,周富德此刻倒是有些后悔当时在常委会上表示的支持叶凡态度。如果桃树当时老百姓全自己砍了,那不是屁事都没有。

    “**,都是方鸿国这狗日的害的。那天要不是他在一旁起哄,我也不会为了拉拢叶凡开这口。桃树啊桃树,简直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什么时候引爆,说不准……”周富德一拳,嘭地擂在了桌子上。立即成了怒目金刚。

    “红军,你具体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叶凡坐在牧马人里面,一脸的阴沉,问着秘书车红军。这厮一直在考虑这事儿到底是人为的还是自然发生的,这个也太巧合了。

    本来县里没钱,想去银行贷款的事还没去办。最终叶凡交待蔡则民代书记,施了个‘拖’字诀,想把补贴桃树的钱给挪后到年过后再说,谁知不久就闹出事来了。

    “县长,刚才我详细地问过了。那天您走后,蔡乡长立即召开了乡政府会议,安排布置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就提了些钱开始到村里挨家挨户的核定桃树颗树发放每株两块钱的补贴。

    本来这事进行得也很顺利,金桃乡共有接近3万人,30来个大村,小村估计有上百个。

    乡里组织的核桃小组一个一个村子的核定发放补贴,村民们倒也相安无事。就等着核桃小组的到来,有的先砍了桃树的人家那是后悔不迭。

    不过,今天遇上怪事了。乡里的核桃小组在副乡长李静带领下到了杨树村,正在核定桃树时突然传处传来了一股嘈杂声。

    不久,就看见附近的李家村方向跑来了一群人。个个凶神恶煞的,有的拿锄头,有的肩上拿着扁担,还有的……

    那些人一冲到核桃小组前就大吼道:李乡长,先到我们李家村核定桃树,大家等不及了,要领补贴款子。

    杨树村的村民一听那自然不愿意了,而李家村的村长李龟牛拉着李副长的手就喊道:李乡长,你可也是姓李,虽说你并不是咱们村出来的,可是咱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听说县里没钱了,先核桃的人拿到钱后就算数,后面的就没钱领了。

    杨树村的村民一听县里没钱了,那还了得,村长杨发顺立即一喊,不久就冲来了是百人。两个村子人都在拉扯着乡里的工作人员,都要往自己村子里拽。

    后来就乱了,不知谁大吼道:**现在工作组在咱们杨树村,凭什么你们李家村来抢人,咱们杨树村难道都是孬种?

    后面就大乱了,扁担锄头什么都抡了起来开打了。乡里那些工作人员暗暗叫苦,劝也劝不住,有几个估计也挨了打赶紧躲一边凉快去了。

    这个一乱起来谁也收不住手,而且打得急了,谁还认识你是干部还是村民,反正先打赢了再说……”车红军快速说了一遍下来。

    “派出所的民警去了没有,蔡乡长呢?”叶凡问道。

    “全部出动了,不过人太少,拉也拉不开。县长你可能不知道,咱们麻川以前是土匪横行,所以,一个个都沾了匪气。打架伤人甚至打死人的事也不少见。算不得什么,村民们好像习惯用拳头解决纠份而不是用脑子或法律,因为这个更直接更见效果。县里干部最怕这个了,一打架他们早就躲远了,哪还敢去凑热闹自讨打。”车红军说道。

    “哼这麻川县邮电局是怎么回事?连个手机信号全没有?”叶凡心里焦急,可一时又赶不到。而手机在这里全变成了玩具,根本就收不到。所以,那边发生的情况现在在车上根本就无从知晓。

    “县长,地区邮电局说是咱们麻川人根本就用不起手机,说是在咱们麻川投入太多根本就是做亏本生意。

    所以,除了县城的移动基站建得好一点,下面乡镇一级除了青山镇,千猴乡等几个经济稍好一点的乡镇外。

    其它,像这金桃乡、靠山屯子乡,织女、牛郎等乡就不知有没移动基站。

    估计就是有也是破落东拼西凑的,根本就摆个样子,不抵事。”车红军知道的倒是不少,看来这么多年在县委办秘书组没白呆。

    “哼麻川穷,麻川人民是二等公民,就连地区那些单位部门都看不起咱们。

    真把咱们当垃圾了,这事过后再解决。一个通讯如此不畅的地方如何招商引资?

    总不能叫人家外地客商那手机搬来当玩具耍吧还招商,还引资,引啥

    蛮荒之地建座高楼也是充门面的,难道里面用来堆牛粪?”叶凡感觉心里特别的沉重,沉甸甸地快被它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二个小时后,终于到了杨树村。

    县委办主任柳眉芳带着一伙迎接苍井一郎的干部团此刻已经开始从天车山脉的老虎口往下行驶了。

    因为刚才上山时刚好遇上一辆大货车抛锚了,等了三个小时才把那车子给弄到下面一个较宽的弯路处让出了车道,不然,也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

    德平的标志性建筑——德虹大酒楼。

    吱嘎一声,一辆拉风的黑色奥迪80停在了门前,车门打开后,里面钻出三男一女来。

    最前面一个青年男子,手中夹着一黑色皮包。

    中间的中年男子略显阴厉,一身黑色笔挺的罗蒙西装,红色的金利来领带,脚蹬红蜻蜓,显得庄重大气而不凡。不过,他那脸上的鹰勾鼻却是破坏了这种形象,给人的感觉有点稳重中不失狂傲,狡诈中不失阴厉。

    男子旁边紧挨着他走着一个漂亮女子,那飘柔样的长发还有几根在男子脸上拂动着,胸前两团肉球鼓鼓的像两个包子,令人一看就想咬上两口。女子紧挨着鹰勾鼻男子,好像情人一般。

    男子后面一个男长着圆胖脸,手中夹着一皮包,挺着个啤酒肚皮走路时有点像是鸭子散步。

    “老丁,材料都准备好了没?”鹰勾鼻男子转头问身后的大肚皮中年男子道。

    “临时头搞出来的,有点乱。不过,效果相当的好,这个本钱花了可是不小,地区电视台那群龟孙子可是黑啊一张相片就要500块,**,抢钱还差不多,真把我们红沙洲当聚宝盆了?”老丁没好气地摸着自己那酒缸肚,骂道。

    “丁主任,好像不止500块吧,咯咯咯……”鹰勾鼻男子身旁那女子突然妖笑道,像个妖精。

    “杨局长,这个你当然最清楚了。呵呵……”丁主任干声笑道。似有难言之隐。

    “怎么回事老丁,你可得注意点,别把事给办砸了。”鹰勾鼻一愣,那脸色沉了沉冷哼道。

    “绝对不会,郭县长,根据您提供的信息,知道苍井一郎好像比较喜欢美丽女子。所以,我临时头可是花了大本钱的弄来了几个山里妹子,呵呵,还穿着她们畲族的服饰,在青秀秀的毛竹林里摆开了姿势,绝对诱惑,要不然你先看看。”丁主任干声笑着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叠照片,递了过去。

    郭县长接过后一张张错开看着,审视了一阵子,笑了,说道:“老丁这事办得不错,钱是小事。关键是要能打动苍井先生的心才行,妹子加上毛竹,再加上民族服饰,艺术感十足,而且不乏山野之性,这个构想的确令人叫绝。即便苍井瞧不上咱们红沙洲的竹子,也总会去瞧瞧妹子吧,哈哈哈……”郭县长阴厉厉地笑了起来。

    “那是,麻川那群混蛋算个球,估计那伙人现在还在天车山转悠着,**,转死这群龟孙子的才好。”红沙洲县经贸委主任丁一平得意不已。

    鹰勾鼻自然就是红沙洲县大名鼎鼎的郭新平县长了,旁边的那个妖媚女子是该县刚畴备的广电局局长杨娇娇,而最前面的年青人自然是郭县长秘书陈栋了。

    “郭县长,丁主任想得周到。”前面那秘书陈栋转过头,小声阴笑着恭维道。

    “噢老丁,想出啥馊招子了?”郭新平微微一愣,问道。

    “也不算阴招子,麻川那伙人不是要来德平接苍井吗?我只是叫了几辆车子去天车山摆放一阵子,估计他们得在天车山上转悠上半天了。”丁一平咧开了他的在嘴。

    “好好好还是老丁想得周到,这就叫丁大将摆龙门阵于天车山,麻川那伙龟孙子又没穆桂英挂帅,看来是天助咱们红沙洲了。”郭新平县长心里大乐,暗暗瞅了丁一平一眼,暗道这半老头还真会耍手段,这种烂主意都能想出来,是个人才。

    “错了郭县长,他们那边也有穆桂英。”丁一平挺了挺大肚皮,一脸神秘高人样子。

    “是谁?”杨娇娇睁大了好看的眼睛。女人这个东西,一听到漂亮女人,那个就来劲头了。

    “听说这次到德平迎接苍井一郎的不正是麻川县县委办主任柳眉芳,那娘们,那东东绝对厉害,不比穆桂英差的。”丁一平说着这话,那眼神隐晦地从杨娇娇的胸脯前那肉团前滑过。

    不过老丁可不敢放肆,因为杨娇娇是郭县长的专用肉团,老丁给他个天胆他也不敢去糟芥郭县长的肉团团的。

    “原来是她?”郭县长嗯了一声,几人刚到门口,一个高瘦男子迎了过来。

    “小刘,苍井在几号房间?”郭新平直接问道。

    “p;“走”郭新平没再废话,几人直往电梯而去。

    因为那村里小公路太差了,幸好叶凡的牧马人越野性能特别的好,不然还真得走路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给开车的李师傅惊出一身冷汗来。这哪里是在行车,根本就是提着脑袋在晃荡。随时都有可能翻到下面到地府报道。

    好几次,车红军咂巴了几下嘴,见叶凡一脸凝重不吭声,他也不敢发出声音来了。估计是想建议叶凡下来走路,毕竟命还是值钱的。只是车红军有顾虑。

    担心第一天上任自己这个秘书就给县长留下了一个胆小怕事,不敢冒险,不堪大用的坏印象。

    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听说还是表妹求来的,车红军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的。何况人家叶县长都不怕死,自己一个小秘书还怕个球了。

    最终他是紧紧的盯着前方,那手一直捏着的。自然,背上的冷汗绝对是湿了衣裳,其实叶凡也差不多,只是稍好一点。

    因为时间来不及了,如果时间允许他早就建议改走路了。李师傅一下子就赶紧拿起毛巾擦汗。

    老远就看见二十来名干警围着一大圈子人,嘈杂,喊叫声乱成了一团。

    奇怪的是在干警的眼皮子底下那帮人居然还在拉扯着,甚至,一个粗壮汉子挥起了一扁担正准备砸下去,才被一个干警冲上前拉扯住了。

    “马云钱到底在干些什么?带这么少的人来,到现在还没平息争斗?”叶凡心里皱着眉。

    “住手”车红军在叶凡示意下冲上前大喊了一声。

    听到喊声,马云钱不知从何处冒腾了出来,指着叶凡拚了命喊道:“乡亲们,咱们麻川县的叶县长到了,有什么事你们尽管跟他说,千万别乱来。什么事叶县长都会给你们解决的,好好说,好好说”

    叶凡心里喊着‘要糟,这个蠢材安的是什么心?’

    果然

    听到马云钱的喊声过后,人群好像炸开了锅,二三百人全吼叫着,如下山猛虎一般奔叶凡就冲将了过来。

    “站住站住,一个个来……”几个离叶凡比较近的干警喊叫着赶紧冲了过去想把人群阻止住。

    不过,村民们好像疯了似的,有的脸上还挂着血珠子,有的手上都是红色的一条条划痕的。几个干警被人一冲,有的被挤退到了叶凡身旁,有的歪歪倒倒根本就不抵事了。

    再凶的人叶凡自然都不怕,淡然站立并没一丝后退打算。车红军一见不妙,来的人太多了,要是叶县长有个好歹,那还了得。而且从那些人冲来情况看,弄不好叶县长会受伤。

    所以,当即一马当先冲了上去,顺手从一村民手中抢过一扁担,在手中挥舞着喊道:“停下,再上来老子跟你们玩命”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7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