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百零四章 如鱼刺梗喉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08 Views

    第八百零四章如鱼刺梗喉

    第八百零四章如鱼刺梗喉

    这货既然如此不识相,那是得给他点教训。不过,叶老弟,你现在处于非常时期,也不宜结太多的仇家,适可而止就是了。等人代会开了后县长位置坐稳定了再下手不迟。俗言说,君子报仇,十年未完,何况才几个月时间就能收拾那家伙。”贺海纬倒是为叶凡考虑着。

    “呵呵,他找你正常,你是分管政法的,管着公安口子。”叶凡打着哈哈。

    “兄弟,跟你说实话,我是无所谓,反正查副专员跟我也没多大的交情。

    老子好歹也是一常委,他那老小子想在我面前显摆,那个还太嫩着点了。

    不就一个副专员,只是分管的部门好一些罢了。听说这老小子跟王专员关系较好。

    而且,我觉得有些奇怪,这几天看见两次了,这老小子跟红沙洲县的县长郭新平好像很玩得来。

    就前天,他跟郭新平就在德虹大厦喝得是酩酊大醉,我刚好也在那里吃饭。

    本来这事也不算什么,不过,听说你老弟的麻川县不正跟红沙洲县争经济发展吗?

    就怕这老小子从中捣鬼什么的。”贺海纬略显担心,现在在德平,贺海纬觉得只有个叶凡才是最能信得过的兄弟。

    其他人,他还没看透,一时不好说。就是关于站队的问题,抑或者说跟谁说结盟,到底是倾向庄世诚这个书记代表的外来派,还是王朝中专员的本地集团,抑或还有第三方的其它什么集团,这个他也还没考虑好。

    所以,地区的常委会倒也召开过二三次,贺海纬投的都是弃权票,权当冷眼旁观了。

    “郭新平,红沙洲县县长,他跟查计刚混得熟,也许他们本来就熟,作为下属,想从查副专员处捞点什么好处请他吃饭也正常。前几天咱们县的周书记就去找过查计钢,不过听说这次地区的交通拔款全向罗水公路倾斜了,所以,麻川是一分钱都没捞到,**倒霉在这节骨眼上没钱还怎么办?”叶凡脑了一动,笑道,一脸的苦涩。

    “郭县长要捞点钱那个当然正常,不过老弟,就怕这事不会那么简单,你好好想想,有没其它什么事掺杂在里面?”贺海纬毕竟经验比叶凡老道,好像想到了一些其它什么问题。

    “掺杂其它,我们麻川跟红沙洲竞争,郭新平找查副专员吃饭,而且才隔几天就被贺哥你碰见了两次。这里面难道真有些什么说清楚的东东。”叶凡嘴里念叨道。

    “我也这么想,你想想老弟。作为郭新平,肯定不愿意看到你们麻川超过他们红沙洲的。”贺海纬随口弹出了一句话,令得叶凡差点叫了起来。

    这厮说道:“对了周富德去地区一分钱都要不来,如果郭新平的红沙洲县能要来钱那就有问题了。听说以往麻川县是地区重点照顾对象,每年的修路拔款都有几十万,今年一分钱都没有,是有些反常了,难道有人做了手脚?”

    “对了,此人不会是郭新平吧?他不愿看到你们麻川超过他们,所以,从各方面打了阻击战,交通修路就是一大屏障。”贺海纬说道。

    “哼如果那老小子真敢如此从中作梗的话,那咱也不是孬种子。贺哥,这事拜托你先查查,我想,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地区交通局敢给红沙洲钱,而咱们麻川却是一分都没有,那这里面肯定就有问题了。”叶凡顿时寒森森的。

    “我晓得,会注意的。不过,就怕潘麻子的事地区公安局的那个林天会从中作梗,你得小心点。我这边可以打着马虎眼,林天此人不好对付,就怕你们县局那个吴彤会杠不住的。”贺海纬说出了心中忧虑。

    “林天,此人好像是有些难缠。”叶凡嘀咕了一句,突然说道:“贺哥,我看你这空头政法委书记挂着也难受,要不也得趁机下手了。”

    “下手,对谁?”贺海纬有些明知故问了。

    “咱们兄弟,还用得着打马虎眼吗?自然是林天了,贺哥有没办法弄走那小子,自己兼着公安局长多好。”叶凡干声笑道。

    “弄走他,相当的难,目前还没弄走他的理由。而且,即便是能弄走他,上头也未必会让我兼任公安局长。

    听说林天跟王专员的关系相当的溜,王专员这一集团的势力相当的强悍,庄书记跟他斗了几回,好像都没讨到什么好。

    也不能说是庄书记没能耐,主要是以前的历史原因造成的。前任书记快到退休点上,所以不想管事了。

    任由王朝中这个专员把持着胡来,有点像是古代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架势,也许两人有什么妥协或者其它什么的。

    所以,才养虎为患,造成庄书记如今如此的被动,估计暂时想扭转局面有点难度。我暂时只能是观望,时机还不成熟。**闷得慌”贺海纬忍不住骂了句粗话。

    “事在人为”叶凡喷出了四个字,贺海纬也念叨了几次,突然笑道:“老弟讲得好,事在人为,哈哈哈……挂了,以后有空再聊。”

    “林天……”放下电话后,贺海纬在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其实贺海纬没讲实话,他早就在暗中阴藏着观察着林天,自然是伺机下手了。

    不过,林天此人也是当的神秘,此人省里来头相当的大,从他一点都不怵王专员等人来看,就可窥见一斑了。贺海纬有所忌惮,一直小心从事着。

    没有九成把握他绝不会动手的。这种事,一击不中,也许贺海纬自己倒给拖下水,连这个政法委书记帽子都给人摘了。

    那就得不偿失了。要知道贺海纬为了这顶帽子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自然,他也苦恼着,因为他朝中无人。就是时下这个位置也还是叶凡利用省委组织部长宋初杰跟李昌海副厅长两人还他人情的机会推老贺上去的。所以,老贺自然感激叶凡了,把他当亲兄弟对待。

    当然,交情这个东东,一码归一码。贺海纬本身跟这两人并没什么交情。

    这事一过,省里两位大佬自然不会再罩着贺海纬了,所以,贺海纬其实就是一无根的浮萍。摇摇晃晃的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挤走或自个儿给风飘走了。

    当然,一直来他都想找个较稳当的靠山靠着,至少得副省级别的干部才有点作用。

    不过,老贺运气差到极点了,一直也没捞到什么机会。这个也造成了老贺在德平只能是暂时观望着人家看戏,连庄王之战都不敢掺合进去。

    就怕一个弄不好毁了自己。官场看似平静,实则险恶万分,一步不慎,也许那帽子就给飞了。要拿掉林天这个地区公安局长,对贺海纬来说,任重而道远。而且,即便是贺海纬有时想观止而不参战,这个也不行。你想观点可人家打仗的却是不让你保持中立,。

    所以,作出选择,是老贺迟早要干的事。

    “大哥,小日本的那个叫苍井一郎的半老头子说是已经到了德平,你赶紧派人去迎接一下。”电话里突然传来齐天的声音。

    “苍井一郎公司名称叫什么?随行的有几个,是否带有翻译?还有,不是说好下周来,怎么来得这么快?老子什么都没准备,麻烦了。”叶凡心里一震,催问道,想不到这老小子来得这般的快?一时倒也有些着急了起来。

    “翻译,绝对有,估计就三四个人。本来说好下周来的,那老头公司有事,说是顺道直接坐飞机从香港到了水州。

    逛一圈后先考察一番,回到日本后再作决定。他工作的公司名‘安达集团’,具体经营啥我也不清楚,听说注册资金达到二三十个亿。

    毛竹制品好像他们在越南也有个分厂,既然能在越南搞了那麻川也应该能做。

    只是你们开出的条件能否打动他们罢了。不过,此人听说是安达集团亚洲区副总裁,他自己也持有该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也算是个上亿的富翁吧”齐天说道。

    “来得这么急,应该不光是看毛竹吧?”叶凡淡然笑道。

    “自然不是光看那个,毛竹这个东东,在咱们全国多得很。毛竹故乡之一福建省建瓯市,人家的排头更响亮。

    估计主要还是奔着老大你的春宫丸来的。考察厂子的事只是稍带的事。

    不过,你得想办法拿下这老小了,至少得让他放放血才行。来了一趟嘛即便是不出资也得留点什么走才对。

    老弟我是把人给介绍过来了,能不能行就全看大哥的那啥了,哈哈哈……”齐天狂笑了起来,转尔小声说道:“大哥,我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你那药丸老蟒肉能不能多切点,嘿嘿,一巴掌怎么样?”

    “巴掌个屁,等投资的事搞定了还有,没搞定老子还得贴招待费,你还想一巴掌,甩你一巴掌那是有的。”叶凡没好气骂道。

    “老大,那个可不是我的错但愿他会投吧,不过,不投也得放血,小日本的钱不赚赚谁的,麻痹的,得放大血。”齐天火大了,把气往苍井一郎身上招呼了。

    “这个不劳你费心,大哥晓得。小日本,撞我手中还能让他随便溜了。鸡骨头里也得搾出二两油来,哼”叶凡挂了电话,立即着手安排布置去了。

    “农媛媛,你立即把车红军叫过来,顺便通知下去,叫几位副县长到会议室开紧急会议。另外,叫教育局局长、公安局长……立马过来参加会议。”叶凡喊道。

    “是……”农媛媛心里是狂跳,想不到表哥这般的好运,立马就有工作安排了。

    那此事板上钉钉了,本来叶凡是叫他明天来的,这时临时头又变卦了,那表哥……

    “贾书记,日本安达集团亚洲区副总裁苍井一郎带着他们公司的考察团已经到了德平。这次他们是来考察咱们靠山屯子乡的毛竹基地的。我想,靠山屯子的毛竹品质是相当优良的,说动他们投资是我的打算……如果能成的话咱们就有希望了。”叶凡略带喜悦向县委书记周富德汇报了情况。

    “苍井一郎不是说好下周来。这样,你立即着手安排,需要什么尽管开口,一切由你负责,一定要把日本客人留在靠山屯子才行,不管花了什么代价。

    叶县长,咱们县没有几次这种好机会的,麻川,不能再穷下去了。

    办厂子,搞活经济,是唯一的出路。”周富德表示坚决支持,“还有,需要常委们配合的话你立即安排,如果有人推诿的话你给我说,我会跟他们打个招呼的。”

    “行”叶凡就喷了一个字。

    县府里顿时热闹了起来,搞卫生的搞卫生,宣传部的同志们等等也行动了起来,整个县府好像一台快速运转的机器。

    不过,显得有点乱,因为麻川从建县至今,根本就没接待过外国客人。一时有些手忙脚乱了,不知从何安排。

    叶凡考虑再三,觉得此事还是跟地区通个气。不过,跟谁通气这个又有得选择了。

    按规矩的话得先跟分管此事的地委行署常务副专员赵车城汇报一下,毕竟他是管这号口子的,不过,叶凡有些担心什么。

    随即也没跟他说,干脆直接电话打到了庄世诚那里。幸好庄书记还有空,叶凡把日本客人的事捡重点汇报了一番。

    “嗯立即抓紧,需要地区配合什么,你直接找分管领导。如果他们拖拉的话你立即打电话给你。还有,此事你一定要抓紧,想方设法留住苍井副总裁,这是我交待给你的任务。要像对待政治任务一般慎重看待,绝对不允许有任何闪失。小叶,机会不多,稍纵即逝,麻川,拖不起,输不起。”地委书记庄世诚没啰嗦,直接交待道。

    “庄书记,这事我要不要跟王专员他们说一下?”叶凡小心的问道。

    “你自己拿主意。”庄世诚挂了电话。

    “自己拿主意,暂时还是不说。就怕出内鬼,把老子的桃子摘走了。”叶凡喃喃着。

    不久

    几个副县长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全到了,县委常委里的常务副县长方鸿国,县委办主任柳眉芳,宣传部长杜小兰在接到叶凡电话后不敢怠慢,也立即赶了过来。

    奇怪的是叶凡并没叫的党群书记韦不理和政法委书记马云钱居然也来凑热闹了。说是接待这么重要的客人,他们也有责任什么的。

    “马云钱这个分管政法的来还有点道理,公安安保方面要他负责,但你韦不理来干啥,这个又不是安排人事调换什么。麻痹的这事还真有些诡异了。”叶凡心里暗骂着,自然也是笑脸相迎了。

    公安局长吴彤接到命令后,立即回去安排了,不一会儿,跟农媛媛,以柳眉芳这个县委办主任领头,开车直奔德平而去。

    他们,自然就是叶凡派出去的接待团了。叶凡本来想亲自去的,不过这边的事总得要人安排。

    而且,最主要的地方还在靠山屯子乡,得把显目的地方摆出来,不然,何以吸住苍井一郎的眼球。

    此人虽说这次的目的八成是来问自己治病的,但这些生意人,也不能排除投资的事,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绝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的。

    考虑到柳眉芳毕竟是县委办主任,接待经验丰富,这女人长得又漂亮大方,虽说叶凡对小日本的苍井一郎不屑于使美人计,但女人的脸蛋往往也是事情能否成功的一大畴码。

    男人嘛,即便不吃什么但欣赏一下总行。而且,苍井一郎估计因为性功能有点毛病的缘故,反而特别的嗜好玩弄女人,因此,派她去是最好的安排了。

    县政府的会议正进行得严肃。

    这时,叶凡刚新任命的秘书车红军轻轻的推开了会议室门,轻手轻脚的走到正在椭圆形会议桌顶端安排布置的小叶县长跟前,凑他耳旁嘀咕道:“县长,金桃乡发生集体械斗,听说两个村都有上百号人,全打成了一团。乱七八糟的,乡政府已经控制不住局势,说是因为桃子的事,请求县里派公安支援。”

    “嗯”叶凡点了点头,问道:“情况属实吗?是否核实过?”这厮,那脸色一下子再也难以保持平静,阴森森的扫了几个副职和马云钱等人一眼。暗道:“真是晦气,在这个节骨眼中居然有人闹事,还是因为桃子……”

    “绝对没错,是蔡代书记亲自打来的,直接打到您电话上的。我说您正在布置开会,他催着着再不去就来不及了。”车红军一脸的焦急,像这种群体**件如果真的酿成惨案,或者死伤的人多就那麻烦了。

    叶凡自然也不敢怠慢,转身朝着马云钱说道:“马书记,吴局长去德平了,听说金桃乡发生了村民械斗事件,麻烦你立即组织公安干警赶到该乡,平息事态。以劝说为主,要注意影响。千万别采取太过急的行为激怒了群众。”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77.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