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九十一章 要踩就踩死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04 Views

    第七百九十一章要踩就踩死

    “快送蔡乡长去医治,李师傅,你送一下。这么严重了不治怎么行?”叶凡那脸一板,下命令道。

    “那……哎哟,我先去了叶县长。”老蔡忍着痛楚在党政办那个女办事员和农媛媛的帮扶下在几十号人眼皮子底下出去了,直奔乡卫生院而去。

    “媛媛,还有江主任,你们都去检查一下,看看伤着骨头,扭了骨筋没有?”叶凡在后面叫道。

    江主任和农媛媛自然也应声而去了,这个有免费的治疗怎么不去,反正有报销,趁机作个全身检查,把老毛病都治治这好像也不错的一个选择。

    党政办的江主任和农媛媛那是感动得差点泪花花了,觉得叶县长是个好县长,一点架子都没有,还这么体贴下属。潘麻子以下犯上,那是活该

    不过几分钟,小叶县长狂殴潘麻子,金桃乡书记办公室里上演全武行的小道消息被散播成了各种版本传向了麻川县,传向了地区。麻川人民太没事干了,业余文化生活基本上没有,就这小道消息,自然就成了麻川人民的业余之乐了,因此,顿时就抄作得沸沸腾腾。虽说麻川县的无线信号台没几个,但有线的传播手段还是在的,一个电话,这个不难成为最吸人眼球的新闻。

    晚上,政府食堂全满座,吃完饭后,金桃子乡所有村的村干部全到齐了,不但支书村长会计出纳民兵连长,就连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一辈都给叶凡安排下去请来了。乡政府里所属的所办政府工作人员也全到齐了

    大家都是毕恭毕敬的坐在座位上,没一个人发出哪怕是一点声响。小叶县长上午那股子虎威看来还是挺渗人的,不然,这些乡干部村干部们哪会如此老实地坐着。平时潘麻子敲破了桌子也没见他们如此老实过。

    这个时候,大伙儿当然谁都不愿去触小叶县长那霉头了,枪打出头鸟这个理儿大家都懂,何况小叶县长现在绝对是要抓几个典型来杀鸡吓猴的。

    “同志们,现在开会,请叶县长发言。”金桃乡党政办的江主任那话刚落地,食堂里顿时响起了轰雷般的掌声,久久不息。

    这个时候当然大家都得把掌声鼓得热烈些,不然给小叶县长看见人家心里会生疙瘩的。会嫌你不够热烈落下心病给挂上号就麻烦了。

    “啰嗦话我不想多说,我来金桃乡的目地就是解决你们种的桃子问题。以前乡政府安排你们种桃,那时候也是为了能让你们增收,现在造成这种被动局面大家心里都很难受。

    作为麻川县的县长,我肩负的任务就是带领大家脱贫致富,不能再让桃子烂在地里,既污染环境,更是令人痛心。

    现在,好多老百姓都把桃树砍了当柴火,这个,你们一刀一刀砍下去,再让我的心里滴血啊”叶凡话刚讲到这里,有几个胆子大的村民受不了啦,大喊道:“叶县长,不砍了怎么办?那东西又不能当饭吃,吃多了还拉肚子。

    乡里以前欺骗我们,强迫我们种,现在桃子种出来了,没人管了。咱们当初那些树都给砍了,要是那些树还活着的话还能多卖几个钱,而且木头也好运出去。

    不像这桃子,过一个天车山,一车桃子到德平后就剩下几个好的,还不够贴车费钱。”

    “是啊叶县长,那破桃子即便是运到地区也便宜得让人吐血,德平人吃不了,又运啥地方去。不砍怎么行?”这时一个老头站起来喊道,“我小孙子今年连学费都缴不上了,本来全想靠着那桃子了,这下子,唉”

    “政府要赔我们损失,没错,是你们强逼我们种的。”另外一个破锣样嗓子刮燥着。

    “好了”叶凡哼出了两个字,那声音在话筒里还是相当硬的,底下头麻着胆子质问的几个村民互相望了一眼不敢吭声了,就怕小叶县长又上演个全武行。

    没人跟着一起干的还真斗不过小叶县长的。要知道牛高马大的潘麻子以前一个人能撩倒三个混混,结果怎么样?经不起小叶县长一巴掌一腿就解决了。

    听说小叶县长还是神枪手,就连地区公安局长都给他弄得颜面尽失,何况咱一小老百姓?真要惹毛了他来个三拳两腿的,人家又是县长,民不与官斗,还是忍忍算啦。

    “损失的东西暂时就不要讲了,我的意思是讲了也没用。你们可以说我叶凡同志耍无赖。咱们麻川的情况在座的都清楚,你们叫乡政府拿什么赔你。有钱的话不用你们说我自个儿叫财政所的同志搬钱来赔了。

    当然,这个责任我们不能推卸,这次的事的确是县里做得不对。不过,我们不能只把眼球盯在赔这个字眼上,还得多想想怎么把你们辛辛苦苦种的桃子变成钱才行。”叶凡声音相当宏亮。

    “有啥办法,该想的都想过了。叶县长,你给拿个主意吧,不然,我们真没活路了。”这时,一个很有声望的老者站起来喊道,那略显沙哑,苍凉的声音令得叶凡心里直发酸。

    “老大爷你好,不要这么悲观,相信我的话你们的桃树不要砍了。咱们等今年结果,县里想办法给你们变成钱。”叶凡冲老头喊道。

    “还得等一年,现在桃花还没开,我们等不及了。要是又空等了一年怎么办?”老者一脸的悲愤,说道。

    “没错叶县长,你拿个说法出来,既然乡里没钱赔我们就得砍树了,不能再白干了。”另一个乡民附合道。

    食堂里有些乱了起来,嘈杂声也多了起来,当然,都在议桃子,全是一片骂声。

    “那你们说说,要怎么样才能不砍桃树?”叶凡重重地一拳砸在话筒前,嚓地一声,顿时就把目光吸引了过来。

    “县里给钱,我们留桃树。”老者喊道。

    “没错,给钱,一株给p;“10块不可能,你们种了多少,我听说有六七十万株,一株10块的话就得六七百万。这个不可能,县里一年的财政收入才七八百万,哪能拿出那么多钱来?”叶凡摇了摇头。

    “没钱我们只得砍了。”老者叹了口气,知道说了也白说,麻川县全省倒一,他们也晓得,没钱你去哭也没用。而且人家是政府,民与政府斗哪有不输的。

    “留一株给二块钱,当然指成年的桃树才算。不愿意的你们立即回去全砍了。

    愿意的明天乡政府派人下来挨家挨户核对株数,当场付款。不过,话得讲好,明年县里帮你们卖得了好价钱的话那二块钱得还给我们。

    不要说我抠门,即便是这样,也得一百多万,对咱们麻川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就是这一百多万,我还得去银行贷款来给你们。丑话讲在前头,别把钱拿去了就砍树,不但不能砍,还得把树养好了,那果子长得越大,越红价钱肯定越高的。”叶凡一番话下来,食堂里又闹哄哄了。

    叶凡也不理他们,让他们商量一下,议议再决定。

    “县长,那可是一百多万,银行,说句实话,咱们县现在根本就贷不来款子。”这时,一旁的蔡乡长凑过头来给叶凡嘀咕了一阵子。

    “怎么贷不来,难道一个县还贷不来一百万?”叶凡有些愕然了。

    “叶县长,蔡乡长讲的是实情。咱们县还欠着各家银行好几百万。前年好像还搞了个什么厂子,结果厂子办起来了,最后产品没人要全烂了,那一个厂子就欠着农业银行300多万。”这时农媛媛赶紧凑了过来给叶凡小声说道。

    “没事,钱的事我来解决,先把桃树保住再说。”叶凡态度坚决,蔡乡长和农媛媛没再说话。

    “你个混球,刚才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砍,这下怎么了?被你一气之下砍了20来颗,那可是40块啊小柱子,能买几十包盐巴,够我们吃上一辈子了,你个混球气死我了”这时牛阿爹拽着儿子牛小柱的耳朵,差点拉裂了。刚才牛小柱跟叶凡赌气后一气之下连砍了20颗,现在被其爹骂得头都抬不起了。

    后面不难解决,在老者带头下答应了此事。一株成年桃树乡政府先垫付二块钱补贴。

    叶凡一身疲惫走下主席台时,感觉后背微微有些凉意,才发现内衣都给湿了。

    “**这县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要不是上午演出了霹雳全武行,估计晚上这场子就镇不住了。难怪潘麻子死活不想开这会,这简直就是鸿门会,逼宫之宴。”叶凡暗骂了一句,才觉得轻松了不少。

    “吴彤,案子查清了吗?”叶凡坐在转椅上,淡淡的看着站对面,略显恭敬样子的县公安局长吴彤同志。

    这次既然跟潘麻子掰开手腕了,那就得一脚把这老小子踩到底才行,绝不能让这货再有点翻身的机会。不然,这种人要是东山再起,自己的工作就别想开展了,太狂妄了,这种人,下起绊子来绝对阴辣。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6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