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八十九章 谁搞的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04 Views

    第七百八十九章谁搞的

    【p;“留个屁,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前几年县里叫我们种种种,种个屁,种了这么多,结果怎么样?全是一堆垃圾当初还不如种几颗茶,也能换点油盐钱花。”那个开大三轮的粗胳膊男子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将了过来,一把往叶凡身上推去,好像要抢斧头似的。

    “别动,他是咱们县新来的叶县长。”老李师傅一见不妙,赶紧冲了上来,拚力拽住了那个粗胳膊家伙。

    “县长,好啊老子正想找你们这群狗日的黑心狼,你他娘的过来,赔我们钱?”粗胳膊来气了,一把抓向叶凡的衣服就要行凶。

    “牛阿爹,快叫小柱住手,他是叶县长。”这时农媛媛冲了过来,一把抓住粗胳膊牛小柱的手想拉扯开。

    “住手个屁给老子滚开。”牛小柱发怒了,不管不顾,一把大力之下狠狠地推向了农媛媛。

    “哼有话好说,动手动脚干嘛”叶凡生气了,一声冷哼,随手环臂捋过农媛媛,另一只手稳稳当当抓住了牛小柱的大手,那厮生气了,一脚飞起踢向了叶凡。

    “叭”

    地一声,踢人者牛小柱自个儿倒是跌倒在桃树底下摔了个仰八叉,这自然是叶凡故意为之。

    有点恨这小子居然敢对农媛媛一个姑娘家下重手,也太没爷们风度了。所以叶凡故意暗中使了劲力,给这小子一个教训。

    “老子宰了你,狗日的当官的,良心全给狗吃了。”牛小柱爆怒了,顺手在地下操起一块石头疙瘩像疯狗一般扑向了叶凡。

    “小柱,住手……”牛阿爹反应了过来,赶紧扑过去死死地抱住了儿子的腰。怕自家老头子受伤,牛小柱也不敢使大力,只是牛眼瞪得滚圆。

    “牛小柱,你要怪也不能怪叶县长,他刚到的。以前叫你种桃树的是江县长和韦县长,你跟叶县长较啥劲头。”李师傅冲过来吼道。

    “到底怎么回事,坐下,咱们好好谈谈。”叶凡眉头一皱,递了根红塔山过去,不过牛小柱不领情,气鼓鼓的头抬得高高的连烟都不接。

    “唉……叶县长,几年前韦不理到了咱们乡,说是县里要大力发展什么种桃业,还搞什么基地,因为咱们乡叫金桃乡,如果桃子种多了以后有钱赚了才能符合金桃乡的名字。

    乡长书记当即就逼着村民主任,挨家挨户的分发桃树苗。而且那树苗还不便宜,一担谷子只能换p;种得多政府给的氮肥也多,还说这是江县长指示的。当时大伙儿一听好处不少,也就种了。

    有的人家还把茶叶给挖了,杉树给砍了,种上了桃树。当时附近有几个乡还眼馋,到县里闹说是为什么不让他们种,有的人也偷偷砍了自家的杉木、松树,种上了桃树。

    谁知,桃树种上去都快一年了,也没年见一斤氮肥补贴来。大伙儿去找乡长,他总是推,说快了,快了,几年了都没见到氮肥的影子。

    而且后来更糟糕了,几年后桃子出来了,长势相当的喜人,一个个大如拳头,红通通的像娃娃。

    大伙儿都盼着收获时却是没见到乡里来收购,而且到现在了也没人管。

    当时大家冲县里去找韦不理,他说是当时的牛县长指示的,后来又去找江县长,他说是韦不理带头抓的,而且,当时种这桃树的时候他还没到麻川任县长……

    反正他推他,他推他。结果,这桃子拿来又不能当饭吃,太便宜了,小贩子到地头来收,一斤才几分钱。

    一颗树的桃子全摘下来还卖不了几块钱,亏得当初大伙儿因为买不起肥料,全把自家的猪大便,人大便拚命往这树下堆。

    当时小学的厕所还得排队,为了抢粪有次还打起架来,三个人打进了大粪池里还一直扭打着,臭死了”牛阿爹颤巍巍讲着,气得差点喷血了,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都是你们这些当官的良心给狗吃了,第三年桃花大开的时候,韦不理带了一伙,也不知是什么人,冲到咱们乡里大赞着桃花,而且还拍拍画画了许多什么的玩意儿,我们也不懂那玩意儿。”牛小柱气呼呼哼道。

    “拍电影是不是?”叶凡随口问道。

    “不晓得,反正一伙人,依依呀呀的,还拿着许多长长的像照相机差不多的玩意儿。”牛小柱气愤的哼道。

    “不会是县里领导为了拍电影搞出的噱头吧,骗老百姓种桃子,是为了看桃花。**,这心也太黑了,得好生查查才行。”叶凡心里暗自计较开了。

    嘴里劝道:“牛阿爹,你暂时别砍掉,今年县里给你们想想办法。砍了可惜了,这桃树,也要好几年才能成树的。”叶凡相当真诚的劝道。

    “别砍掉,你给我们饭吃啊”牛小柱在一旁冷哼道。

    “牛小柱,我知道你心里有气,这桃子的有处很大的,除了果子好吃以久,还可以以制成桃干、制成桃子罐头。果子、叶子里均含杏仁酣,可以当药使用。”叶凡解释道。

    “这个大家都懂,谁来制干,谁来造罐头,你来吗?你叶县长搞个罐头厂出来,咱们就不砍掉。这大话谁都会讲,就像韦不理一样,都是蒙人的。咱们上过一次当了,绝不上二次当。”牛小柱喊叫了起来。

    “先别砍掉,我是认真的。等下我到乡里开个会,把种桃的乡亲们全集中起来,咱们先商量一下怎么办。到时拿不出办法来你们再砍不迟,信不信由你,你要砍的话也行,到时别哭就是了,哼”叶凡冷哼了一声,再也不理牛小住,上了车子,叫道:“到乡政府去。”

    “信你个鸟球,当官的没一个好货,砍,老子砍砍砍……”牛小柱发起狠来了。甩开臂子砍了起来,好像要把什么气全发泄出来似的。

    “农主任,这桃子到底怎么回事?”叶凡那脸能沉出水来了,问道。

    “我也不怎么清楚,当时好像是韦副书记在主抓,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事书记,只是副县长。

    不过县里估计也同意过,不然也抓不起来。这桃树可是种了不少,基本上像金桃乡家家户户都有种,全是把山林子野地等变成了桃树林。甚至当时有的老百姓把田都给荒了种上了桃树。

    而且,每户最少的也有种上几十株,多的上千株的大户都有。附近的月湖乡,象山乡听说也有人偷种。

    你看看,这桃树,漫山遍野的看不到个头,要是到春天开花季节,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艳丽桃海,实在壮观得花人眼球的。唉可惜了,现在全成这个样子。这桃海,倒成了麻川农民心头上的大害了。”农媛媛叹了口气。

    “良辰美景是好,就是不能当饭吃。看看能不能弄个食品加工的厂子销掉一些。不然,砍了就可惜了。”叶凡摇了摇头,感觉这麻川县的问题还真是多,基本上乡乡都有这样那样的破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自己这个县长忙死过去估计也忙不过来。

    不久到了乡政府驻地。

    金桃乡书记潘宏礼是个半老头子,估计四十岁左右。一脸的麻子,平时乡里人背地里都叫他潘麻子,倒是跟麻川这个县名有点苟同了。

    乡长蔡则民,戴着个金边眼镜,一脸的斯者样子。

    潘麻子脸上笑容僵硬,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挤出来的,而且那笑,的确不怎么实诚。隐隐的叶凡还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不屑于一顾样子。

    蔡则民倒是不声不响的,只是礼节性的跟叶凡握着手打着招呼。

    “潘书记,话我不多说,刚才在路边发现有许多群众都在砍桃树当柴火,不知乡里有没发觉?”叶凡语气平淡问道。

    “呵呵,砍就砍吧,反正当火柴也能烧上一阵子,不砍能干啥?”潘麻子一脸的漠然,好像这事跟自己这个乡党委书记屁关系都没有似的。

    “蔡乡长,你说呢?”叶凡转头问一旁那个斯文的蔡乡长。

    “不砍有啥办法,看着难受,唉……”蔡则民叹了口气,脸上呈显一丝忧郁。

    “哼当初你们叫人家种上,现在大伙儿砍来当柴烧了,你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叶凡那脸立即板了起来,看着这一二把手这种态度,心里实在是来气了。

    “那是县里领导指示种的,当初我们也没办法?不种能行吗?”潘书记一句话就把责任全往县里推去,倒是推得干干净净的,倒没自己啥事儿了。

    “闲话少说,蔡乡长,你立即通知各村干部都回来开个会,村长支书民兵连长出纳会计都给叫来。”叶凡怕时间来不及了,摆了摆手说道。

    “开啥会?叶县长,总得有个由头是不是?”潘麻子瞅了叶凡一眼,不咸不淡的,一点都不着急样子,这样子有点诡异,好像叶凡这个县长还得征求他的意见似的。看来此獠是个难缠的主了。

    “砍树的事。”叶凡头没也抬,冷冷的哼道。

    “那啥的有什么会好开的,浪费精力。”潘麻子一句话就凑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浪费精力?你们叫老百姓辛辛苦苦种的桃树现在人家不得不砍了,你们就不给个说法。”叶凡轻轻嗑了下桌子,转头冲蔡乡长说道:“立即通知下去,晚上连夜开会,不准缺席,要点名。”

    “是,我去”蔡乡长干脆的答着,交待一旁的工作人员去了。

    “叶县长,你知道全乡村长支书民兵连长加会计出纳有多少人吗?他们回来要不要吃饭,那可是一百多号人,外带上政府的干部职工,怕不下二百人。这伙食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晚餐一人10块钱的话也得二三千块钱。再加上住宿、车费,没有四千块不会落下来,咱们麻川的经济并不好,咱们金桃乡更是穷得掉渣,所以,能省点算一点。”潘麻子不乐意了,嘴一张居然喊了出来。

    “什么话花再多钱这会都得开。交待政府食堂,去买些菜回来,晚上吃顿便饭,不喝酒。”叶凡冲蔡则民交待道。

    “哼开就开吧,不过今晚上这饭钱你叶县长可得报销,咱们乡没钱,付不起。”潘麻子一点不给叶凡面子,斤斤计较到了如此地步。那大大的麻子头一甩,有点耍泼的架势。

    其实这厮根本就不想开桃子大会,那可是个火药桶,估计一捅就会引爆的。

    最近见乡民们都在砍树,时不时还有人到乡政府来闹,有的群众甚至把砍下的桃树都给拖到乡政府来了。潘麻子躲还来不及,哪不有闲情开桃子大会。

    而且,潘麻子跟县党群书记韦不理关系相当的好,这桃子当初是韦不理安排下来的硬性任务。

    潘麻子为了计好韦不理也是尽其所能,采取了压制、硬逼、欺骗等等手段超前完成了韦不理当时这个副县长要求的全乡种上40万株桃树的重任。

    金桃乡不过四千户左右人家,摊到每个住户头上平均都得p;当然,后来有的受了欺骗的村民多的种了几百颗,最少的也种了几十颗。

    这么一合计下来,光是金桃乡就种了近50万株左右。加上附近几个乡也跟风种了一些,估计全县的种桃树不下60万株。

    这桃花开的时候这金桃乡倒真是一景,犹如进入桃海一般,好不红艳一遍。

    不过,一到收获季节,满山的桃子全成垃圾货了,地下、草丛里,路边,田间地头全铺满了腐烂的桃子,到时你一来,肯定得给那烂气给熏晕过去不可。

    所以,最近麻川人民都叫金桃乡为烂桃乡了。说来难怪,六十万株成年果树能结多少桃子,怕是难数过来了。麻川人民能吃多少,何况那个东东吃得太多会拉肚子。

    开始时小孩子喜欢偷摘来吃,后来没人管了,连小孩子看到那东东都恶心得饭都吃不下了。上学的小朋友权把桃子当铅球抛来耍去的,好不快活。

    叶凡当然也警觉到了一些什么,所以出手坚决。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6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