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七十二章 江县长就吊死在这房间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00 Views

    第七百七十二章江县长就吊死在这房间

    “干嘛?一只野猫,胆还不小,居然敢挑衅”叶凡随口哼道。

    “那猫……那猫好像是马云钱书记家养的,经常在这县府里闲逛。有时还会跑人家办公桌上撒尿,大家都晓得是马书记的猫,也没人跟它计较。刚才不知伤着没有,不然,马书记又得骂人了。”农媛媛好像还有点担心样子。

    “呵呵,有趣”叶凡淡然笑着,没当回事,继续往里走去。

    院里一颗颗适中的竹子,小树倒长得相当的茂盛,

    大院环境相当幽美,走在落叶飘满的石铺地板上,叶凡是感慨不已。

    “这么大的院子没人住,闲置着太可惜了,咱们县府是不是房间多到没人用的地步?”叶凡转头问正在后面磨磨蹭蹭,好像十分恐慌,跟自己拉开了有七八米距离的农媛媛。

    “唉……不会是她被我刚才的突然举动吓着了,还是这闹鬼的院子给吓着的。”叶凡心里觉得好笑。

    “叶……叶县长,这里听说有鬼,我们别看了,走吧,又脏又臭的。咱们县府办公房间本来就紧张,这下子空出一个院子没人住,所以就更紧张了。”农媛媛硬着头皮,眼光在院子里溜来滑去的,连嗓子都有点发颤着说道。

    “既然房间紧张,那我决定了。把县府拔给我的住房不要了,我就住这里了。这么大地院子,住着舒坦。农主任,你给安排一下,叫几个人来打扫一下就行了,呵呵呵……”叶凡随口笑道。

    “叶……叶县长,你开玩笑是不是?”农媛媛那瞳孔突然睁得老大,颤栗着问道。

    “这事能开玩笑吗?我是说真的,你立即安排人。”叶凡收敛了笑意,一脸正经了。

    “不行绝对不行。”农媛媛突然镇定了下来,几乎是喊出来的。

    “怎么不行,咱们是现代人,还去相信哪些鬼神之说吗?那些都是古人搞的迷信,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叶凡意已决,当然,这厮其实并没那般的大义。

    他住进来是有目地的,一来这里的确很大,环境好,二来,主要是想从这院子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好给省里的铁书记一个交待。

    因为省纪委的铁书记交待查一查江县长之死,虽说没要求自己一定要查清,但装装样子也得查查是不是?

    再说,如果真能查清的话那以后不就能改善跟铁托书记的关系。能跟一个即将入常的书记搞好关系,这个对自己来说可是一件万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儿。

    “县府后面还有座院子,柳主任他们都住在里面,还空得有三个房间,就是留给新来的县长的,一直空着,因为没人来。”农媛媛解释道。

    “还有房间,像马家大院这样大的院子估计不少吧?”叶凡又露出了笑容,当然是为了缓和一下农媛媛那紧张的心。

    “没有了,最大的院子就三座,马胡子有三兄妹,老大马胡子住的就是现在周书记办公的党委楼。

    老2马正良住的就是刚才您去的现在的县政府办公楼,老三马雨桐是小妹,住的就是这座院子。

    这三座大院子都有60来个房间,客厅也特别的大,而且还分为外院跟内院。

    外院是他们三兄妹招集族人,手下聚会、处理族中纠纷事务的地方。

    内院是家眷们生活休息的地方。除了这三座大院子,还有十几个小院子,有着十几个到三十个房间不等。

    以前马胡子在时住的都是他的旁系亲戚或者手下。这座院子当时牛县长和江县长都在这外院办公,他们都住在内院。

    江县长就吊死在内院自己房间里。所以,叶县长,你千万不能住,太危险了。

    听说吊死的人舌头特别的长,再加上他们一般都是有冤屈,心里怨气不散,会冲活人的。”农媛媛声音有些打闪儿着说道。

    “不要说了,我已决定了。你去招呼几个男同志进来收拾一下。再有,该修理的地方重新修整一下。这一年多没人住了,估计也得消消毒杀杀老鼠虫子什么的了。对了,这院楼里有卫生间吗?”叶凡问道。

    “卫生间,好像只有两个,外院一个内院一个。当时建县后就把以前的茅厕改成了一个相当大的卫生间。”农媛媛指指点点。

    “这么大的房子才两个卫生间,是够不方便的。为什么不多搞几个。这晚上要上厕所也太不方便了。”叶凡皱起了眉头,这个倒是个大问题。

    那茅厕改的卫生间就在第一层楼底,自己如果住在第三层那晚上要小解大便什么的不就太麻烦了,总不能学古人还搞个带把的尿壶凑和着用着?

    “当时经费紧张,现在搞一个卫生间加上铺的管道、里面马桶盆子什么,没有五千块不会下来。县里哪有钱,如果叶县长真要住这里,那我安排人给你的房间里旁搞一个专用的就是了。”农媛媛小声说道。

    “行还有,给县里干部们说说,愿意来住的我都欢迎,人多也热闹。先登记一下,你核算一下,人多的话全面修理一下。再说,这房间闲着也太可惜了,我估计有许多小青年还没分到房间吧?”叶凡笑道。

    “嗯其实只有科级干部们才有房间分的,一般的科员全租住在民房里。

    咱们县那点财政收入,每年光是工资还得欠下干部职工们几百万,哪有钱建宿舍楼。

    不过,幸好民房也便宜,租一个房间十来块钱就够了。当然,要租砖房就贵了许多,叶县长也看见了,咱们县城八成左右的房屋都是土墙木楼,砖房子倒真了稀罕物。”农媛媛知道的还不少。

    “周书记,叶县长说是要住在那座闹鬼的大院子,您看怎么办?”柳主任紧皱眉头问道。

    “你没给他讲清楚吗?”周富德书记咕噜着灌进去了一碗白开水,略显意外,问道。

    周书记从来不喝茶,也不喜欢用茶杯子。用他的话说,咱就是农民本色,喝酒喜欢用大碗,吃肉喜欢啃大块肉,这喝水也该这样子才对。

    “农副主任给他解释过了,他说要把自己的房间留给需要的人,还说那大院子空着太可惜了什么。而且还说了,要求县里贴个通知,说是愿意去那院子住的干部他都欢迎。交待农副主任统计一下再修理一下院子。”柳眉芳小声说道。

    “哼开始拢络人心了。我倒要看看谁敢去跟他一起住?这般晦气的地方也不怕沾着下那身晦气下了阴曹地府。”周富德心里细想着,并不像他表面上看去的那般粗豪大条,摆了摆手笑道:“算啦随他吧。人家叶县长一来就能为县里作想,好同志啊”

    “那……我交待农副主任全面负责了?不过,叶县长讲还得给他个人专门搞个卫生间?如果住的人多了就怕还得增加卫生间,那院子一修理,没有个几万块估计不会下来?”柳眉芳一讲到钱那胸脯居然微微波动了起来。

    “**一讲到钱这女人就心疼,又不是你的私房钱。”周富德扫了柳主任那颤栗着的胸脯一眼。

    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倒真是一个问题,这样吧,给叶县长自己搞一个专用的就是了,料子要用好的,别偷工减料。其它如果真有人愿意去住的话一概不另搞卫生间了,县里能给住房就不错了,又不是住宾馆。”

    不过,这厮心里却是骂道:“谁敢去那破院找晦气这卫生间搞来不是浪费是什么?

    难道这姓叶的小子一来又要作秀?昨天给他弄回来五辆车子,今天老子就没得安宁过。

    人大主任顾云峰,政协主席兰宾,还有一些老家伙……一个个屁事没干,要起车来倒是振振有词。

    什么为了工作需要,你们干了屁的工作。这车子拿去还是不带着老婆孩子兜风圈子玩儿。

    不过,这车子一时倒还真是个烫手山芋。本来以为昨天那小子把车子的分配权让给了我,老子心里还夸他懂事。

    原来这懂事也是有阴谋的,小家伙不简单。想阴我,你还嫩着……”周富德书记揉着自己太阳穴,感觉好像硬生生的给人烦痛了起来。

    下午,叶凡进了周富德书记办公室,这是麻川县一号跟二号人物的首次正式独立面谈。

    周富德的办公室跟叶凡的摆设差不多,也是一个阁楼顶层,比叶凡的还要大一点。

    里面并没摆转椅子,代替它们的是几条老实疙瘩,做工也不精致,甚至老旧,粗糙的有靠背的那种木椅了。

    见叶凡进来,周富德站了起来了,指着对面的那条木椅子笑道:“叶县长,坐吧”

    随手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了一只扔了过来,又敲了敲手中的大前门香烟一下,笑道:“我就抽这个,十几年老习惯了。叶县长要是抽不惯自便。”

    “有啥抽不惯的,我也是苦哈哈出身的,以前抽的就是这个。”叶凡笑着,先起身给周富德点上了烟,自己也点上后巴嗒着抽了起来。

    两人沉默着抽了快半只烟了,屋时顿时是烟云迷蒙,颇有股子仙山云房的感觉。

    叶凡才笑道:“周书记,这次到麻川来地区给我的任务非常的艰巨。”

    ………………………………………………………………

    感谢alpp;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45.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