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六十七章 土匪县城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04 Views

    第七百六十七章土匪县城

    “叶县长,麻川之路不平坦啊”贺海纬一语双关,“不过,这天车山脉景致倒不错,可惜没办法开发出来,投入太大,不然,搞个度假山庄、避暑山庄什么的倒是不错。”

    “那是,以前地区也有人提过,能不能以旅游来带动麻川经济大发展,同时惠及归元县以及不远的红沙洲县。

    结果请了有关行业高人来转悠了一圈子,人家笑道:搞旅游还行,就是那投资额度估计你们地区难以承受。

    光是这条路就得大改,投入不下一个亿。一听这话,谁还敢提旅游兴县的事。

    咱们地区去年的财政总收入才3亿左右,拿出一个亿搞天车山,那绝对不切实际的。”江秘书长看来狠下了一番功夫,谈开了嘴皮子也利索多了。

    “嗯,没钱什么都别想干,金钱不是万能,没有钱万万不能。叶县长,到麻川后首先就得抓经济,不然,经济搞不上去其它一切都是虚的。简单来说,就拿这五辆警车来说,如果没有它们,你们县公安同志想迅速行动起来那个难于登天,开着手扶拖拉机能干什么事。就是罪犯份子在前头叫你,也追不上了。”贺海纬笑道。

    “嗯这个理儿谁都懂,关键是这个经济该怎么个搞法。如果容易的话也不用等到现在了。不过,人挪活,树挪死,总会有法子的。”叶凡的话语中虽说相当苦涊,但也充满了背水一战的决心。

    当前,自己被庄世诚和王朝中两个巨头夹击着,成了他们斗争的焦点。干不出成绩肯定得灰溜溜滚蛋。干出了成绩也许还有条活路。

    叶凡脑中不由得冒出了“逼上梁山”四个字来。这麻川,俨然就是水浒中的水泊梁山了。叶凡感觉自己应该不是豹子头林冲,跟武松这二郎倒有点吻合。

    “关键还是路,这路不搞什么都是空谈。即便麻川有什么好货,但送不出来放在麻川全当垃圾处理了有什么用?”贺海纬出主意道。

    “路,刚才江秘书不是说了,打这方面主意估计没戏唱。一个亿,对麻川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即便是对整个德平,那也不可能拿得出手。”叶凡一边开车一边摇了摇头。

    “叶县长也不必气馁,总会想到办法的。只是咱们眼光窄,思想还不够前瞻,也许你的眼光会独特一些,我老贺倒是拭目以待,呵呵呵……”贺海纬又恢复了他那爽朗的性格。

    昨天叶凡从林天手中抢回了五辆车,可是狠狠地扇了林天这牛人五个耳刮子,贺海纬当然解气了。昨晚上回到家还狂笑了好一阵子。

    车到天车山脉顶端时,眼前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山下那有一丝薄雾状弥漫着的就是麻川了,不过,今天天气好,看得相当的远。贺书记,叶县长,你们用望远镜看看。”车子停了下来,江秘书准备得很周到,还从旅行包里掏出了一个军用望远镜来。

    “嗯像是一个巨大的盆地,好像还有一条相当宽大的河流穿过。景色迷人,有点世外桃花源的感觉。叶县长,能住在这桃源盛景中也不错。再结交上几个高人道士,游山玩水一番,哈哈哈……”贺海纬笑着把望远镜递给了叶凡。

    “的确大,中间一条河流好像还搞了个三角形的回环。河流四周全是房舍,可惜太远了,不然,鸡鸣狗吠那真有点意思。至于说高人道士之流,估计是没有的,山野樵夫也许会遇上个把。”叶凡随口笑着,突然有种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

    “叶县长,你转过身再望望,肯定有所发现。”江秘书还玩神秘。

    叶凡也照做了,一会儿有些讶然了,叫道:“那不是德平市吗?”

    “德平市,能看到德平市?”贺海纬也惊讶了,接过望远镜瞅了一阵子,有些感叹:“果然是德平市,那高达二十层的德虹大厦相当的醒目。想不到这天车山脉还真是高,不会是德平第一高山吧?”

    “没错,这天车山脉的确是德平第一高山,咱们的公路还是从老虎口穿过去的,其实还没到山顶上。天车山脉最高的山峰叫瑶池峰,听说海拔有1300多米。咱们现在站的老虎口海拔估计就1000米左右。”江秘书是老德平人了,介绍着德平的一些名胜来是滔滔不绝。

    “瑶池峰,难道还真有王母娘娘洗澡的池塘?”叶凡随口调笑道。

    “呵呵呵……叶县长,你讲得没错传说齐天大圣孙猴子有一天偷去瑶池洗澡,被王母发现了,嘴里骂着这只臭猴子。

    一气之下袖子一划,把被孙猴子洗过澡的那份子瑶池给划到了下界,落下来后就化成了现在天车山脉顶端的瑶池峰。

    其实是王母再化的一座瑶池,有空的话叶县长去爬爬,那水,清澈得令人叫绝,玉液琼浆不过如此,绝对不虚此行。”这时,组织部的孙部长呵呵笑着走了过来。

    “孙部长应该去过吧?”叶凡笑道,递了根特供过去。

    “很早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才20来岁,到麻川去下乡,就去过瑶池峰上一趟。

    上面有一天然池塘,寸草未生,水清澈能见底,犹如天上的琼池液一般,倒也没有亏了瑶池那名声。

    不过,此池纯粹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中间不知什么原因凹陷下去后形成的。

    地质学家们说估计是以前天外殒落的殒石撞击形成的。不过,他们找了许久,也没找到传说中的殒石。

    有些可惜,不然咱们德平瑶池就出名了,说不准还能成为国家什么地质研究所的研究基地,呵呵……”孙部长饶有兴趣谈着。

    “有空我倒真想去瞧瞧孙大圣曾经洗过的澡堂子,呵呵……”叶凡笑着。

    下山的车速更慢,估计一个小时最多20来公里。车子犹如在悬崖绝壁上行驶一番。一路下来,个个司机全提着胆子在开。有时感觉那轮子好像已经飞出去悬空了。

    幸好叶凡的技艺不错,不过,跟他同车的贺海纬和江秘书还是担心吊胆着。

    贺海纬还一直关注着前方,偶尔还提醒一下。他还真有些担心叶凡小弟不小心把车给开到了山下,那就大条了。

    本来贺海纬度是想安排个经验老道的师傅开车的,不过被叶凡拒绝了,而且这厮还邀请他跟江秘书同坐一辆车。

    当贺海纬看到那部垃圾牧马人时也愣神了几秒,开玩笑说是叶县长可以换车了,刚好赚了五辆警车,自己挑一辆先开着,就是别冒充警察就是了。

    “贺书记,我这车你坐了就知道,绝对爽坦,比那新警车绝不逊色的。”叶凡诡异的笑了笑,贺海纬先前还没明白过来,不过坐了这么长路程后心里也是疑惑,咋感觉这车坐着舒坦得很,而且动力强劲,轻轻一踩油门就能爬上陡坡。

    只是还是没觉察到叶凡这车其实是辆新车,贺海纬还以为是不是内饰重新换过。

    小叶同志当然也不会揭破此事了。心里也是略显自得,至少张强讲得没错,这车经猎豹专业高手一改装,还真像辆报废车辆。连贺海纬这玩车的人居然都瞒过了。

    风尘仆仆。

    几个小时的辗转扭动,终于望见了麻川县城。

    “这县城还不小嘛估计有鱼阳的三倍大。”叶凡感叹道。这里就是自己即将施展拳脚的地方,叶凡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子豪情,这治下都是自己的一帮子民。

    中间一条大河从西北面环绕而来,大约在中间上方冲积成了一个很宽大的三角形水湾。麻川县城被这条大河分截成了好几部分。

    不过奇怪的是没发现桥梁之类的东西,好像河面上还停得有几艘铁壳渡轮之类的船。

    “叶县长,大的确很大。麻川县城的面积是咱们德平地区最大的一个县城。不过,那里并不全是麻川的地盘。”江秘书长说道。

    “并不都是麻川的,难道还有外县的。麻川不是德平最边远的县了吗?”叶凡有些讶然了。

    “最边远的县没错,咱们德平的地势全貌整个有点像是一片垂挂的叶子,而麻川县就处于上方的叶柄处。

    所以离德平首府特别的远。你看看,西北面河流上方有许多人家,那块地盘其实是属于江都省的江宾县管辖。

    东北面最上方那块地盘却是属于安东省的昌州自治县的地盘。他们各有二个镇在这块地盘上,合起来估计也有着近p;所以,你才会觉得如此的大。好像都快赶上地区首府德平了。”江秘书很是熟络,估计麻川也来过多次了。

    “这麻川,还真是复杂。一个城关,居然还混杂得有两个外省的四个镇,这叫麻川县政府怎么管理这地盘?这一管,那不就出省了。跨省,**,还真他娘的头痛了。”叶凡心里一震,有些凉意了,感觉这麻川县还不是一般的麻烦。

    “是的,打个简单比方,在这里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一个罪犯,在麻川县境内打了人,人家稍微一跑,居然过界出省了。

    麻川县公安局的同志开着拖拉机追了过去,可人家外省的江宾县公安局的同志不乐意了,说你麻川县公安局也太厉害了。

    越界抓捕的话也得跟我们打招呼不是?所以,纠纷相当的多。”江秘书一脸的凝重。

    “难啃的骨头,混乱之地。没有一个统一的行政机关,还怎么治理麻川?跨省,寻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就相当麻烦了。”贺海纬也感觉头大了,这个治安方面又跟他这个地区政法委书记挂上勾了。

    “走一步看一步了。”叶凡嗯了一声,并没感到多么的悲凉。

    刚从如蛇的山路上下来,终于看见了一块长牌子——麻川人民欢迎你

    “这牌子,按理说应该架在山那边与归元县交界的山脚下那块地方才对,怎么架在县城来了?”叶凡感觉有些发蒙。

    “这边架便宜”江秘书丢出了一句话,差点蒙死了小叶县长。

    不久,开近了,才发现牌子下正摆开了龙门阵。

    一群人,悠悠闲闲地站在牌子下面。

    “看热闹的人蛮多的。”贺海纬笑道。

    “贺书记,那不是看热闹的,是麻川县的周书记带着县里干部来迎接了。”江秘书在一旁解释道。

    “周书记,还来迎接,就这阵仗?”贺海纬差点把‘杂牌军’三个字都喷了出来,跟叶凡交换了个莫名的眼神。

    “麻川县的干部从来就是这样,这里是全地区垫底了,他们觉得也没什么奔头了,所以一个个……”江秘书长讲了半截话。

    “一个个怎么啦,是不是懒散惯了?”叶凡皱起了眉头,知道贺海纬这么信任江秘书,估计这小伙子那嘴应该会严实的。干脆直白地哼出声来。

    “人这个东西,没有了盼头,当然就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得过且过了。再说,这里是世外桃源,工资低得离谱。你懒散我懒散最后一个县全是懒人。越懒工作就越没人干,久而久之,行成恶性循环,全县人民的心都圬了。

    他们认为自己没救了,还谈什么振兴经济,在他们眼里,一个月只要能稳稳当当地把自己那份200来块的工资领到手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不过,这里虽说工资仅有德平的7成左右,但物价也是低得离谱。倒也够干部职工们吃上饭,还不至于饿死了。

    不过,普通的老百姓就有得愁了,听说每年都有一些年岁大的老年人饿死病死。

    不过,这事在麻川也是见惯了的,也没人当回事。哪家孤寡老人饿死了,左领右舍凑了几块钱,买了一付薄得像纸的棺材,去山上挖个洞往里面一塞,什么都了啦。倒也没人去找国家或政府民政部门的麻烦。唉……”江秘书相当的痛心。

    “小江,你知道的还不少嘛”贺海纬淡然说着小夸了自己秘书一句。

    “我在这里呆了近两年,当然也看到过。叶县长来上任,我想能尽量多提供点信息给他。说句实话,县里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看到这种现象的,只是一人之力太小,没有一个向心力出显,也就成这个样子了。”江杰答着隐晦的扫了叶凡一眼,似乎还有所期待。

    “呵呵呵,向心力,江秘书讲得很形象,会有的”叶凡握紧了方向盘。

    终于开到了大牌子下。

    还真称得上是杂牌军,麻川县的干部们真懂得过日子。有八成的干部都是双手插在裤兜里来迎接领导的。因为天较冷,这个也是一个原因。但这不是主要原因,这就是一个习惯性了。

    身后倒也停了一排车子,打前头的那辆估计是县委书记周富德同志的坐骑——一辆油漆脱了一半的桑塔纳,当然不是2000型了。

    后面有辆老掉牙的金杯面包,再后面基本上都是一些不知名的杂牌车子。而且统一的形象就是全都老掉牙了,看上去离报废也快了。

    当然,手扶拖拉机也有七八辆,估计是刚用油漆喷过,看上去还是较新的。一半的手扶拖拉上还喷着公安字样,原来还真是麻川县公安局的坐骑。

    听江杰说这种东东便宜,一辆不就几千块钱。铁架上放上一台柴油,嗵嗵嗵响着就可以开出去办案了。

    而且也适合麻川的路情,这里的乡道跟发达地区的机耕路差不多,拖位机反而好开,而且不容易陷在泥地里。如果真给一辆奔驰的话,估计十有**得让人杠着或让大水牛给拉着走了。

    周富德同志那脸相真是不敢恭维,叶凡咋一见到还真给唬了一跳。

    此人估计50岁左右,一脸的屠夫相,面皮粗糙,绝对可以跟牛皮相媲美,倒是一脸的贫下中农相。

    而且,脸上肌肉成块状块块凸起,不小心还以是什么人在玩积木才造出这个怪异形象来的,而且,左脸颊上还有一条很吓人,长达七八厘米的刀疤

    见到地区组织部的孙国栋部长和政法委的贺海纬书记下了车,此獠并不像一个下级见到上级那样的恭敬,而且相当大条,随手把嘴里的大前门香烟给呸在了地下,还相当不雅的伸脚往那烟蒂上狠狠地搓了一脚,尔后,才慢吞吞地走了上来跟两位领导打着招呼。

    “老油条难缠的对手”叶凡早就施出相面术在隐晦地观察着此人,脑中冒出了就是这几个字。心里一股压力涌上心头,对于这种人老成精,什么都无所谓的老家伙还真不怎么好对付的。

    而孙国栋部长好像知道此人秉性,也没再意地伸手跟他还相当亲热地握了握。

    贺海纬心里当然在犯嘀咕,不过,表面上没表现出来,一脸的微笑,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因为前次周富德曾经去政法委找过贺海纬要警车,所以两人倒也认识。

    “来老周,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们麻川新到的代理县长叶凡同志,呵呵呵……”孙国栋笑着介绍道。

    ……………………………………………………………………

    感谢、书友p;自由自在的老宅男坐下看书书友p;百态书虫笨笨色这些书友兄弟们打赏。顺道感谢所有砸月票的兄弟们。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4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