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五十二章 一句话少了一将军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93 Views

    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话少了一将军

    去年仅仅19岁就能破格提拔为我军现代最年轻的上校,而且还是特勤里的上校军衔,那个份量可不是普通军队里的上校能比的。在顾天棋的眼里,此人简直就是前途无量,无可匹敌之辈。是属于那种绝对不能得罪,而且还要拚力结交之人。

    “叶副帅叶副帅说了,你谢强可以反对我的任何事,那是政府层面公事公办。

    但不能把私人恩怨拿到常委会上去,而且像个泼妇一般出口就骂人。

    你玩死我叶凡没什么话说,但一二再,再二三的骂我‘黄口小儿’,士可忍孰不能忍”张强一脸愤然喷出了这话来,顾天棋那脸立即阴沉了下来,他知道,这是叶凡在借张强的口传递着什么犯骚子信息。

    “猎豹还有事,我先走了,改天再请顾军座喝酒了,呵呵……”张强传话完毕,刚好电话也响了起来,走人了。

    “嘭……”

    顾天棋终于一脚把自己的茶几给踹成了破柴片,嘴里大骂道:“混蛋混蛋啊祸及家人一个‘黄口小儿’,谢家少了一个少将。一个少将啊”

    旋即,凤政委接到了变更推荐人的电话,弄得凤政委也好生郁闷。

    因为变更的那个人就是墨香市野战一师的师长赵昆。推荐他担任岭南大军区第二集团军副军长,当然,因为赵昆已经是少将了,这军衔就不是顾天棋的事了。当然,顾天棋又卖了个人情,把少将军衔可以戴其他同志身上去的。

    这个时候,谢开林还在作着升少将的梦。

    世事难料,谁也说不清。

    在重大强势面前,顾天棋还是选择了倾向叶凡。毕竟叶凡还不止代表一个人,铁占雄这尊更大的神还在其人背后撑着。

    虽说谢开林是自己的心腹,但顾天棋也犯不着冒着得罪叶凡这个未来之星,铁占雄这尊响当当大神的危险还要推谢开林上位了。

    而且,推荐赵昆上来,间接来说也是向京城赵家示好。因为赵家的赵括中将现在已经调到燕京大军区任副司令了。

    军界的这一次大动作,赵家也只能得到安排这一次机会,总得给其它各方留点位置是不是?

    所以赵昆暂时只能搁置下来等下一次了。这个,当然是军界各方大佬平衡、妥协之后的结果了。

    原本有人推荐赵昆,不过被顾天棋强硬的否决了。想不到才几个小时,这推荐名额一下子就易主了。

    所以,才会令得凤政委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感觉这军界人事大事,好像有时也跟三月的天一样,说变就变脸了。

    这个,关键就在于谁是掌权人

    “凡哥,你要走了?”范春香一边给叶凡搓着背,一边问道,脸上也挂着许多的不舍。

    “嗯工作需要。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再找个人。”叶凡又劝道。

    “找人,以后再说吧,我这白虎命,没人喜欢。只是希望你能多看管着点范刚就是了,我怕他犯错误。”范春香略显忧虑。

    “不用担心,有我在,天大的事我会罩着范刚的。”叶凡转过头来,摸着范春香的手。

    “嗯我知道,就是我不说,你也会罩着范刚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要看严着他,别让他给你添乱子。他这人脾气冲,犯起倔来八头牛也拉不回来。”范春香轻轻说着,“对了,丁主任又把经济区招待的地位改成我这酒楼了。”

    “呵呵,张国华是个聪明人。”叶凡随口应了一声。

    不久

    范春香早呈一具裸羊,两人驾轻就熟,配合得相当默契。晚上她也是特别的疯狂,估计想把以后的疯狂都在这一次全给发泄掉吧。努力摆着各种姿势迎合着某男的强悍索取。

    长枪一次又一次从那两片圆丘中进出着,在颤栗着,做着活塞运动。圆丘也在颤栗着,如打摆子一般,有点地震的架势。一次次的菜西施被送入顶峰,如在波光刀剑中尽见血红……

    酣战良久方息。

    刚换洗了身子躺在床上,电话响了。

    叶凡拿起电话接通后,不过,里面半天没有声音。

    “奇怪了,到底是谁?”叶凡心里寻思着,不过对方挂了。

    “莫名其妙”叶凡咕噜了一句随手入下了电话。

    “也许是别人打错了。”范春香蹲床边,细心地给叶凡修理着脚指甲,一脸温顺的笑道。

    “也许是吧”叶凡淡淡笑了笑也没多想。

    不过,晚上12点时,叶凡也躺下正准备睡觉,电话又响了。接通后里面还是没有声音,显得有些诡异。

    不过,叶凡总感觉,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是自己熟悉的人,因为他通过那无线电波,仿佛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芳香。脑中电光火石般闪现出一个美丽的倩影来。

    “是你吗?”叶凡轻声问道,旋即大了点声音道:“肯定是你,说话吧,快说”

    不久,电话那头传来了5555……低沉而压抑的哭音。

    “唉真是你,倪妹”叶凡叹了口气。

    “我在那个粉红色小房间等你,我亲戚不在。”方倪妹扔出这句话后挂了电话。

    “唉……倪妹,你这是何苦……”叶凡心里一阵子酸楚,久违的记忆又涌上了心头。

    那次因为凤支书被墙压死,去龟岭村的途中,在一辆大三轮上跟方倪妹的疯狂又涌上了心头。

    就是在那辆大三轮上,方倪妹失去了处子之身,自从她嫁给谢家的谢端之后,两人再没什么出轨之举了。

    用方倪妹的话来说,我不愿意用谢端粘染过的肮脏身子来玷污你。其实,叶凡那身子才是最肮脏的,这个,只是一个心灵心想罢了。

    而在一个酒醉后的晚上,在天水坝子那间破落的老宫里,那个纯朴得像李春波唱的‘小芳’样的姑娘叶若梦,为了保护她的母亲,失去了处子之身。而摘去她身子的人,也是叶凡。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我是不是个祸害?我是不是个卑鄙小人……”叶凡嘴里念叨了几句,感觉酸楚得很。换了身衣服,如狸猫一般出了春香酒楼,直往那个梦中的粉红房间而去。

    还是那座小楼,后门还是没扣。当一步步小心地登上楼上时,当离那间曾经梦幻过的粉红色房间越来越近时,叶凡突然有种近乡的情怯感觉。

    “总得进去……”叶凡叹了口气,轻轻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间。里面还是一遍旖旎的温润粉红,亮眼而不扎眼。

    昔日的清灵妹子,如今已成他妇的方倪妹,一身大红袍子,穿着的居然是那天晚上有点像婚纱样的大红袍子,还是静静地坐在那张粉红色的老式旧办公桌前,面前,摆放着一个大圆镜子。镜子里正映衬着一张梨花带雨的如花容颜,还有一颗嘭嘭嘭跳动的心。

    她,粉嫩的后颈在粉红色映衬下,显得那般的浪漫,梦幻,甚至迷离,叶凡甚至有种进入梦境似幻的奇妙感觉。

    “你有事吗?”叶凡轻轻关上了门,轻声问道。

    “嗯”随着方倪妹发出的嗯声,她突然转过了身来。叶凡眼前一花,感觉眼前顿时一片粉嫩朦胧。

    纯扑的妹子此刻变得无可匹敌般的前卫,居然没扣上扣子,从脖颈处开始,大红袍子往两边大大的敞开着,一直腰间,到下身,到腿根子处。

    诱人的胸脯前那两座勾魂乳峰子,还是坚硬的挺立着。随着方倪妹的心情在轻轻的颤栗波动着,因为她还没生育。

    下身的袍子里居然没有内裤,一抹茵草在沟壑间微微乱窜着,两条修长,略显黄嫩的腿在粉红色的灯光下显得诡异般的迷人,妖灵般的扎眼。

    方倪妹轻轻一抬手,红色袍子轻轻地,全都顺着肩部滑落在了原木地板上。是原木地板而不是实木地板,一尊粉嫩的如粉玉般蕴润的身体呈现在了叶凡面前,随着妹子那两腿轻轻微张,那……

    “凡哥,就这具身体外形还跟原来的一样。只是,里面已经脏了,脏了倪妹别无所求,让你看看,唉……”方倪妹叹了口气,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着闪儿,慢慢在站在原地挪动着那美妙的**,时尔来了个慢动作般的360度大旋转,时尔又是轻轻的来个八字形,时尔俯下身子,让身后那圆臀整个,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了某猪哥面前,时尔……

    尔后,轻轻的蹲下身子捡起地板上的大红袍子披上了,这次,连扣子都给扣上了。

    “倪妹,你这是何苦,谢端欺负你了?”叶凡眼中闪出一抹吓人的寒煞。

    “没有他对我很好,像女皇一样供着我。只是,这些天来谢家遭到大难,他天天喝得酩酊大醉,就是这样子了,还从没骂过我,打过我……”方倪小声说道。

    “这就好”叶凡收敛了寒芒,酸楚的笑道。

    “我知道你要走了,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走前,我能求你一件事吗?”方倪妹小声说着,盯着叶凡。

    “你说”叶凡嗯道。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25.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