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五十一章 军座震怒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86 Views

    2更到我知道,你不会害我。在这鱼阳,除了你,我还能相信谁?”卫初婧那脸上忧虑更明显了。

    昨天升官的喜悦过后,就剩下今天面临的重重困难了。官位高了,权力大了,但肩上的担子当然更重了。

    鱼阳四大家族现在虽说谢家被狠狠打击了,但玉家并没受到任何损伤,而且势力是更盛从前。

    玉雅枝现在坐上县长宝座,两个女人一台戏,鱼阳新的争斗绝不会下贾宝全那个时代的。

    下午,叶凡去了西盘开部,把一些工作移交给了赵柄健。

    第二天,叶凡又下到了林泉经济区,张国华带着郑力文、柳政像迎接贵宾一般早就在门口等候了。

    昨天下午,当叶凡推荐自己管理林泉经济区的消息从卫初婧嘴里喷出来时张国华当场就愣神了。表情相当的复杂,一丝愧疚在显露在了脸上。

    本来以为贾宝全倒霉了,下一个估摸着就该轮到自己了。现在即便是想回市里都没有自己的位置了,因为周乾阳也走了。

    正在张国华容忧心忡忡之时居然听到了这么一个重大的好消息,张国华的心情不复杂能行吗?

    “叶县长,恭喜您了”张国华一个健步上前,热情而略显恭喜,伸出了双手。

    “呵呵,同喜”四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颇有一股子相逢一笑抿怨仇的吊吊。

    卫初婧这女人也真是雷厉风行,趁着玉雅枝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借着市委书记罗浩通的威风余风,就在昨天下午安排了一系列人事调换。

    郑力文提拔为县招商局长,兼职林泉经济区排名最后的副主任,跟柳政一起协助张国华主任管理林泉经济区事务。

    另外,推荐贺佳贞为县长助理,已经报到市里,有着罗浩通这个书记撑着,贺佳贞的副处级别是稳稳到手了,她还得协助赵柄健副县长全力搞好西盘开部的工作。

    缪勇从林泉脱身,不再兼任林泉镇书记,专门搞宣传工作。

    当然,玉雅枝作为县长,也分到了一杯羹,林泉镇以前缪勇书记那个位置就让玉家人接手了。谢端这个镇长照样子没动,没让他挪窝子已经算是卫初婧宽宏大量了。

    党群书记费默虽说心里郁闷,但也捞到了西盘开部一个副总指挥位置,也算是略有收获。

    名眼人一瞧只得暗暗叹息郑力文等人好运,明显的他能上提拔为正科肯定沾了叶凡同志的光彩了。

    而贺佳贞人们倒是没想到也是叶凡这厮搞上去的。就连贺佳贞自己都在犯糊涂。

    昨天还在考虑是不是给小叔贺副市长说一下,干脆回市里算啦。想不到几个小时后,居然听到了这个利好消息。

    贺佳贞从郑力文的身上也猜到了一些,估计是叶凡搞出来的事。心里酸楚的同时,更多的就剩下难分难舍了。

    段海、丁香妹他们在不舍的同时也是充满了信心。心里也猜到了一些,估计是叶县长把自己等人介绍给了卫书记,以后跟着卫书记走也算是一条光明大道。

    移交完毕

    张国华亲自带着叶凡等人到了春香酒楼,自然,这个地方以后就是林泉经济区的定点招待所了。

    叶凡正在喝得正欢时,水州蓝月湾第二集团军顾天棋军座的那座小楼里,也正坐着两个人。

    “叭”

    顾天棋一反常态,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吼道:“格娘老子的,你胆子不小。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还敢放任手下开枪,而且,还是威力巨大的冲锋枪。妄想想冲击由省公安厅刑警和鱼阳县公安局以及武警们组成的特别封锁队。谢开林啊谢开林,你那破心是不是真给猪油蒙了是不是?”

    “我……我当时没忍住,军座,你不知道,当时那个姓卢的破局长翘皮啊那个省队的总队长贺海纬,更不是个东西。

    这两个人,那屁股都快翘到天上了。丝毫没把咱们水州第二集团军放眼中,还说咱们不就一兵痞,啥叫兵痞,咱们是痞子吗?

    我好歹也是一大校师长,愣没放在人家那县公安局一个破局长和省厅一个队长眼中。

    士可忍孰不能忍啊军座,咱们第二集团军在军区里响当当的,难道到地方反而成了孬种子。”鱼阳谢家,谢强的堂哥谢开林站在顾天棋对面,小声解释道。

    谢开林此人在第二集团军里任大校师长,也算是顾天棋颇为欣赏看重的人。

    这次集团军有个副军长挪窝子了,顾天棋就准备推荐了他上位。而且顺带着提了军衔,如果一批准下来,谢刚就是堂堂的少将副军长了。

    昨天省军区司令镇汤成转手了一盒录象带子以及一份材料过来,说是南福省委特地托他转过来的。

    当时顾天棋从政委凤启远手中接过材料看了一遍后,其实也没怎么放心上。

    像顾天棋此人,护短思想相当严重。谢开林不就是支使手下朝天放了一枪吗?有啥稀奇的。又没伤人,再说结果也没造成什么伤亡事故。

    不过,顾天棋当作下属的面还得好好训他一顿才行。当然,这个也是作给政委凤启远看的,毕竟这个是从南福省委转过来的,而且省军区司令镇汤成也看过了,不装个样子就怕南福地方省委不服。也会被镇司令看笑话的。

    “兵痞谁敢叫我们兵痞格娘老子的,老子这大兵痞把他那脑球拧下来当球踢。哼”顾天棋火大了,又是叭地一声拍得茶几都快散架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干这犯浑的事。我知道目前你们谢家遭人暗算,正处于困难时期,但也不能胡来。

    特别是这个节骨眼上,你回去给老了写份检讨来,要深刻点。再说,这事还有点诡异,一个县局的破局长怎么有如此胆子跟你较劲,就拿那个省厅的贺队长来说吧。

    在面对冲锋枪居然还敢抵抗,这事有招啊,你回去好生想想,是不是中了什么圈套?”顾天棋狠训了一顿就赶谢开林滚蛋了。

    谢开林刚转身走出门,从内屋闪出了政委凤启远。笑道:“老顾,这次推荐的事你怎么决定,是否换个人选。谢开林同志的政治方面是有些不成熟,太冲动了一些。就怕推他上去,上头会讲闲话。要是有人把这事儿捅到上头,哪咱们第二集团军的脸子可是没地儿搁的。”

    “怕个球就谢开林了。一点破事,就是捅上去我担着。咱们这些当兵的是干什么的,是从火里出血里冒的,还怕地方上人放几句屁话不成。我最烦地方上一些人用一些小事说事,咱们军方什么时候轮到地方官员来指手划脚了,哼枪竿子出政权,老子就信奉这个。”顾天棋那火气还真不小,一个‘兵痞’两个字可是彻底激怒他了。

    其实,当时卢伟和贺海纬根本就没骂这两个字,最多说声兵蛋子。

    这个,自然是谢开林自己加进去的。这厮也是相当聪明,他是摸准了顾天棋的脾性。

    结果,顾天棋似乎真的中计了,勃然大怒,反而保住了他的推荐名额。这个,世上真是说不清了,塞翁失马的故事真是有道理。

    “那好,我明天就把报告转上去。不过,开林得把检讨好好写一份来,让他好好检讨一番才行。毕竟,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是很小的。”凤政委无奈地点了点头,要知道顾天棋也是个独霸型号的军长,像这种事他有绝对的操控权的。

    “嗯”随着顾天棋的哼声过后,凤政委走出了门。

    “呃是张副团长。”外面传来凤政委的招呼声,“找老顾斗两杯的是吧?正好,听说他这次从上面弄了几瓶茅台。”

    张副团长其实就是张强了,这小子以前是特勤a组第八组的内卫营营长,前次随叶凡一起去小倭国执行任务,捡了条命回来,当然,也立了大功。

    再加上前段时间特勤a组遭到重创,伤了好几个,也死了几个。猎豹基地空虚,就把张强提拔为中校副团长,协助马副团长管理猎豹部队了。

    “凤政委,要不一起喝几杯。咱们晚上把老顾拿下,让他钻钻桌底,痛快,哈哈哈……”张强爽朗的笑道,眼神瞅了一下凤政委手中拿着一张申推表之类东东。随口笑道:“是不是哪位又将高升了?”

    “呵呵,谢开林,刚好有个副军长位置,他的资历什么也达到了升少将水准,这不,正来跟老顾商量一下。”凤政委虽说不清楚张强的真实身份,但就凭着人家是猎豹兵团副团长身份就能跟自己平起平坐的人物。所以,倒也没隐瞒什么。

    “噢”张强嗯了一声进门而去。心道来得还真他娘的是时候。

    “你们慢慢喝,我就不凑这热闹了,最近胃不好。”远处传来凤政委的笑声。

    “谢师长要升了?”张强走了进去,扫了顾天棋一眼笑问道。

    “是的,不过只是推荐,还得上面敲定。”顾天棋笑着扫了一眼,招呼着张强坐。

    “谢师长好像是鱼阳人吧?”张强递了根烟过去,两人开始喷云吐雾了。

    “这个你也知道?”顾天棋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讶然,旋即笑了笑,说道:“看我,倒把你的本行忘了,你就是干这一行的。”

    “刚才老远就听见你在骂人,是不是谢师长又惹着你了。”张强随口笑道。

    “嗯一点小事,过去就算了。”顾天棋轻描淡写应了一声,估计是不愿再扯这事,笑道:“咱们先搞几杯怎么样?你可是难得到我这里来坐的。老铁那家伙好久不见人了,也不知怎么样了?”

    “呵呵呵,铁团还好。不过提起那个谢师长我倒真想起一件事来。”张强收敛了笑意,变得有点怪异。

    “什么事?不会是开林惹着你了吧?如果真是那样我得好好教训这兔崽子一顿了,反天了。”顾天棋一愣,板起了面孔。还以为谢开林是不是惹着张强了。

    特勤a组的权力和能量顾天棋是最清楚的,这里面任何一个人都是不能得罪之辈。听说前次伤亡几个后人员更少了,国家已经开始有些急了,可一时又招不到如此高手。

    “倒不是?听说谢开林在家里有个堂弟。”张强顺竿子就爬了上去。

    “我也刚晓得,叫谢强,好像还是鱼阳县武装部部长。这次谢家也出了一点事,倒霉事啊”顾天棋叹了口气,旋即反应过来,问道:“不会是谢强有什么事涉及国家机密吧?”

    顾天棋还以为张强提到谢强那事儿,还以为是不是跟国家机密挂上勾了。

    如果真是那样子的话那就得重新考虑谢开林的提拔了。政治这个东西,最不能跟国家机密扯关系的。如果真生了此事,即便是顾天棋也不敢再护短的了。

    “倒没有?只是,呵呵……”张强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

    “只是什么,张老弟,咱们俩还见外,有话直说,你知道我这脾气,憋得难受。”顾天棋催问道,直觉谢强应该有些什么事了。但又跟国家机密无关。

    如果跟国家机密无关,那即便是他在贩卖毒品来说那个跟谢开林这个堂哥也扯不上什么关系。现在又不兴搞诛连九族那玩意儿,所以,顾天棋嘴里问着,实则心里早就放下来了。

    “黄口小儿,就是这四个字。当时谢强在县常委会上当众三番五次的骂了一个人,哼”张强那双眼中突然爆闪出一道吓人寒光来。

    “黄口小儿,谢强骂谁了?”顾天棋感觉这事好像有些不妙,在脑中搜找了起来。

    猛然一惊,暗道:“不会是骂了特勤第八组的客座副帅叶凡这尊神吧?叶凡不正在鱼阳县政府工作,而张强除了讲他还有谁?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事就大条了。”

    虽说叶凡只是一个客座副帅,而且不愿混军界。但其人的身手就不用说了,那是听说连铁占雄都要竖大拇指的年轻才俊。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2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