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三十九章 挂帅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19 Views

    第七百三十九章挂帅

    “不卖”叶凡干净利索,直接摇了摇头。

    “我们给你一万。”凤倾娍露出了久违的戏耍样子,心道,这家伙估计会惊得目瞪口呆了,那可是一万啊就这穷县一个副县长,能有多少钱?

    “一万,的确不少,不过,我还是不卖?”叶凡淡然摇头,浑没当回事样子。

    “太贪了,一万还不卖,你工资才多少?”姑娘生气了,嘟起了嘴。

    “工资,不多,一个月就三四百块钱。”叶凡淡淡说道,不为所动。

    “三万”远处的青衣人突然开口说道,一脸的冷漠,似乎认为叶凡绝会卖的。

    “呵呵,不要说三万,就是十万,我照样子不卖。”叶凡摇了摇头。

    “能说说为什么,年青人?”凤姓老者倒显得淡然,沉稳,笑道。

    “率性而为”叶凡喷出了四个字。

    “率性而为,哈哈哈,讲得好啊”庄世诚想了想,豪朗的笑了。

    “年轻人,打个商量。我老战友一直念着那鱼,说是死前能看一眼就心安了,不然一直记挂着下地府都还有个牵拌。这人哪,老了,总会有个念想的,唉……”凤老者居然略显哀伤。

    “不卖就是不卖”叶凡还是坚绝的摇了摇头。

    “哼太不识相了。”青衣年青人好像火了,声音高了许多。大跨步子就要过来,一幅强买强卖样子。

    “想干什么?”叶凡那脸突然放下,冷煞煞盯着那青衣年青人,叭嗒一声点上了香烟。

    “大山哥,给他点教训,别以为自己就真成霸爷了天多高地多厚都不晓得。”凤倾娍居然没生气,淡淡的说道。

    凤老头和庄世诚不作声,好像作了壁上观,看起热闹来。

    好像得到允许似的,青衣人大山同志瞅了凤老者一眼,那脸立即冷煞了起来,凶巴巴叫道:“就你这小身板,我一脚就能让你趴床上几个月,还是识相点小子,别惹老子火大了。”

    “哈哈哈,姑娘,我刚才可救过你的。这年头,恩将仇报就是如此吗?”叶凡冷眼扫了几人一眼,脸上居然露出了那招牌式的笑意,还洒满地喷了个烟圈。

    “一码归一码,这恩我们不会忘。”大山挥了挥拳头。

    “就是”凤倾娍附和了一句。

    “是吗?好久没到天水坝子来逛逛了,难得今天有空,我倒想见识一见你的强悍。”叶凡眼眉都没抬一下。

    “哈哈哈……还没见过如此狂妄之辈,我凤大山今天算是开眼界了,开眼界了。”凤大山狂笑了几声,扫了叶凡一眼,调侃般笑道:“我也不想欺负你这恩人。

    这样吧,我凤大山站这儿让你踢三脚,当然,你用手也行。只要能踢得我退后一步,算我输,再也不提公鸡鱼的事,如果你输了的话,三万块你拿走,鱼归我怎么样?

    当然,只准动手动脚,不准用工具,比如那树棒什么的。”

    “这个……”叶凡装着考虑样子一脸的为难,似乎有些担心,那眼神一直在凤大山身上转溜着,给人造成一种错觉,这厮在衡量斤量。

    “没种就算啦,那鱼我们也不要了,你救了小姐一命,扯平”凤大山得意地瞅了叶凡一眼,浑没当回事。

    这厮实则使用的是激将法,凤老者和庄世诚似笑非笑着,人家当然晓得,就是不说话,呷巴着茶,看热闹着。

    “中麻痹的,拚了老子什么方面都不咋的?就是这蛮力倒有一些。”叶凡狠狠地捏紧了拳头,一脚踢向了早就准备好了的凤大山。

    那一脚看似花架势,甚至连丝丝风势都没扬起。凤倾娍那嘴角勾起了一丝讥讽之笑,凤大山也差不多。凤老者和庄世诚微眯上了眼,似乎不忍心看到叶凡丢丑似的。

    “嘭……”

    一声闷响,还是相当大的。凤大山踉踉跄跄连退了三大步,终于咬牙挺住了身子,那脸,立即成了猪肝。

    “哈哈哈……大山,不是跟你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下丢脸了是不是?”凤姓老者突然笑了,甚至有丝丝兴哉乐祸样子。

    “我……输……了”凤大山双手一抱拳,笑比哭还难看。

    “早就跟你说过,我有一股子蛮力的,你不信。以前四百多斤的大野猪我抱起来健步如飞,9岁时担地瓜能担一百多斤。前年还咬死过野猪。”叶凡干声笑道一通吹嘘,扫了一眼有些讶然的众人一眼,说道:“我该回去了,事忙兄弟,跟我去拿鱼,送你一只。”

    “那怎么行?”凤大山惊讶了,三万块人家不卖,这时打赌输了倒还贴了一只鱼,这都什么出牌套路。

    “要就跟来,我这人不喜欢啰嗦,人与人,这就得讲究个‘缘’字,我喜欢就行”叶凡头也没回,大跨步走了。当然,凤大山在凤老者暗使眼神下也紧跟着追上来了。

    “噢,还有,姑娘以后千万别那啥的看人低,哼”远处传来叶凡那宏亮的刺耳声音。

    “哼,你敢骂我是那……混蛋”凤倾娍忍不住蹬了一下脚气鼓鼓的。

    “受教训了吧真是一物降一物啊哈哈哈……”凤老者颇有股子兴哉乐祸样子笑话着自己孙女。

    “一个疯子,就当被狗咬了一回,哼”凤倾娍恶毒的嘀咕了一句,当然,声音太轻,人家都听不见。

    望着叶凡那远去的背影,凤老者笑道:“世诚,小伙子不错啊,你怎么看?”

    “我们德平也刚成立了招商局。”庄世诚意味深长答道,有点驴头不对马嘴似的。

    不过凤姓老者可是明白这个,淡淡说道:“德平的能跟墨香的比吗?”

    “不能比,凤老你怎么看?”庄世诚转头问道。

    “人家肯定不去来点实惠的。”凤姓老者说道。

    “给个县委副书记怎么样?还是县级市的。”庄世诚说道,一脸的凝重。

    “呵呵,浪费世诚,你的胆子还是太小”凤姓老者突然伸指,点了点棋盘上的‘帅’,不再说话,全身心钓鱼了。

    “我明白了凤老。”庄世诚信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开始专注着蜈蚣潭,也钓起鱼来了。

    同时,鱼阳县委的一干常委们还在等待着县委一号人物贾宝全来主持会议。不过,左等右等,都过去快一个小时了还不见啥动静。

    因为昨晚上的事省厅的贺海纬队长做得相当保密,再加上陈啸天和卢伟在暗中相助,谢家舞月山庄那是一个人都没跑出来。侥幸溜出来的人也逃不过陈啸天那双鹰眼和狼爪子的,铁定全被放倒了。

    早上时,县公安局刑警在卢伟带领下包围了舞月山庄,不过,县局的刑警全在外围,无法进去。

    所以,山庄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仅有卢伟一人清楚。当然,这家伙也是装成一幅完全不知情样子东瞅瞅西望望。

    谢家当然震荡了,卢伟的电话在上午都差点被打破了。就连现在任省委副秘书长的谢开发也亲自打来了电话。当然,他找不到贾宝全后直接打给了卫初婧。

    自然,卫初婧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是这次的事听说是由省公安厅直接办理的,连县公安局都没通知。

    而且此刻省厅禁毒队正在处理,不让鱼阳县插手等等,而且还听说是有关涉毒的事咱们不敢乱掺和进去等等,差点气破了谢副秘书长的肺。

    当然,时任南福省委督察室副主任,副厅级别,也就是谢强的堂哥谢刚也催来了电话。卫初婧又糊弄了一次,原锅炒菜。

    两人在催问无果之后直接把电话挂到了省公安厅,不过,省公安厅的答复是正在办理,因为涉及到毒品交易和****等犯罪行为,暂时保密,不能透露案情……

    谢开发虽说贵为省委副秘书长,堂堂的正厅级干部。但省委的副秘书长有七八个,当家人自然就是卢家的卢明珠了。

    人家可是常委加副部级高官,还轮不到谢开发在那里指手划脚的。反之,省公安厅的厅长可是由政法委书记马国正兼任的,人家也是常委加副部级别,牌头比你谢开发大得多。

    无奈之下谢开发只好老着脸皮求上了鱼阳肖家的肖锐峰,因为他是省公安厅副厅长。俗话说县官不如现官,找他其实更有用。

    不过,肖锐峰正等着看谢家笑话,哪会真心相助。如果能把谢家彻底搞完蛋了相信肖家也不介意出手再往井里砸下一块大石头,以加速谢家败落。

    自然,肖锐峰在心里暗笑的同时一直在合着稀泥,气得谢开发差点把办公桌上的茶杯,烟灰缸当炮弹全炸了。

    倒是三弟谢开林,此人现在水州蓝月湾第二集团军任大校师长,听说正准备晋升为少将副军长了。

    此人脾气火爆,在电话里冲省公安厅的同志叫嚷道:“再不放出谢家人,老子要带军队直接回鱼阳抢人了。”

    省公安厅的同志在暗暗震惊贺海纬怎么去捅谢家那大马蜂窝子的同时,当然是和言悦色,耐心地给解释了一番,申明一下案件正在审理什么的。

    当然,谢开林叫嚷一句后也不敢再放肆,只是要求省厅加快审查什么的。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1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