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三十七章 装疯卖傻骗京官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89 Views

    第七百三十七章装疯卖傻骗京官

    “年青人,何故如此生气,那贾宝全又是什么人?”凤姓老者一脸和气,笑着居然先打了个招呼。

    “贾宝全,这旮旯一片都是他管的,你说是什么人?”叶凡口气要当的冲,醉熏熏的答道。

    青衣人全神戒备,站在了老者身前不远处,那雄浑的内息叶凡在远隔他几十米都隐隐的感觉到了。

    “看架势老子一有异动的话这家伙估计就要出手了,那短枪都藏在了袖子里了。”叶凡鹰眼感觉到了,又估计了靠椅的距离,这椅上的姑娘绝对跟哪老者有关系,不然,何敢如此大条的躺椅子上,她才是叶凡今天的最大目标。

    这时,一只野鸡从草丛里窜了出来。这厮乘青衣年轻人扭头之际,左手腕上小李刀无声地弹了出去,直往靠椅上顶上的那一截很大很粗的枯丫枝而去。

    咔嚓一声巨响。

    那截大腿粗的枯丫枝居然从树上诡异的就砸将了下来,砸的方向正中那姑娘躺着的躺椅子。

    而且,速度是相当的快。因为枯枝没有了树叶撑着,那速度跟铁棒砸下来也差不多。

    而且叶凡的另几把飞刀又起了作用,当然是把枯枝的往下之力给提速了不少。

    “啊小姐快跑”

    “小么,快跑”

    青衣人一个弹身拚命往靠椅上的姑娘而去,就连那一向沉稳如一汪深潭的凤姓老者惊得也是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就要扑过去救人。

    庄姓中年人也是拚命地扑了过去。同进,林子里居然扑出了好几道绿色身影。

    不过都来不及了,因为相跟太远了,足足有七八十来米,青衣人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那被叶凡使了手段的枯枝的。

    眼见着那枯枝呼啸着就要招呼上早就花容失色,愣在当地还没醒转的姑娘时。

    叶凡早就动了,顺手把二锅头那瓶子给死命地撞向了枯枝,这边人也不慢,因为他离躺椅就十米左右。

    合身一扑,如大鸟一般,在枯丫枝即将砸到姑娘头上时抱住了那姑娘,枯枝在酒瓶相撞下稍微斜了一点。

    不过,那截巨大的丫枝还是有一部分砸到了叶凡背上。叶凡同志当即借力,装得相当自然的就斜飞了出去。

    抱着那姑娘嘭地一声就砸在了草丛里。当然,是叶凡落地了,用身体当肉垫子护住了那还处于呆愣状态的姑娘。

    不过,因为没撞出多远,叶凡的腿倒是狠狠地被树枝砸了刮了一下。这厮当即一脚勒去,脚上顿时刮出一条长达十几厘米的血槽来。为了演戏,这厮也真对自己下得了狠手。

    “叭”

    叶凡还没反应过来,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愕然一扫,才发现了一张怎么清丽绝世的脸,怎么清若水的一个姑娘。

    眉如秋水,肤若雪藕,圆润的鼻子天然地镶嵌在了瓜子脸上。睫毛长而温柔,上身雪白镶花边的淡绿色衫衣,下身是浅蓝色有朵朵白花的厚纯棉裙子。

    一头可堪比飘柔的黑色长发里扎着许多条细细的绳辫子,如许多精灵驻窝似的。

    随着温暖的轻风飘拂,明澈如水的美眸此刻却是充满了能杀人的寒煞之气。

    正午的阳光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轮廓,仿佛为她的身躯镀上了一层淡金色诱人花边,露在外面手臂晶莹如玉,似乎有玉质光泽在闪辉着,给叶凡的感觉这哪里是人,简直他娘的就是一活脱脱圣洁冰天使,跟梦中的维纳斯可一比。

    这厮愣神了,也可以说是直接进入了一种空灵的梦幻之中。觉得自己正在云端狂舞,那心脏的狂乱‘嘭嘭’就连自己耳朵都能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一种原始的心灵呼唤从心坎底里冒腾而去,发芽、生根、撞击、拉扯……

    不过,那位被某人紧紧抱住的姑娘却是怒了,甩了一巴掌随着骂声道:“牛氓”

    正想甩第二巴掌时却被后面老者喊住了:“小么,快住手,他是救你。”

    “哼”那姑娘怒气还没消,因为从来没人这样子占过他便宜的。

    这个酒疯子不但抱得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而且刚才两人的脸可是紧贴在了一起。

    甚至然那姑娘还感觉到了某个疯子那舌头居然在自己那从没被人亲过的唇儿上舔了那么一下,恶心死人了。

    当然舔了一下,因为叶凡这厮正在想:“救了你一命,总得添点彩头才对,不然,老子背给树白撞了,老子的腿给白刮了……”

    青衣人扶起姑娘,又顺手拉起了叶凡。

    “没事吧兄弟?”青衣人问道,扫了一眼叶凡那厮那腿上的鲜血。眉头一皱,往后喊道:“拿药箱来,快点”

    不一会儿老者和庄姓中年人也跑了过来,发现姑娘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惊吓之后才放下了心。

    “年青人,没事吧,先到那边休息一下。”凤姓老者说道,一脸的关切。

    几人扶着叶凡到了椅子旁,一个女医生出来,手脚麻利地给叶凡检查,消毒,包扎。又喊道:“脱了上衣,看看背上受伤没有?”

    “估计没事,我这命硬着,只不过碰了一下。”叶凡故作轻松,不愿意脱衣服,那个也有点太那个了。

    “脱了吧年轻人,让医生给你好好看看,如果骨头爱伤了就得拍片。”老者关心的说道。

    “那……好吧……”叶凡勉为其难地脱了上衣,背上青肿了一片。

    这厮还转了转背,说着:“骨头应该没问题,唉……可惜了我的二锅头。还剩半瓶呢?唉……”这厮这个时候还惦记着他的二锅头。自然是在耍宝了。

    “哈哈哈……兄弟……好样的……”青衣人露出了佩服神情。

    “一个酒疯子,哼”一旁的那个姑娘撅着嘴能挂个油瓶,看来对叶凡同志用舌头舔她嘴唇的事难以释怀了。

    “怎么讲话的倾娍,快谢谢人家。”凤姓老者那脸一板,还真有些唬人。那清纯得能滴水的姑娘扭捏了一阵子,声音小得像蚊子,说了谢谢。

    不过,叶凡当然晓得她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故作大方样子,笑道:“没啥我以前打野猪时还跟他们搂抱过,你这身体跟它们比算不重的了,不然,刚才就有点玄了,呵呵……”这个,当然是叶凡故意为之了。

    “你才是猪”倾娍姑娘杏眼一瞪,不乐意了。

    “那我也得是公猪”叶凡哼了一声,意思不言而喻,你充其量就一小母猪。老子跟你是彼此彼此,谁也不比谁强多少?

    “哈哈哈……”连老者都给逗乐了,笑了起来。不过,其他人可是不敢笑,憋得难受,所以一个个表情怪异。

    因为那叫倾娍的姑娘凶巴巴的巡视着大家,估计谁要是敢笑,这姑娘铁定发了飙只是那凤姓老者是她爷爷,她冲谁发飙也不敢冲他发的。

    包扎停当后,感觉叶凡除了背上青肿,腿上临时头缝针后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大家也松了口气,不过,此刻那青衣人正拿着那肇事者——一截巨枝正呐呐道:“不该如此啊断裂的话这裂口应该有毛刺的,不该如此平整。真是见鬼了,难道有高手发刀削断的。”

    想到这些,那青衣人隐晦地扫了叶凡一眼,旋即摇了摇头,暗哼道:“就他,一个看上去最多20岁出头,乳臭未干,有一身蛮力还说得过去,勇气的年青人能干出这种估计要七八段高手才能做到的事?

    不可能就凭我的身手也不可能做到。而且,刚才这小子根本就没什么其它动作,没动作就能发刀吗?

    这个从没听说过,20岁到七八段境界,就是……也许是某个砍柴的老农猛砍了一斧头,然后没断就没再砍了,现在给风一吹突发断了下来……”

    青衣人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解释,扔了树枝走了过来。自然,也不会把叶凡当作什么重点怀疑对象了。

    “来来来坐吧,小伙子,叫啥名字,干什么工作?”凤老相当热情而亲切,问道。

    “叶凡,在鱼阳县政府混饭吃的。”叶凡一屁股坐在了那个青衣人搬来的椅子上,一口酒气直喷着说道。

    当叶凡坐下正面对着那凤姓老者时可以肯定的说道,凤老绝对不是中纪委书记凤宝山了。因为在相面术的观察下,两人面相相差得太远了一些。

    “不是凤宝山哪又是什么人?没听说过现在中央除了凤宝山以外还有什么重量级人物。估计是在什么部委里任职的高官吧……从那庄姓中年人对他的恭敬度来看,绝对是重量级部门高官了。不然,人家德平地区一把手怎么会如此的谦恭着。管他的,即便不是凤宝山,能认识这个重量级高官也算是颇有收获……”这厮心里想着略显失望,不过,面上还是表现得较镇定。因为叶凡渐渐的成熟了。

    “刚才听你的口气,应该还是个官吧?”一旁的庄姓中年人略显好奇,扫了叶凡一眼问道。

    “呵呵,小官,副县长。”叶凡很是自然脱口而出,当然,这一切都是这厮在演戏的。

    “副县长,不小了,你才多大?”凤老头居然显出一丝讶然神情,倒令叶凡愣神了几秒。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1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