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三十六章 杀人行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6    阅览次数:124 Views

    第七百三十六章杀人行

    这个时候倒是对张局长感激得很。估摸着张卫清就是叫自己来撞大运认识这种京城大员的。

    不过,猜到是一回事,要结交上可就不容易了。叶凡心里犯着嘀咕,心里打着算盘活络开去了。

    “嗯德平,在咱们南福省里面排在倒数尾巴几位,人也不少。有的老百姓到现在还吃不饱饭,穷得兄弟同穿一条裤子。每每看到这些,我心里有愧啊。作为书记,我不是个称职的好书记。”庄姓中年人脸上挂满了忧郁。

    “呵呵……小庄,事在人为,别郁闷了。你看这天水坝子,变化真大啊”凤姓老者赞道,“前次听正扬同志说是天水坝子大变样了,我还不相信。今日一见,真不同了。那路,快赶上省道了。”

    “凤老还关心着天水坝子,当初凤老是不是在这里打过游击战?”庄姓中年人一脸恭敬,问道。

    “倒是没来过,南福的墨香市有路过一次。这天水坝子当时是听老战友说的,哈哈哈。

    我那老战友说啊,当时躲进了天水坝子,天水坝子那路难行啊,羊肠小道。

    后来解放前为了重建这坝子,才挖了条小公路出来。听说只能过牛车,连拖拉机都难行,而且,经常摔死人。

    当初建这路时听说咱们的人还死了不少,当时,李家有个老头为了救我那战友,一把大刀硬是劈了十几个国民党的士兵。

    我们当初听了感觉不可思议,那李姓老头不快赶上大刀王五爷了?这是什么功夫?

    所以,一直以来,天水坝子成了我一直想来逛一圈的地方。都过去快50年了才实现。唉……”凤姓老者说着话,双眼凝视着远方,估计是在追忆了。

    “是啊凤老,这天水坝子听说是鱼阳最穷的地方了,而鱼阳在墨香市也是穷得丁当的响。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穷旮旯地方跟我们德平的某些县相比,还算是富足了。

    就这路,我们德平的乡镇可是找不出一条的。看来鱼阳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很会做事,如果我们德平有这种能人干才,何愁德平不富,也不至于一直拖着全省的后腿。

    每次去省里开会,我都无脸见人,唉……”庄姓中年人有些羡慕样子,其中又夹着一些失落。

    “德平形势复杂,你刚去,什么都才起步,慢慢疏理,相信以你的眼光,会带好这个头的。好了,不说这些挠心事了,钓鱼钓鱼……”凤姓老者眼睛又瞄向了鱼竿。

    “钓鱼你们钓鱼老子也在钓鱼。”叶凡心里一动,全面观察了周边情况,有了计较。正准备悄无声息的潜到了远处时突然发现了一个相当震奋人心情况。

    这时,从军绿色的帐篷里走出一个接近30岁的老成年青人,平头,四方脸,鼻梁中央有颗小黑痣,一身蓝青色的悠闲服。

    不过,他那双眼神绝对堪比鹰的眼睛般犀利。叶凡潜在上百米开外的草丛里,居然感觉如芒刺在背,似乎被什么电光扫描了一番,一股隐性的威胁从其人身上散溢而出。

    “高手,应该有着三四段及以上身手。怎么回事?难道是老者请的保镖抑或是警卫之流。

    难不成这老者还真是一大人物。如果真是私人保镖那说明这老者是商道巨鳄。

    如果是警卫之流那就值得推敲了。能让三四段及以上高手保护的人,绝对是重量级的。

    怕不是京城某部委下来的一把手吧。副职的话,中央办公厅内卫局不可能派出这般高手来护卫的。

    能派个特警出来就不错了,四段高手又不是萝卜,随时可拔的。而且,庄姓中年人明摆着是德平的一号人物,还得恭敬地叫着凤老?”叶凡心里略显激动的寻思开了,猛然,身子一震,差点叫出来声来,“看那个势头很旺的年轻人那架势,莫不是特勤a组的队员?

    隶属于狼破天直管的中警内卫局的保镖,那此凤姓老者的来历就值得再推敲了。如果真是中南海保镖组出来的,那此老难道是中央那几个头头……”

    想到这里,这厮那心开始激动起来了,心脏是很不争气嘭嘭狂跳动了起来。

    “政治局常委啊我的娘又姓凤,莫不是中纪委书记凤宝山。”叶凡差点叫出声来,脑子努力搜索着电视中偶尔出现的凤宝山画面。平时凤宝山作人相当低调,一年也难见到他露几次面,而且出来都是板着个铁面,还真有股子铁面无私,令人心悸的包公架势。

    虽说模糊的觉得有点像,但叶凡也不能肯定。只是电视中的凤宝山跟这蜈蚣潭边的钓鱼老者那形象差别实在是太大了。此老一脸和蔼样子,谈吐随和,根本就不像中纪委书记凤宝山。

    “麻痹的也许是我记错了。人家堂堂的政治局常委,哪有功夫到天水坝子这鸟不拉屎之地来钓鱼?

    而且,那种大人物下来绝对是前呼后拥的,怕不是这蜈蚣潭早就划为了军事禁区了。

    方圆几百米之内都在中南海内卫人员的攻击范围内,还会容得老子躲这草丛里偷窥。应该不是……”叶凡经过种种推测,否定了他是中纪委书记凤宝山的可能。

    要知道,中央各部委中姓凤的也有好多个,并不能为叶凡知清楚,以前偶尔看电视时也听到念过名字,只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或者说是那脸一晃而过,谁记得清楚。

    不过,不管怎么样,以老者那种自然流露的上位者架势来看,至少也是京里来的有实权的副部级大员。

    所以,叶凡决定还是得试探一下,不管有没用,既然张局长叫自己来碰运气了,那绝对是好事。

    这厮见那眼神厉害的年轻人进了帐篷后,悄悄地撤退到了一里开外。

    “奇怪,我刚才感觉好像有什么怪异的情况,怎么又没了。难道是直觉错了?也许是什么山兔野鸡之流吧,看来我是有些神经过敏了。再说,周边……”年青人在帐篷里喃喃自语着,旋即摇了摇头。

    不久

    远处几百米之外的树林里渐渐的传来了一声声高吭、雄浑,充满一道道噬血般霸气的《杀人行》歌谣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杀人中。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杀杀杀杀杀……

    合着那粗犷的节拍还传来了啪啪啪啪的击打某物的刺耳声音。

    “有情况,全体注意,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这时,青衣男子从帐篷钻了出来,一个手势正在挥出。

    “禁声,大惊小怪的,别挠了高人兴趣。”凤姓老者那眼神一寒,低声叱道,“退下在这里你们还担心什么?”

    “是”青衣人手一挥,树林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不久,随着歌声,从林子里踉踉跄跄地走出一个看上去稚气未脱,身高估摸着米左右,脸色白晰,不胖不瘦,一身懒散,蓬头散发,身上沾满了杂草花瓣的年青人。

    年青人右手抓着一酒瓶,好像还是二锅头那样子的。左手抓着一随地捡来,约有二指宽的树丫枝。

    此獠一边走着歪八字,一边不时的低头狂喝着二锅头,嘴里胡乱地唱着《杀人行》。给人一种相当怪异,甚至有点震憾的效果。

    青衣人正要上前阻拦,不过被凤姓老者那严厉的寒目给阻止住了。

    “哈哈哈……痛快,他娘的就是痛快,痛快啊痛快”随着吼叫声,那年青人啪地一声把那瓶已经喝干的二锅头砸到一颗大树上,惊飞了一树的鸟雀狂逃而去。

    年轻人不管不顾,醉眼朦胧中还是摇头晃脑地,手往背后背包中一掏,又掏出一瓶二锅头来。放嘴上一咬,那坚硬的瓶盖立即松脱而去。

    咕噜……

    年轻人张口狂放地牛饮了一口,待瓶子垂下时众人又是一惊,因为那酒就剩下半瓶了。

    “**还真是粗厉害想不到山野里也有这种高人。”青衣人心里嘀咕着。

    “杀杀杀……贾宝全啊贾宝全,你他娘的就这般的阴险。鸟尽弓藏也就罢了,可你不该羞辱我啊

    一年半时间,老子上跳下窜,为林泉经济区弄来近四千万的捐赠,接近两亿投资。

    这容易吗?为了拉到钱,老子连命都差点搭上,为了天水坝子老百姓不再翻车死人,为了这旮旯人能过上好日子,老子……使得这林泉经济区所属的乡镇公路超过了省道路面。

    经济区经济连番二番,你给了我什么?屁都不给,不但阻止我入常,更可气的是,你还把我的手下提拔上去入常了,这不是打我脸是干什么?

    有你这样子的畜牲吗?寒心啊寒心,杀杀杀……”

    这个疯狂的年青人当然是叶凡这厮了。这家伙躲在远处,掏出二锅头浇得一身都是,衣服和头发也是给弄得乱毛毛的,倒有点山野樵夫形象。

    醉肯定是没醉了,但也有小醉。

    叶凡踉跄着距大树下的躺椅仅有十几米了,躺椅上的那个姑娘挪开书瞅了这个疯子一眼,索然无味,又重新把书撑脸上继续了。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0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