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三十二章 省厅贺队长到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5    阅览次数:115 Views

    第七百三十二章省厅贺队长到

    “放心,走之前我帮你到底。”叶凡的脸上突然露出噬人的凶光来,看得卫初婧心里都打啰嗦,暗道:“这家伙,难道还真有手段。”

    转眼间到了p;赵铁海如愿的到省厅报道去了,继段海之后,郑力文这个招商局的副局长也被县里安排去党校再学习去了。

    叶凡知道这是贾宝全在一个个的先剪除自己的手脚,最后待得仅剩下自己这个光杆司令时再收拾自己那个就不用费什么办气了,打的好算盘。

    “**鱼死网破”叶凡在心底里狠狠地吼了一句。

    而且,最近这段时间跟贾宝全也是不冷不热的,贾宝全对叶凡是直接无视,也甚少过问叶凡分管的文教方面事务,权当没这个人似的,这个当然是老贾的边缘化叶凡政策了。于润物细无声中就把叶凡给灭了。

    而卢伟那边也没什么动静,最近几天卢伟回省城了,也不知什么原因。似乎是来去匆匆,叶凡甚至想是不是水州卢家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卢伟不会那般的失态。

    陈啸天这老头倒是盯得紧,不过最近贾宝全做事很是谨慎。

    除了跟谢强聊聊天喝点小酒外,无非是去玉家堡坐坐,就再没其它什么事发生了。

    而且,贾宝全跟谢强和玉家的关系正在升温,有点像是处于男女朋友的热恋期般。

    县里大局基本上被老贾全面掌控了。而卫初婧也是很老实,只是心里一直在盼着叶凡这个不安分份子能搞出点什么花头来。不过,卫初婧心里也晓得,这个,恐怕希望不是很大。

    方圆也没查到贾宝全的什么较大的不利的证据,贾隐藏得相当的深,叶凡一时倒也有些投鼠忌器,这贾宝全就像一只无缝的鸡蛋,无从下手。

    而且,跟卫初婧的关系好久处于停滞状态,这厮本想来个梅开二度,可是人家卫大县长一回到县城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板着个脸一套公事公办的冷漠样子。似乎不认识某人似的,关系又回到了打猎前那个吊吊。

    因为教育经费紧张,问她解决点钱都抠门到葛朗台的地步。而且人家卫大县长还讥讽地说道:“叶大县长,你是能人,几千万甚至上亿都能弄来,给咱们这贫困县建几十所学校应该不难。虽说你不久就要走了,可常言说得好,当一天和尚也得撞一天钟吧,这个,是个职业道德,操的问题。”

    “**屁的职业道理,还操守”结果,气得叶大县长摔门要去。

    那个闻声而来的眼镜女秘书站门口又是一声冷哼道:“脾气不小,卫县长,不能再让他如此疯闹下去了,把你这县长办公室当菜园子了。想来就来想摔门就摔门。”

    听说叶凡不久要到市里了,所以这女秘书也没什么可怵这厮的了。反正也管不到自己头上,人走茶凉说的就是此等状况。因此,口气相当的冲。

    “呵呵,小娘皮,老子的事你也敢啰嗦”叶凡耍大牌了,阴森森笑着,伸手在那眼镜女秘书的脸蛋下巴处捏了一把,显得相当轻轻佻样子,笑道:“眼镜妹子,信不信,惹毛了老子就地办了你,哼”

    “你……”望着叶凡的背影在过道消失后眼镜女秘书脸上挂满了泪珠子,一脸的委屈。

    不过,那个‘牛氓’一词终究是没敢喷出嘴来,就怕这狂妄的叶大县长真干出什么有伤风化的犯骚子事来,估计自己也只能自认倒霉。

    人家虽说现在不怎么招人待见,但贾宝全的桌了都敢拍了并且一点屁事都没有的牛人,自己这小秘书,跟他不在一个档次上的。而且,这厮好像跟卫县长似乎关系亲昵,是不是有一腿眼镜女秘书一直在心坎底里揣测着,搞得她是难以安眠了。

    “算啦,你惹他干嘛来,擦擦,别委屈了还哭,犯不着,那种人。”卫初婧掏了张纸巾递给了自己的秘书。

    心里骂道:“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你也是,去惹他,他是冲着我来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弄到贾宝全的什么证据没有,真是熬人得很。”

    “哈哈哈……叶老弟,10来天后咱就要去德平了,这事省委组织部那边已经批下来了。响当当的文件摆在桌上,娘匹**的,总算是搞定了。”电话里传来贺海纬队长那略显猖狂的鬼嚎声。

    “那得恭喜纬哥了,终于成了。”叶凡强装笑容,其实一脸的苦涩味儿。

    “叶老弟,听说你在鱼阳混得不怎么开心,要不我去说说,到德平来咱哥俩一起混?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啃”贺海纬笑道,倒显得相当的真诚。

    “算啦,德平,我能弄个什么位置。而且,你刚去,总不能弄个县长给我做做,呵呵呵……”叶凡淡然说道,心道贺海纬到德平地区就任政法委书记,听说还没兼任公安局长一职。

    这个政法委书记名头好听,没有地区公安局长那顶硬帽子顶着,其实也只是一个鸡肋官帽子。无非是级别提到副厅了,想帮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呵呵,当然一时没办法了。不过叶老弟,等我站稳脚跟再说。要不咱们喝几杯怎么样?”贺海纬转口,干声笑道,有点不好意思。

    “喝几杯,只是咋喝,你在水州,俺在鱼阳,相隔了近千公里。”叶凡淡淡的摇了摇头。

    “哈哈哈,我就在鱼阳,信不信?”贺海纬突然笑道。

    “鱼阳,咋来鱼阳了?”叶凡倒显得相当的讶然,这贺海纬没事跑鱼阳来干嘛?

    “最近这段时间我不是还身兼着禁毒处的职务吗?有个毒犯子听说要在鱼阳这一带附近县市接头,所以就下来了。最近鱼阳跟浙宁省交接的几个县小药丸和一些违禁品又有抬头趋势,忙得我是屁股都没办法踮地了。叹,一生的劳碌命”贺海纬也没瞒着叶凡,叹了口气。其实,骨子里却是显得相当的高兴,当然是升官给闹的。

    “毒犯子,接头……”叶凡嘴里念叨着这几个字,心里豁然而开,叫道:“纬哥,你到水云居来,我有事找你,咱们面谈。”

    不久贺海纬就到了,一身宽松便装,眉毛一张,开口就问:“啥事?”

    “那个毒犯子锁定没有?在什么地方?”叶凡也是直白地张口就问道。

    “有眉目了。”贺海纬答道。

    “贺哥,有没办法把他给引到鱼阳的舞月山庄去作笔交易。”叶凡一脸凝重的说道。

    “舞月山庄,那名好熟悉,好像你们鱼阳有四大月庄,分属于鱼阳较古老的四大家族吧?”贺海纬脸上顿现凝重神色,看来县里的四大月庄还真是名声在外。

    “嗯舞月山庄是鱼阳谢家开的……”叶凡详细介绍了山庄情况。

    “你的意思……”贺海纬听完后立即就想到了什么,作了个狠辣的下手切菜的动作。

    “嗯谢强那老匹夫太不是个东西,端了它。而且,彻底点,要让他永不得翻身才行”叶凡点了点头,脸上顿现一脸的狰狞,说道:“而且这事县公安局不好插好,有谢家的探子。而且,县公安局的民警心里肯定有所顾忌,要是临时头出了什么纰漏就前功尽弃了。这事儿,你们省厅估计是秘密下来的,正好了。”

    “干杯”贺海纬想都没想,跟叶凡狠狠地碰了一杯。对于在这个地盘势力很大的谢家,即将去德平地区的贺海纬可是一点都没什么可怵的。再说他也得还叶凡这人情债不是?

    斜了叶凡一眼,又笑道:“这事我尽力而为,谢家的确太不是个东西了,什么玩意儿,怎么能骂咱兄弟黄口小儿,那老哥我不也在了黄口老儿了,麻痹的不过要让毒犯子自然的把地点放在舞月山庄接头,那个估计是相当的难。”

    贺海纬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不是不愿意,是无法下手。

    “呵呵,谢家的舞月山庄从没人敢去抄过,名声在外,那里是接头的最佳场所,很安全的。你们就从‘绝对安全’一方面演场戏就是了。”叶凡干声笑道,那个‘绝对安全’咬字相当的重,相信贺老哥一听就明白了,他是聪明人。

    “妙”贺海纬果然灵通,立即竖起了大拇指。两人哐当一声碰了一大杯,权当提前祝贺了。

    “不过叶老弟,介不介意,如果真抓住了谢强,老哥我给你好好出口气,**不打得他喊妈老子就不姓贺”贺海纬阴煞煞笑道,笑得灿烂,笑得阳光,那嘴一咧开,再加上强壮的一高大个子,倒真有点广目天王架势。

    “呵呵,随你,注意点别人打死了就是了,不然,老弟我还得给贺哥送牢饭,那嫂子可不得天天骂死小弟我的,哈哈哈……”叶凡开玩笑道。

    “你嫂子,很温柔,我可是舍不得她的,嘎嘎嘎……吃屁的牢饭。”贺海纬嚎笑着像匹狼。

    鱼阳的一个小饭馆里正坐着两个聊得口沫横飞的壮实汉子。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705.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