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百一十八章 茅草丛里野鸳鸯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5    阅览次数:101 Views

    第七百一十八章茅草丛里野鸳鸯

    第p;要知道不可能有女人这么晚了还敢站在景阳林场跟天水坝子、雷家寨的分岔路口的。

    这厮怀疑撞鬼也正常,毕竟鬼这种东西是很神秘的,从没人见过,只听说过。

    “凡哥,是我……”从那团模糊的鬼影子身上传出了一道熟悉的女音,好像是菜西施范春香的声音。

    “这声音他娘的也太像春香了,还凡哥凡可的,莫不是若梦回来见我了。”这厮居然想到了叶若梦身上,身子一震,一个大跨步跳了过去。

    “凡哥……”终于看清楚了,真是范春香。

    “你……怎么在这里……这么晚了,不好……”叶凡知道她估计是她放心不下自己,特地赶来了,因为雷家寨就是她的家。先前估计是藏在什么地方。为了自己,她也……

    这厮激动了,一把搂住了范春香,用眼扫视了一圈下来,发现那树林旁好像有块茅草地,管它的。抱着美人儿直扑面去,有点老虎上山的感觉。

    滋滋几声响过后。

    范春香本来就不多的衣衫全飘走了,一具美妙**呈显在了朦胧的月色下,其中山谷沟壑在叶凡的鹰眼下也是飘飘纱纱的似像蒙上了一层白纱,更是惑人心魂。

    菜西施很是善解人意,躺草丛里双腿一动,桃源微张,摆出了最诱人最令爷们喷血的姿势,那圆浑的**在月光下如两个大灯泡一般……

    一浪又一浪的攻击如长弓拚刺,箭箭击入花心,伴随着女人那低沉的,似婴儿哭声响起……

    不久,那呻吟越来越大,如空山老鸦在悲鸣,幸好此刻深夜没人了,不然,还真会吓出病来。

    两具身体如扭糖葫芦一般乱纠在了一起,沾巴沾巴合着一些气雾,天当被来地当床……

    “春香,以后可不能这样,太危险了,这么晚了要是遇上什么坏人怎么办?”叶凡搂着一个颤栗着的喷香**,略显责备。

    “我晓得,以后不会了。”范春香嘴里说着,心里却是默默的念叨道:“以后,估计没机会了,你终究是要远走的了,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晚上陪你了,唉……”

    “妹子,你还年青,再找一个吧,估计不久我就要离开林泉了,唉……不能再误了你了。”叶凡沉默了许久,决定还是跟范春香摊牌了。

    “我知道,你不会再呆多久的,所以晚上我赶来了。至于找人,以后再说吧,我这白虎命,别人都怕被我克死,就凡哥你的命硬,不怕克,你什么时候想起我了,就回来看看我吧,唉……”范春香一脸的难舍,忧郁。

    “好吧……”叶凡应了两个字,知道一时难以说服她,也不想再说了。其实范春香这样子讲这厮心里还是微微有些感动。

    送范春香到家门口时,叶凡掏出了一张卡递了过去,说道:“这个给你,不多,就50万。以后我离开后就难以时常照顾到你了,估计酒楼生意会差了许多,有这点钱补贴着你一时也会无忧,用完了再找我。”

    不过范春香默默的拒绝了,态度坚决,见叶凡还要硬塞,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会养活自己的,即便是张国华不定点在酒楼,其它客人还是很多的。

    我们春香酒楼现在的菜炒得不错,我不怕这个。天这么大,难道还怕没饭吃。而且,凡哥,你给你的太多了,我永远都还不清了……”

    “还啥”这厮一扔银行卡大步走了,远处传来他的声音道:“密码是你的生日。”

    “凡哥……”菜西施低语喃喃着,捡起了银行卡紧紧的贴在胸脯上,似乎,它就是叶凡的影子,女人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子。

    “姐他走了?”身后传来妹子范妍儿的略显颤瑟的声音。

    “他是好人”范春香没再多说,转身回屋了。

    早上9点,谢逊派了两个士兵从羊头峰基地赶了过来,当然是送枪来了。

    把基地里面最好的步枪给弄了三支过来,因为景阳林场突然来了考察团,所以,去狼铛谷打猎的事又给往后推了一天。

    叶凡也无所谓,正好可以去天水坝子那水库钓鱼。段海想得周到,安排人从婆罗山库区把最好的,也就是接待厅级高官的那种钓鱼设备给搞了过来。

    叶凡一顶破草帽,一身农夫装扮,和李宣石两人悠哉着到了天水坝子库区。

    说句实话,叶凡在天水坝子也呆了不少时间了,还真没细心地去天水坝钓过鱼,因为没空。

    “宣石,这里一天能钓上多少?”望着那宽大的水面,叶凡脱口问道。

    “看运气,运气好一天搞个十几斤不成问题,运气不好一只钓不上也有可能。就看咱们的运气了,不过,这天水坝的鱼味道特别的美,都是自然生长的,全绿色食品。不过也很难钓上来,如果能钓到一只公鸡鱼那就是撞了大运了,哈哈哈……”李宣石也是一顶旧草帽,爽朗的笑了。

    “公鸡鱼?还有这种鱼?”叶凡略显讶然,转头望着李宣石。

    “你当然没见过了,就是我也只是听我家老爷子说过。说是解放前曾经抓到过一只,头上长有一大片鸡冠,所以称之为公鸡鱼。

    其实也有的人说那是龙鱼,那鸡冠其实就是龙的角什么的。这个,反正我也闹不清,只是听我家老爷子说是那鱼味道就没得说了。

    而且是大补之物,壮阳滋阴,练功者吃了能增进内息,普通人吃了延年益寿什么的。

    估计有一半都是吹出来的吧,呵呵,哪有那么牛”李宣石麻溜的插好鱼竿,捏上了鱼饵。

    “这个倒是奇怪,但愿咱们今天能混来好运。”叶凡笑了笑,心里却是一动,暗道:“如果真有这种鱼说不准还能拿来合药,那老子的春宫丸不是又有法子了,滋阴壮阳,好东东。”

    “如果叶哥真想钓那种鱼就得换地方了,这里估计是没有。”李宣石又摇了摇头。

    “啥地方有,咱们去碰碰运气?”叶凡来了兴头。

    “蜈蚣潭”李宣石笑道。

    “那立即就去,要钓就钓最好的,麻痹的,弄只尝尝。”叶凡的劲头很大。

    “行,我去弄一只竹筏来,咱们摇过去。”李宣石笑着大跨步走了。不久,也不知他从什么地方弄了一长达近p;“这竹筏可以坐上七八个人,再摆上一把大的遮阳伞,椅子,一点都不会沉,用来旅游的话倒还能派上用场。”叶凡随口笑着想到了福建武夷山搞的那种大竹筏。

    “旅游,谁肯来咱这穷山恶水地方,也没多大看头的。”李宣石并没意识到这一点,摇了摇头没放心上。

    “呵呵,天水坝子公路现在修好了,以后你搞几个竹筏,试着搞个天水坝子溪一日游试试,说不准还真能来钱。面且,这溪的两边风光也不错,怪石如犬牙交错,树林也是参天遮盖,不错”叶凡连连赞道。

    “中过段时间我安排人试试,能套几个客人算几个,反正总比整天在地里刨地瓜强。”李宣石心里也是一动,笑道。

    蜈蚣潭的潭面倒也平静,也并什么旋涡什么的,倒是令得叶凡颇为有些失望。

    “叶哥,此刻平静,这个只是表面现象,真等此潭发起脾气来,大水牛都能卷进去,眨眼间就没了影子。”李宣石还有些忌惮样子,弄得叶凡心里都在嘀咕,这潭能卷进大水牛,看来这人不可貌想,潭也不可看外表。

    “叶哥肯定有怀疑是不是?呵呵,这潭里听祖辈说是里面还有个洞,在水流下面。如果从洞中冲出来的地下水急的话,那这潭就要发脾气了。所以,这潭面上看去平静,水底下却是很可怕的。”李宣石笑着解释道。

    两人插好了竹筏,弄好一切后开始钓鱼了。

    林泉镇今天可是彩旗飘飘,锣鼓震天,鱼阳二中的学生都给张国华借了过来,在街上两排竖着,一个个手拿花环严阵以待像标竿。

    就连贾宝全和卫初婧都带着一干县委常委、各行局头头,以及林泉经济区领导班子成员老早就待在了武溪镇跟福春市交界的狼马大桥鱼阳这一边。

    因为今天不但是卢尘天副市长要来,同来的居然还有罗浩通市长,听说省里的卢明珠秘书长代表省委要下来巡视。

    而且,这次卢秘书长下来指名要去鱼阳,鱼阳有啥好逛的,所以,地点就定在了林泉经济区。

    本来市委的周书记也要来的,不过他早去首都开会去了,就由罗浩通市长全权代表了。

    不过只有贾宝全知道,周乾阳估计也快到了,难道是想给卢秘书长一个惊喜?

    卢伟早就忙得屁股不落地了,赵铁海也差不多,林泉经济区各个科室都是连轴转着。

    只有叶凡这个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因为还在停职检查中,倒也乐得悠闲,因为贾宝全见到他就烦,干脆让他自个儿乐呵去了。

    就怕这小子心里那股子气还沉消,到时突然杀出一匹黑马,在卢秘书长面前漏出什么不中听的话那鱼阳可就丢脸了。

    所以,老贾的心里一直在祈求着上苍保佑,千万别让小叶这尊瘟神出现在林泉。其实,贾宝全没有意识他,他内心里已经对叶凡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也许他早感觉到了,只是嘴里不愿承认罢了。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691.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