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六百八十章 省政法委书记震怒了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5    阅览次数:83 Views

    “**!许通这龟儿子现在就想抽手了。让老子打头阵,中央党校那名额他一搞到手就想拆桥了,真不是个东西。”许通心里想着,可又无奈。

    现在这事还真是骑虎难下了,沈开又给人盯上了,想了一阵子,突然面现一团凶光,吼道:“拚了!就藏我家地下室。不过,许哥,转移的事可得交给你了,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李昌海发现什么端倪。”

    “哈哈哈……这点你放心,绝不会有事的。曹鸿说了,可以把皮鼓藏在军区里面运菜的车里出来,然后咱们一转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可以把皮鼓给藏进你家了。而且,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许通拍了拍缪刚肩膀,继续打气。

    许通的话音刚落,在水州城一个秘密地方,张强松了口气,嘴里骂道:“狡兔三窟,能逃得过猎人手掌心吗?”

    随即把许通等人准备把皮鼓用运菜的车子转移的事汇报给了叶凡,原来,张强为了尽快给叶凡洗脱罪名,居然动用了猎豹的无线有线音波窃听手段。

    许通等人估计作梦也没想到,他们讲的话全落入了张强耳中,并且全录制下来了,这就是响当当的证据。

    当然,这些动作是违反猎豹纪律的,不过,这事张强作得很隐秘,即便猎豹的督察部门知晓了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的。

    当然,像这种把搜查国家机密重大事件的设备用于它用的事张强也不会用太多次的,只是这次涉及的人是猎豹客座副帅叶凡,如果是张强自己的事,他倒不敢动用的。

    而且,这次信号涉及到省军区,那可是军事单位,人家也照样有反侦察设备的。不过猎豹的很高级,他一时觉察不到罢了,不然,真会引起宣然大*了。

    “等人一到缪家就行动,最好是等缪思成那老匹夫回到家后才动手,这次不狠狠甩他一耳光那还行,**!”叶凡早作了安排。

    “叶帅,要不连许通一起抓了,反正我们有由头的,就说猎豹在查搜一名间谍嫌疑犯人,而在缪家搜到皮鼓,截获许通、缪刚等人的事只是一个意外罢了,干脆一窝子给全端了才解气。”张强干声笑道,“只要我们把那录音漏给李昌海,估计自有人收拾他们的。”

    “不妥!这事不能闹太大,动许通势必惹动许万山,太过于引起许万山的注意很可能会上了朱省长的黑名单。

    我可是还要在南福混的,得罪了省长,抑或是许万山,被他们咬住了,那日子估计就难过了。

    而且齐振涛听说也是本地派,估计跟朱省长还是联盟关系,如果许万山被整得太惨,郭朴阳一方当然乐意了,可也间接的削弱了齐叔那一派的势力。

    齐叔对我还不错的,齐天又是我的兄弟。有损兄弟的事我叶凡不能去做。

    目前我只是个小人物,不利于跟他们这些大佬硬杠。还没到那个层次,慢慢来吧。

    而且,以后说不定还得靠齐叔了。在省里一个帮衬着的人都没有那还升个屁官。

    而且,即便这次咱们帮了郭书记大忙,人家也未必领咱们情。因为咱的级太低,份量太轻,还不能入他法眼的。

    作了也是白作,还不如不作,以后慢慢再收拾许通了,这次嘛,就先让他脱点小皮就是了,呵呵。”叶凡满脸的无奈和苦笑着倒是没防着张强。

    因为张强是特勤a组的人,跟政府官场是没有多大交集的。而且,相信张强跟自己也不会发生什么利益冲突的。

    目前叶凡能信得过的就是张强、方圆,陈老了。就是卢伟跟齐天有时也得防一防,倒并不是说叶凡不信任这两个兄弟。

    只是他们俩人身后都有着一定背景的家族。有时在重大的利益冲突面前,他俩人身不由已也正常。

    总得从家族的利益出发的,人,就是这么现实。社会,就是这般的残酷。叶凡也很是无奈,只能随大流了。

    晚上,叶凡孤零零的呆在房间里。远望着跨世纪英才班的同学们在热烈的举行着告别仪式。

    在党校的食堂里,学校也是破例让同学们可以畅饮美酒了,不过,这些欢乐好像跟叶凡没关系。

    许通当然是意气风发,不但拿到了优秀证书,而且最重要的是去中央党校培训的名额也落入了他的腰包,不高兴都不行了。缪刚一幅心事重重样子,估计心里也没多少痛快落下的。

    凌晨五点钟!

    李昌海从梦中被他老婆推醒了。

    马国正在电话中直接吼道:“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讲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提前动手,你手下都是吃干饭的是不是?混蛋……”

    马国正的确怒了,刚接到省厅下属报告,说是省委督查室主任缪思成的家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查操了进去。

    后来一打听,才知是水州猎豹部队在搜查一名特务份子,那一片区都在搜查范围中。

    刚才打李昌海电话也不通,打他家座机也占线,直到直接派人到了李昌海家才让她老婆推醒了。

    不过,在缪主任家里的地下室中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姑娘。猎豹的领导觉得有些可疑,好好的人为什么会藏在地下室里。还以为是不是被绑架或者被拐卖的妇女。

    所以,当即包围了缪思成的老宅院,立即展开了搜查和调查。经过突击审讯。才知那姑娘外号叫皮鼓,真名叫黄花菜,系兴安岭那边的人。

    而且,更是意外的就是,那姑娘还供认出了其在缪刚的指示,威逼下伙同沈开的一伙手下,设计陷害了正在党校培训,一个叫叶凡的副县长……

    当听完马国正的消息后李昌海差点瞠目结舌了,一脸苦笑着说道:“看来猎豹还真不好惹,咱们都不晓得皮鼓给曹鸿转移至何处了,可人家猎豹直接就从缪刚家抄出人来了。现在怎么办,马书记,请您指示。”

    “还能怎么办?既然猎豹注意到这方面了,估计先前讲的搜查什么间谍份子的事都是一个幌子,实则是在帮叶凡洗脱罪名罢了。

    估计人家早就出动了,唉……这事也不知铁占雄是否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就惹出**烦了。”马国正也顾不及太多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乱如麻。

    还真有些怕铁占雄怪罪他在知情的情况下不尽力极早的助力叶凡洗清罪名,反而在那里玩推磨。

    把叶凡当枚棋子耍弄手段的,马国正也知道,自已玩的这些小伎量想瞒住铁占雄估计是有点难度。人家的智商绝不会比自己低的,而且,猎豹是专门搞这方面的行家老手。

    “许通估计是漏网了,马书记,不知他们转到省厅的材料里面是否有涉及到许通的一些事?”李昌海心里有忐忑,就怕跟许通无关的话那就白忙活了,抓一个缪刚有屁用。

    “没有许通的材料,估计人家事先早就想好了脱身的办法。许通这人实则非常的狡猾,别看他小,但在检察院反贪局工作这几年下来,也早就熟络了各方面手段应用了。

    事绝对是以他为首干的,不过他推得很干脆,没有确凿的证据咱们也无可奈何。”马国正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你立即回省厅,把这件事处理好。”

    “马书记,那该怎么处理?”李昌海在试探马国正的态度。

    “依法从严处理。”马国正一脸严肃说道。

    第二天早上,刚八点。

    马国正就钻进了省委书记郭朴阳办公室。微笑着递上了一盒录像带子。

    郭朴阳快速看了一遍下来,随即笑道:“虽说这次让许通逃过了一劫,不过,就凭这盒带子,我相信许万山也会老实一阵子的。明天就要讨论新一轮人事动向了,只要许万山肯老实一阵子,老朱等于暂时折损了一员大将,对咱们拿下许多少位置是相当有利的,呵呵……”

    郭朴阳冲门外的秘书喊道:“小刘,立即通知许书记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当然,不久许万山就进了郭朴阳办公室,出来时那脸涨得像猪肝一般,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嘴里小声喃喃道:“这个畜牲!畜牲!”

    早上10点,跨世纪英才班的同学本来要回去的,不过接到临时通知,说是通知大家下午二点在班上特别集中。

    所以,大家又当了一回闷葫芦,纷纷猜测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是某个大人物要亲自讲话等。

    不过猜归猜,也没人傻到去刨根问底的,那个绝对是找抽的,领导不讲你就不要问,这个大家都是混官场的,没人不懂这个理儿。

    下午二点钟,全体同学又集中在了班上,当然,除了缪刚不在了。

    雷玉芳校长一脸凝重,又宣布了一个令人感觉十分意外的消息。

    缪刚同学因为涉嫌诬陷叶凡同志,已经被公安机会依法逮捕。党校收回他的跨世纪培训合格证书,开除本班的这次培训。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65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