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六百七十七章 省军区是贼窝子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5    阅览次数:82 Views

    “相当的好,皮鼓也住得惯,而且能帮我亲戚带带孩子,说是的里环境好,住得舒服。许哥,说不准皮鼓都有点乐不思蜀了,呵呵呵……”曹鸿干声笑道,突然转眼放低了声音问道:“许哥,听说皮鼓不但是屁股超大,而且听说还是个处是不是?”

    “那当然,她那挺翘的大屁股在咱们整个南福都难找出如此性感的。

    至于前面那仙人洞,当然是未开启的了。如果曹老弟有那意向,不防去探探底子,呵呵呵……”许通干声笑着,其实那嘴角却是在抽搐,肉痛不已。

    要知道皮鼓跟了许通也有一年多了,那超大号屁股上也不知被许通抽了多少鞭子。

    不过,前面那仙人洞倒还真的没钻探过。这下子为了整倒叶凡,许通连自己的最宠爱的女人都给献出去的,不得不说许通这次是下了大本钱大决心的。

    而曹鸿每次到皇城酒庄,都是隐晦的扫着皮鼓那大号屁股的,不过碍于许通在,也不好过于放肆。

    许通也知道曹鸿一直想把皮鼓给正法了,所以,这次主意就打到了曹鸿身上。

    不过,还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一听许通说要让皮鼓到自家来住一段时间,曹鸿是想都没想直接就给答应了。

    这不,昨天晚上皮鼓当然就被曹鸿摸捏遍了,这娘们还真是带劲,戏做得很好,很是令得曹鸿满意,估计给许通调教了近两年,也的确有了几把刷子。

    当然,前面那个仙人洞曹鸿暂时还不敢去动的,毕竟这是许通的禁肉,轻易使不得。曹鸿还是不愿意失去许通这个朋友的。

    不过,为了慎重起见,曹鸿这厮还特地把省军区医院的妇科专家请了来,名头当然是给自家请的保姆进行全身检查了。其实最主要的当然是检查皮鼓是否还是个‘处’。

    不然,许通送了个烂货过来,那自己搞来还有什么意思。

    当听到专家的肯定答复后,曹鸿的心思一下子火烧火灼了起来。所以,一听到许通打来的问候电话,立即随竿子就爬了上去,打着哈哈,来了个投石问路。

    想不到许通还真舍得,也是打着哈哈回应着曹鸿,隐晦的来说就是同意了曹鸿同志可以去钻探皮鼓的什么了。

    当然,曹鸿内心相当的高兴了,但也得谦虚一下不是。所以,立即笑道:“这是哪里的话,许哥的相好我曹鸿是那种人吗?”

    “咱们兄弟还讲这个干嘛!这次你老弟帮了我的大忙。而且,皮鼓跟我也快两年了,说句实话,我早就有些厌了。

    不过老哥我得给你说明一下,皮鼓跟我这两年时间里除了被我抽了上百鞭子久,其它地方我可是连动都没动过,就从她还是个‘处’你就知道老哥我的为人了是不是?

    兄弟,皮鼓就交待给你了,呵呵……”许通打着哈哈,肉痛得要死,把皮鼓给奉上了。

    “那……兄弟我真不好意思了,呵呵呵……”曹鸿还在推辞,许通当然知道这厮在作秀罢了。

    随即脸一板,正色说道:“曹老弟,还不相信许哥我吗?给你直白说吧,我早就另找了一个。”

    “呵呵,呵呵……”曹鸿干笑了几声,挂了电话后哼着歌儿,一把拽着刚从房间出来的皮鼓,心里火烧火燎直冲向了卧室。

    这段时间刚好老头子曹正德执行任务去了,正好方便了许通这厮干些风月之事,而且躲在军区大院里,安全系数绝对达到9点。

    晚上10点,张强来电话了,不过带来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说是到皮鼓的老家去暗访了一遍,查到皮鼓真还没回来。

    估计其家里人说的也是真的,因为张强的手下坐的是飞机去的,如果皮鼓回家的话估计还得很一二天才能到。

    张强只好命令手下住在兴安岭那鸟都不愿接屎的穷地方,来个守株待兔了。

    不过,叶凡知道估计希望不大。如果许通真要置自己于死地,这次绝不会让皮鼓回老家的。因为老家太醒目了,估计李昌海也会想得到的。

    而陈啸天一直在暗中跟着缪刚,也没发现皮鼓的踪迹,方圆那里也差不多。令得叶凡心焦如焚。

    打电话问李昌海,说是他那边已经派了不少警力走街串户的暗访,不过暂时也没发现皮鼓的动向。

    不过,李昌海一放下电话,面上居然挂上了一丝淡笑,说道:“马书记,看来叶凡坐不住了,估计是去中央党校培训名额的事。

    听说他们那个班再过二天就要培训结束了,如果再担搁下去,不但中央党校那个名额会丢了,估计就连跨世纪英才班的合格证书都拿不到了,所以,是不是该抛出底牌了。”

    “不急!既然知道了许通的朋友曹鸿曾经来过,那皮鼓就很有可能藏在军区大院里。你派人去查验过吗?”马国正一幅淡然样子,根本就没把叶凡十分看重的中央党校培训名额当回事。

    说来也是,叶凡的生死与他何干,他只要能搭成自己的目地就行了,而且这次的机会难得,马国正绝不会如此轻易松手的。因为早上,马国正已经把此事漏到了省委书记郭朴阳处。

    时下郭书记的外来派跟省长朱世林的本地派矛盾越来越深了,一时想调合也相当的难了。

    而且,最近,从京城调来的党群书记顾峰山也蠢蠢欲动,令得郭朴阳是大感头疼,有种腹背受敌的架势。

    当郭朴阳听说这事后,那眼中一向沉如深潭的眼神也是如疾雷一样闪了一下,不过很难令人发现罢了。

    郭书记并没表什么态,只是嗯了一句,叫马国正这个政法委书记妥善处理就是了,不过,郭书记最后在临到马国正出门时又补了一句,说道:“老马,咱们要爱护青年干部,他们是祖国的未来。”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马国正一直在揣摩着郭书记这句话的真实意思。

    想了一个上午,觉得估计是郭书记在告诫自己,既要趁此机会让许万山肉痛一下,敲打一下他,这边叶凡同志也不利于成了牺牲品。

    郭书记的话倒是令得马国正有些讶然,心里暗道:“这事还真不好说,叶凡一个小副县长,怎么会引起郭书记的注意?难道前次借他之手整倒邓建军的事太令郭书记满意了,从而引起了郭书记的惜才之心。”

    不过,马国正想想也觉得好像不可能,叶凡的层次太低了,像他这种级别的干部,在南福全省没有p;至于说叶凡的能量,那个在这些大人物眼中也算不得什么,比他优秀的人才大有人在的。犯得着为了保住他而让这边的行动受到了损失吗?

    不过,既然郭书记发话了,马国正在心中也打了个问号,也不会把叶凡当成空气视而不见了。

    而且,马国正对叶凡的拜把子兄弟铁占雄也是相当忌惮的,还真怕引起铁占雄的不满。

    要知道这次叶凡的事件虽说目前还没报到省厅,只是由水州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在负责查处。省厅这边也仅仅是李昌海点了几个亲信在暗中协查罢了。

    但铁占雄此人的雷霆之怒有时很粗暴的,他可不管是水州在负责还是省厅负责的,总的来说也是你马国正在负责的。

    不过马国正也有自己的算盘,即便到时铁占雄骂到自己头上,一句话就说自己不知情就解决了。

    到时噎也能噎住你铁占雄,当然,如果真到那种地步,估计李昌海会成为替罪羊的。

    铁占雄虽说在军方,但他的能量马国正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他真的火大了,要动用力量捋了李昌海一个副厅级官员帽子,估计一句话就能作到的。

    当然,马国正也不想看到此事发生,因为李昌海是自己的亲信,而且,铁占雄的怒火烧倒李昌海后估计也得烧伤自己了……

    “军区大院,我哪进得去,要不马书记给镇司令说一下,找个由头进去转一圈出来。

    估计曹鸿也很放心,并不会把皮鼓藏得多隐秘。还有一点,估计此刻叶凡也在动用力量查找皮鼓的。

    如果把此事透露给他,估计凭着铁占雄的力量,会直接派出猎豹的军兵暗查的。

    如果他肯出面,估计进军区大院就不是什么难事了。虽说他只是一个团长,但好像军衔还是少将级别的,这事还真有些诡异,一个少将级别的团长,闻所未闻。”李昌海倒是想把猜测皮鼓在军区的事现在就透露给叶凡,他是有些不忍心。

    因为早上党校发生的事他密切关注着,如果照此发展下去,叶凡一生的前程都完了。

    势必引得铁占雄大动肝火,从马书记对铁占雄的隐晦忌惮来看,铁占雄此人绝对不能得罪透的。

    “呵呵!铁将军带的是特种兵团,所以,虽说只是一个团长,但级别却是少将,他们那个团是一个副军级的兵团。”马国正声色不露,那些秘事当然不可能跟李昌海说了,不要说李昌海这个亲信,就是省委书记郭朴阳也不会晓得铁占雄的真实身份的。

    “副军级,那铁团长不就是副军长了?”李昌海终于难掩讶然,一份忌惮由心底升腾而起。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65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