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六百六十六 这小子玩阴的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5    阅览次数:118 Views

    心里顿时有些窝火,认为自己对叶凡是相当好了,最近处得不错,可是结果却是像木偶一样被他给耍了,所以感觉心里特别的愤怒。

    昨天晚上,遇上叶凡后林副校长冷声笑道:“叶凡同学,好手段啊!看来我这个老古董真的该下岗了。”

    叶凡听了,心里一惊,感觉林德池的口气大有所变。以前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自己跟林德池的关系已经相当的融洽了。

    以前林德池都叫自己小叶,怎么这下子又换成叶凡同志了,好像有公事公办的意思了。

    这个啥的,明天就要选班长,本来形势就不怎么好的情况下,如果林德池这个班主任倒戈了那就很有可能输得连裤子都没得剩了,说白了那就是彻底没戏。

    因为前天林德池老师已经给自己通了气,当时说是党校有良心的教师还是有几个的,鼓励自己安心当好班长。估计是林德池老师也在暗中为自己在校领导班子中拉了几票。

    所以,想到这些,叶凡赶紧问道:“林老师,您讲的话我不明白什么意思,能否明示,让学生心里也通透一点。”叶凡的态度相当的诚恳,绝不像装的。

    不过林德池也不可能就凭叶凡的态度就相信了他,立即还是冷声反语道:“你自己做的事还不明白,连雷校长的路都走通了,还问我这个没用的副校长干嘛?”

    “老师,你真的误会了,这些天来,我还没单独去见过雷校长,而且,我也没去跑任何的关系,何况,在这省城水州,我一个穷县来的副县长,人家那些厅级,部级高官谁会瞧得上咱。”叶凡解释道,一脸的苦涩。

    “真没去跑过?”林德池态度稍好,从他对叶凡的了解来看,叶凡好像也不是那样的人,嘴里喃喃道:“这个倒是奇怪了?”

    看着叶凡一脸的疑惑样子,林德池那脸上干冰融化了,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小叶,其实去跑跑也没什么?咱们可以耐心给雷校长汇报工作,彰显一下自己最近干了什么?歪门邪道绝不能去做。既然没跑那就算了,你好好准备一下……”

    其实不然。

    对于雷校长的突然转变,林德池不明白,叶凡也当了一回闷葫芦,回去后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雷校长会突然改变主意。

    而且这次改变很明显是向着自己一个方面来的。林德池对自己有好感,这个估计雷校长心里也有数。

    因此,加重林德池在选举班长上的法码,实际上不是间接的帮了自己吗?她为什么要帮自己,这事还真是透着一股子邪味儿。

    选举结果终于出来了。

    叶凡以超过一半的票数当选为跨世纪英才班的正式班长。以前,虽说宋部长亲点的班长,但那个其实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叶凡可以响当当的朝天吼道:“老子就是英才中的英才,班长大人!”

    朱志排第二当选为副班长,怪异的是普遍不被看好的张卫青副厅长居然占据了第三的位置当选为副班长,而原来的第一霸主许通这位水州一号人物的公子却是只能屈居第四,连个副班长都没捞到。

    最后这厮勉强捞了个组织委员头衔,许通差点要抓狂了,那票数一出来,许通那脸黑得快赶上脏兮兮的锅底子了。

    而朱志却是一脸干声笑着,望着许通充满了满脸的戏虐。

    “**,叶凡那混账东西有着林德池相助,赢了我咱也只好自认倒霉。

    怪的是朱志那小子明显的实力比咱们弱,最后票数出来怎么反而爬我头上了。

    连张卫青的票数都比我多,这他娘的都是谁在捣鬼!”在皇城酒庄内,许通一饮而尽一杯红酒,叭地一声杯子被重重的磕在桌上差点碎了。

    “捣鬼!许哥,是不是叶凡跑通了雷校长那条线,所以校领导班子那里却是有着近20票的,加上林德池一人就占据了10票,那30票全砸叶凡和张卫青头上,咱们不败才怪。”缪刚有理有据的分析道。

    “跑通雷校长,应该不可能。你也不看看,这水州是谁的地盘,哼!”许通冷哼了一声,摇了摇头,一点也不相信缪刚的言论。

    “应该不是跑通了雷校长,这一点从朱志那里可以看出来。朱志的小圈子明显人马比咱们还少了三个,结果一出来,朱志的票数居然只比叶凡少十几票,比咱们许少还多了六票,这票从啥地方来,总不能乱印了几百张票吧?”一旁的凤三爷忍不住卖弄起聪明来。

    “多印票数是不可能的,当时唱票验票都有我们的人,总票数也核对过,绝对不会多的,这事还真有点诡异。”许通也是疑惑不解。

    “有啥怪的,也许是朱志联合了叶凡,所以许少的票数才会如此的少,朱志的票数才会如此的多,因为他们有叶凡的小集团相助。”沈开大少一语惊醒了梦中人,缪刚大叫道:“是了是了!绝对是这样的。**!朱志这小人这事做得还真是隐秘,咱们事先可是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哼!笑到最后的才是英雄。”啪地一声,许通手中那个杯子终于在地上开花了。

    沈开的手下默默地来收拾着,心里暗暗叹道:“这已经是第320个了,这位许少还真是砸杯子的专家了,不,称得上碎杯大师了。”

    班上又恢复了平静,同学们正常的学习着。

    不过,叶凡感觉到这平静之中蕴育着一股不和谐的气氛,估计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叶凡暗暗的警示着自己。这祸乱之源估计就在许通或朱志身上。

    “恭喜你凡哥,你正式当选班长了。”宋贞瑶跟叶凡碰了一杯,小泯了一口红酒。

    脸上顿时就染上了桃色,看上去如一颗正在成熟的水密桃子。叶凡这个摘桃人不由得咕噜吞咽了一口口水,暗道宋妹子倒是越来越水灵了。

    心里暗暗叹息,知道摘这颗桃子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有其人了,宋贞瑶的命运其家族早就给安排好了。

    这个叶凡从其母曹梅芳的眼中早就读懂了一切。

    当然,叶凡也暗暗松了口气,对于宋贞瑶的感情,叶凡还是颇为复杂的。

    如果说是宋贞瑶适合不适合作自己的妻子,当然是适合了。她是一种能持家的淑女型号的女子,但宋贞瑶并不是叶凡理想中的妻子人选,跟宋贞瑶在一起并没有极为强烈的那种放电的感觉,俗称的丘比特神光。

    “恭喜啥,不就一个班长,又不是领导班子里的班长。”叶凡淡淡一笑,并没多大的欣喜味道。

    其实暗中心里还是颇为得意的,这次的班长一职能落到自己手中,可是从许通和朱志两个强者手中夺下的,实属不易,用虎口夺食来形容也不为过,其中林德池在暗中出的力功不可没。

    “你可能不知道,你这个班长可是关系着你的前途大事,你怎么一点都没高兴起来,哼!”宋贞瑶嘟起了嘴唇,有些不乐意了。

    “关系着我的前途,怎么可能?”叶凡心里一喜,难道是宋部长搞的要从这次培训班里抽人进入中央党校培训的计划实施了。

    “还跟我装。”宋贞瑶不满的哼道。

    “装什么,我真不知你讲什么意思?”叶凡继续装傻。

    “哦!我倒是忘了,也许你真没听说过。不对,前次好像跟你唠过,那就再说一遍。”宋贞瑶恍然了一下,笑道:“我爸说,省委组织部准备从你们培训班抽一个最厉害的人进入中组部搞的‘中青班’继续深化培训。你当上了班长,不厉害怎么能当上班长,而且还是民主选出来的,到时我给爸说一下,你的希望很大,而且,也能堵人的嘴。”

    “真的!贞瑶,谢谢了。来,奖一个吻给你,呵呵……”叶凡干声笑着,脸又凑了过去。

    “不行,这里……”宋贞瑶那脸一红,想到了那天晚上在田间草地上被叶凡强吻的事,身子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这里不行,那就换个地盘怎么样?”叶凡作势要站起来走人样子,急得宋贞瑶赶紧喊道:“不行就是不行!在哪里都不行。别还想作梦了,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是迷糊了,被你用强……”

    “今晚上就不能再迷糊一次?”叶凡一脸的向往样子。

    “不行!”宋贞瑶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那笑意一下子没了,代替它的是淡淡的愁意,估计是宋贞瑶也感觉到了家里人的态度,所以,一想起来心里又烦了起来。

    叶凡当然随水推舟,也不再提这些犯骚事了。不过还是想探探宋贞瑶的底子,故意伸手过去,轻轻的握住了贞瑶的手,说道:“你有心事,能不能跟哥说说。”

    “没……没什么事,我是专程来请你给爷爷治病的,走吧!”宋贞瑶更显失落,有些怅然站起。

    “哦!”宋贞瑶应了一声,未及防备之下被叶凡霸道的拽入了怀中,一只大嘴强硬的咬将了上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63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