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六百五十三章 缪大少单挑叶班长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5    阅览次数:73 Views

    “老铁,咱们玩几竿怎么样?”镇汤成笑眯眯的说道。“算啦,我想跟叶兄弟先玩几局,你跟老齐去那边先玩玩吧,晚上老齐请客了,在八宝阁,呵呵呵……”铁占雄一脸的干笑。

    “咳咳!老铁,你这是什么话,咱们刚才是合局,这输赢还没定怎么能说晚上我请定了。至于说你要教叶小子打球就先教,我跟老镇先玩几局再说。”齐振涛立马表示反对。

    “行!行!那你们先玩。”铁占雄笑道。

    齐振涛和镇汤成知道他们估计有话说,带着一干军官都坐车去另一个山坡了,离这里估计有二三里左右。

    铁占雄开始当老师了,一边教叶凡打高尔夫一边聊着突破功力的事,所以铁占雄才不愿意旁人打扰。

    打了十几分钟,一行人摇摆着像堆鸭子群散步般走了过来。

    “许哥,你看看,前面那小子不正是你们那个破班长吗?”这时,星辉集团的沈开少东眼尖,一眼就看见了正跟铁占雄打球的叶凡,看着叶凡那生硬的打球手法,许通嗤笑道:“穷旮旯里是爬不出聪明龟的,蠢货一个。那手法,太鳖角了,估计三岁小儿都比他强。”

    “这小子跟谁进来的,凭他一个穷副县长那破身份估计在门口就会给卢老板给扔出去了。“他旁边那人是谁?你们认识吗?估计就是跟他进来的,你看,那中年人不正在教他练打球吗?”许通转头问一旁的凤三爷。

    “不认识,估计是有两钱的小富翁吧,旁边连个伺候的手下都没有。

    再说,姓叶的小子自己穷得丁当响,会认识什么大达官显贵。也许那中年人也是鱼阳出来的,遇上老乡了罢。”凤三爷捋了一下颌下几根山羊胡子,摆弄起自己的聪明来。

    “许哥,要不要去弄弄那小子,前次给他躲过了一劫,这次再怎么说也得羞辱一下这小子才行。”沈开的狗腿子王安凑上前来小声说道。

    “羞辱他,好像也有点道理。老凤,你看看怎么个羞辱法?”许通又开始考验起他的狗头军师凤三爷来了。

    “这个容易,这小子好像还不会打球,咱们就在此上作点文章不是很好嘛,要知道,来这里的都是富翁官员,一般人都好面子,为了不丢面子,那个啥的就得丢了,呵呵……”凤三爷那眼睛毒,一眼就看出了主意,好像那脑袋瓜跟眼睛长在了一起。

    “许哥,我去跟他赌几局怎么样?反正他是咱们班班长,算得上是同学切磋技艺嘛,这个也正常,哈哈哈……”缪刚一想到等下叶凡那糗样就忍不住发起笑来。

    “嗯!”许通点了点头,这时沈开大少阴森森味嘻笑道:“缪少,要赌也得添点彩头才行。“输!有可能吗?”许通似笑非笑,一脸的高深莫测,当然是装出来的,这厮最喜欢装深沉了。

    “那当然不可能了,我缪刚打了三四年球了还斗不过一个菜鸟不成,真那样的话我缪刚还不如卖块豆腐撞死得啦?”缪刚的话逗得一伙人狂笑了起来。

    “许哥,估计那小子不敢应战,这明摆着要吃亏的东西,一傻子也不会应战。”沈开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no!no!”许通竖起了两根指头朝天,摇了摇头,笑道:“沈老弟,这个你不懂。为了面子,我相信叶凡同志拚死也得上阵的。到时只要咱们的缪刚大少一逼,他不比都不行了。而且,估计,还得跟你死磕。”

    “那当然,不比的话就从我裤裆下钻过去就行了,哈哈哈……”缪刚得意不已,还做了个夸张的跨腿动作,意思是把裤裆打开点好等着叶凡同志钻了。

    为了壮大围观队伍,到时羞辱起叶凡来更解气声势更浩荡一些,许通和缪勇,沈开等人都打起了电话。

    十来分钟后,又涌进来了七八个年青人,男男女女都有。而且,叶凡的同学也来了四个,分别是组长姜春远,时任章狮副市长,组长赵,时任德平地区副专员,文娱委员蔡红藕,组织委员苗人凤四人也在邀请之列。

    这些当然全是许通和缪刚临时头硬拉来的羞辱团成员了。“叶班长,你也学打高尔夫啊!不过那动作却是很别扭,咯咯咯……”蔡红藕看着叶凡那有些滑稽的动作,忍不住取笑道。

    其实许通一伙人在远处树下商谈着什么时叶凡那鹰眼早就瞧见了,只是不作声。

    心里暗道许通估计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捣鼓自己的。所以,那打球的动作表演得更是别扭,生硬,给人的感觉就是笨手笨脚的。

    就连教他的铁占雄都感觉莫名其妙,好像一下子这小子越教越笨了,郁闷着正要发脾气时却是听见了蔡红藕的笑声。

    “是蔡姑娘啊,哦,还有许大少,缪大少都到了……”叶凡跟认识班上同学一一点了头。

    到目光滑过王安脸上时停留了几秒,想起那天晚上跟宋贞瑶去牛肉摊上吃面时不正是这小子在欺负宋贞瑶,心里一动,暗暗寻思道:“难道那天晚上这小子欺负宋贞瑶的行为是有人特地所为的,估计**不离十了,欺负宋贞瑶也许只是个幌子,是冲着自己来的。”

    叶凡生气了,决定今天也得好生的教训一下许通一伙才行,不然难解心头之气的。心道:“老子带女人,你在这咂巴个球,还想阴人。”

    “叶班长,球打得还不错。要不,咱们对练几局怎么样?”缪刚一时客气了起来,令得叶凡更是暗中提高了警惕,知道这小子想拿打球说事了。

    随即故意犹豫了一下,又扫了扫蔡红藕几人,才下了决心似的说道:“对练几局也行,只不过我刚学的,打不好。”

    “人家缪刚也是刚学的,有胆子就顶几局,没胆子嘛,呵呵……”许通在一旁讥讽着笑道。

    “行!”叶凡好像被激怒了,不顾后果的点了点头,只有铁占雄却是躺在了一把摇椅上晃来晃去的,心里没好气骂道:“这小子,又在玩笑扮猪吃虎的游戏了。

    堂堂的一个国术九七段截流阶的大师,那飞刀一出令天地失色,这高尔夫,还不是小菜一碟。

    倒要好生看看这小子如何的耍宝,不过,这叫许通缪什么的所谓大少也估计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让叶凡玩玩一下取取乐也好,就算是添个彩头。”

    “不过,叶班长,既然对练也算是赌了,赌也得赌点彩头才行是不是?不然还有什么味道?

    就赌今晚上在八宝阁吃饭就行了,八宝阁的八宝大菜可不便宜,得全上了,外加上十几年份的波尔顿,估计没几个钱是弄不下来了,那就一局p;“10万?”叶凡那眼珠子突然凸了出来,一旁的蔡红藕等人也皱起了眉头,这个赌注也太大了些。一局的钱够他们干上20年了。

    “多了还是少了?”这时沈开大少出场了,淡然笑道,眼眉抬得高高的,无视于人样子。

    “是……太多了一些,这个……我一个拿工资的人,这个够我发上十几年工资奖金了。”叶凡脸色相当的凝重了起来,感觉这经额太大了,自己无法承受。

    说完这厮一双眼还朝着摇椅上的铁占雄望去,似乎在请他拿个主意似的。

    铁占雄当然心领神会,表情也相当的丰富,也显得有点肉疼迟疑样子,说道:“10万,的确多了点,我看一局一万怎么样?添个彩头就行了,反正你们是同学,比比取个乐子就行了。”

    “这位先生,咱们现在站的是什么地方,是咱们水州省城唯一的一家温泉高尔夫球场,先生能进来肯定有普通会员卡的。经常来玩过的人都知道,这里打球的人经常赌些小钱取个乐子玩玩。一局下来,10万已经是最低档次的了。连这点小钱都赌不起干脆回家抱孩子去算啦,还玩高尔夫,丢人!”沈开趾高气扬,扫了铁占雄一眼。

    “年青人,你这是什么话,你老头子赚点钱容易吗?不就是一局10万吗?有啥稀奇的?”铁占雄好像生气了,似乎是给沈开急成这样的。

    “我老头子赚多少钱,容不容易还轮不到你来管。有种的话就砸钱赌球,不然那凉快就去哪。”沈开大少手指头往那边树下一指,意思是没钱就要不充大爷,去那边树下凉快去吧。

    “我赌了,哼!”叶凡忍不住了,冒然的冲口而出。

    “这个傻瓜!明明才学的球能玩过缪刚这个省城里蹲着的小太爷吗?别说一局10万,就是1万也不该赌呀?这一局下来20年的工资可就没啦,猪脑子啊!”不远处已走近了许多的郭秋天不满的嘟囔了起来,气得差点跺脚了。

    “秋天,他要去送死管你什么事,值得你发这么大脾气吗?别急,人家自愿的。”一旁的郭美凤假意安慰着,眼神却是小心的观察着侄女的变化。有最新章节更新及时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626.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