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六百一十九章 猪八戒背媳妇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5    阅览次数:105 Views

    到现在才码了七千字,还差两千字,如果在p;……………………………………………………………………

    “丢人了,幸好这是深更半夜,不然还真没脸见人了。”叶凡暗暗喊了声好运,作贼样子四周巡了巡,发现真没几个人,才松了一口气。其实在白蒙蒙的月光下也是不好看清楚这些的。只是叶凡的心里有鬼才会那般样子的。

    南福省省委常委们住在省里专门建的常委楼里,其实是一个高官们的别墅区,地点就在水州东城四竹河的流星湾。

    听说这里历史相当悠久,许多独立单栋楼都是用拆下的旧砖石直接建的,目地当然是为了突出那股子古代风味了。

    普通人想去拜访这些高级干部那个一般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根本就进不去。

    门口有武警在拦着的,进去要特别通行证,或者里面某位高官或其家属给守卫的武警打了声招呼你才能放进来的。

    叶凡背着宋贞瑶,在月色朦胧中溜步在田埂上。不过现在的田埂里已经没人种稻谷了,种的全是一些疏菜瓜果之类的。

    因为种菜的经济收入比种稻谷强多了,而且早上专门有菜贩子来批量收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方便快洁而且立即就有钱数。

    听着水沟里偶尔传来的几道可怜的蛙声,两人都没说话,沉浸在这一片美妙的夜色中。

    良久!

    宋贞瑶不由得叹了口气:“真美啊!夜色!”

    “是啊,真美,而且今晚的月光特别的迷人。再说,月美人更美,呵呵……”叶凡说着往上挺了挺,把垂下去腿去的宋贞瑶推上去了一点。不过那手一使劲,变成在宋贞瑶的翘臀上摸捏了。

    奇怪的是宋贞瑶好像沉浸在了月色中,也没吭声,好像默许了给某人揩油似的。

    远远的望见了省委家属楼。

    “快到了,真想再坐一阵子,唉……”宋贞瑶叹了口气,好像有点不舍似的。

    “那就再坐坐,那边刚好有块野草地。”叶凡瞅了瞅,幸好鹰眼还是好使的,犹如鹰的眼睛,在月光下还能摸糊的看见。

    “不了,太晚了,今晚回去肯定得被我爸妈骂了。”宋贞瑶摇了摇头,好像有点遗憾。

    “怕啥,他们总是你的爸妈,又不是后爹后妈。而且我们的贞瑶可是一个好姑娘,又没干什么坏事。人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嘛!”叶凡故意的挺了挺胸,装出一幅大男子汉气概。

    “咯咯咯……等下你腿儿不要打闪就是了。”宋贞瑶哧笑道,那气喷出弹在叶凡的脖颈处,挠得这厮心血起伏。瞅了瞅那野草地,估计应该不会很脏,走了过去。

    笑道:“治不了你了,敢取笑我!”

    这厮一发狠,手势一转就把宋贞瑶从背上转成了楼抱在胸前。身体再次一个转身,一蹲一伏,宋贞瑶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某人给轻放在了野草丛上。

    七段国术高手的确不是盖的,那手法的确是娴熟,特别是用来**时更是灵便。

    “干……干嘛?”宋贞瑶声音有些颤瑟,心里好像也估计到会发生点什么,所以刚问出几个字,不过后面的话已经讲不出来了。因为嘴已经被某猪哥死死地咬住了。

    不过宋贞瑶估计还没接过吻,羞得紧紧的闭着嘴,任由某猪的舌头在嘴边舔着,就是不张口,抿得紧紧的。

    野草丛只听见两道粗重的呼吸声,宋贞瑶也沉迷进去了,倒也没拒绝,只是不肯配合,或者说是根本就不知道怎么配合。

    某猪觉得光啃嘴唇好像有些不过瘾,胆子一大,身子一转,整个人压在了宋贞瑶身上。而且,空出的手往下一撩,就想滑入某女裙摆里。这个,当然是某男使的伎量了。此伎量某男叫他指东打西。

    怎么个指东打西,各位几秒后就明白了。

    “不……不行!”宋贞瑶有些慌神了,小声叫着,伸出手来想推开某人。

    她以为电视中经常见到的狗血情节会出现了——无非就是某男跟某女两人沉浸在乳白色的月光中,最后,情迷意乱之后,躺在野草丛中行那翻去覆雨之**骚事罢了。

    宋贞瑶觉得时机还不成熟,而且两人认识的时间也不长,单独相处的时间更短了。

    要不是晚上有那惊险的一幕发生也许她早就回家了。能把嘴唇让出让某人舔一阵子已经算是自己胆大包天了,想不到叶凡还想更进一步,这个宋贞瑶是绝对不肯的,其意相当的坚决。

    不过宋贞瑶那一慌张,一叫,倒是把嘴给张开了。某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那舌头微微一顶,见缝插针,一股子火热夹杂着温润就那样子滑进去了。

    此等情形就是指东打西了,攻击的是下面,其实目标在上面。听说某男惯用此伎量,从未失手过。这个得引起广大……注意……

    当然,叶凡也不可能在野草丛中真的跟宋贞瑶发生点什么,刚才那样子的突然行动无非也是想吻个尽兴,并没有其它什么意思。他知道只要身子一转,宋贞瑶肯定会出口抗拒的,看来目的真的达到了。

    “唔……唔……不行……”宋贞瑶心神间唔出了几个字来。手上动作更坚决了,仿佛真的有点生气了。

    “别动,好好的吻一个。”叶凡伸手控制住了局面。

    某女也就放下心来了,半眯着眼,舌舌相交,两人仿佛忘记了一切。时空也仿佛静止了似的,宋贞瑶青涩的动了动舌头,技术的确很差很菜的。

    一个跨世纪长吻过后,宋贞瑶心驰神摇。宋贞瑶的吻相当的青纯,甘甜可口,令人回味无穷。

    “我……对不起……”叶凡虽说还有点意犹味尽,不过他知道宋贞瑶是第一次,算是初吻,这个好像对女孩子来说相当的重要的,自己这个几进宫的人强索了人家的初吻,是有些不地道,所以不能太过于索求太多,以免引得她反感。

    宋贞瑶没吭声,扫了叶凡一眼,又望着天上的月亮,好像在回味,好像在……

    “你……生气了?”叶凡心里有些忐忑,感觉对于宋贞瑶这种很是保守的女子刚才自己的确太鲁莽了。时机好像还不成熟,应该慢慢来。

    不过叶凡也是情难自己,在闷心自问自己到底是**在作怪还是真的爱上了宋贞瑶。

    如果说真的爱上她了好像还没到那种情动的地步,应该是**在作遂,这朦胧的月色在作怪,当在,一点情动还是有的。

    “哥!这是我的第一次。”宋贞瑶没说其它话,漏了一句出来就不吭声了。

    “我知道……”叶凡漏出了三个字,转头看了贞瑶一眼,“回去吧!”

    “嗯!”宋贞瑶也望够了,应了一声,两人重新上路。不过,宋贞瑶好像抱得某人抱得更紧了,两只坚挺的,不算小的中号淑乳紧紧的压贴,甚至可以说是挤压在了叶凡的背上,让某人享受着这份子难得的温柔。

    脚步是一慢再慢,有点像是老牛拉破车。不过两人都没吭声,好像愿意享受着这一切,享受着夜的静谧,享受着月色的洗礼,两颗心此刻都非常的圣洁。

    快到了,望了望流星湾那看上去有些森严的省委家属楼。叶凡笑道:“贞瑶,这里面怕不是有十几个高官吧?”

    “不止!全是副省级及以上的。听说有50来个。”宋贞瑶那温润的嘴唇贴在某猪哥的脖颈处吐着气,说道。

    “50来个,怎么有那么多,不可能,省委常务不是听说才十三个还是十一个?”叶凡有些惊讶了,有些不信。

    心道:“不可能有50个啊?就是把全省的副省级干部全凑一块也凑不足50来号人吧!”

    “省委常委虽说才13个,但副省长可是有10个之多。加起来不就有23个了,加上人大、政协那两套班子处的副省级干部也有十来个。

    其实那些副主任什么的都是一些原本在省里担任要职的人退居二线的干部,这样一算就有近40个了。

    而我们南福省的苍海市、水州两市的市长、书记都是副省级别的。加上一些退休的副省级干部,所以,全凑一块就有50来个了。”宋贞瑶因为其父是的缘故,所以耳闻目染,也知道了许多内部行情,倒是令得叶凡大开了眼界,叹了口气。

    这厮有些自嘲样子笑道:“光是副省级干部就这么多,我一个小副处还真算不了什么,罢了,唉……”某男有些失落。

    “你以为呢?还以为自己了不起是不是?咯咯,放在这些高官面前你只能算是个打杂跑腿的。全省副处级干部至少有好几大千的。每天光是想进流星湾,排成长队等着接见的一些厅级亮官开来的奥迪都可以排到几百米开外。当然,他们未经允许一般是不会来自找没趣的。所以,别以为自己年纪轻轻就当了副县长就以为天下第一了。”宋贞瑶打趣般的给叶凡大大敲响了警钟。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59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