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五百五十七章 公安对纪委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4    阅览次数:93 Views

    尽管那种相助较阴晦,但肖竣臣最懂得香港飞云集团对自己鱼阳肖家的重要性了,这个可是肖家经济来源的重要支撑,一个不可缺少的旁柱子,是对鱼阳肖家势力的有力补充。

    “不是很大打击,实话眼你说竣臣,那将是灾难性的打击。我们初步估算过,天马大厦那一带的销量占了我们集团总销量的三成左右。

    如果第三层楼面一半再被布升占去,那咱们的飞云得彻底的退出天马那一带的区域。

    一年中只是纯利润的损失就不下凹万。最重要的是市场远景规划将受到很大的制约。

    所以布升即便是砸进鱼阳丝厂凹万,也稳稳的有得大赚的。赚钱还只是小事,主要是对我们飞云集团的打击那可就是致命的了肖飞城略显激动。

    “那堂兄的意思是?。肖竣臣小声问道。“你无论用什么办法,先了解清楚情况,我立即叫正在福春市谈判的傲霜赶到鱼阳来。如果查清天马大厦那第三层楼面的承租权的确是被叶凡给转走了,就得不惜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从叶凡手中抢回那半层楼面的承租权来肖飞城的声音变成有些阴冷了起来,火药味相当的浓烈。

    “嗯!现在也正好,布升集团的人被周长河突然亮出的纪委那个大招牌给吓跑了。正是你们下手的时机了,不过,牛凡肯不肯把那半层楼面转让给你们这个小也是一件难事。

    毕竟前次你们撤资的事可是令他丢尽了脸子,在县常委会上被费默、周长河等人一直纠住尾巴不放,而卫初蜻和贾宝全对于叶凡的工作能力也颇有微词,我想他心里肯定恨你们恨得要命了。

    关于消气这方面我会出面做些工作的。不过,叶凡从金世界集团转来天马的第三层半层楼面,其目地是为了逼得布升注资鱼阳丝织线毯厂。

    这次的事如果我去说,估计叶凡还是会老话重题的,而且这次你们要抢得那半层楼面,就得接受叶凡的条件,我就怕到时他会提出一些令你们难以接受的苛刻条件就麻烦了。”

    肖竣臣心里也没多少底子,因为叶凡这个人有时倔起来时像头牛,几匹马也难以拉回来,不要说他这个常务副县长,估计有时县委书记贾宝全从心底里都有些怵他。

    卫初婚这个。县长听说都被他克了好几回了。此人有些能量,像贾宝全的心理肯定是既想打压此人但又不想把他给逼得太重了。

    费默和周长河想阴他反而被他借常委会之手拿下了黄海平,说明此人也有一定的手段和能量的,并不是他脸上弄上去的那般子稚嫩。

    而且,从这次转手天马大厦楼面逼布升集团注资鱼阳的事来看,这小子很有心计,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胆大妄为的枭雄也不为过。像挪动功。万的大手笔肖竣臣一直在想。如果换作自己的话估计也没那么大的魄力和胆识的。

    这样的人虽说只是一只初生牛犊,但往往是这种人最难纠的,油盐不进。

    而且这小子好像也挺神秘的,好像背后一个。“靠,都没有,好像背后有时又会冒出几个市委常委为他呐喊助威。

    令得肖竣臣一直在晃脑袋,认为这小子很难以琢磨,琢磨也琢磨不透,有种霎里看花的感觉。

    肖竣臣无形中在心理上已经对叶凡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忌惮,这一点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个只是一种本能上的忌惮。

    “唉”前次撤资的事的确是我们飞云集团做得有些不地道。当时提出要求他们扩厂子条件,那个条件的确太苛刻了,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得了的条件。

    其实也是为了我们撤资作幌子。找个由头罢了。竣臣,集团内部也很复杂,其实我当初是不赞成撤资的。

    不过有些事从公司大局,从公司利益出发我这个董事长也是无力回天,公司有公司的章程,这一下又要舔着脸回去求他了,这脸真不知往哪儿搁了。

    不过为了集团,为了咱们肖家,你一定要说服叶凡,我说过。不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抢下天马的半层楼面。

    注资鱼阳丝厂的事好商量,如果叶凡只是提出这一个条件到是好办。我们就当是花钱消灾了,而且这事得抓紧,得赶在布升觉醒之前把楼面转过来才行。

    幸好周长河的双规在无形中帮了我们一场,不然此时估计布升已经在举杯相庆了。

    他们作得也相当的保密啊,事先我们虽说有些怀疑,但绝没想到这事居然会是叶凡给捣鼓出来的。此人有一定的神通,我看以后肖飞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不过转眼间那脸又开始变得阴冷了

    “堂兄,话不能这么说。赌场无父子,商场更是一样。商人重利,官场重势,其实道理也差不多。

    在商言商,明知道注资鱼阳丝厂没有赚头了你们撤资情有可原,而且你们那预付的3四万款子不是白给丝厂了吗?

    说起来你已经算是重情重义的了。至于堂兄拜托的事我一定会办到的,这个小你放心。我不想信凭着咱们鱼阳肖家还拿不下一个叶凡来肖竣臣重拾信心。

    鱼阳县纪委的车就快进入福春市境内了,远远的已经望见了福春市跟鱼阳县县域界面的那一座大桥。

    县纪委副书记费方成望着那座大桥,终于松了口气,忍不住打开车窗拿出一只烟来点上,喷了一口后,放松一下。

    心道:“只要进入了福春市境内,鱼阳再想整出什么虫蛾子来就鞭长莫及了。周长河说是在桥那头有福春市公安局的朋友接我们,这有人保驾护航更是有利了,胜利在望了

    “费书记,我总感觉后面有车在跟着似的,不过隔得太远看不清楚这时前面开车的司机略显担心,说道。

    “跟踪,谁?”费方成嘴里念叨着条件反射般地伸出头去往后看了看。观察了一会儿好像没发现什么,说道:,小刘,再开快点,过了县界的狼马大桥就没事了。等下停在狼马大桥福春市那一头拐导处稍微休息一下,我到要看看谁有那个胆子跟踪咱们纪委的车子,胆大包天,不想要头上那帽子啦?,小

    费方成那脸顿时阴沉如暴,快滴出黑汁来了,“叭。地一声喷出了口中那根芙蓉王烟屁股。

    “卢局,纪委的车子快到福春市跟咱们县分界的狼马大桥了。要不要在上桥前拦截住?如果过了县界咱们不好越界拦人的。”赵铁海问道,有些急了。

    “立即冲上去拦截下来,贾书记有交待,无论如何得把叶县长快点送回林泉去。如果周长河要阻拦,你就亮出贾书记牌子卢伟厉声说道。

    “是!”赵铁海一听顿时来了劲头,猛地一踩油门,本来只能开力码的一下子升到了匀码,像箭一样飙了上去。像鱼阳这种窄小的路面行这么快的速度是相当危险的,不过赵铁海也顾不及这么多了,叶凡可是他的靠!

    “赵局,好像前面纪委那辆车子也提速了,快赶上飞车了。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赵铁海的手下有些担心的说着,心里蒙蒙的,一直悬着。

    刚才也不明白为什么赵局会开着车子带上几个人去追纪委的车子,那不是找死吗?

    刚开始时还以为是去福春市执行什么任务,后来一看那势头。终于是明白了是追县纪委的车子。几个人顿时就惊出了一声冷汗。

    不过赵铁海没发话几个人也不敢吭声,不过,一个个那心脏不争气的“咚咚,的跳动着连自己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妈**的!跟老子比赛飞车了是不是?哈哈哈,那就来赵铁海突然好像吸食了大麻似的,来了精神头了。油门被他一脚踩到底了,桑塔纳劲。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似乎在剧烈的颤栗着,有点解体散架的感觉。唰啦一下,眼前树木往后退着瞬间就没影了,那速度,再怎么说也有咖马了,在高速路上跑跑还行,在鱼阳那破路上铁定很悬的。

    同车的几个手下全紧张的盯着前方,靠车门旁的早就按在了车柄上,随时做好了开门跳车的准备,因为感觉那车子随时都有可能飞到溪里学习跳水的势头。

    “费书记,后面的车子好像赶上来了司机有些焦急样子,一直看着后视镜。

    “冲过桥去,到福春市那一头停车,哼”。费方成冷哼了一声,心道:“难道还真有人敢捋咱们县纪委的虎须不成?我倒要看看是哪尊神?。

    赵铁海尽管在飞车了,可是原先的距离差太远了,眼见着前面纪委的车子冲过了狼马大桥。

    正焦急时“吱嘎,一声紧急刹车声传来,前面纪委那辆车子居然停了下来,车门颤了颤费方成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厮冷冷的注视着赵铁海的车子冲了上来。

    “我道是谁有那么大的狗胆子,原来是林泉经济区分局赵铁海的车子。听说此人跟叶凡关系相当的好,不会是想中途拦车救人吧。应该不会,他有那么大狗胆吗,这是纪委的车子。”费方成板着个脸,见赵铁海下了车子暗哼了一声。

    直愣愣的盯着赵铁海,说道:,“赵副局长,你车子一直跟着咱们县纪委的车子想干什么?难道是来保驾护航的?”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53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