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五百五十六章 肖家人的震惊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4    阅览次数:111 Views

    :月志们,月底了。快讨年了,打扫卫生的时候看看。出心,月票落下,有的话就扔过来,人家“瓜瓜”大哥早起做卫生,发现了三张月票,一口气全扔了过来,谢谢!,

    “嗯!不错,你能这么快明白过来说明你的眼光思路都有所长进。咱们要学会往前看,着眼咱们玉家乃至于整个鱼阳的大局。在鱼阳县这块地盘上说句实话,咱们玉家跟费家相比似乎弱势了一点。如果能拿下周长河,那费默成了光杆司令咱们以后就好对付了。费家没落了不了起来。

    “不过周长河被拿下后他留下的纪委书记位置肯定会被贾宝全占去的。贾宝全势力涨了对我们玉家好像也不是件么好事玉雅枝又提出了心丰疑问。

    “不用担心什么?贾宝全的人得到纪委书记宝座那个是正常的。不过这次的事也许有变数。周长河一倒估计市里的周乾阳跟罗浩通两人都想得到这个个置的,让他们斗斗何乐而不为。雅枝,你想想,你是愿意让贾宝全的人得到这个位置还是卫初蜻的人得到此个?”玉怀仁开始用此事教育起后辈来了,这个也许就是官场经验的变相从理论集为实践吧。

    “当然是卫初蜻了,支持一个卫初蜻出来跟贾宝全顶顶不是更好。

    卫初蜻此人暂时好像没什么野心,一切都是以贾宝全的主意为主。不过我看这个应该只是个表象,这世道。哪有没有野心的县长,谁都想东西压到西风,一直被别人压着也郁闷。”玉雅枝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不过咱们也要有点野心才对是不是?。玉怀仁开怀笑到。

    。叔,咱们家能从此事中得到什么,好像很难?”玉雅枝在心里摇了摇头,不理解玉怀仁的高深莫测。

    “毒么不能,你想想,你叔我以前是处在什么位置的?”玉怀仁笑道。

    “市纪委书记位置,难道叔也想插一手。那个估计很难啊叔玉小雅枝心里一惊失声说道。

    因为玉怀仁去年就是市纪委书记。也不过才提拔到市委专职副书记位置上的,以着玉怀仁在市纪委的打拼了许多年,应

    。呵叭,,你想错了。不说了,以后你就会明白的玉怀仁笑着挂了电话,不说透,弄得玉雅枝像一个闷葫芦似的,又不好再问,只好自己一个。人郁闷着。

    “长河,你要抓紧,县里开始行动起来了,听说公安局的卢伟已经亲自出动了。

    此事你得早审理出来,有了证据即便是贾宝全想保住那小子咱们

    他打的是周长河的另一个电话,这个只有他们俩人知道。当然冉长河正常的那个电话关机了也是周长河故意整出来的。即便事后贾宝全问起来就说手提没电了贾宝全也拿他没办法。

    周长河知道这样子做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因为叶凡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副处级干部,县纪委虽说拥国家有赋予他们独立办案的权力。但华夏的政体和官场制度明摆着在哪里,不可能能让这种独立办案执行的。

    按规则,要双规叶凡这个副处级干部至少得先跟贾宝全通个气,贾宝全这个县委书记发话了才能执行的。

    如果这次搬不倒叶凡估计会引来贾宝全的雷霆之怒的,不过周长河这次也是孤注一拉掷了,觉得把握相当的大,没有旧成也有成。而且叶凡挪用的巨额资金到现在还没回拢到账头上也是铁的事实的,逃也逃不开的。

    “小我知道。我现正在福春市一个秘密地方等着他们,等叶凡一押到立即审理,我相信纪委同志的审案手段的,一个钢人咱们也能把它的嘴嘎嘣一下槌开的周长河话语中显很是轻松,其实神经却是蹦得紧紧的。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只要叶凡没有签字画押这事都还没盖棺定论的。往往许多的事已经签字了还有变数推翻,就更不用说这种还处于不是明确的情况了。

    “堂兄。大事不好林泉镇副镇长肖景成在电话中对着常务副县长肖竣臣说道。

    肖景成是肖竣臣的远方堂弟,不过两人关系挺好的。去年肖景成在吉平乡任副乡长,现在能到林泉镇当副镇长,而且入了镇党委这些当然都是堂兄肖竣臣这个常务副县长罩着他才有如此好个置的。

    其实肖景成也是肖竣臣安插在林泉忧…枚棋泉镇萤委班子可是相当复杂,鱼阳四大联欺州像都有安插人,因为林泉镇是块肥得流油的地方。

    更主要的是这地儿地盘大,人口众多,地理个置特殊,处于几个交叉口。

    所以,县里的鱼阳四大家族都想夺下这块地般,用费默的一句话说。那就是夺下林泉镇等于占领了鱼阳的半壁江山。现在林泉经济区的办公大楼又建在林泉镇,这鱼阳的半壁江山更是实至各归了。

    “什么事别慌,景成,你慢慢说拜

    ”肖竣臣心里一震,不过人还是很冷静的说道。

    “听说叶凡从香港请来了布升集团,还说他们会投资刃。万给鱼阳丝织厂”肖景成把叶凡被双归的事快速的给肖竣臣说了一遍。

    ”布升集团,不是堂兄飞城控股的香港飞云集团的老对头了吗?前次飞云集团注资县里丝织线毯厂的事失败后已经在跟福春市那边谈判了,有可能会在那边建一个丝织基地。

    奇怪了,叶凡怎么能请得来布升集团,布升集团可是老牌的香港公司。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纠葛不成小会不会对飞云集团不利?”肖竣臣眉头一皱,感觉这事来得太突然,估计其中应该有什么道道,所以忍不住说道。

    “我当时一听说后也是感觉非常纳闷,飞城堂兄的老对头居然打到咱们鱼阳来了。咱们鱼阳有什么。除了穷山恶水一帮刁民,人家布升那老牌公司凭什么肯来投资,这事还真是诡异了。我怕叶凡知道飞云集团的一些内幕,针对弱处提供给了布升集团什么方便。会惹出什么事端来就麻烦了肖景成想到了许多,讲出了自己的打算和扰虑。

    “有可能。我马上给飞城堂兄说说,防患于丰然肖竣臣挂了电话后直接又打向了香港。

    听了肖竣臣的讲述后肖飞城这个身家超亿的商场巨鲸,震惊得差点从老板椅上跌滑到了地板上。

    嘴里有些不可置信样子,喃喃道:“我说最近怎么有些奇怪,听说南宫集团的天马大厦第三层另外一半楼面已经被金世界集团转让了出去,不过一直没查到转让对象究竟是谁,会不会就是你们鱼阳那个叶凡干的?。

    “叶凡!他哪有那么大能量?不过纪委的周长河说是叶凡有私自挪用力。0万巨款的嫌疑,难道那凹万就是用在了天马大厦那半层楼面的转让上?”肖竣臣有些郁闷的说道。

    “这就对了,应该就是叶凡把天马大厦那半层楼面转了过来。不过我很是奇怪,叶凡凭什么能耐能从金世界集团转手过来。

    要知道前段时间我们飞云集团也一直在跟金世界的蔡总打交道,希望他们能把那半层楼面转给我们。使得我们飞云集团也能占有天马大厦第三层整层楼面。

    如此一来咱们占据第三层整层,比在第四层的布升那位置更有利。如果真是叶凡干的,其目的是为了什么?”肖飞城说道,脸上爬满了黑线,一丝阴霾罩了上来。

    “肯定跟布升有关系,要知道咱们鱼阳丝织线毯厂不过一个快倒的破厂子,布升集团可是香港的老牌公司了。他们不去沿海地带发展,肯来咱们鱼阳这个破旮旯地方砸钱,其结果估计是连个泡都不会冒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个就颇为令人费解。难不成叶凡手中有布升他们喜欢的东西?”肖竣臣皱紧眉头,一脸的凝重。

    “难道是叶凡手握着那半层楼面逼着布升注资鱼阳丝织厂,不然那刀。万的巨额资金他怎么敢乱动,要知道孜。万对你们鱼阳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叶凡的胆子如此之大。肯定有必胜的把握,不然他绝不会以身试险的。糟糕,八成可能是这样了肖飞城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转起了圈子。

    “厉害!大气魄!叶副县长真敢这样子做的话那真是个能人,而且是个大能人。

    不过现在叶凡被周长河双规了,一时半分儿估计是难以脱身了。如果周长河一直紧咬着他是私自挪用公款,那叶凡也是很悬的了。不过如果叶凡能脱身开来,追回了布升集团,那对你们飞云集团可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的肖竣臣也是一脸的忧虑。

    这个就得讲讲肖家跟香港飞云集团的根源了。

    飞云集团的董事长肖飞城的祖上跟肖竣臣是同一个人,所以算上去上代人还是相当亲的。

    这么多年飞云集团一直以来也为鱼阳肖家作了不少的事,或多或少的也帮了不少忙的。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52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