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五百二十一章 打击费家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4    阅览次数:115 Views

    “贾书记,叶凡同志的确很优秀,不过这次丝织线毯厂的事他处理的的确欠佳。()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妥,好不容易跟飞云集团挂上了勾结果被他一笔就否了。”卫初蜻心里还是难以释怀,因为她的压力太大了,也难怪。

    “算啦,等他回来再说了。目前林泉修路工程招标的事风起云涌,卫县长,你最近多花点时间关注着,看紧点,不然捅出什么篓子来就麻烦了。”贾宝全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一时又找不到什么征兆。

    晚上。

    费家大院里。

    费武云阴沉着脸,气愤的说道:“爸,叶凡这小子真是阴啊!摆了我们一道。”

    “嗯!损失了多少?”党群书记费默面无表情哼道。

    “大概有力0多万,他娘的,这小子事前一点口风都没透露。跟肖家的飞云集团说解约就解约了。害得我们在拼命的过户转户,把丝厂周边的地盘盘下了许多。一些破楼咱们出的价格郗超出了市面价,一个猪栏牛栏都出到了一万多块。如果丝厂不扩迁了要这备多的破地破楼拿来干嘛?”费武云差点喷血了。

    “唉!为了跟叶凡斗法,为了获利,咱们费家这次是载了个大跟头。盘下的破楼破地那劲万就不用说了,最主要的是影响极为不好。

    好像还有五六十户费家人也听了你们的话,拼命的加楼层,猪栏牛栏鸡笼之地都被他们撤了改建成房屋了。

    这个临时头搭建的房屋做工粗糙,地基随便搞的,和砖的沙浆里面估计连水泥都没拌几包,不能住人,现在还得花钱请工人撤除,不然以后出了事事就更大了。

    经这么一闹,以后咱们费家再次号召大家要干点什么的话估计就难了,影响很大啊!

    全是负面影响,武云,这次的事是个深痛的教,以后得冷静点,不要听到一点风声就盲目行动,叶凡那边的情况得抓牢抓准备点才是。

    ”要默冷冰冰说着,不时的皱着眉头。

    “难道就这么算啦,妈的!我干脆找人整残了这小子,敢阴我们费家,那可是劲多万,不是一块两块的费武云嘴唇都在颤栗,脸色狰狞如狼。

    “整整整”整个屁!你能整残几个。你以为那个叶凡是个庸手吗?那天西盘乡的南天顶发生的事你小子好生想想,是不是有发现点什么?”费默张口叱道,一脸的严厉。

    “有什么?不就一个白脸小子,毕业不过半年多能有什么能耐?”费武云气冲冲说道,一脸的轻屑。

    “你小子,叫我说你什么好!真是个混球,你是不是要蠢到家了。好好想想,那天玉史介在骂叶凡的时候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费默恨铁不成钢啊!

    “我想想!”费武云当然不是正宗的蠢蛋了,闭目想了一阵子,突然面现惊骇,失声叫道:“对!对!那天好像是靠山虎那小子从空中腾下去要拳击叶凡,后来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个冷厉的青年人。一拳挡去当时玉世雄还连退了好几步,差点摔了个狗啃泥,后来听说那个汉子是叶凡的司机,难道这小子也是练家子?”

    “总算不笨!你想想,叶凡在不长的时间里是不是打了几次架了,哪一次他真的很惨过,最后都是被他阴得屁滚尿流的。

    第一次跟周小涛在水云居,结果是周小涛被整进了羊头峰基地,差点被那个什么谢营长拔了人皮,听说最后还是周长河求爷爷告***才把儿子捞了出来。

    第二次王小波伙同县局的古征华对叶凡动私刑。结果怎么样,古征华进了大牢,现在还在牢里唱着《铁窗泪》,而现在王小波也是待罪之身。

    要不是他叔王天亮这个财神估计早就到大牢里吃牢饭了。第三次你弟弟文远不是都被他整进了看这守所。

    所以,这小子不是个东西,虽说他本人不怎么样,就是运气好。你得长个记性,别毛里毛燥的就往那小子身上招呼,别惹出什么更大的事端来。你想想,玉家的玉娇龙被他调戏,玉史介被骂,结果怎么样。这小了先是被捋了帽子发配去巡视水库,几天后立马就升副县长了,这其中的关巧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

    前几天那个卢尘天副市长好像对那小子都是赞不绝口的,难不成这小子背后的靠山就是常务副市长卢尘天?”费默细心的教育着儿子。

    “应该不可能,如果是卢尘天的话以前一毕业就不会被秦志明给塞到天水坝子去当一村官的。既然是有点关系应该也不会很铁。”费武云有自己的看法。

    “也对!也许是卢尘天真的爱才,那小子的确是个化缘的人

    个人居然弄来了资金,当然,这与也占了很重洲,※

    不过跟他一比,你小子得学着点了。别整天就懂得在女人那肚皮上操作,不要只顾着播种了,要干点正事才对。咱们费家人不缺女人,但女人们喜欢什么,当然是喜欢钱了。没钱人家不会再理你的,别以为你长得还行,那个不值几个钱的,所以得赚钱才对。

    不过那小子这次我相信他是灾劫难逃,听说飞云集团跟县丝织厂拜约的事他居然是自用主张,连卫初蜻和贾宝全都没汇报。

    胆大包天了,真的以为鱼阳是他的天下了。林泉经济区的主任,说难听点那个职务贾宝全可以随时捋了的。”费默恢复了平静。

    “爸,我看就得直接把这小子拿下才对,不然这次招标的事有大麻烦。”费武云笑道,一脸的兴哉乐祸。

    “拿下,不容易!至少要让贾宝全对他完全失去信心时才有机会,这次的事估计最多批评一顿,挨顿板子了事。

    想用这事拿下他,那个时机还不够成熟,不过也可以试试。不拿下他的话咱们的武辰公司肯定有麻烦,明显扛不过市里和外省的大公司。

    拿去公平竞标的话咱们县里的公司都没戏。就看明天的常委会上能否把工程对象圈定在鱼阳的承包公司内了。

    我想贾宝全和卫初婚应该也有点这个意向的,烈口万给外人赚还不如给咱们鱼阳赚。

    等于一下子给鱼阳本县增加了劝0万的总收入,延伸出去的话还不止这个数。如果常委会拿不下这个决定的话你给小月讲一下,还可以从林泉经济区内部打开这条路子。

    像这么夫的事肯定是经济区党委班子集体决定才行。从内部击破也许更有效果,我相信肖家也会支持这钱让鱼阳人赚的。”费默也感到这事有些棘手。

    墨香市脸谱阁内,市电力集团网上任的总经理范仲扬满面红光,估计一半是因为茅台给闹的,一半的原因就是最近他走了红运,集团董事长的宝座终于是尘埃落定了,以王亚哲的失败而告终。

    当然,范仲扬对叶凡的亲热却是令缪勇和谢端两都深深的感觉到了莫名其妙。

    按理说叶凡不过一个副县长,人家范老总可是市电力集团的一把手。正儿八经的正处级干部。

    从财力方面讲那是一点也不输给县委书记贾宝全的,怎么给人的感觉范老总对叶凡是过于亲密了,甚至给缪勇和谢端的感觉就是范老总有巴结叶凡的嫌疑,这个也太匪夷所思了。

    正处级干部巴结副处级干部,如果叶凡在市委组织部任副部长还有点道理可讲,就这种情况却是令人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他俩人当然只能当个糊涂蛋了,这其中的关巧当然也只有叶凡跟范仲扬两人知晓,那个大人物当然就是市委组织部的部长曹万年了。

    范仲扬敬重的当然并不是叶凡,而且叶凡的身后人曹万年。这次范仲扬上位曹万年这个组织部长可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因为竞争太激烈了。

    所以,范老总对叶凡心存感激也正常,两瓶茅台下肚皮后关于电力集团买下原庙坑乡政府楼和院子的事基本上敲定了。

    “叶主任,咱们再碰一杯。”范仲扬笑眯眯说道。

    “行,再干一杯。”叶凡也是豪爽地举起了杯子,一杯茅台一饮而尽。

    “好!痛快!这样吧,明天我就安排人到林泉镇签定合同,把土地和房产权过户过来。资金就定奶万了,不过,希望修路工程开始后能赶在前面先贯通我们电力集团在林泉的三个电站。庙坑那边因为竹水溪第二级的梯级电站正准备开工了,路好走的话工程进度也快了不少。”范老总笑道。

    “行!天水坝子那条路一贯通就能连接到原庙坑了,同时铺灌到景阳林场,再穿过它直灌通景挡电站。另一方面庙坑那条路同进开工。加快工程进度,力保二级梯级电站的尽快开工。”叶凡呵呵笑道。

    “谢谢,范总,我代表林泉人民感谢您对林泉镇的大力支持。”缪勇和谢端同时举起了酒杯敬酒。

    办完事后叶凡去老书记李洪阳处逛了一圈,请教了一些官场之道,很是令李洪阳感到满足。

    自从离开鱼阳后,李洪阳活得很是郁闷。而那些老部下也没几咋,人来看他了,只有叶凡每次到市里都会提上两瓶茅台来看看。秦志明偶尔也会来走走,其他人就没人来了,典型的人走茶凉。

    从李洪阳处出来后叶凡直奔角溪镇的纸厂而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忙,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49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