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四百四十四章 风司长出马了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03 Views

    :惑道猪头和野马!王,两哥们的打赏。讽洲洲腮沂各位大大很支持狗子,狗子心存感激,谢啦!顺手求月票!

    牙一咬,瞅了瞅一旁的风清录,想道:“既然这个也是财神爷,还是财政部里来的,能不能求他出面说叨一下,一般来说也有用的。齐叔也帮了我许多了,这个副县长可就是他面子上捞来的。

    不然周乾阳和贾宝全那么好心,立即就任命了,还特事特办什么的。这世上还真难,我们抖命追求的官帽子人家那些大佬一句话,开玩笑似的就解决掉了

    嘴里说道:“风司长,您是大领导,能遇上您的机会那是万分之难。市里、县里领导信任我,给我挑重担子。特殊提拔,再怎么说我也得表现一下不是。

    不然周书记罗市长贾书记卫县长怎么看我,所以这第一件事虽说难度极高,但绝对不能办砸了。

    您看看能否帮忙说两句,让鱼阳的干部群众回家能过个好年

    叶凡满面含笑,笑意真诚,恭敬但并不显谄媚,初步做到了张驰有度。松紧适宜。就连齐振涛都在暗中点头,感觉小叶长大了不少。

    “嗯小叶说得实诚,今天小叶的招待也是令我感到非常的舒坦。这样吧。你们在省财政厅的那两笔款子是什么名头的,金额有多少?”风清录司长开口了,不过不是盲目就答应,而是先了解情况再说。像这些大领导一般有把握的事才肯出手的,这才能显出个沉稳来。

    “谢谢您风司长。一项是关于农业科技发展补助,有如万。一项关于扶贫,地方经济性补助项目。有劝万左右。这两项款子上面都已经审批了,就是在款子到位一项上财政厅说是年关紧,一时排不过来,也许要推到明天再哉拔过来了。鱼阳是贫困县。这个拖不起。”卫初蜻作为县长。这方面当然非常熟悉的。

    “嗯”。风清录听了后并没立即表态,嗯了一声后在考虑着什么。

    几分钟后笑道:“这样吧。两笔款子,劝万那笔我打个招呼,看看能否赶在年底前拔下来。就当是提前贺一贺小叶同志高升了,呵呵呵”。风清录也很干脆,直接掏出电话打了起来。

    说道:“学正兄,好久不见了。哈哈哈

    “风老弟,你这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人影子,听说你下来,可就是不见真神,害得我好找啊!,小南福省财政厅厅长杨学正笑道。

    “看来两人关系相当不错,这风司长难道在财政部任职?有可能,不然省里的大财神爷杨学正此人风司长怎么喊出兄弟来了。”周乾阳等人心底里暗暗惊叹。

    “我在鱼阳婆罗山水库钓鱼小遇上一个有趣的小伙子,叫叶凡。是这里的库区办主任,听说快提副县长了。

    随意中谈到了鱼阳县年关的事。好像日子过得挺难。说是鱼阳有笔扶贫性质的经济发展补助,估计有劝万左右。

    也许劝万在沿海地区算不得什么,不过在鱼阳可是一大笔巨款,说是能否在年底前拔下来,听他叫得那般子的惨,我也有些心酸。鱼阳的经济是该挪腾了。呵呵,这小伙子很有手段。搞的那咋。“叫花鱼。堪称一绝,老杨你没下来,可惜了风清录说完后也没再说其它的什么,挂了电话。

    “谢谢!谢谢”叶凡连声说了三个谢谢。卫初蜻和贾宝全也是跟在后头连连称谢。

    “呵呵,谢我干啥,我没做什么啊!只不过跟老朋友打了个电话。讲了讲钓鱼的事。谈了谈你的叫花鱼。”风清录一脸的轻松,令得叶凡是感慨万千,人家一个电话鱼阳的同志跑断了腿还难办到。

    晚餐过后喝茶聊天。

    周乾阳、罗浩通和贾宝全等人被齐振涛赶走了。

    “齐老哥,今天我可是大获全胜,你那五成是我的了,哈哈哈风清录也暴出了狰狞的狂笑,也许喝了些酒的缘故,估计应该是很开心。

    “唉!这鱼它娘的也是势利眼。见你风老弟是从财政部来的财神爷全往你那口子上撞,看来有钱也能使鱼上钩啊!老子省里的就不来问津。真是有些躁人

    齐振涛无奈的叹了口气。突然扫见了一旁正默不作声陪着笑脸的叶凡,发气道:小子,我的损失就由你来陪了”当!”

    “我赔,赔啥,您可是省长小赌的肯定是高档货,我可是赔不起?。叶凡一慌,赶紧站了起来连声推脱。

    “赔不起也得赔,哼!齐振涛狠声说到,逗得风清录在一旁狂笑不已。很是得意。看来两人真的很随意,互相斗着取乐。

    “齐叔,我真不怎么你们赌什么,这无影的东西叫我咋赔?”叶凡苦瓜着脸,瞅了一眼正干笑的齐天叫道:“赔什么,你说”。

    “嘿嘿嘿,大哥,就是那个,那个玩意儿齐天阴声干笑不已。

    “那介”那咋。什么,我”。叶凡不明白。

    “跟娘们有关系的东东齐天凑叶凡耳旁贼笑道。

    “啊!”叶凡吓得差点凸掉了眼珠子,隐晦的偷窥了一下齐振涛和风清录,暗道:“两位大领导要春宫丸,我的老天,大领导也好这口子?”

    “瞪啥瞪,只许你们享受就不许咱们这些半老头子乐呵一下了。没啥。增进情趣的东西,男人嘛!偶尔为之有益于身心,食色性也是不是?风老弟,你说是不是,哈哈哈”齐振涛一点也不感害燥,直言不晦。

    “嗯!男人风流不是病,正常!”风清录也开了句玩笑。

    “说说,你小子还有多少存货,全拿出来齐振涛问道。

    “我”我没有几颗了,是人家配制的。古代秘方,纯草药,无副作用的,很难配制,真的很难。那个配制此丸的老前辈云游去了。”叶凡赶紧打着哈哈想堂塞过去。“别罗嗦了。快拿出来,咱们得赶回去。”齐振涛哼道。

    “就三颗了!”叶凡巴巴的说道。

    “那么少?”齐天突然睁大了牛眼,嘴合不拢了,“那我的份头不是”风叔,正好,一人一颗,嘿嘿

    “不对!我是一颗半,你老头子可是输了的,他得给我半颗齐老哥。半颗分了有一

    知品干脆你那一颗仓给我得!下来一插不容易圳尝风清录那脸皮一点也不嫩,毕竟是财政部出来的,都练成锅底子了。

    “嗯!算了,齐天那一颗给我,你独得两颗。”齐振涛哼道,脸上不悦了。

    “爸,我”我盼了许久了。”齐天麻着胆子小声叫道。“好像”好像我还有点存货。给齐天一颗算了。”叶凡斯斯挨挨说道。

    “还是大哥好哇,哈哈哈”齐天露出了狂劲头。

    “好小子,跟我打马虎眼。还有多少,全拿出来。”齐振涛吼道。倒真有点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子。

    “我看看。”叶凡拿出了盒子,打开一数,正想回话。

    “盒子拿过来吧,还数啥?”齐振涛居然不顾一个堂堂常务副省长形象。叶凡网递到他跟前就被他伸手夺了过来。

    眼一扫,哈哈爽笑,说道:小子,还想藏,不错,六个瓶子应该就是六颗了。风老弟三颗。拿去!我二颗,齐天一颗,齐天那一颗就,放我这儿保存了,咱们是一家人小还分什么的彼此。”

    齐振涛乐呵着分完了药丸。风清录也没矫情,自然地放进了皮包里。就剩下齐天黑着个脸不作声。那是不敢作声,估计一出声真的会被齐振涛干了一个暴栗子尝尝的。

    齐振涛休息一阵子后就走了小叶凡网送到门口,乘齐振涛不注意时偷偷塞了一咋,硬抑抑的东西给齐天。这小子那手比鹰还快,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麻溜地塞进了皮包里。

    “谢谢大哥,我知道你不会就这样丢下兄弟的不管的,呵呵”齐天凑叶凡耳旁低语了几声钻进车子走了。

    车网开到婆罗山水库到武溪的交叉路口时,齐振涛扫了齐天一眼,哼道:“给了几颗了?”

    “什么几颗,爸?”齐天强作镇定想蒙混过关,其实脸上顿时就布满了黑线,心里哀叹一声:“完啦!老头子那当过兵的眼简直就是鹰眼。”

    “真想吃板子是不是?”齐振涛顿时脸放了下来,冷声哼道。

    “别,爸,我也不知道。当时没看。”齐天黑着脸,连腮帮子那肌肉块都在颤栗,拉开皮包一数。说道:“三个瓶子!”

    “再拿二吓。瓶子过来,给你小子留一颗。年青人,这东西虽说没副作用,但用多了对身体也有损伤的。”齐振涛振振有词。

    “爸!留两颗吧!”齐天差点喊出来了。

    “再喊,一颗都没有。”齐振涛脸真的板了下来,“你小子。还想跟我打马虎眼,唉!这玩意儿的确是好东西。爸虽说有三颗,但那边兄弟多,一人半颗的话试用一下也不够分的。可惜没办法量产,不然投资搞个厂子倒是发财了,哈哈哈

    “量产肯定不行,这个要内劲之息蕴育才行,听说要达到七段的高手才能制用出来。

    咱们华夏像那种隐世级老头不会超过四只巴掌数。大哥不错了。还挺大方的,估计他那儿也所剩不多了。

    而且此丸的药材听说是绝品。没地儿来的。爸,省财政厅那个玉厅长跟大哥不对付,你不如跟那个玉老头打个招呼,剩下的那笔农业补助款子也给拔给人家鱼阳算了。

    他们县的贾书记把那两笔款子的争取权交待给了大哥,其实有点强人所难。

    大哥网升官想尽快捞回这笔款子,如果玉老头从中作梗的话那款子估计八成得黄了。再说年底了。也拖不起,大哥人不错,这事对你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罢了。”齐天为叶凡说情。

    “齐天,有什么事不能全靠着别人,既然叶凡跟玉史介有茅盾。他作为一个年青的副县长,就应该自己学会去处理好这件事才对。虽说这件事很麻烦。越麻烦越能磨练他。

    如果什么都是别人给他打理好不利于他的成长。如果他连这件事都处理不好人家周乾阳为什么会提他为副县长,我的面子是一方面,但你大哥叶凡也的确有些鬼才。这小了机灵着呢。

    我相信他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人哪!总是在不断的磨难中渐渐成熟的。没有磨难哪来人的成熟,温室里的花朵永远不如野花有韧性坚强的。

    你大哥想飞得更高,就应该要有勇气去承担一切。你小子也得向他学学。人家一个平头百姓,半年时间连升了好几级,运气当然也有一些,背后有人帮也占了二层。

    但如果是斤,像阿斗一样的人,怎么也扶不起来的。叶凡愿意作蠢材阿斗或者是做霸主刘备,这个就由他自己选择吧”齐振涛顺便也教育着儿子,语重心长的说着。

    转头扫了齐天一眼,笑道:“你真以为我为了几颗药丸会专门跑婆罗山来吗?那吓。只是介,噱头罢了。官场的水很深,你小子还得学着点,军队里一点不比政府机关好混的,那是另一种官场。”

    “我明白了。”齐天点了点头,递过去了两颗药丸。

    晚上旧点半。

    市委组织部的曹万年老哥乐呵呵笑道:“叶老弟,首先给你贺喜了。你这升官之路就像是坐火箭。我是拍马也难以赶上了。明天早上市委组织部的萧秉国副部长会亲自下来考核的,周书记交待了,特事特办。一边考核一边宣布了。你老弟到底走了什么门路,弄得建臣老弟都一直嘀咕,说是自己像你这个年龄还是一个小警员。”

    “谢谢,这吓,说起来也是很复杂,运气好了一点,唉!这官路也是几起几伏的,有点走马观花的繁杂感觉。谢谢曹哥的提醒,我是不是该准备点什么?”

    叶凡小心的问道,当然,婆罗山发生的一切他不会说的。这个当时齐振涛在周乾阳面前交待过。不想闹起沸沸扬扬的。主要是考虑到风司长的身份。

    “你这事既然是周书记亲自发话的,萧秉国跟你又没什么磕绊。即便是有点什么小磕绊他也不敢使坏了,毕竟这是市委书记交待的事,谁敢暗中使绊子,那不是跟自己的帽子过不去。你安心工作就是了。我会给老萧说一下,不用担心。你就等着请客就是了。”曹万年也是相当的高兴。

    ,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417.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