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四百三十八章卫县长光临库区办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24 Views

    “咱还是喜欢拔得头畴,总是抢了个先。这个钓鱼啊跟做官也差不多,遇上好的位置就要行动起来,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你要站在后面就等着吧,猴年马月。胡子白了还在联踪岁月对你不公,其实岁月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不去争取人家为什么要降机会给你”

    齐振源这话中大有深意。齐天撇了撇嘴忍不住说道:“这个也不一定,老天注定的东西你抢也抢不到,未必后来者就不能占先了。没有关系抢了先还撞得头破血流的,不划算!”

    “多!你小子放什么屁。给我滚一边凉快着去。好好想想,这里面道行很深的。”齐振涛毫不留情面,一顿板子打在了齐天身上,这子顿时就蔫了。瞪了一眼又骂道:“你看叶小子,才旧岁就是正科级干部了,人家就是靠自己争取得来的。你以为天上会掉大馅饼,砸不死你了兔崽子。整天窝在猎豹,以为我不晓得你那鬼心,这次说什么都得去见见人家。太没礼貌也不行。再搞自残那鬼把戏的话小心老子真把你给残了。哼!”

    齐振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爆猛的板栗,差点拍晕了齐天,估计是逼着齐天去相啥破亲了。齐天这厮一双可怜的眼光直往叶凡身上瞄去,估计是希望叶凡能站出来说说情。

    叶凡只好抱歉的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不是一个级数的怎么说情,那不是找不自在。

    如果有铁占雄在场自己麻着胆了也许还能抽冷子说一二句,这个时候叶凡可不想去触人家堂堂的常务副省长的霉头。

    玉史介的教可是很深刻的,一个副厅级大员都能把自己当猴子耍,那就更别说齐振涛这个带常的副省级大员了。

    估计直接捋光了自己直接打回天水坝当一村官还不是人家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你白忙活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爬上去有点苗头了,人家一句话能就送你回到了解放前。

    叶凡当然也不想直接被捋得光溜溜的,那个回家过年时也太难堪了。无脸见江东父老。

    “振涛,齐天也不大,哥给他玩几年也没什么?不着急。”这时风清录司长倒是来解围了,凑了一句话。他出面讲几句倒是网好,同一个层次的好说话。

    ”手!不着急,主要是这小子毛里毛燥的,我是怕他长不大。今年年一过都出了,现在军队里面提拔什么有时也会看家室的,没有家室不稳定。政治上面就不能取得领导信任,俗话不是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吗?咱们华夏官场很注重老成和资历的,所以想再上一级都难。

    特别是猎豹,对于政审方面更是严密得近乎苛刻。一点不合格都不行,齐天想再上一级。提个中校那是相当的困难。

    没有真本事估计得再挨上几年了,唉!老子像他这个时候都已经快升上校了,生个儿子都快成孬种了。虎父犬子啊!真他娘的丢人。”齐振涛毫不避晦这些。估计跟风司长关系也是很铁的才说这种话。

    其实风司长跟齐振涛还有亲戚,而叶凡也不是什么外人,所以齐振涛才没注意到什么的。不然,那作为一个常务副省长,说话当然也注意形象了。只有在亲人面前还会如此随便的,露出军人本性来。

    “你那个年代跟现在比什么?拿竿枪能多杀几个人就能升官了。而且当时爷爷还在部队当首长,所以要提拔那还不容易,现在这个行不通了,立了大功最多给你一个奖就不得了啦,想提拔门儿都没有。”齐天在一旁小声嘀咕,意思是齐振涛是靠着老头子关系上去的。

    “小你个混小子,来劲了是不是?哼!”齐振涛好像被戳丰了痛处,一下子脸沉了下来,快成包公了。

    齐天吓得一愣嗦。不敢再嘀咕了。

    “小齐叔,我也听铁哥说过,猎豹部队比较特别。我当时问过铁哥了,如果齐天要提中校有什么条件,他说主要指标在那个上面。那个没到第四层次初阶段是不考虑的。

    因为中校往上再进一步就快到副团级了,猎豹的副团级其实是一个副兵团级别,不是一个普通的团。

    这个齐叔比小子懂,齐天也很难的,这事咱们会想办法的,尽量让他争取早点到第四层次。

    不过也急不来,一年内肯定不可能了,刚到第三层次中段。要到第四层次估计得二年左右,这还得看运气,急不来。

    ”叶凡无奈的硬着头皮站出来说了几句话,心脏可是坪阵直跳,自已耳朵都听得见,如果测一下估计有几百下了,还不是紧张给闹的。

    当然,叶凡说话很隐晦,一句关于武功内劲方面的字眼都没提,只是用层次代表段位了。相信齐振涛应该了解这方面。

    “前次是你帮他的吧?”齐振源转过头来,倒是看了叶凡几眼,心里有些讶然。

    其实叶凡在猎豹的真正身份齐振涛也不知道,这个是猎豹的机密,齐天那嘴也严实着,不敢泄露半句,那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在齐振涛的想法里也许叶凡老早就跟铁占雄认识了,也许叶凡的身手还是铁占雄传的,所以叶凡有一定的功底子齐振涛猜也能猜到。而且也挺自然的。

    不过前次齐天功力增涨的事是叶凡帮的忙这个齐振涛倒真不晓得。因为他认为叶凡即便是有点功底子也高不到哪里去,最多比齐天略高一点就不得了啦,因为叶凡比齐天还

    他是绝想不到叶凡在铁占雄的眼里已经是一个五段位高手了。如果知道了叶凡的真实七段位的话估计齐振涛真的得掉了大牙。

    对于内劲一方面齐振涛因为转业前还是个将军,跟铁占雄关系也不错,还是知道得比较多的。

    “呵呵,帮了点小忙,还是齐兄弟自己争气,不然也是白搭。”叶凡装着浑没在意样子。肯定了前次的事,齐振涛表面还是较平静的在钓鱼,其实心底里已经开始重新审视起叶凡来了。

    怎么感觉这叶姓的小子有点神神叨叨的。似乎隐品……泾有点世外隐十高人的那种雏形风范“这小子不会有个隐世高人师傅吧!如果真是这样子的情况,那齐天这小子还真是运气,能跟隐世高人的徒弟相交那可是受用无穷,也许是我多心里了。不过前次他帮了齐天,咱也不能看着他在这破水库受煎熬,总得做点什么了,不然别人会骂我齐振涛薄情寡义的,我齐振涛是个有恩报恩,有怨还怨的人小决不含糊,此一码归一码了

    叶凡绝想不到齐振涛一个心思的小变化就能给他带来令人震惊的好处。

    坝旁又驶来了一辆桑塔纳。虽说这“点将台,跟坝子相隔得较远,估计有几百米。

    不过叶凡有灵敏的鹰眼,倒是感到了来者,有些愣神了几秒想不到卫初蜻县长会到水库来看自己,这到底是为哪般,真有些邪门了。

    只是叶凡同志装着看不见是谁的车子,照样子坐在一旁陪齐振涛几个悠闲的钓着鱼。估计卫初蜻来这里没行么好事儿的,叶凡相信自己的直觉。

    水库办公室主任向明涛是专门接待客人的,听见车声就探出头来了。一见是县政府的牌子搁那儿的,那是三步并作两步如飞样小跑着下去开车门了。

    远处点将台上钓鱼的叶凡都看得有些呆愣住了,心道:“厉害!老向估计都快。了吧,身手怎么如此敏捷,像只山兔子。不会是隐世高人,练过的吧!估计是卫初蜻车里那块牌子在作遂,这人哪,都是这样子的,谁都不能免俗…”

    卫初精的眼镜秘书姜姑娘先是走了出来。冲老向说道:“叶主任呢,卫县长要见他。”

    老向当然不认识卫初蜻了,正在心底里猜测是县里哪位大员大驾光临,一听说是卫县长亲到了,吓得身子一激灵,那是连看都不敢看卫初嬉了。这要是跟县长对上眼了那可就有得倒霉了,瞬间。身子顿时更是弯得像石拱桥。幸好老向不晓得齐振涛和风司长的身份,不然那背早就驻成骖职了,而且还是一只老骆驼子。

    当然,叶凡也没说是谁,害得老向还以为是叶凡的有钱人朋友什么的。要是齐振涛把省政府的牌子也扔一块到车前去,估计老向双腿老早就直打吧嗦了。

    ”叶主任正陪几个客人在点将台钓鱼,我去叫他。”老向嘴唇颤栗着说道,激动得像个孩子。

    也难怪老向,因为他从没见过县长,在水库干了十来年了,愣是没见过县太爷光临,副职倒是经常见到,就是正牌的两位太爷不见人影。

    “算了,我过去。”卫初蜻早就瞅见了两辆奥迫,只不过那奥迪上的车牌子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那是因为风司长和齐振涛都喜欢低调,不想让人看出什么。不然屁股后面跟了一大堆的跟屁虫官员们还钓啥鱼。

    所以才让卫初嬉误认为是叶凡的老板朋友什么的来钓鱼,既然开得起奥迪的同志那也是有几个钱的贵主儿。

    顺便过去认识一下,能拉来一些投资不是更完美,所以卫初铸决定礼贤下士,亲自去陪叶凡大大钓鱼。其目的当然不在叶凡同志身上了。

    老向赶紧又搬椅子去了。跟在卫初蜻后面直往点将台而去,不过卫初蜻的眼镜秘书姜姑娘心里颇有些不满意了。认为卫县长这样子去见一个库区办主任有些掉价了。

    领导来了叶凡作为库区办主任应该小跑着来迎接才是,就像老向一样,那腰还应该弯成赵州桥的石拱那样子的才能显出尊敬味来。心里想着,不由得瞪了远处正钓鱼的叶凡一伙一眼,嘴廊了一下不过也不敢发出声音来。

    老远,老向就大喊道:“叶主任,卫县长来了。”

    “向主任小声点,别惊跑了鱼。”卫初嬉难得的展颜一笑。令得老向还以为自己人老眼花花了。

    心里嘀咕,暗道:“怪了!县长那笑还挺有风韵的,可惜咱是一老头子了,不过县长那笑难不成是对着叶主任笑的?不得了,这笑诡异啊!叶主任应该是单身,卫县长听说也是单身,单身对单身,不会对上眼了吧?

    难不成这两个真有啥瓜葛,不得了,真成对了以后叶主任那不是”不可能啊,如果有瓜葛叶主任怎么会被发配到水库办来,是我想歪了,想歪了。

    不过,也许是叶主任想到下面来散心,所以卫县长这个女朋友就同意了。

    还说不准叶主任呆这旮旯地方方便跟卫县长搞什么情的,不会是卫县长有男朋友了,跟叶主任只是搞地下情,所以安排叶主任到这鸟不拉屎的地儿来,那叶主任不成了卫县长养的小蜜

    老向心里直摇头,浮想联翩的,一会认为不可能的,一会儿认为自己揣测的好像有些理儿。反正老向的心里差点揣迷糊了,再揣下去的话估计会揣成一疯子了。

    “卫县长来啦,请坐。”叶凡站了起来,把屁股下椅了擦了擦,装着挺热情的样子,说道。

    “我这里有,叶主任,你也坐。”老向殷勤的赶紧把椅子放在了卫初蜻屁股旁,就地伸出袖子狠擦了擦,服务的确周到,令得叶凡没来由的想到了“太监,两个风骚的字眼来。不过老向的袖子也不怎么干净,似乎带点油渍,令得卫初蜻那般高雅的女人还微微的皱了皱眉。

    ”叶主任。这些是你朋友?”卫初蜻瞅了瞅,可惜齐振涛和风清录都是头戴大草帽子,再加上脸朝着钓竿,所以根本就无法看清面容。

    不过,听到卫初妨的问话齐振涛和风司长连头都没转一下,专心致志的在钓鱼。令得卫初蜻心里没来由的一愣,略显怒气,想道:“臭架子挺大的,有钱就是派头,不就有几个臭钱,显摆什么”

    卫初精想的她那个姓姜的眼镜女秘书却是帮她哼出来了,女秘书冷声哼道:“摆什么臭架了?哼!”说完后气呼呼的站在了卫初精身旁。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411.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