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四百三十七章 财政司司长也来钓鱼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93 Views

    7更到,“猪哥泣魔头强烈要求加更,俺加了!第可虱明上。

    想不到齐振涛真的肯来自己这旮旯小地方。不过叶凡也晓得齐振涛是醉翁之意不在钓鱼,而在他兜里的春宫丸上。

    “明涛,快去准备钓竿,这库区什么地方是钓鱼的最佳个置,如果能钓到一只红胡鳃就完美了。”叶凡转头安排道,田金花当然早就小跑着去泡茶准备茶几什么的了。

    要知道一些上级领导来库区办全都是为了钓鱼,顺便散散心,聊聊天。修生养性所以库区办倒是备有一套完整的钓鱼工具,还挺高档的。

    听说上一任的主任张发明同志特别的拔了三万块准备好了这些用具。可活动的小茶几、靠躺椅子小太阳伞,鱼饵等一应能用得上的工具应有尽有。而田金花和向明涛也伺候过几批领导了,做起这事来手法那是相当的麻溜、熟练。

    当然,这钓鱼工具还分等级的,因为有好几套。分为三等,股级科级领导最差,用的是第三等,处级是二等,厅级就是最顶级的钓鱼工具了。

    部级的当然也就没准备了,因为这旮旯小地方估计就是把岁月坐穿了也盼不来省部级领导了,置办好的话也是闲着,太浪费了。

    就是厅级的钓竿也极少用,一直封存在库房里。好像在张发明那一任上,库区办就迎来咋。一个副厅级干部,听说是墨香市的什么副调研员到鱼阳来巡视,不过一个闲职罢了。

    不过就这么一个闲职来,当时还喜得张发明是屁颠屁颠的差点找不着北了。后来张发明主任经常以此为骄傲,其实是当作吹牛的本钱了一老了还伺候过副厅级高官钓鱼。

    当然,这些破事儿叶凡当然是不晓得了。那是因为叶凡同志早上钓鱼时随手拿了一根就钓了起来。

    当时还有些纳闷,怎么好几个长长的箱子,而且一层层的分得很是清楚,也没多想。绝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层次、道道。

    这时库区办办公室主任向明涛同志很是小心地凑叶凡耳旁低语道:“主任,是拿第几等钓具?。

    “什存意思,还分等?叶凡给搞糊涂了。

    “呵呵,以前张主任把钓鱼工具分为三等,与之相配套的招待也分为三等。比如,股级科级干部用第三等。招待费用就不能超过一千块向明涛小声的介绍了一番。

    “那处级算是第二等了,不能超多少?。时凡随口问道,感觉这官场的道道怎么就这么的多。条条框框的堵得慌。

    就连钓个鱼还分等级,也许这就是规矩吧,无姓巨不成方圆、潜规则啊。有时张明发不在场手下人也能按这潜规矩自行办事的,也省去了许多麻烦,此人倒是挺有点小手段的,叶凡有些感慨不已了。

    “三千!”向明涛伸出了三根指头。

    “嗯!这次用最好的就是了,招待费用没底!拼命花就是了,呵呵。”叶凡小声笑道,差点震掉了向明涛主任下巴,转过身去再次隐晦的。偷偷地扫了齐振源几个人一眼不敢作声,闷声去作事了。

    心里暗道:“老天,不会来的是市里领导吧!叶主任不是说是招待费用没底,没底什么意思,就是无限量。那要是等下去这些客人要去什么地方逛一圈下来,用上上万块怎么办?。

    “来叶凡,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财政部来的风清录司长齐振涛亲切的笑道。

    “司长,还是财政部的。大人物啊”。叶凡感觉胸口一阵子发热,发麻,发痛,发痒。连走起路来都感觉有些轻飘飘的感觉。

    其实齐振涛可是副部级高官小而且还是省委常委,比风清录还要上一个档次。

    不过人这个东西当然是望上面的。一听说财政部下来的都给喜得有点蒙了,当然,作为财政部一个司长权力也未必会比齐振涛一个常务副省长差的,甚至可以说是更得力。

    风清录长得比较清秀,像个书生。如果戴副眼镜的话就更像了,很有文人的一种特殊气质。

    叶凡微微一愣之后,赶紧小跑着上前,用不怎么宽厚的手掌紧紧握着风司长的手喃喃道:“欢迎风司长到我这小地方来指导工作,不慎荣幸。”

    “呵呵呵”齐省长可是说了,你跟齐天这孩子是拜把子的兄弟,年少有为啊!”风司长一脸的笑意,叶凡当然知道人家是看在齐家人面上的,不然估计风司长是否会跟自己这小毛虫握手都是个问题的。

    不久几人到了点将台。

    这钓鱼最佳的位置当然就是“点将台。了。取的名字还挺威风的。

    点将点将耸然就是点鱼这个将领了。名很川白者也很自得,钓只破鱼坏是将军一般在点将,瓒械得以前建这台子的人也想得出来。铁定一揣摩领导的主儿搞的马屁台。

    “风老弟,咱们今天也来尝尝点将的滋味,看看谁点的将最多。赌一把子怎么样?”齐振涛呵呵干笑。拿眼挑了一下风清录司长。

    这“将。当然就是指鱼了。

    “中!不过也得添点彩头才是,不然不够趣味。

    ”风司长也是干笑着顶了回去。那是一点也不示弱啊,毕竟是京城来的司长。见多识广,有大家风度。

    “行!你赢的话那东西我让你五成。输的话你的那份头就分给我五成。怎么样?”齐振涛打着哑谜,叶凡是一点也没听懂,不过这种场合也不敢乱插话,作一闷葫芦了。

    拿眼瞅了齐天一眼,拉一旁小声嘀咕道:“那份东西是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

    “呵呵呵,这咋。不好说,估计定了输赢就明白了,咱们慢慢等吧!”齐天还装神秘,气得叶凡两眼翻白,要不是齐振源在场早被他一脚踹进水库里喂鱼去了。

    两人戴了个大盖帽,其实就是农民用的那种草帽。不过做工精致的多了,而且更加宽大,是特制的。

    现在的领弓都喜欢回归田园。有的领导没事干了,双休日还喜欢开车到乡下去租上一小块地种种,尝尝当农夫的感觉。美其名日咱是回归自然。

    害得那些真正的,整天跟自然农田打交道的农夫老百姓们骂骂咧咧不已的喊道:“回归自然,老子天天都泡在自然里干得都尿流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这自然有屁的味道,就是一个字累!如果硬要加几个字的话就是累死人!还臭哄哄的。屁的回归,回归茅坑还差多,我呸!”

    最舟还会补上一句,骂道:“纯粹是吃饱了撑着!”

    当然,老百姓们没到那些当官的高人的那种层次,体会不到自然的味道。不过人家纯真,讲的是真话,不是屁话。

    齐振涛熟练的插上鱼竿放好鱼饵。看来钓过很多次了。现在一般的高官都喜欢这种能放松身心的活动,再且也很雅致。

    “叶小子,狼鼠汤准备好没有?这次药下重点,带劲才行。”齐振涛很是直白,感觉前次在水州炖的汤药性还不够重。

    “下重点,能行吗?如果晚上您老人家没回家,咱还不得去找几个姑娘给您老人家泄火,那可就是找乐子了,咱一个库区办主任陪同常务副省长逛窑子,外搭一个财政部的司长,还是挺牛逼的。”叶凡暗地里腹诽着,嘴里那很是干脆的答道:“行,下重一点就是了,保准够劲。不过就怕太重了会惹麻烦的。这个不好解决。”叶凡隐晦的点小了点。

    “麻烦,喝碗汤有啥麻烦,没事。叶主任,咱们这身子骨都是铁打的。受得了。去年到南粤去当时人搞了一锅的鹿耸炖野鸡,那味儿实在是重,真是带劲头子。喝了后一晚上都在冲澡,哈哈哈”风司长随口说道。

    “没事,风老弟都不怕咱这当过兵的身子没你想的那般子金贵。”齐振涛诡异的向叶凡隐晦的眨了眨眼,也不知是何意,叶凡一直在揣测。

    难不成是齐省长要让风司长出丑,那还了得,到时风司长下不了台还不拔了我的人皮。

    玉史介不过一个省财政厅副厅长哼了一声,咱就被发配来巡坝钓鱼了。风司长的级别跟玉史介相比那可是高了不止一星半点的,虽说实际级别只高半阶,但实权那是天壤云泥之别。他老人家要是哼一声,估计咱这小毛虫得被南福省的高官们给扔到水里喂鱼去了。

    不过,也许估计他们自己有解决的办法吧,咱也许是庸人自扰之了。

    不久李宣石亲自送来了杀好的狼鼠。谢媚儿亲自派来了水云居的高级厨师。叶凡交待了料理的方法后就去陪两位大佬钓鱼了。

    那药材早就配好了的,即便是那个厨师想偷学也绝对学不去的。当然,“叫花鱼,叶凡早就开始微火起闷了,还是闷在泥土地里的。

    一个多钟头过去了,齐振涛暂时领先,钓到了三只巴掌大的鲫鱼。乐得眼睛都笑眯了,得意地瞅了风司长一眼,因为风司长那桶里只不过扑腾着三只三指宽的小鲫鱼。

    不过风清录很是淡定,面带微笑。眼睛注视着水面。不知是在看鱼浮子还是在观赏青山绿水抑或是想着什么。

    头也没回的笑道:“老齐,没到收竿都不要得意,胜利往往在最后一刻间,呵呵呵”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41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