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四百二十六章 给这小子上眼药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06 Views

    今天恭喜下,本书终千冒了个堂牵出来。泣得感谢。,哂草人大师的慷慨打赏,更重要的是他帮狗子爆了某个人菊花,蛤蛤蛤。解气!当然,不是真菊花,指的是粉丝榜排名。另外也感谢一下“们室。的四张月票,以及另外一些哥们的月票,来吧,让月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一章加更,专门为本书“堂主稻草人。加的一更,晚上传第3更,谢谢!

    “许先生还是嫖娼客吗?我还是不是古代妓院的那个啥的,呵呵,叫老鸠?”叶凡温和的笑着,不过那笑在池科长眼里早就变成了恶魔之

    。

    “不,,不是!是我们弄错了,请领导批评!”池明轩小声说着。脸红得像猴子屁股,都快着火了似的。

    “现在知道错了吧!许晨先生是风紫传媒的老总,是我受贾书记指示专门从市里请来的。今天晚上那场晚会就是许晨先生编排的,人家可是艺术家。

    你看看,你们还像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吗?混得够牛的了,殴打咱们鱼阳贾书记请来的客人,另一方面还污蔑人家嫖娼什么的,我成了老鸠那贾书记成了什么,这话要是漏一点给贾书记知道的话估计你们几个。呵呵,”

    时凡讲了半句不说了,巡了一圈检察院的几个同志们。

    “不,不敢,叶助理,今晚的事保证不会漏了半个子儿的我保证!”池科长身子骨一抖,那个可是赶紧说道,就差拍胸脯了。

    “算啦!我也不想跟你们计较太多。给许先生陪个不是吧!”叶凡说道。

    “许,,许总,对不起。今天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你池明轩这小子脸皮绝对能跟锅底子一比的,立即变脸了,微拱着身子赔起礼道起歉来那是一点也没含糊,真是个人才。

    “哈哈哈!一想到那斤,池科长的熊样我许晨真是痛快,真是痛快啊”。回鱼阳宾馆的路上许晨这厮一直猖狂的笑着,笑得路上行人全都以鄙视的目光送给了他。“许总,那个,你能不能小声点。把狼招来就麻烦了,呵呵”。叶凡打着哈哈,瞥了许晨一眼,心道。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带着妓女去歌厅生事,居然还敢跟检察院的牛人打架。

    虽说那少*妇是淅宁来的,气质高雅,说白了还不是一个鸡婆。只不过这只鸡婆有文化罢了,属于上过大学那神圣殿堂的高端鸡婆罢了。

    “呵呵!呵呵!失礼了,叶兄弟,你这个兄弟我许晨认了,好兄弟。以后有啥事招呼一声,在水州、墨香这两块地盘上我还是认识几个人的。里面厅级的高官也有几个,这是我的名片,收好了。”

    许晨说着,得意地瞥了一眼叶凡,递过来一张粉红色的名片。好像质地不是纸片做的,有点像是塑料,但又不完全像。

    “名片!昨天你不是给了一张?”叶凡有点纳闷的摇头,心道这许总还真喜欢显摆,名片当纸片发。而且这张还搞成粉红色的,真是人如其名,而且这东东拿那么多来干屁用。

    “呵呵!叶老弟,这张不一样。只有得到我许晨认可的哥们才给的。”许晨有些神秘的笑道。

    “哦!明白,那我还得感谢一下许哥没把咱当外人了。”叶凡装着有些慎重样子收起了名片。

    “妹仔歌舞厅,的一号包厢内,池科长神情复杂的扫了几个手下一眼,阴声干笑,骂道:“怎么?是不是看池哥我不顺眼,装孙子有些丢人是不是?。

    “池”池哥,好像是有点。咱们也太憋屈了。不就一个正科级的助理吗?用得着这么巴结他吗?那个许总肯定在**,听说谢家的舞月山庄就有上等货色,而且最近从淅宁省那边过来了几个,堪称绝色。”杨经天有些不满的嘟囔。

    “正科级,你娘的是不是喝糊涂了。犯浑啊!县长处理怎么会是正科级,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副处级大员,跟咱们兰检察长一个级别的。

    。池明轩当头给了杨经天一个暴颤。直骂娘。

    “不,,不是的,池哥,你真的搞错了。那天县里发了一份文件。上面说是任命叶凡同志为县长助理,不过带个括弧,里面说是享受正科级待遇,当时你看都没看就扔抽屉里了,所以杨经天摸着自己的脑袋更是不满了。

    “真的吗?”池明行感觉有些蒙了。抬头扫了钟飞一眼。

    “是的科长,我当时也看见过,千真万确。”钟飞点了点头,很是自然的退后了一步,估计是怕遭遇上跟杨经天同样的待遇。

    “妈的!给这小子唬着了心不过你们既然怀疑那个许总带的是淅宁过来的高级妓女,为何不当场揭穿哪?”池明轩有点阴阳怪气骂道。

    “我”我们哪敢?人家是谢家舞月山庄请来的贵客,那不是找不自在。”

    “知道了还放屁!以为池哥我老糊涂了是不是?这事不要再提了。免得传到谢强耳中,不然大家可就有得乐子玩了。”池明轩严厉的遗嘱手下人道。

    “叶凡那小子身上咱们要不要想个什么法子给他上点眼药?”杨经天嘿嘿干笑。

    “尖眼药,可以呀!你们五个去上吧,老子是孬种,不敢!”池明轩摇了摇头。扫了几个下属一眼。又阴声干笑,说道:“玉史介是谁知道不?”

    “这咋。全鱼阳人都晓得,省财政厅大员啊!”钟飞忍不住说道,感觉今天的池哥怎么有点怪,这个常识性问题都拿来考究下属,也太没有可考性了。

    “耳呵,你们敢骂玉史介老东西吗?。池明轩一脸诡异笑道。

    “骂他!那不是找抽。不要说别的,玉史介咳嗽一声咱们估计都的被发配到什么村子去守山。就拿他那孙子靠山虎来说吧,还不拔了我们人皮当鼓锤?”钟飞老实的摇了摇头。并没掩饰自己的恐惧。

    “这不就结了吗?人家叶助理牛气啊!今天在南天顶就骂了玉史介一声“老东西”呵呵!,小池科长讲到这里后不再讲,呻了口酒,见手下全露出了惊骇的神情,觉得很是满足。

    “我”我们还以为这只是传闻,原来还真骂了。”杨经天摸了摸脑袋,心有余悸,心道:“幸好刚才老子在装孙子没装王八,不然那可是有得找抽了。”

    “不过我估计性叶的也嘎嘣不了几天了,秋后的蚂非一只。”池明轩又露出了那招牌式的诡异笑容。

    “怎么会?”钟飞不明白。

    “叶凡最近得罪了什么人,你们都给我数来池科长得意的笑了笑,喊道:“红梅,跟哥哥我碰一大杯,妈的!”这厮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手给伸进了红梅的腰部,不小心就要钻了进去捣鼓着,几个手下赶紧是鼻孔朝天,装着没看见,全成睁眼瞎子了。不过包厢里灯光较暗,也较隐晦。

    “好像是得罪了周小小涛,王小波,费文远,加上玉史介,前段时间不是传闻叶凡这小子还调戏了玉家的小姐玉娇龙。这小子厉害呀!连玉小娇龙的波都敢摸,而且还是在车站,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清纯玉女,牛逼!”

    钟飞语气中颇含着一股子敬畏。还有一丝丝忌妒。玉娇龙可是县城人民的骄傲,听说还是水州音乐学院的校花,县城男士们的梦中情人。

    “鱼阳四大家族这小子得罪了两大家了,而且是占在前两位的家族。你们想想,玉史介会不逼咱们县太爷吗?费默会眼瞧着自己儿子进看守所吗?周长河这个纪委书记不会生点啥事吗?靠山虎不会招集几个兄弟整残了他吗几个一连串问句下来令得池科长几个手下那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那,科长,咱们赶紧加一把火算了,我就不信这小子一点毛病都找不到,咱们是干什么的,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来的,嘿嘿嘿!”杨经天气势又披了起来。

    “不忙!再等等看,如果这小子倒零了咱们就专捡大块砖头砸下去就是了。如果还是很尖挺的话咱们只能是等待机遇,伺机而动。”池明轩嘴角露出了诡异的阴笑,“小我就不信这小子那玩意儿那般子厉害,能尖挺到何事?。池科长一语双关。引起大家

    “哈哈哈,干杯,,小包厢内传来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的一帮正义的检察官们的狼嚎样笑声。

    “笑笑笑,笑不死这帮龟孙子。老子今晚亏大发了,一听说晚上老子请客就拚命喝,那一百多块的剑南春都整进去六瓶了还没停歇,何时才是个头啊,这帮狼!”歌厅的赵老板都快哭出声来了,眉头往上翘成了一条小船,可又无可奈何,自己种下的果自己得受着。

    “媚儿,整几咋。菜陪我喝几杯。”叶凡淡淡说道。

    “你还有心思喝酒,都火烧眉头了。要不我跟叔说一下,叫他给贾书记和卫县长打个招呼通融一下。”谢媚儿白了叶凡一眼,没好气的哼道,满脸的深层忧色。

    白天在南天顶发生的惊天大事她当然也听说过了。

    “不用了,年底了大家都忙。谢书记更忙。没事,我倒是想看看他们能把我塞到什么鸡角旮旯去。

    反正这段时间下来人也累得够呛。去什么地方凉快一阵子也没关系。

    年底了,该清闲也清闲一阵子吧!”叶凡摇了摇头,早就想到了结果。一般来说是免去县长助理职务。当专职的宗教局局长也好,反正也没比这更破的局子了。

    ,

    推荐兄弟尽欢的新书《官路》。不错!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9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