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四百二十五章 给我上去甩这小子几巴掌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14 Views

    一货睡到了点多,泣几天很开电脑一看,发哂草人大师连续打赏,“野马之王。大师也接着打赏,狗子顿时来了兴头。狠狠的自骂了一句:财迷!唉!俺就这幅德兴,每当见到打赏都会兴奋,像吞了春宫丸一般,同志们千万别鄙视俺,呵呵!

    “嗯!是有点小怕,好大的威风”。叶凡随口说道,掏出了烟顺手扔给许晨一支,自个儿点上后吐了个烟圈,动作相当的潇洒。

    “威风!阁下的作派也不小嘛”。池明轩那脑瓜子灵着,暗道,这小子难道有点来头不成?看这作派好像一点都不怵检察院似的。好像在县城的公子爷圈子里没见过这号人,也耸是外地的,没错!那口音就不像鱼阳本地的,难道是市里的太子爷?

    “许总,你说说,到底咋回事儿?”叶凡转头问道。

    “唉!想不到鱼阳这么乱。我本来带着女朋友来这里玩的,听说这个歌舞厅很上档次。谁知在舞池里居然遇上了这伙人,见我女朋友长得舰就想伸手。

    开始的时候我没理他们,虽知这伙人越来越放肆,乘着舞池中灯黑居然伸腿了,最后就打了起来。

    我还以为遇上了地痞混混,想不到居然是检察院的同志,高人哪!鱼阳县检察院啥时成了混混窝子,呵呵呵”许晨带着调侃般的口吻讲出了事情经过。“放屁!就你带的那叮,旦婊子也值得我们池哥伸腿,太抬举自己了吧,我呸!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池明轩的手下,那个叫经天的年青人很冲的说道。

    “牛!说话就说话,出口文明点”叶凡眉头一皱哼道。

    “文明!那得看对方是什么人。咱们从来就是文明人,对文明人咱们当然文明,对野蛮狗咱们也不会再乎拳头的,呵呵呵”池科长瞥了叶凡一眼,话语中充满了挑衅味儿。

    “你骂谁是狗?杂种!许晨大气了,张口开骂了。

    “给我上去甩这小子那臭嘴几巴掌,让他认识一下池哥的厉害池科长淡淡一笑,喷了个潇洒的烟圈子说道。

    “好的池哥,不甩肿了他娘的我就不叫杨经天。”杨经天嘿嘿干笑着,还活动了一下手腕准备甩巴掌。

    就在这时候。包厢门被人推开了。

    一个长得相当有水准,气质高雅的女子,一脸恐惧的望着许晨说道:“许,许总,咱们回去吧!”

    估计就是那个叫春妹子的淅宁来的少*妇了,还算不错,自己并没有先溜走了。这一点令得许晨十分的满意。点了点头说道:“别怕春妹了。进来!到哥哥这里来,没人敢对咱们怎么样。”

    春妹子犹豫了片刻,不过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靠在许晨身旁坐下了。叶凡发现这女人还真有点韵味,难怪许晨会着迷了,为了她还敢人家检察院的同志横扛,一咋。人打人家五六个,也不怕给人家揍成猪头拔了人皮。

    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这世道,男人最喜欢干这犯浑子事了。

    还不是为了女了那两腿间的一抹黑,**无穷的黑洞。

    许晨此人至少这一点倔劲颇为令叶凡佩服的,因为叶凡同志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吊吊来了。估计自己也属于此等货色,同道中人罢了。

    春妹子网坐下,许晨一手揽了过去,环在其腰上,挑衅似的扫了对方的五个人一眼,居然翘上了二郎腿,明显是个惹事儿的主。

    巧的是后面又露出一张堪称美丽的女子来,几步走到池明轩根前,有些怕怕的样子坐了下来。

    “红梅,给哥哥我倒杯酒,咱俩好好碰一杯,今天晚上他娘的尽遇上一些破渣子,本来说好要给你庆贺生日的池明轩略带丝丝歉意说道。

    一人一对,好像弗上了,这个时候又比起对女人的拥有和霸占来了。也许这个也是男人的通病,彰显着自己的能量。

    就像动物世界里演的一样,雄性为了得到雌性的爱意,那往往都是又抓又踢又咬又踹的,直到另一方败北伤残为止,更是残酷吓人,这是雄性身份的象征,弄得叶凡都想喷茶了。

    “池科长,你们这样子做可是有点不地道。作为检察机关的同志。更应该遵守国家法令。怎么能像混混一样围攻人家一个外地人是不是?这样子做可是有损咱们鱼阳形象的叶凡缓解了一下心情,挤出了一丝笑意说道。

    “形象!你也能代表形象,狗屁不通”。杨经天露出了满嘴的不屑。转头朝着池科长眨了眨眼,突然转过头来,一脸严肃说道:“我怀疑你们有嫖娼的嫌疑。钟飞,带回去好好审审。”

    “嗯!应该好好审审。”沙发角落处应声站起三个人来,前面一介。头发有点卷的估计就是那个钟飞了,拉开皮包链子,从里面居然掏出了

    丘雀亮的弄锋来。抓手上环晃了出叮当的声音上啸朗妆锌人。

    “铐人!你们有什么证据叶凡眼皮都没抬一下,脸一下子也放了下来,冷煞煞问道。

    “证据,很明显。这位姓许的小子是咱们南福人,而他身旁那个女子应该不是咱们南福人,估计是淅宁那边过来的鸡婆吧。以为我不清楚,相隔两个省会凑一块去,不是嫖娼是什么?看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货。估计是拉客的,古代那个时候叫老蔼。老蔼的罪可就更大了,用现代术语说就是组织卖淫的团伙领导,给我全都镑起来,好好的审审。”池科长拍了拍身旁那个叫红梅的女子,一脸的干笑无遗。

    “铐我!这世上想镝我的人的确相当的多,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人能铮成功,而且嘛好像有几个现在正蹲看守所里唱着《铁窗泪》,呵呵呵”叶凡轻扫了池明轩一眼小嘴角也是习惯性的露出了一丝讥讽。

    “牛皮鼓快吹破了吧小子,说来听听,都有什么人被你整进了看守所。老子在检察员上班,那个地方你应该听说过,专门整人进看所守的部耳,咱还不敢如此狂妄,今天倒真是遇上一个狂到天的主了池明轩眼皮子一跳,感觉有些不妙。不过嘴还是很硬的,不愿意服输。

    “呵呵呵!说出来怕吓坏了你们。

    ”叶凡摇了摇头,呻了口茶,喷了个烟圈,似笑非笑直盯着池科长。好像池科长是一大美女。

    而池科长感觉自己此刻好像是一猎物,不正被猎人盯上了,渐渐的鼻尖上都有些细碎的汗珠子冒了出来,狠狠的自骂了一句,暗道:“怕个球,老子怎么有点心虚了,不会是真的撞上真神了吧?应该不可能。这小子不到力,倒像个学生仔。能有多大能耐。应该是错觉,对。绝对是错觉。”

    池科长拚命给自己打着气,不过叶凡那七段高手的气势全力放出来也的确是有些渗人得很。

    池科长感觉面对的是一座泰那气势快压得自己都喘不过气来了。反弹作力,这小子突然狂笑道:“哈哈哈”狂!我倒真想知道,说出来看看,能不能让我腿儿打闪。”

    “唉!不见棺材不掉泪这时。一旁的许晨也没安什么好心,尽说着风凉话助威,这厮当然是想事闹得越大看池科长越倒霉越好。

    “好像最早的那个叫古征华,听说是县公安局的,这个,池科长作为检察员的同志跟公安局应该经常有业务上的往来。说不准跟古征华还打个交道叶凡刚讲到这里。

    杨经天失声叫道:“古征华小副局长转头瞧去,发现这小了一脸的骇然,直愣愣的盯着叶凡小腿肚子好像有点抽筋了,直打闪儿,人也悄悄的退到了后面,缩在沙发一角处不敢出声了。

    “古征华,不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吗?好像是那个叫叶凡的小子给整进监狱的。现在不正在里面唱着老迟同志的《铁窗泪》。

    这小子听说后来又把费默的儿子费文远,市财政局局长侄儿王波。副县长孙荣春的公子孙满军等人也给整进了看守所,更可怕的是这小子听说今天在南天顶居然公然骂玉家的玉史介副厅长“老东西”

    如果真是此人的话咱今天晚上可是真的遇上真神了,跟他老人家一比。咱只能算是小儿科了池科长心思电转,快速的在脑中环绕了一圈下来,不过没证实以前他还在故作镇定。

    他还算是镇定,不过他的几个手下早就悄悄的溜到沙发一角,全蹲在地下,连沙发都不敢坐了。

    “后来好像又有叫费文远的。孙满军的好像现在也正在看守所里,对了,王小波那病如果治好了的话你们检察院也该起诉了是不是,呵呵呵”。叶凡调侃着,语气不变,反而显得更是温和了。

    不过池科长那脸上的汗珠子越来越大了,开始的时候不过沙粒大,不久就变粗了许多,快赶上米粒了。当叶凡最后一个王小波吐出来时池科长肯定今天是遇上了县城的煞星叶凡助理了。那汗珠子一下子骤然膨胀到了黄豆大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挂脸上呢。

    而一旁的那个叫红梅的女子估计没听说过叶凡大大的威力,还以为池科长是不是感冒发烧了,赶紧掏出纸巾把他擦巴着。

    “擦什么擦,滚一边去”。池科长给红梅姑娘那纸巾一碰,好像中邪了似的,人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不过其人立马就矮了下去,身子立即拱成了桥洞子形状。像弥勒佛的孙子小心的说道:“对,,对不起叶助理,我,,我连续几个“我,字也没拉出半个屁来。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9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