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七十章 我是不是有点乘人之危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95 Views

    昨天下子加了五张月票“书友心曰的心曰羽投了,栅肯尔”龙军投了,张月票心凶投了3张月票,狗子感谢一下。谢谢。狗子承诺。只要单天月票增加旧张就加一更。希望还没订阅,处于观望和看盗版的朋友能省下一包烟钱订阅支持一下狗子。这个月因为家里有事。老头子脚要动手术,所以每天只能两更,月票多的话狗子拼了命也的加一更,下个月朋友们能继续支持狗子的话狗子恢复三更,让狗子稍微休息一个月,发书到现在已经五个月了。狗子一直在强迫着自己码字。说句实话,本书成绩还算马马虎虎,狗子的希望当然是订阅越多越好,狗子也有码字的漏*点是不是?衷心的感谢一直不离不弃,支持狗子的一个。半的加强整编营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的订阅是支持狗子拼命码字的无上动力。狗子的理想是咱们的订阅队伍得扩大到一个整编团才对。

    叶凡知晓这种葡萄酒的后劲可是很足的,赶紧回转过身一弹腿过来扶住了丁香妹,说准确点应该是搂着可人儿。

    怀中妖娆的可人儿那圆滑的胸脯整个压在了某男胸脯上,两人的心跳“咚咚。可闻。

    叶凡随手一紧,紧紧的搂住了某女。某女那脸庞触在了某男的脖颈处。也不知是不是感觉到口渴,很是自然的出香舌舔了舔,水没舔着到是把某男的脖颈子舔了几下,痒痒的令人难耐。

    叶凡一股火气汹涌的狂击而来。心道去它吗的清心诀,去它娘的道德人品,君子之道。一把一下。反手一捞就把丁香妹抱了起来,慢慢的走向了楼上。

    丁香妹半眯着眼,嘴唇砸巴着也没作声,好像已经彻底醉了,任由某男抱着上了楼。

    用脚踢开了房门,发现里面那个大大的喜字还贴在床头上。某男更感觉刺激,一把就把丁香妹放在了床上猛地就压了上去。

    手也没闲着,一把就抓住了胸前圆球,感觉舒爽异常。

    “唉!我能这样子做对吗?不能。有点乘人之危,这不是大丈夫行径,我呸!什么大丈夫,那个只是狗屎,要脸就要舍去

    这厮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再次看了一眼床上那平躺着醉色迷人的女子,某男叹了口气。

    国术大师风范终于显现,为丁香妹脱了鞋子,盖好被子后再次叹了口气,吞了吞唾沫星子。目光坚定,转身走了。

    真到帮丁香妹关匕大门时某男才如梦初醒,心里后悔不迭。

    骂道:“老子充什么君子,本就不是君子。现在的当官的几个是君子。还不是人前君子人后骚子。吃亏了。亏大发了。算了,门都关了再进去就得爬窗了,这大白天的施展轻身提纵术也有些骇人,给人看见不好,君子不离危墙之下,嗯!老子是国术大师。去市里!要帽子去官帽子终于战胜了美色诱惑,

    叶凡心情复杂着,狠了狠心转头走了。不敢再回头看那座透着粉红的小楼,就怕这一回头就再也难转头了。

    小楼中传来丁香妹的一声久久叹息:“唉,他胆子太小”也许他是个不吃腥的猫”不对!为什么又摸我”难道我的魅力不够”我,我差点就被他,”

    身子一转,这下子丁香妹是真的睡去了,颇有股子淡淡的怨恨某猪太胆这要是被叶凡听见肯定得运起八成内劲打破二个醋缸子了。

    到街上后四处找车子,差点气堵着了,这鱼阳一个城关人口达十来万,连辆“的士。居然都没找到。

    才记起这只是穷县城,人虽多但钱并不多。车子没人租的,县民们大部分处在温饱线,吃皇粮的一个月拿那么二三百块钱工资,农民们一年不过几百块的纯收入,拿什么去买十来万的车子?

    如果真有“的士。估计也没几个人租得起,黑车倒是有一些,不过不熟悉的人也找不到。

    “这没车还真是不方便,看来得想办法给局里弄辆车自己开才对叶凡无奈地站在那破车站门口想着事儿。

    吱嘎,,

    一阵刺耳的急促刹车声传来。叶凡也的确醉了。中羊喝的加上在丁香妹家喝的全凑一块儿,这时被风一吹全发作了。

    头蒙蒙的反应也是迟钝了许多,感觉眼前一晃,一辆红色跑车估计是因为车速太快的缘故,在四岔路口遇上从侧面突然冒出的二辆摩托车。

    那辆厉害的跑车只好打了方向往车站入口处急拐了过来,叶凡网好站在路口处旁的一个水果摊位前。发现红跑车横弯而来,来不及了。

    有些惋惚中发现水果摊上那个大妈正蹲在最前面的地方,正低着头削一苹果。发现急刹车声音时抬起头来吓得一声大叫整个人一下子呆了。

    在千钧一发之际,叶凡鼓足了劲气。腿儿一弹,踮了过去勾起大妈就想侧身闪开,可是跑车那速度太快了。

    感觉裤子一紧小腿一扎,整个人连大妈被那红色跑车擦到了水果摊里,苹果挂子坐了一身都是。

    为了护住那个卖水果的大妈叶凡只好把全部惯性力劲都卸在了自己身上,最后当然是委屈自己

    坐在了一地的水果上面,头发蓬乱如鸟窝,怀里水果还扎了一身都是,回过神来才发裤子差点成了两片。彼为狼狈不堪的,而那大妈倒是安全着地了。

    用手一摸,心里暗骂一句:“妈的!倒霉。这桃花没摘成倒救了一大妈,差点还去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回来

    低头扫了一下,发现网买不久的新手机整个被跑车重重的一擦,现在成了一个瘪肚皮烂罗汉。小腿处也破了点皮。几条划痕上还还溢着一点,血。

    “小伙子,你没事吧?”这时那大妈回过神来,赶紧跑了过来扶住了叶凡问道。周遭当然一下子就围观了一群看热闹的同志在指指点点的。

    “没事”。叶凡把怀里的水果拿开站了起来,试着动了动发现腿骨应该没问题,还能走。

    正想走人时才记起了刚才肇事的那辆拉风跑车来,发现跑车停在人堆外面并没人进来看看自己这个可怜的受伤者的意思。

    心里一肚子火那是腾腾腾直冒腾。拉开步子就要找人算帐去,这个时候连市里曹老哥升官的喜事都给忘了。

    感觉左手一紧,迈不了步子,转头才发现自己被那苍老的大妈拉

    了。

    “大妈,还有事吗?我去找那开车的叶凡挤了点笑出来。

    “小伙子,没事就算了,大妈给你点钱去医院看看算了,上点药。”那个大妈一边瞅了那红色跑车一眼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你这水果摊被撞了不去问车主要赔偿?”叶凡有点蒙了。估计这红色跑车还有点来头。

    “别去了小伙子,惹不起的。那跑车听说是鱼阳玉家的玉小姐开的。最近都在街上逛荡有”大妈把叶凡拉在一旁小声说道。

    “和卜姐,玉什么,我没听说过?”叶凡摇了摇头,浑没当回事儿。

    心里冷笑,“他娘的,这鱼阳还真是四大家族的地盘,这么穷的一个穷县子居然有这种一百多万的跑车刑街。

    撞了人浑没当回事,看来大家都有些畏惧玉家。也对,玉家不是有只“靠山虎。玉世雄吗?

    听说还是个黑白通吃的家伙,现在玉世雄的姐姐玉雅枝又坐上了县委宣传部长宝座,更是惹不起了。

    不过老子这手机可不便宜,这八匹狼的名牌裤子衣服也给毁了,总的讨个说法才对。”

    “斗玉娇龙,听说才旧岁,大学网毕业。”大妈神秘的小声说道。

    “玉娇龙,有趣,老子还是沙漠之狐罗小虎叶凡暗哼一声弄得那大妈是莫名其妙。

    嘴里喃喃道:“这孩子不是会被撞坏了大脑吧,什么沙漠之狐,什么罗小虎都讲出来了,难道这小伙子叫罗小虎。”

    嘴里劝道:“罗小虎,大妈陪你去医院看看,是不是脑子伤着了。”

    说起来也正常,《玉娇龙》这本大妈是百分之百没看过的。“没事大妈,我不是叫罗小虎叶凡摇了摇头侧身从人堆里挤了进去,因为这个时候大家见没撞死人也失去了兴趣,倒是全围着去看那辆拉风的跑车了,啧啧赞叹不已。

    一个开黄包车的汉子对一旁的同伙小声嘀咕道:“李全,这车他娘的牛气,咱们这黄包车跟它一比全成废铁疙瘩了。这娘们长得那个真是水灵,如果能娶个这样子的骚灵子婆娘老子天天背在身上都会笑,太他娘的惹人了

    “你娘的瞎眼啦,顺子,别乱说。那娘们可是靠山虎的妹妹,靠让虎听说过吗?县城的牛人把头,他妹子你子也敢去想,真他娘的疯了头。嘿嘿,如果给她听见的话,估计晚上你小子胯下那根吊玩意儿绝对咔嚓一声血淋淋的就没啦

    “别兄弟,是玉大小姐啊,咱不敢。不说了,别给人听见就麻烦了黄包车夫顺子条件反射似的伸出了右手,赶紧捂住了裆下那根惹货的玩意儿,生怕一不小心真给靠山虎叫人给咔嚓了。

    讲起来也有些可笑,这鱼阳靠山虎的名头绝对比新到任的贾宝全书记还要响亮的,县民们可以不用知道县委书记贾宝全,但绝对不能不晓得靠山虎玉世雄。

    叶凡抬眼看了过去。发现车窗口正露着一张惊世的玉脸。略长的鹅蛋脸正挂着一络飘顺的发丝,杏眼桃柳眉,轻点了眉毛,不淡不浓正

    。

    淡闪着粉红磨砂玻璃光泽的嘴唇儿令每个爷们都想张口咬人,圆润光滑小巧的鼻子,就那般巧夺天工的镶嵌在脸庞中央。

    除了眉心有颗豆粒大红痣以外整张脸盘近乎完美的闪着玉润的光泽。头发精心的挽在脑后轻轻披归在后面,其中还精心的编织着几条活跃的小草绳样子的发鞭子,发鞭子尾上拖拉着一朵朵小指头细的头饰。

    翡翠色泽的耳朵上挂着长概圆水滴形的耳堕,玉石质材的碧翠耳堕上方还有着一朵花饰着。脸上估计是轻扑了点淡粉,淡雅不失高雅。高雅略显傲慢。

    “祸国殃民”。叶凡心底里没来由的一抖,冒出了这么四个字来。最后补上:“这女人!”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4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