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六十二章 几张旧桌引出三常委来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70 Views

    各位大大,月头了,同志们那月票,呵呵,该投了小棒着碗等着呢!呵呵呵,

    刚站在门口就差点摔下去了。

    慌得丁香妹赶紧扶住了他,问道:“叶局,你住啥地方?我送您回去休息。”

    “嗯!鱼阳宾馆鹅房间。”叶凡迷迷糊糊的说着,丁香妹拦了一辆黄包车直往鱼阳宾馆而去。

    网进房间叶凡酒劲上涌,腿根子发软。不小心一把到下,无巧不巧的就把丁香妹整个人压在了床上。

    感觉身子下有个软乎乎很有弹性的东西,叶凡还以为是方倪妹。嘴里喊道:“倪妹我来了。”

    双手一阵子乱抓乱摸乱捏,手势一探就滑进了一条厚裙子中正想探往桃源盛地。这时耳旁一道女音慌急的叫道:“叶局长,我是香妹,不是你那什么“你妹,的。”

    “啊!”叶凡总算是给惊醒了。站了起来,胯下一竿物事直冲舟了丁香妹,杀气腾腾的。

    丁香妹那脸蛋红得快滴出血来了,火烧火灼的。心情也是乱乱的,刚才也是经过了复杂的心理斗争才喊出来的。

    其实丁香妹并不爱他现在这个网结婚不久的丈夫,因为他们俩是因为钱财才结合的。丁秀妹父亲得了重病安了男方家里钱。那可是十来万。根本就还不起。

    所以后来那男的也是他家邻居。对她也有意思,就那样子在两家搓合下搞一起了。而且最主要的是男方家当时隐晦的有逼迫的意思。

    丁香妹虽说心里不愿意,甚至气愤,但也不愿意看到母亲整天泪流满面为钱发愁。

    现在的丈夫顾凌又整天舔着脸上门,不时的还得冒出一句家里急需要十几万的什么话来。

    十来万对于一个月工资令有劝块的丁香妹来说那是一辈子也还不清的,所以一咬牙出卖了自己。

    刚才叶凡压着她时网开始时她还没叫,反感觉特别是刺激,有一种另类的异样燥动。

    后来叶凡都摸到她的神秘地带了,在经过激烈的道德与**的挣扎后还是叫出来了。

    当叶凡真的站起来后丁香妹又有些失落,眼见那竿可怕的大物事对准了自己,所以身子一下子好像着了火燥动不安了。

    那是因为丁香妹的那刚结婚的老公顾凌是个半阳疾的人,那东东硬度不够,听说是因为坐车翻了车肾部受了伤或者什么造成的。

    丁香妹跟他结婚半年下来一次感觉都没有。那种东西硬度达不到很激起女人的漏*点的。

    原本以为女人估计就是这种感觉了,心里还骂着人世上的男男女女怎么都好这一口,原来并不是如此这般无味的,这其中的决窍也是一门艺术。

    今天被叶凡喝醉了那么一压一摸一拿捏,那种特异的刺激、兴奋让丁香妹感觉到了一种狂燥般的对异性的渴望,渴望能得到人拂弄,渴望漏*点”,

    “对”对不起,我喝高了,想错人了。”叶凡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酒劲相冲下也没多少尴尬。只是略作表示罢了。

    “叶局,我走了。”丁香妹低着头走了出去。在关门的那一瞬间又有些哀怨样子盯着叶凡看了一眼。心道:“还不如被”唉!这都是命。”

    “顾凌,我被你害死了。”丁香妹眼中含泪快步下了楼,心里开始怀疑了起来。

    难道当时老公顾凌借钱给自家就是有预谋的,早知道顾凌那肾有毛病不好使,现在自己入了套想冲出去就难了。明知不可维还要继续维持。丁香妹心情复杂的想着,沮丧而懒散的走在大街上。

    今天就一餐饭,这个叶局长可是给宗教局的各位同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但是酒国高手,而且重情重义重工作,为了局子能拼的人。

    这样的人那股子豪情很令人佩服。特别是宗教局的三妹一宁玉、妹,梅红妹。丁香妹三个女人对叶凡简直有点崇拜的初步感觉了。

    女人都喜欢英雄,叶凡用酒,用男人的魅力初步的征得了她们的认可。觉得跟着这么一个局长混估计日子会好过一些的。

    人家跟赵副县长那关系可是很铁的。刚才酒桌上那赵柄健不是左一口兄弟右一个兄弟的叫着,要知道赵柄健以前可是县里的财神爷,一般的人想攀上他都有点难度的。

    2点刃分左右,叶凡正在呼呼大睡。酒劲也降了一半。这时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丁香妹像一颗炮弹冲了进来。一把抓住床上的叶凡一边拉一边喊道。

    “局长,大事不好,快卓起来。”

    “噢”呃”叶凡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朦胧中看了一眼惊慌失措,胸前双峰剧烈起伏的丁香妹一眼,差点喷血的同进十分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

    “卫副局长他们被抓到县委办了。”丁香妹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

    “犯法啦?”叶凡有些丈二和尚样子。

    “不是的,是跟人打架了。”丁香妹喘着气。

    “打架,老卫不是组织局里人马去财政局搬桌子了,跟人打什么架?不会是财政局的人不让搬所以打起来是不是?不会吧!马局可是亲口答应的,又有赵副县长在场。难不成咱就睡了一觉就变卦了。

    ”叶凡有些迷糊了。

    “不是这样的,卫副局长吃过饭后就组织咱们局里林副局、张副局、钟主任、李科长、宁科长、梅副主任几人一起,还特别去县里车队借到了一辆小卡车去搬桌子。

    财政局的人也很好,听说马局长已经打过招呼了,所以直接打开了堆杂物的仓库让卫副局长等人进去挑。

    局里人挑好桌椅后全装上了车子。因为那小卡车太不够大,所以就先把赵副县长送给你的那一套。什么红木的桌椅茶几书柜先搬进了局里。

    第二次回来开始装咱们那些桌椅子。谁知正装时外面又开进来一辆东风。

    从上面跳下来七八个,人大喊道:住手,那些桌子是我们溪坑乡的,还说溪坑的费国思书记早就跟马局长说过了。

    卫副局长等人解释说是叶局长也跟马局长说过了,里面仓库里还有二十来副。

    谁知那溪坑乡的副书记林德全立即讥讽道:宗教局也来凑什么热闹。干脆直接去庙里庵里化缘还

    另一个溪坑乡同志更是大喊道:还不如直接出家当了和尚尼姑的搞在一起更痛快,哈哈哈

    他这么一说,顿时就逗弄得大家狂笑不已,就是一旁站着看热闹的财政局的几个同事也笑了起来,看咱们宗教局的同志那眼神全怪怪的。

    卫副局、林副局等人气起来了。不管他们,直接继续搬桌椅子。可溪坑乡来的同志不让搬,就那样子纠打在了一起。

    不过二三分钟,居然又冒出了清麦乡的雷山根副乡长亲自带着七八个人马加入了抢桌子的队伍中。

    现场全乱了,财政局的同志喊破了喉咙都没有。大家开始拉扯着。到最后就拳来脚往了,混战成了一团。

    这事报警的话又太丢脸,所以财政局的同志没办法只好立即报到了县委办。

    县委办的叶副主任赶了过来。把大家全弄县委办去高去了,也不知怎么处理。”

    “呵呵,有意思,捡个漏还有的打架。这都什么破事。”叶凡哼了一声,感觉好笑,这穷县真是穷。财政局留下的旧桌子居然有更穷的三个和尚单位去抢。

    一会儿到了县委办,看见主任张新辉正一脸严肃的坐在会议室的会议桌横圆顶处正刮话,见时凡进来了哼了一声道:“叶局长来了,坐吧!”

    “说吧,怎么回事,几张桌椅都闹腾成这样子了,说出去也不怕丢人现眼的。”张新辉冷冰冰哼道。

    “这桌椅子我们费书记几天前就跟马局长说好了,说是共有田来副,分一半给我们,另一半给清麦乡的同志。

    咱们乡困难,大家用的都是六七十年代那个时候置办的破桌子,全都快散架子了。

    现在像这种新式样的桌椅子一副就要四五百块,二十来副就要七八千。咱们乡买不起。宗教局是县里部门凭什么要抢我们乡下人的桌椅子?”

    溪坑乡副书记林德全同志喷着嘴气有些愤然。

    “是啊,我们清麦乡的肖书记也给马局长说过了,所以我们来搬了。见大家都在抢了,所以我们也抢了,不抢不给他们搬光了。”清麦乡副乡长雷山根同志也是气呼呼的哼道。

    “做事总要讲究个先来后到。我们宗教局的同志最早到了财政局,而且也是征得了马局长同意的。所以我们才去搬桌椅子,我们都已经搬了一车回去了,你们来晚了能怪谁?如果都这样子靠抢的话那这外世界不是全乱套了,如果你们先到我们也没话说是不是?”

    卫宝国副局长以牙还牙导声道。

    这时宁玉妹骂道:“张主任。溪坑乡的同志还骂我们宗教局的同志是和尚尼姑,太气人了,简直就是土匪。”

    “是吗?骂了没有,谁骂的?”这时张新辉脸一沉,就怕惹到叶凡了。

    要知道叶凡同志本来被打入了宗教局这个冷宫那肚子里肯定很窝火。如果被溪坑乡的同志给点着了就麻烦了。再说张新辉跟叶凡关系还行,所以也有一点偏方向了。

    听张主任这么一问,大家的眼光都盯向了醉书记林德全和另一个大嘴皮男子。

    林德全被张新辉眼神逼得没法子了。只好接话道:“是我说的,我当时有些气愤,再说喝了点酒给闹的,不过只是说叫他们去和尚庙化徽”

    “我说的叫他们去当尼姑。”那个嘴皮子厚实的男子只好硬着头皮招了。

    “成何体统!你们把宗教局当什么地方了?当尼姑庵和尚庙啦?不像个话。回去好好写检讨,既然你们三方都跟马局长讲过了,也征的了马局长同意了。

    不过宗教局的同志先到,做什么事都要讲究个先来后到的问题是

    ?

    先前宗教局已经搬上车的就算了,剩下的不是还有刃来张吗,你们溪坑和清麦乡分了就是了。以后不准再发生此类事了,不然全体得写检讨。哼!散了吧。”张新辉沉着个脸,挥了挥手不想再说了。

    “可他们骂人的事”梅红妹还想说话被叶凡哼声道:“还不快去搬桌椅子,闹腾得还不够是不是?哼!”

    三方人马低着头正想出门,这时县委副书记费默居然冒到了门口,皱头眉头问道:“怎么回事,我网路过就听见吵吵闹闹的,这县府大院成菜市场了是不是?”

    “费书记,是这样的,刚才宗教局的同志”张新辉见费默来了赶紧站了起来,迎了上去把事给说了一遍。

    心里纳闷道:“这事怎么这么快就捅费默哪里了,就这点小事费默也肯出头,真是怪了。”

    这事当然是溪坑乡的书记费国思给捅到费默那里的,费默来这里估计是为溪坑撑腰竿的。

    “哼!宗教局是县里直属部门。一个县局子跟下面的穷乡子争几张桌子,说出去也不怕笑掉人家大牙。成何体统,哼!”

    费默就哼了一句,跟张新辉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不过那眼神在叶凡身上停留了几秒钟,看不出什么意思。

    张新辉那脸可是变了,费默这话可是含沙射影啊。

    那意思不是说错就在宗教局。不该跟下面的穷乡争,这桌椅子应该是下面乡镇的。

    刚才自己可是隐晦的批评溪坑乡,这样子一转悠着费默的意思不是说我这个县委办主任处事有失偏颇。直接点出了叶凡这个局长有失大统,跟一群穷人去争什么?

    “呵呵呵”老费也在啊,一点小事弄得县府大院都不得安宁,成何体统!”这时费默网转身肖竣臣这常务副县长居然也路过门口了,笑着走了过来。

    “肖县长,这事”见肖竣臣过来清麦乡的雷山根觉得底气足了

    。

    因为清麦乡的肖福平书记可是鱼阳肖家的人。

    肖竣臣会冒出来估计跟他有关系。

    “妈的!就几张破桌子居然引出了三个常委,这点屁眼大事就这般子了以后还想干什么大事,处处扯肘。咱华夏官场复杂啊,打了奴才立马主子就会闪出来给奴才撑着。难怪一个个乡长镇长的牛逼得很,没有“靠。的只能当乌龟”叶凡面无表情的站那儿不作声。,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35.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