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叫板县长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29 Views

    ”有啥办法听说是卜边领导谒他老的六坏被贬到什公个孤州去做局长,听说那个破局子全县还不到旧个人,吃餐饭都得自己掏腰包,这个都什么世道,妈的,县里领导全瞎眼了。”一个年青人愤愤不平骂道。

    几分钟过后,农行工作人员抬着一个大钱箱到了政府大院,把钱移交给郑力文等人后走了。

    开始发工资了,政府工作人员和纸厂工人分再块同时进行,大家都按念到的顺序领着工资跟红包,一个个全乐呵呵的。

    “黄镇长,不好了。叶凡在走前想把财政所的资金全发光,为自己争得名声。”刘驰快步跑进了黄海平的维公室汇报了情况,黄海平那脸已经拉得老长,快成驴脸了。

    “缪书记呢?”黄海平问道。

    “缪书记昨晚上有事先回墨香市了,说是家里什么人过逝了。现在联系不上,怎么办?。刘驰一脸的焦急样子,当然是作给黄海平这个,新上任的镇长看的。

    “多!你先出去吧”。黄海平黑着脸把曲英荷招了过来,把情况给她说了一遍,其实曲英荷早就知道了。

    不过她没吭声,心道“管我什么事,你是镇长,以后头痛的是你。又不是我。这工资本来就该发给大家嘛,就是拿个沏块的小红包也正常。”

    黄海平见曲英荷不吭声,知道这女人绝对不会出面了。以前跟叶凡顶牛时两人好像关系还行,合同一气,这下子估计那关系又有些松动了。此一时彼一时了。

    其实曲英荷见黄海平坐上了镇长宝座早就妒火中烧了,没甩脸子给黄海平看已经是不错了。还想找她出面,那个是绝不可能的了。

    黄海平无奈之下只好把电话打到了卫初蜻县长那皂。

    “你马上下去制止,太不像话了。

    ”卫初蜻叱道,想了想又说道:“不过补发工资可以,但纸厂那一块可不能乱发。现在纸厂已经是合资企业了,这责任应该由双方一起承担,怎么能全由咱们政府来补发工资呢,这事等搓商完后再定,你给叶凡同志说说,叫他服从上级领导的安排,不要再继续犯错下去。”

    “这个”我去说恐怕有些不妥吧。”黄海平有些迟疑,他可不想出这个头。

    抢打出头鸟这个道理大家都懂。这个时候去阻制那一千来号人还不把自己给生吞活录了。

    “哼!上级信任你,把林泉这么大的一个镇子交给你,没点魄力趁早提出,咱们也好重新考虑。”卫初蜻也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不过她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引得林泉镇政府所有工作人员对自己这个县长不满等等。

    自己不好出面只好逼黄海平了。

    “我就去!”黄海平阴沉着脸应承了下来,叫上了刘驰一会儿就下到了院里的空地上。

    给叶凡说道:“叶局长,卫县长有指示,希望你能从全县大局出发。听从组织的安排。补发工资的事镇政府自然会作主的,这个我们在经后几天会讨论做出妥善安排的。纸厂的事还得跟合资的一方磋商后再定,所以这款子不能发。”

    “对不起黄副镇长,我现在还是林泉镇的镇长,卫县长交待旧前移交完,我会办到的。

    就是这笔款子来说也是我当初跟市财政局的王天亮局长打赌时赚来的。当时说好是用来修路,加强林泉大通脉建设。

    不过现在县里把林泉大通脉计刮取消了,这笔款子我可是有权助理的叶凡平静的说道。

    “叶局长,我才是林泉镇的镇长,你无权再支配这笔款子的使用权。请你自重,马上停止发则一切后果将由你全部负责黄海平在也忍不住了,声音大了许多。听他这么一嚷嚷,周围正领钱的工人干部们全停了下来,冷冷的盯着他逼了过来,吓得黄海平无来由的退后了一步。

    “呵呵,,不补发也行,你得问问这些工人兄弟们肯不肯,政府的广大干部职工们肯不肯,他们回家用什么过年?”叶凡淡淡一笑,指着工人干部们质问着黄海平。

    “哼!我是执行卫县长的指示,请你服从领导安排。”黄海平嘴里说道,觉得自己有些丢脸,居然被工人吓着了。

    想到自己是堂堂的镇长,而派出所的胡德亮副所长早带了十几个干警出来,手中提着警棍,站在他身后,摆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

    “不能发,你们这些当官的心里烂了。咱们老百姓年都没办法过了。你们不但不同情,连咱们的一点可恰的工资都要抢去占去喝酒找女人是不是?”这时汤正海在段海使了个眼神后带头鼓燥了起来。

    川一咱们要吃饭。咱们要讨年“凭什么你要阻止,我们要啡土公长人群里开始有些燥动不安了。慢慢的向着黄海平强逼了过去。

    “想干什么?他可是黄镇长。谁再闹事就抓起来。”这时胡德亮拿着一双手镝”丁当一声在手中撞了撞。晃了晃,发出刺耳的声音来,当然是在以势压人。

    “派出所就能随便抓人啦?我们又没犯法,我们只是要回自己的工资。这事拿到天下去都说得开,凭什么要抓我们。大伙儿说是不是?咱们听叶镇长的。

    这时一个老工人大喊道。

    “好了!大家安静的领钱吧!这事我叶凡负全责,黄镇长你可以这样子跟卫县长回话。”叶凡双手一按,大声喊道,转头对胡德亮哼道:“你凶什么,工人兄弟和政府同事不是阶级敌人,他们跟你一样,难道你们派出所的同志就不要领工资啦。哼!退下!”

    听叶凡那么一哼,胡德亮那脸顿时成了猪肝。扫了扫黄海平,见他没动静。他也不敢先走了,倒是后面的干警全都去排队领工资和福利红包了。“哼!镇政府工作人员听着。我是黄海平镇长。我以林泉镇镇政府的明义传达卫县长亲自下达的指示。

    卫县长指示:你们的工资是应该补发的,不过要按正常程序走。今天镇政府还没决定如何补发,估计明后天就会讨论这事儿。

    所以我帘望全体镇政府工作人员都能听从卫县长的指示,听党的话。服从组织的安排。

    如果谁还要继续一意孤行要领取的话,以后有什么事你们自己先得想好了

    黄海平这话说得软挞挞的,不过言词里面隐晦的威胁很是明显,是个人都能听说出来。

    听他这么一喊,许多胆小的政府工作人员已经停住了领钱的脚步,甚至有一部分已经领了钱的,作人员又凑到了段海等人面前,畏畏缩缩的要求把钱退母去。

    当然,纸厂的工人不是直属镇政府的,他们到是不怕,有钱领了谁还愿意再退回去,那边一块倒没受影响。

    见自己的话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黄海平脸上微笑的看着叶凡。心道:“怎么样?你这一个过气的镇长有屁用。老子一句话下去大家都不敢领钱了。领了钱还得乖乖的退回去,这就是权力,没权谁听你的。”

    “呵呵呵”各位同事听好了。我再次申明,我还有一个小时的镇长当。我这是在执行一个镇长的权利,我是在完成承诺。

    说句实话,这个工资本来就是你们应该拿的,你们拿回自己应该拿的难道还会犯罪违法受处份吗?

    我相信党和政府都不会这样子做的。国家是有法度的。不是某个人一句话就能定了的事。

    想想吧,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我已经完成了自己当初的承诺,你们愿不愿领是你们自己的事,以后别在背后议论什么就是了

    叶凡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把话讲完了。

    “对呀!我们是拿回自己应该领的工资,这难道也违法了。不管了。格老子的,如果谁连这点权利都不给我的话老子就拼了。”

    一个无权无势,快退休了的老干部愤然的骂了几句,走到了段海面前继续领工资了。

    一边数着钱一边嘴里嘀咕道:“还是领到手了才叫钱啊,如果后面一时没钱补发的话这年怎么过。”

    “对!领工资去又有一伙人被鼓燥了起来。去领了钱。不过最后也有近三成的镇政府干部们没敢去领钱。

    这些人一般来说都是有一职在身的,也不再乎这几百块钱,他们一般来说都有一些后手,一年捞个几千块应该是有的。

    没必要为了这几百块钱去得罪了新上任的黄镇长,还外带一个卫县来

    “好!你就发吧!”黄海平气的一甩脸子挞啮挞走了。

    旧半前叶凡终于跟黄海平移交好了政府工作,而那箱子钱也发完了。政府作人员加上纸厂工人。总计补发工资加红包约恐万块。

    剩下的刃万块叶凡笑道:“黄镇长。卫县长要求我收回退街的钱,我看那钱都在一些困难户手里,是很难收回了,说句实话,我也不忍心

    加。

    而且对于收回那笔款子我也是坚决反对的,这个有百害而无一利。

    听说还有丑万退街款子还没收回来,这剩下的刃万就抵那刃万退街款子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麻烦黄镇长有空时随带着给卫县长汇报一下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2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