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五十章 官场失意情场得意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93 Views

    叶凡愣愣的答道,什么狗屁官帽子早就抛到了九宵云外。这时给他一个省长他也不愿去瞅瞅的。

    看着倪妹妞那桃花样欲滴出水来。估计是强装出来的盈盈笑容,心坎里感觉被鞋戳子狠狠地扎了那么一下子痛彻心菲。

    因为叶凡被贬到宗教局,方倪妹不可能心情会畅快的。今天晚上表现的如此的粉嫩诱人,估计都是装出来取悦叶凡的,以抚慰他那受伤的心灵罢了。

    人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而叶凡今晚就是官场失意情场春放了。

    “哥!给妹子扎个舒松的发鞭子吧?。

    方倪妹温柔中含羞带娇的,如一位纯朴的小娘子坐在了办公桌前的那面大号圆镜前,翘头等待着叶凡那略显粗糙的双手为自已梳头扎鞭子。

    “嗯!我怕扎不好!”

    叶凡心坎里又是一戳子痛,缓缓挪着步子站在了倪妹妞身后,轻轻地抚摸着那一头柔顺滑溜含淡淡飘柔香味儿的秀发,开始笨手笨脚地扎编了起来。

    “哥扎的即便是狗尾巴草妹子都喜欢,为你喜欢!”倪妹妞脉脉含情,梦幻般喃喃自语道。

    费了好大股子劲头,叶凡这厮那双能开碑裂石的可怕手掌,在扎姑娘鞭子这灵巧的活儿上不显得怎么灵光了。

    显得特别的愚笨,甚至那双能劈死狼王和野猪的金网之手儿,曾经杀死过三人的飞刀之手,此刻居然还有些如老年中风样子在微微抖瑟。

    “手欲静而心不止啊”

    叶凡在胡思乱想中终于扎出了一个像鞭不是鞭,像绳不是绳,居然连狗尾巴草都没扎出来,这四不像的头发结却是喜得倪妹妞那水汪汪的杏眼中闪着幸福迷离之梦幻光芒。

    “扎得丑”。叶凡有点不好意思地喃喃道。

    “我喜欢!”方倪妹幸福融融的轻启樱唇。

    “哥!你先出去一下小妹有个大礼物送你。”方倪妹妞轻声说着硬是把叶凡这厮给推出了这个粉红色的小世界。

    叶凡无奈地在门口等着,心道不知倪妹想搞什么明堂,晚上又不能动真格的,真挠心烦人啊!

    不久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轻唤:“进来吧!”

    当猛然推开门,叶凡这骚哥顿时呆若如一只蠢货样木鸡,他看见了全身如一尊大理石般嫩白挺立,全裸如一撩人正在含羞达达展示身姿的土模特秀样子的小妹子方倪妹。

    胸前那对自已也没掰过几回的玉米捧子可怕的瑟瑟着,正在向自已招摇呼动。细长的双腿夹缝中一溜黑色影子正在了预示着点什么。

    其间似乎传来了潺潺的流水声,这当煞是叶凡这厮在此等情况下出现的幻觉。

    她那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正满脸羞涩地却又不愿放过眼前一刻样子的直盯着叶凡。

    嗔道:“哥!妹子送给你的大礼就是你独有的,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妹子方倪妹。”

    此刻的方倪妹到是纯洁如一汪不含任何杂质的泉水,甜丝丝低声细

    。“纵豆慈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倪妹知道,倪妹是为哥而生的。”方倪妹轻声漫语着,妖妖如天上一弯媚月,此心可比日月。

    叶凡眼圈更红了、湿了,他紧捏着自已的拳头,“养生术,所发出的劲气全灌注入了指甲上。

    指甲在劲气鼓注下变得锐利如梅花刀甲,已经深深地抠入了掌心中。一抹血红从掌心滴染而过。

    “嘀嗒!,有桃红滴了出来。

    叶凡眼前晃过一个满面青春豆豆,长着一双三角眼的踩脚二世祖正趴在倪妹那水嫩嫩的纯洁**上拼命耸动,臭嘴咬着倪妹那樱桃样小巧的嘴唇儿的恶心场景,两只狼爪子正在本属于自已的玉米棒子面前晃动的场景,

    当然。这个被丑化了的人物是叶凡想出来的经后的情敌了。

    “妹子,哥娶你!”叶凡一声低吼,一把抱着方倪妹两人躺在了床上。不过叶凡那狼爪子只在方倪妹上身滑动着,感觉叶凡忍得难受。

    “哥,这辈子有你这句话妹子已经心满意足了,我不敢奢望什么?你有女朋友,我知道你是一条暂时落难的龙,总有一天潜龙腾天的。妹子会永远祝福你的。”

    方倪妹挤了挤,美妙的**紧紧的贴在叶凡胸前,轻轻的喃喃着,仿似在梦呢。

    “倪妹!我”叶凡想到自己在方倪妹面前编造的一个假女朋友。很想脱口而出说是自己那个在大学的女朋友估计早就找人了等等,不过叶凡最终还是没说出口来。

    “哥,倪妹想再次把自己给你,”方倪帅旭涩如网从红葳染缸爬出来般,脸蛋几红得快滴血了煦※

    “给我”什么给我叶凡一时有些没想过来。因为先人为主的缘故了。

    方倪妹既然那个来了身子今晚上肯定是不能给自己的,难道她还有其它礼物要送给自己?

    “讨厌!就是这里”。方倪妹突然抛却了姜涩,一把抓住叶凡的大手捂在了自己那茵草丛上。“你,不是、那个,来了”这个不行,我不能伤害你的。”叶凡有些扯不清了。疑惑着说道。

    “没来!”方倪妹终于吐出了这两个能羞死人的字来。

    “没来!怎么回事,我看看”叶凡一声大吼,差点招来了狼,胯下那根标枪早就顶了上去。手势一探顺着一滑就捋下了那网状物。

    感觉草丛里已经是露珠点点了。

    “我那天以为来了,估计是大三轮上弄出来的东西还没干净,后来就没有了,才知道我记错了,哧哧”方倪妹还得意地笑了几下。

    “好哇!看我怎么罚你,居然敢谎报军情,害得我差点憋死过去了。哈哈哈

    叶凡狼叫着发起了冲锋的号角,春色无边,春雷震耳,春潮滚滚涌动而去。

    今晚注定是个疯狂之夜。

    早上8点刃分,林泉镇活腾了起来。因为听说已经调走的叶镇长要讲话,任何人不得缺席。

    所以在郑力文和段海,以及铁明夏的帮助下林泉纸厂的上千号人和镇政府的劝来号正式的工作人员。全集中到了政府里的一个操场空地上。

    方倪妹临时头叫人搬来了一张桌子,上面摆上了话筒。

    “纸厂的工人兄弟们,林泉镇的各位同事们,大家好,我是叶凡。下午我就要离开林泉了,在这里有句心里话想给大家说一下。十几天前本人就职镇长仪式时我曾经给大家许下了一个承诺。

    答应大家在今年年底阴历飞大家到工厂去领钱,一起补发三个月工资。全足额发放。外加一个百块钱的小红包,算是回家过年买些猪肉吧!

    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咱们林泉镇政府也给欠了二个月,大家都只领到了一半的工资,我这个镇长没做好,失职啊!”

    叶凡讲到这里喝了口茶,正想继续说话时一个站得较靠前的工人忍不住嘀咕道:

    “知道失职了为啥不把欠咱们的钱补上,现在要调走了就来高调大谈失职,失个屁!就该让你这种不讲信用的人进大牢里蹲着才对,我呸

    不过叶凡的耳朵那是超级灵敏的,用手指着那个瘦瘦的工人说道:“同志,你才才发牢骚了是不是?”

    “没”没发”那个工人可是身子骨一罗嗦,赶紧否认。

    要知道那天叶凡初到纸厂就开除了两个打架的保卫干部。

    “呵呵”我知道你们在心底里都在骂我失信了,现在要调走了又在唱高调,讲的全是屁话是不是?”

    叶凡笑道,一点也没生气。

    “叶镇在位时为我们纸厂的盘活下了很大功夫,弄来了大笔款子救活了咱们纸厂,我们也知道镇里没钱,我们不骂你。”这时纸厂的副厂长汤正海大声喊道。

    “对!叶镇长是好人,是个好官。我们不骂你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一团人喊了起来。引得几百人都喊了起来。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我的时间不多了,昨晚上卫县长要求我在0点钟前要把镇长的工作移交给黄海平同志,所以还请大家听我说完。”叶凡手势挥了挥往下压了压,大家又停了下来。

    “今天就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我代表镇政府给纸厂工人补发三个,月剩下的一半工资,外带一个西元钱的小红包,大家拿回去好好过年。

    镇政府工作人员也一样,补发欠你们的二个,月工资,外带一个幼块的小红包。

    现在财政所的郑力文所长昨晚上已经跟农业银行的周晓明所长联系好了。现款马上就到,大家按工资花名册签字领取补发的工资和福利。

    希望各位股室主任,纸厂的各小组组长分小块带着自己的组员来领取。念到谁的名字谁就上来

    叶凡话网讲完院子里一千多人顿时就沸腾了起来,大家都是兴奋不已。

    本来以为叶镇长调走了这个许诺百分之百是黄了,谁知在最后关头叶镇长还能记得大家。

    这个时候底下当然是赞扬感叹声一地都是。

    “唉!叶镇长走了可惜了,他是个好人一个老工人摇头叹息不已。日0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2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