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四十九章 斧底抽心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88 Views

    有的书友认为米街道大宽了,其实这两边除了人行出联刁个后正街也不过旧米左右,也算说得过去。不过我得感谢书友“:乱国际电工。提的意见,说明大大看书很认真,谢谢。还有书友“崛粥。大大说主角写得没用,其实主角也应该有个低谷期的,作人总存导事事一帆风顺是不是?不过他的低谷期很快就会过去了。狗子谢谢大家的点评,欢迎继续点评。

    “力文,好好干吧,我想他们也不会拿你怎么样。咱们还年轻,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咱们不用等三十年,我看有三年应该足够的了叶凡劝道,又扫了一眼段海。

    范春香知道叶凡心里烦,过来默默的敬完酒后就退出去了。

    “段海,等下你去通知胡总一下。叫他明天早上召集全体纸厂的职工干部在厂子里集中。

    力文,你给方倪妹说一下,叫他通知全镇工作人员早上8点准时在政府院子里集中叶凡目光一闪。那股子狠辣一闪而逝。

    “叶局长,我作什么,你露个底子,咱们早做准备。妈的!反正我也看透了,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子的。”段海发着牢骚骂道。

    “多!段海,干什么?一点小挫折就让你趴下了,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来,咱们是打不趴的。

    脑袋掉了不就腕大的一个疤,力年后照样子是一条好汉。他们能把你怎么样?

    就是呆村子里做一村官咱们也要好好的活着,你们等着,不久的。我叶凡就会卷土回来,喝,干杯!”

    叶凡醒熏熏的豪情大发,一口灌进去了半斤烧刀子,整个脸盘像着了火似的。

    “段海,别说了,叶局长有安排的。”郑力方较冷静的说道。

    “嗯!我当初上任时有一个承诺,你们可能也记得的。既然镇里把补贴店面退街的钱收了回来,天水坝子那笔劲万的款子那张银行卡就没动了。我还是带在身上。如果有人问你就说在我身上。叫他来我这里拿。多”。

    叶凡哼道,双眼利芒闪现同,惊的段海和郑力文心里都有些胆寒,心道:“厉害,这眼神怎么如刀子一般好像能杀人。”

    “行!我明天早上就拿来交给你。”郑力方点了点头。

    “力文,你明天把前几天马盖天主任从海关搞来的那笔款子提出来。按我当初的承诺一部分发给纸厂的工人,一部分发给政府里的工作人员。让大家回去过个好年吧,我估计有的万应该够了。”叶凡安排道。

    因为当初叶凡在镇长就职会上放出了话,要补发纸厂职工二个月工资和一个小红包。政府里的工作人员也一样。当时是说年义底前飞以前来领取。既然明天早上要移交了就赶在移交前先办好承诺。决不能给黄海平留置太多的款子给他挥霍。

    “叶局,那笔款子当时海关打进来时可说是专款专用,要花在打通庙坑的那条路上,而且一半的款子还要由马盖天其人负责,因为那钱是马盖天弄来的。

    如果我们拿来发了工资和福利,就成了挪用公款了,那样子对你很不利的。

    就怕有人会抓住这一点说事,昨天我查了一下,发现当时你跟市财政局局长王天亮赌约的劲万款子。县里拔了四万到咱们财政局帐上,另外,四万估计给县里吞了。

    既然林泉大通脉蓝图不让搞了。那笔款子就应该归属在镇财政一方面了。所以倒是可以灵活动用了。即便以后黄海平想使阴手都下不了

    。

    咱们可不是挪用,而且在没移交给你还是明义上的林泉镇镇长,干完最后一件事还是能行的。”

    郑力文在管钱一方面是经验老道,点出了其中的关窍。

    “好!好!力文这提议很好,就这么办了。”叶凡笑着三人的酒杯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叮锁一声脆响。

    “不过力文,这样一来你可是把黄海平这个新上任的镇长得罪透了。以后那日子可不好过了。”叶凡有些不忍心这样子做。

    “得罪了又如何?我估计这个代所长也代到头了。如果他们真不能原谅咱就跟你去宗教局,也算是进城了,呵呵呵”郑力文很是佩服叶凡,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态度坚决的决定跟着叶凡。

    “没错!我也去,喝喝喝”段海也是放荡的笑了几声。现在叶凡倒了,叶凡可是拉他一把的人。以前自己在县委办得罪了人,下到林泉镇后又被塞到了天水坝子。

    本来段海认为此生就这样子闲逛着过了,后来得到了叶凡的赏识,所以段海有一股子为知已死的念头了。

    既然叶凡到了估计自己这个组长也是做到头了,反正都要被塞进什么破落股办去,也无所谓了。死猪不怕开水烫,总不可能把自己给开除了。

    口点多了,三人喝得大醉各自踉跄着散去了。

    叶凡网走出春香酒楼就接到了方倪妹的抠呼,打通电话后方倪妹很是温柔的小声说道:“叶哥,晚上到这儿来。小妹给你”洗洗、搓搓

    “洗洗,好,洗洗就洗洗”叶凡淫荡荡的笑着,感觉下身一股燥动,回头扫描了一下,见街上无人顺脚就窜进了小巷子中。

    方倪妹住在她一个远房亲戚家里。不久叶凡就窜到了方倪妹住处。正想轻推后门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呆住了。

    心道:“我这不是白去了,她昨晚上在龟岭村时不是说女人的那个,东东来了,既然来了我还能干什么?唉!这火还是找春香发去算啦。”

    叶凡心想着又犹豫不决的,想起方倪妹那曼妙的**,再想到俩人在大三轮上的疯狂,再加上烧刀子的性烈。叶凡更是感觉身子燥热不已。

    可是就怕等下欲火被点燃后可方倪妹因为女人的那几天“出红。来了又不能动真格的。那样子就更惨。

    手悬停在后门上正想着时,哪知虚掩着的门突然轻轻的向里斜开了一条缝来,门背后露出一脑袋来,不是方倪妹还是谁。

    一身超薄的睡袍子在叶凡鹰眼下似乎能透过现象看见本质。里面的乳峰半掩半现,连那颗逗人的小草毒都隐隐的凸显在了外面招摇得很。

    这是因为方倪妹睡袍的衣扣居然没有扣,所以在衣服开合间春光乍隐乍现在某猪哥面前,那个当然是更为撩人。

    “讨厌,还愣着干嘛,是不是”方倪妹声如蚊蝇嗔怪道,一双若水的杏眼中写满了春水漾漾

    “哦叮!”

    一声娇呼中整个人儿已经被叶凡搂入了怀中,一把就把方倪妹按在了墙上,两人贴面饼一般贴在了一起。来了个。漏*点长吻。

    唇舌相错,口唾相交,好不艳情,好不稍旎。

    叶凡手势一动熟练的滑入了方倪妹的睡袍子中,精确命中胸前双峰上。一抓一捏之下方倪妹已经是喘气吁吁了。

    “不要,上楼。”方倪妹从迷情中惊醒了过来,发现后门都没关吓得轻声怪道:“晚上我姨全家都不在,上楼

    “得令!”

    “嘎嘎

    叶凡一声怪笑,随手关上了门搂起怀中人儿直往楼上噔噔而去,推开门后人也微微愣神了一阵子。似乎快石化了。

    一个布置得非常温馨充满浪漫情调的粉色世界,雕花木床漆成粉色。粉红色的毛线毯子上面还绣着一对戏水的鸳鸯,正在鼓起的被面上戏耍着,床头还斜靠着一个粉红色大布娃娃。粉色的办公桌上一面粉红底面的大圆镜子蹲在上面,一切都是粉色的。

    粉红色的世界粉红色的情调,,

    叶凡晓得这是倪妹这妞故意布置成的,因为她最喜欢粉红色了,粉红色代表的可是浪漫。

    叶凡这厮是个较粗心的人,是不怎么理解浪漫一词,但在这种粉红色的世界里直觉还是挺灵敏的,温暖、舒服,燥动,狂放、能令人喷血。

    叶凡甚至有种回到了儿时赖入母亲怀抱那温暖、舒适的感觉。不过这里还多了一种奇怪的味道,那就是刺激和狂潮。

    不得不说方倪妹那是相当细心的,因为没有空调,在这大冷天房间里肯定非常冷的。

    也不知她什么时候居然把镇政府的那台较大的电暖气给搬回家了。估计就是借用一晚上或者什么的了。

    “哥!喜欢吗?”

    “喜欢!”叶凡有点痴呆,答道。

    “从龟岭回来,跑了这么长的路身上出了许多臭汗,我先冲冲,你先喝杯茶。”

    “嗯!”

    倪妹根本就没避晦某狼在场,很是自然地脱下了外面的短衫,露出了细白嫩滑的胸罩子裹着的玉米捧子外边的白晰滑嫩肌肤。

    柔顺中还略带有倪妹气息的粉红色睡袍子顺腿很是自然滑落于木质地板上。

    叶凡这骚哥贼眼中看见的是倪妹那修长的双腿,和顶端那紧绷鼓鼓的诱人网状似三角裤。

    就连里面的茵草丛都隐隐约约闪现在了叶凡那灵敏的鹰眼中,其间沟壑滑润,轮廓分明,看着就令人喷血不已。叶凡喷血到还不致于,只是狂咽唾沫罢了,估计已经吞下一海碗了。

    “天!”

    这厮在心底里狂喊了一声,鼻子一痒,赶紧转身低头装着擦汗的样子。其实是在把已经快跑出鼻孔的鼻血给硬生生堵了回去。

    嘴里暗骂道:“妈的!丢人丢到姥姥家。见到女人就喷血,什么玩意儿。都这样子下去的话老子这副小身板中几斤血还受得了喷吗?淡定,得淡定,老子是国术高手,大高手,唉!还得加强心境磨练了。”

    “哗哗”的流水声从卫生间传到叶凡这骚哥耳中,如美妙的催魂丽音让他是浮想联翩,胯下帐蓬高支,血涌上升,狂燥不已,有些不能自

    。好几次他都想不顾广切地直接推开那扇虚掩着的磨砂玻璃门来个大饱眼福,然后就杀声嗜嘴”

    叶凡想了许多,像倪妹今天这反常表现随即便是一二愣子也明白了。人家这是在向自已发出再次献身沐浴爱河的粉红色信号。算是再次敞开了宫门,因为前天晚上在大三轮上已经破了宫门。

    从开始的直白说这屋子里仅有咱们俩,到后面的不避晦表演脱衣,再到后面的浴室门根本就没拴上,虚掩着等种种迹象都是证据,只要叶凡愿意,人家倪妹早就做好了献出处子之身后二进宫之暗香准备。

    “奇怪了,倪妹不是说那个来了。晚上又这样子刺激我,这到底什么意思。听说女人的那个东东一来就要持续四五天,不可能二三天就搞定了吧?难道就是让老子眼接而吃不得,这下子如何是好。”叶凡呆呆的乱想着,猜测着方倪妹今晚上演的又是哪一出戏。

    “哗啦啦!”的诱人水声终于停了。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出了薄纱披身,山峰沟谷若隐若现。曼妙身子惑人心坎的水灵灵伊娃子妞来,一股体息之芬芳直喷叶凡这只土鳖鼻息直达心肺。

    “哥!你也冲冲,不然挺臭的方倪妹含羞带笑如一娇艳等待人开苞的花蕾轻声、嗔道。

    “不!哥坐下子就走,哥没,,汗”。

    叶凡立即又冒出满头大汗,嘴里推拒着,因为他怕等下被挑起燥火后又不能动那样子更难受,还不如现在忍忍欣赏一下就回去算了,还得找菜西施解决掉去。

    “看你!满头大汗臭哄哄的还说没汗,快冲冲,衣服妹子我已给你准备好了。”方倪妹扯了叶凡一下。见他呆坐床上没反应。脸儿立即阴暗了下去,睛转多云立即就要下雨开始杏眼中闪泪花花了。

    “女人的眼泪最具杀伤力,对男人来说有时不哑于一颗核弹叶凡叹了口毛最后还是没拗过倪妹的小泪珠子核弹,最后走进了卫生间。

    网脱光了就听见门轻轻一推,一个人影晃动间有人进来了。当然是方倪妹了。

    “哥,我伺候你洗洗方倪妹像一个丫环,蹲在了浴缸前伸出手来,轻轻的帮叶凡搓着。

    “嗯!倪妹,你的手儿真滑,拿捏得很是舒服。”叶凡微闭上了双眼任由方倪妹的细手在自已身上滑动着。

    渐渐的有了反应,一探手就把方倪妹给拿入了浴缸中。两人在里面滚成了一团,如扭糖泥人一般遇水即化了。

    不过叶凡最终还是只是在方倪妹的上身子部位探寻了一番,没有动下面的根本。

    既然倪妹那个来了也不宜如此动她。作为一个男人还是要尊重女性的。这样子才有君子风范。

    等到叶凡这骚哥换上了倪妹小妞亲手买的七匹狼西装,人一下子帅气精神了起来,犹如换了一个人摸狗样。

    因为前天叶凡跟方倪妹在龟岭爬山一爬,衣服当然就乱了。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右。倪妹妞愣愣地盯着把叶凡上上下下扫了个透彻,许久才轻声叹道:

    “哥!真好看。”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2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