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四十五章婊子无情咱们也得有点义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90 Views

    嗯!既然叶口同志有农么夭的过错,甚系有此方面引心城了猜忽职守。老支书的死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没追纠已经算是咱们很人道了。这个正科级别应该不能再留了。”

    费默扫了周长河一眼,想到等一下子抢镇长宝座时还得他出大力支持。所以也跟着附合了周长河的提议。

    “这个可能有些不妥吧?咱们党的宗旨一向是惩前必后,治病救人。年青人犯些小错误也是难免的,咱们不能一竿子打死。

    叶凡同志是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不过他也做了许多惊人的事。就拿引资一块来说吧,原鱼阳纸厂就是一个烂摊子。

    叶凡同志可是为纸厂拉来了三千五百万的投资,我想在坐的以前如果是常委的话应该都清楚这件事。

    再说叶凡同志虽说提出的“林泉大通脉蓝图,有些狂妄,不过他却为此拉来了一千万的修路款子。

    所以,我认为应该以批评教育为主。既然免职了,也该给他安排一个能去的地方,你们说是不是?”

    这个时候常务副县长肖竣臣突然站起来说话了,要知道肖埃臣可也是鱼阳四大家中肖家的人。

    肖竣臣跟叶凡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以前有过几次接触,但都限于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

    这次肖竣臣肯冒着得罪新到的县长卫初蜻的危险替叶凡讲了几句话,其原因有几个。

    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说肖竣臣要铁心帮叶凡,看叶凡的工作做得出色等等,他还没那般高的觉悟和思想。

    而是因为肖竣臣以前在张曹中当县长时自己这个常务副县长表现得太软弱了一些。

    使得一些不是常委的副县长暗地里都有些轻视肖竣臣这个常务副县长。因而正与他的“鱼阳病怏虎,的外号相媲美。

    当时张曹中跟“鱼阳土老虎。费默联成一气打压着肖竣臣。使他很不得志。

    这次天变了,换了个女的县长出来。一开始就显出了咄咄逼人的架势。

    也许叶凡才上任不到一个月就被拿下了,就是那卫初蜻彰显女县长霸气的时候,让人不敢轻视她是一个女县长。叶凡其实就是那只被杀的鸡。用来吓猴子的。

    当然。叶凡刚好有事撞她枪眼上也是一个原因。

    肖竣臣决定一改以往的那种太过于病态和软弱的作风,为了在以后县政府的分管工作中,能捞回自己这个常务副县长应该管的工作。肖竣臣决定走一条较强硬的路线。所以这次在叶凡被捋了官帽子还被周长河这个堂姐夫提出法办的情况下他还要站起来,其实是隐晦地在向费家和卫县长较量。

    让卫初持不能再小看他了,以后在调整工作分管时也不敢再老调子重搞了,至少得动一动分工了。

    说起县政府里面的分管工作,这其中的水份也是很大的。如果分管的都是一些没有油水的行局部门。此分管领导的话语权和威望自然就低了不少。

    比如分管的是教育、水产,民政、农机等局子的分管领导其实就没多大的实权。说起话来其它局的一二把手根本就不卖帐。

    如果你是分管财政,公安、审计等口子的领导讲起话来绝对硬实得多。

    有些局长如果太不听话了咱就可以利用手丰分管的职权,叫审计局来审核一下,或者叫财政局的同志那款子拖上几天等等。

    所以县政府各大副职的分管一块的含金量也是非常重要的,对于分管这方面来说卫裙蜻这个县长可是有很大的决策权的,就是县委书记贾宝全想直接插手都难。

    还有一个方面是因为肖竣臣发现刚才谢强为叶凡讲了话,认为谢强应该会站出来支持自己的看法的。

    所以肖竣臣一讲完后眼神隐晦地在谢强和王昌然身上扫过,以前自己跟政法委书记王昌然都是跟着李洪阳混的。

    现在虽说李洪阳倒了,但人才刚下位王昌然应该没有这么快就投靠了什么新东家了。

    叶凡真的被法办的话那可也是打李洪阳的脸,连带着自己跟王昌然脸子上也不好看,能拉一把应该会出手帮点小忙了。

    人言婊子无情,咱们不是婊子是官员,也该有点点义才对嘛!

    因为在叶凡的免职问题上两人都举了手,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不举手就是反对也没用,人家那边已经稳稳的有七八票了,也没必要作一些无谓的去得罪县长书记的蠢事。

    当然,在法办方面应该要拉一小把了。法办这个东西说有就有,说没有也是没有的,就看在坐的常委们的一张嘴了。

    “官字两张口”。俗语就是指官吏的话不可靠,变化无常。

    “官字两个口,逢事都有理”旧指当官的依仗权势,蛮不讲理。“官字生来两个口,舌头无骨任你拗”。旧指官吏的话前后矛盾,反复无常

    所以肖竣臣认为“法办”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些事事而非的东西,可以灵活变通的。

    纪委书记肖长河紧咬住叶凡不放无非还不是因为儿子周小涛的事秋后算帐,费默当了帮凶估计是另有目的,卫县长网来被人利用了冲在了前面罢了。

    这些肖竣臣也隐晦的感觉到了,就是县委书记贾宝全也有所感觉,所以在关于叶凡免职纪委立案调查法办的事头上也没松这个口子。

    当肖竣臣站出来为叶凡讲话时贾宝全心里一亮,暗道:“好!有争斗就有机可寻的,只要不是铁板一块以后就有机会拉拢人了。

    看来这个肖竣臣跟费默和周长河也不怎么对付的。那个谢强就是一个老好人,事事弃权。

    这次关于法办叶凡的事他应该也会出头的。看来叶凡跟谢强的关系应该还不错。”

    其实叶凡跟谢强的关系还不如跟肖竣臣的关系,谢强肯出头还不是看在市军分区司令顾铭凯身上的。

    其实谢强也想歪了,就是市军分区司令跟叶凡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甚至两人还没见过面。

    当时只是齐天拉起他父亲常务副省长齐振涛这张虎皮子,在为叶凡引可甲的“跨世纪英才班名额!出了大力所以,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了。谁也理不清,谁也不敢说自己最清楚的就能掌控全局了。

    果然,谢强见冒出一同伙来,立即就表态了,说道:“刚才老肖讲的在理。叶凡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人无完人,金无赤金。就拿龟岭村老支书被墙压死来说吧。我也听说过了。

    其实当天叶凡估计在为鱼阳纸厂的事奔波着,所以这边镇里的事无瑕顾及到了。

    再说这事如果要追根糊源的话还要往上扯到几任镇长身上,连带着估计就是原庙坑乡的乡长曲英荷都有些责任。

    当然,老支书已经过去了,那些东西我们也没必要在理了,作好善后工作,以后也要教育干部们时刻把老百姓的利益。

    学生的安危记在心头上,善后工作我想叶凡同志已经作了,这点也没必要再麻烦咱们县里了。”

    谢强的话刚讲完王昌然也接了话头子,说道:“咱们鱼阳的经济甚至可以说是穷困,叶凡作为一个镇长。庙坑乡又刚刚合并过来,连带着原鱼阳纸厂这个烂摊子也砸在了他头上。

    千头万绪的事太多了,当时叶凡上任时到现在也不过十几天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当然是以经济建设为主了。

    估计他一心扑在纸厂的事上。因为当时水州来的胡董事长有前提的。就要首先要整平新建的纸厂厂房。

    而离年底又只剩下二十来天了,叶凡就是三头六臂也有些忙不过来。所以老支书的死责任他是有,但也不能全是他的责任。

    林泉那么大,还有许多的分管的副职在嘛。”

    “嗯!叶凡同志当时在天水境子工作时是个好同志,当时村民至今都在说他的好,要知道那行子可是个不好理顺的村子,说明叶凡同志还是有一定的工作能力的,也许后来经验不足,工作中出现了一些砒漏,应以教育为主。”

    张新辉作为新上任的县委办主任。当然他要紧跟在县委贾书记的身

    了。刚才见贾书记在关于免去叶凡正科级别以及法办叶凡方面有所犹豫,知道贸书记也有不同看法,所以这个时候也大胆的出口为叶凡讲了几句。实现了他当初对叶凡所作的承诺。

    “如果不降级别,也不调查法办,几天后就是年底了。总不能把一个大镇的镇长打入了冷宫给冷藏起来。总得给他一个说法。适当的安排一个工作给他做才能显出人道是不是?党对于某些可以挽救的同志一向都是不会绝情的,人性化就体现在这方面了。”

    这时网入常的宣传部长玉雅枝诡异的也讲了几句话出来,好像是在为叶凡说一点好话。其实玉雅枝的矛头对准的是费家的费默。

    重新洗牌后的鱼阳县委常委里费、玉、谢、肖四大家都占了一个常委名额,隐隐的四大家族都有在常委会上一较长短。为家族争权夺利的趋势了。

    “好!听说鱼阳有四大家族。还歌一一费家土老虎,玉家靠山虎,谢家笑面虎,肖家病怏虎。

    看来四虎都有些蠢蠢欲动,不甘寂霎了。

    “土老虎,费家势力最大,加上费玉这个市委秘书长,有一足顶三足的霸然趋势。

    玉家的玉雅枝入常委后势力有渐渐抬头的趋势,因为玉家在市委里的玉怀仁现在已经爬到了市委第二专职副书记的位置上。估计已经不能再忍受一直被费家压着的势头,所以也想抬头了。

    肖家这只病怏虎现在也是生龙活虎的,从刚才他开始向卫初蜻这个县长开小炮投石问路上可以看出。

    谢家以前一直是老好人,也许谢强这只笑面虎也是该露出狰容的时候了”

    贾宝全在上任之前早就研究过鱼阳四大家族了,所以心里如明镜一般。也在侍机而动,先让四大家族斗起来才行,越斗破绽肯必会越多。

    到时自己联合一方打压几方。就是自己掌控大局的时候。

    “嗯!年底了,大家都希望过个好年。咱们的干部虽说一心为人民服务,但也不能忘了他们自己也是人民中的一员。叶凡同志如果真的犯了党纪国法,该办的一定得办。周书记,你们纪委有叶凡同志做了什么的确凿证据吗?”

    贾宝全突然转头问周长河道。

    周长河沉默了一会后无奈的说道:“暂时还没发现什么有力的证据能证明叶凡同志违法犯罪了。不过,”

    周长河才讲到,不过,两个字,估计是想提出对叶凡的什么不利时贾宝全已经截了他的话,说道:“既然年底了,一些不清楚的事就不要拿来说事了。要办人也得有确实的证据才行,咱们党从来的宗旨就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转头扫了费默一眼说道:“费副书记,你原先搞的就是组织人事工作。现在党群方面也是你分管的。

    对于鱼阳的人事方面应该是了然于胸,我网来,跟卫县长一样估计都是两眼一摸黑不怎么清楚。你说说县里的行局主任是否还有空位的?”

    “我想想。”费默装摸着样的在头脑中捋了一遍下来,一脸严肃,说道:“贾书记,咱们县宗教事务局的局长雷文才同志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退休了,因为最近事务烦忙,县里一直没有任命人接替他位置的局长。雷局长早就生病住院了,一个局子没人主持也不大好,不利于宗教局处理我县的民族宗教等问题。”

    费默说完这话后就不再讲其它什么了,比如建议叶凡调宗教事务局作局长等等,他知道贾宝全肯定会将就的。

    其实不是没有时间任命人去接替,主要是因为那破局子连局长带件员加勤杂全凑一块儿还不满旧个人。这个还不是主要问题,主要是太穷了,穷得掉渣渣的。

    以前林泉镇的原镇长秦志明书记才从部队转业时,就被当时的张曹中县长给抛入了宗教事务局里任局长。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1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