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三十九章 枪杀出头鸟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12 Views

    忧那样午说不是矛头对头我了是计林泉镇的叶巩完蛋了,应该是林泉的工程不让武辰公司做费家要动他了。”叶茂才有些愤愤然说道。他当然不是为叶凡鸣不平了,只不过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罢了。

    “哼!狂妄!鱼阳现在还有贾书记和卫县长在,真成费家天下了。你这小道消息哪里听来的,可不可信?”钟明义撇了撇嘴,一丝冷笑挂在了嘴边。

    “绝对可信,是我一哥们说是当时也在,野味阁。吃喝,正上厕所时听见的。听说有人把龟岭村老支书被压死的事都给捅到上面了,叶凡在劫难逃了。”

    叶茂才心底里莫名的升腾起一股子兔死狐悲之感来,也许叶凡的明天就是自己的后天了。

    两个人的境遇差不多,都是失了“靠。的人。叶凡更惨。以前锋芒太露了,这下子李洪阳一走,叶凡立马就遭到四处扑来的飞卑袭击了。

    “枪杀出头鸟。”叶茂才心底里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老子安安份份作人,没出啥破头照样子有人要整我,这都什么世道。还不是官帽子太扎眼,这世道上想当官的太多了。

    “嗯!暗潮涌动啊!费家现在势力如日中天,不过玉家好像也挺起来了。这次调整,玉家的玉雅枝也入了常。

    原县委宣传部长孔丽珠调到市里了,玉雅枝一上场以后玉家的势力更是大了。

    再加上“玉家靠山虎,玉世雄这个黑白通吃的货色,玉家的财力人力也未必就输给了费家。

    一山岂能容二虎,除非一只是病虎才没人理,哈哈哈,玉家的雄起也许能做点什么文章了。

    就让靠山虎跟土老虎好好斗斗,咱们坐山观虎斗也不错!”钟明义低语喃喃着,自个儿点了点,头又有了主意。

    “表哥,要不咱们加一把子火。黄海平和曲英荷一旦对叶凡动手。叶凡下去后肯定对费家恨之如骨。像这种人最易冲动。到时像一条疯狗,逮住人就咬。咱们伏在纸厂的那枚棋子是不是该加大力度了叶茂才嘴角边也挂出了一丝冷笑。

    “嗯!伺机而动。让叶凡这只小牛犊子好好地去撞撞费家的土老虎。鹿死谁手也许还存在着变数”钟明义望着远方,目光深远。

    良久,唉了口气:“唉!好戏要开场子了。”

    电话响了,钟明义接了起来。听到里面县委第二常务副县长陈光旭神秘的压低声音说道:“钟书记,网接到电话,明天早上招开常委会,讨论林泉的人事,这里面估计是要对什么人下手了。”

    陈光旭是钟明义一手给提拔上去的。虽说钟明义现在很倒霉给抛进了县人大作一副主任。

    但陈光旭这个人还不错,人走茶并没凉,不过陈光般隐隐的还是盼着钟明义能东山在起,所以听到什么重大消息总会在第一时间透露给钟明义这个。渔翁的。

    “呵呵呵,光旭,我现在已经是一渔翁了,钓钓鱼还行,既然离开了朝里就不想再理朝里的事了。不过如果有讨论南溪那边的消息时一定得传个讯,谢谢你了光旭。”

    钟明义口里淡然,好像林泉的事跟他没关系,自己不再关注想作一汪翁,只是交待了南溪的事。

    “哼!装!潢翁!你钓的是什么鱼,一个个戴着官帽子的人鱼陈光旭应喏着肚子里暗自腹诽不已。

    放下电话后钟明义在屋子里转上了圈子,当转到第圈时突然说道:“茂才。你想办法把明天县里估计要调整林泉叶凡个置的事给捅到叶凡的手下那里去,谁有可能跟叶凡比较好就捅给谁。”

    “跟叶凡关系比较好的。好像郑力文吧,他是叶凡一手提上去的,好像那个段海也不错。我马上叫人捅过去,嘿嘿,”

    叶茂才干叫了两声,一脸的凝重,说道:“难道真的要对叶凡下手了。哪我?。

    “放心,费家暂时不会动你。饭要一口口吃,事也得一步步去做。咱们随时盯紧点就是了,见招拆招。如果费家真的紧咬不放咱们也不妨鱼死网破,把费家人给扯出来。大不了一拍两散。”钟明义牙齿都咬在了一起,发起狠来了。

    跟钟明义一样咬牙齿的还有一个倒霉蛋,那就是张曹中县长,现在不叫县长了,应该叫他张主任;因为他现在是县人大主任了。

    这次为了跟罗浩通市长取得战略战线的一致,市委书记周乾阳也只能狠心的把他给先打入冷宫,到人大常委会去先休息一阵子再说了。不过张曹中心里不是这般子认为的,自己一个县长去县人大当主任。人大这玩意儿名义上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

    要说有权也的确有点权,

    什么保证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上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决议在县里遵守和执行。

    领导或主持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讨论决定全县的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环境和资源保护、民政民族等工作的重大事项。根据县人民政府的建议。决定对全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的部分变更,,

    听起来噱头一大堆,而且级别也是正处级的,跟县长书记同级别。可真要论实权说是没屁的权也正常。

    人家县长书记办事啥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啦,提点小建议还行,人家采不采纳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有建议权没有什么强制执行权,而且基本上都是由上级领导定好的。

    就拿搞选举来说吧,选什么人定什么人上个人家早就定好的了。

    你这人大常委会只能是执行,按上面的意图去执行。

    如果出了什么跳票事件你这人大主任还有责任的,说是没有实现上级的意图,没有尽到责任让某人正常当选,要保证选举的正常举行什

    。

    所以张曹中非常的苦闷,感觉有点难以见人。倒是有点羡慕李洪阳给整进了市里农机局去当一破局长。那局虽说破落,好歹也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不会再蹲在鱼阳县遭人白眼。

    现在张曹中连街上都不愿意去。总感觉背后有人指指点点的。感觉自己疑神疑鬼都快成神经病了。

    其实这是张曹中有心病,堂堂的县人大主任虽说实权没多少,但级别还在,也还凑和,没有他想得的那般子惨。

    而且有时不满意了发几句小牢骚,县里的领导还不是得听着,对他也是莫可奈何的。

    只是张曹中的野心不在此。在县委书记那个宝座上,认为是贾宝全抢了他的位置。

    所以最近连贾宝全都给他暗自恨上了,从大的方面来说,张曹中也是原市委副书记周乾阳的一伙的。

    而贾宝全也是周乾阳扶上去的。按常理张曹中和贾宝全应该是一伙人。不过这个同伙只是一个暂时的联盟,随时可能解体了。

    就拿费默来说,以前跟张曹中也是同伙的,现在张曹中过气了费默有自立为王的趋势。再加上费默的妹妹费玉现在走马上任,上位升到了墨香市的秘书长一职,费默的底气更足了。当然不愿意再像以前一样依附着谁了。

    这次人事大调整费默的野心也是极具膨胀了起来,县委书记主政一方那才是他的理想。

    不要说他,就是纪委书记周长河最近也是野心极大,也有自立为王的趋势。不过他的力量太过于单薄了。一时难成气候。

    现在县里比较明朗的就是费默已经爬上来了,费家的势力是如日中天。

    而网入常的玉雅技跟甫委第二专职副书记玉怀仁有亲戚。所以在他的支抹下膀子也硬实了起来。

    以前鱼阳玉家跟费家关系还行。玉家要稍逊费家一畴。现在玉家在县常委会里也挤进去了一个人。也有了话语权,所以玉家跟费家这两个结盟了许久的大家族中否经的起考验也是很难说的。

    对于新上任的县委书记贾宝全,县长卫初婚来说也很难。县常委会里人员乱七八糟的。

    都不知道近期的工作该从何处下手。常委会如果要讨论个问题结果会怎么样两人心里都没底。

    所以这两个外来户这段时间倒是凑在了一块,先联合起来再说。不然真会被本地的费家和玉家,谢家。肖家等鱼阳四大家族吞没骨头掉。

    倒有点像是外来户跟本地户的争斗了,本来贾宝全是不愿意招开常委会的,因为现在太没把握了。不过费默一直逼来,再加上市里领导那电话又批评来。

    贾宝全这个书记无奈之下只好先从叶凡这个,该死的镇长下手了,心里也明白估计叶凡就是费家或玉家大棒下的第一个牺牲品。

    不过目前自己还没站稳脚根子。不宜正面跟费宝、玉家起了什么争端。进退之道就在于自己的掌握之中,先退再说。

    所以贾宝全书记打定主意,先观察。让玉家费家闹腾一阵子再说。当然,如果涉及到原则上的,一方大虽的人事安排上贾宝全也绝不会太过于让步的。

    深夜了。

    县委书记贾宝全还没睡,正在考虑如果把叶镇长给拿下后到底谁来顶替这个超级大镇的角色。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1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