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三十五章叶凡的十大罪状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13 Views

    “唉!交酒垂是血脉泣血脉不丽要发展经济谈何容易初蜻望了桌上刚才牛主任送来的信件,心里一阵子酸涩。

    这次从省经贸委下到市里,后来又被弄到鱼阳来当这个县长,卫初蜻也是做好了吃苦的准备的。对于鱼阳的情况她先前也是多多少少了解了不少,知道这个县估计称得上是南福省排得上号的贫困县。

    曾经还饿死过人,当然指的就是庙坑乡那事件了。不明底细的人全是认为鱼阳县都穷得揭不开锅底子。连人都给饿死了还不穷吗,其实

    。

    不过卫初婚相信,凭着自己那深厚的人脉,在经贸委也工作过二年。一定能让鱼阳这个贫困县翻过个儿,让成绩为自己的升迁说话。

    卫初婚家世还不错,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现在也不过才万岁。已经拿到了哈佛商学院硕士研究生文凭,也算是一正宗的海

    派。

    卫初婚有自己的理想,就是凭着自己的经济头脑为民作些实事。当然也这也是自己以后官场升迁的坚实底子,所以刀岁了卫初婚不是一单身姑娘。

    她也不打算结婚了,在海外受到外面的影响,认为结不结婚也无所谓。以后能找到一个所爱的人过过日子就行了,并不是说卫初铸的思想上很开放。

    主要是卫初蜻在大学里曾经谈过一朋友,不过不久那男的为了出国就把卫初婚给无情的抛了。

    后来卫初蜻一气之下也考取了哈佛,要证明给那个男子看看。不过哈佛是上了不过卫初婚那心底里的那股子火还是没灭了多少。那股子痛时刻在噬咬着她的心灵。

    所以现在彼有股子视天下男人如粪土的感觉,对追求他的男子都是冷冷的。特别是一些英俊自认为长的帅气的男子,卫初蜻更没什么好脸子给他们看的。

    在省经贸委工作时追她的男子估计就快排成一个整编排了,不过全被她冰冷地拒绝了。

    因为她心里还隐隐的发痛着。虽说那段感情已经随关时间渐渐的在心中消逝了许多,但其根还没拔出,祸根子是不容易灭了的。

    不过今天在鱼阳逛了几个乡镇。听说还是几个较富的乡镇,不过那情况也是令卫初蜻有些傻眼了。

    这几个较富的乡镇尚且如此那鱼阳县北部地带那些个穷旮旯乡镇那不是没米下锅了。

    这个时候坐在老板椅上卫初蜻对当初自己的冲动有些子后悔了,就这样子的一个破落县想在一年内实现凹从零增涨到百分之三的目标无易于天方夜谭。

    估计县委书记贾宝全的心理也差不多,他估计还更糟些,因为他逛的几个乡镇全是鱼阳的穷旮旯乡镇。这个时候有没摔杯子砸盆子都不得而知了。

    静了静心开始翻阅起桌上刚才信访办主任牛立富送来的重要信件。

    渐渐的她那好看的眉儿都快皱成一条上翘的小船儿了。

    “怎么回事?明寸信件中居然有耐寸都是告林泉镇镇长叶凡的。从农村到乡镇都有,叶凡,不是那个搞面子工程,想把林泉一个镇建得跟福春市一样气派的镇长吗?

    哼!也不怕闪了腰,一个年收入才如多万的镇想跟人家一个年收入达七八千万的县级市相媲美,此人难道脑子有毛病,不会是想争功都想疯了吧…”

    卫初猜县长喃喃道,心底里一股子火腾腾直冒了上来。

    又花了一个。钟头时间,把告叶凡的信件全集中了起来。拿出本子开始勾勾画画,最后到是给卫初蜻总结出了林泉叶镇长的十大罪状,罪状如下一

    第一:不顾镇里财政赤字巨大,扬言在年底要乱发红包,口出狂言。

    第二:异想天开,不顾鱼阳林泉的实际情况,搞什么“林泉大通脉蓝图”还妄想铺拍油路面,总需资金约三千万。

    第三:不顾灾民死活,强行拓街。搞面子工程。

    灾民不服就不给办准建证,置灾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第四:为了退街使镇里财政赤字高达四百多万。

    第五:利用纸厂作组组长身份一到厂子未经任何调查殴打厂里保卫干部,凭自己喜好胡乱开除工人。

    第六:从天水坝子村调走时强行向村民索要礼物,临走还卷了农民们三辆大三轮车的礼物。连人家几十年的窑藏老酒都给逼着挖了出来。第七:胡乱改革纸厂,任意妄为。

    第八:生活作风糜烂,开进口三菱,穿名牌,抽高档烟,挂大哥大。玩小姐。

    第九:利用分管财政的机会。把公家的巨款占为已有,任意挥霍。

    第十:当镇长不作为心小拔款子修校使得觅岭村老支带员凤十公惨死座一,小墙下。耸人听闻,引起了民愤极大,龟岭村全体村民正准备到县里上访或到市里静坐,,

    “无法无天了!”“坪,地一声,一向知书达理的知识份子卫初蜻都气得拍了桌子。

    其它不要讲,今天在林泉镇亲眼看见,亲耳听到的有关叶镇长的事这信里至少有三四点吻合,绝不会空穴来风的。

    卫初婚觉得卓态严重,林泉大镇接近口万人口,占了全县的六分之

    。

    这么一个超级大镇如果出了个这样子胡作非为的镇长还了得。还谈如何振兴鱼阳经济,如何让全县凹增长值提升为百分之三到四。

    不过卫初婚能姿上一县之长的宝座,也深知这信件说的也许有夸大其实的地方。

    要了解清楚才有发言权,不调查就没发言权这个道理她还是深懂得的。

    于是电话打给了县委书记贾宝啥,没错。此刻他也正在办公室加班。刚才也正摔了茶杯,这个时候秘书还在心地扫地上的破瓷片呢。

    一听说卫县长有重要事情汇报。估计事态度严重。

    不久两人就凑在了一块,看了桌七的信件以及卫初婚的初步在林泉镇的了解后陷入了深思当中。

    “我看还是把老费叫过来向他了解一下叶镇长的情况,他是鱼阳的老人了,对县里情况熟悉。咱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任意妄为的国家蛀虫。”

    贾书记的话说得较轻柔,但语气却是相当的坚决,一双深邃的睐子中那道厉芒一闪而逝。看来也是生气了,恼火了。

    不过贾书记脑子还算清醒,心道:“我一来上任就有人连告这个叶镇长。难不成这小子是以前李洪阳的人。

    所以别人想一竿子把他给没到底。也许有这个可能,也不排除此人本来就民愤极大。

    从卫县长的初步了解来看这小子应该是有点发愣发疯的人,好大喜功。异想天开,不切实际,胡乱作为较严重。

    林泉一个镇能有多大的财力,不能再这样子乱搞下去了,不然林泉明年背上几百万的财政赤字会拖了整个鱼阳的后腿

    费默到了后,听了卫县长的话后。也稍稍翻阅了一下那叠厚厚的信件。眉头也皱了起来。

    心道:“昨天武云去找这姓叶的谈工程的事,估计被回拒了。这些信件难道就是武云叫人弄出来的。

    这个混小子,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了这么一集可是很容易被别人利用的。

    而且这新来的贾书记估计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这卫县长一个知识份子好像还好对付一些,就是这个贾宝全应该是只老狐狸级别的。不过这姓叶的也太不识抬举,纯粹的愣头青一个。以前有李洪阳撑着还能嘎嘣几下,现在背后一个挺他的人都没有我看干脆直接捋了算了

    费默快速在头脑中绕了几个圈再回来,既然是自己儿子干的事也得帮他把事给圆满了,不然这屁股还真不好擦干净。

    “这个同志我也听说过,对工作不算认真。就是喜欢好大喜功,就拿林泉大通脉蓝图一项来说那就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一个镇怎么能弄到三千万左右实现这个蓝图。而且时下咱们县是以抓经济建设为主,没有钱何必搞什么浮夸的拍油路面。

    能铺通碎石子公路已经够好的了。如果有余钱还不如省下来再多搞几个厂子,这样子也能进一步拉动全县的增长。

    而关于林泉拓街的事我认为应该拓,但不是出米,而是旧米就够了。

    一个乡镇搞那么豪华干什么?又不是星光大道?至于纸厂改革方面年青人易冲动,这点我也不好说

    费默点点隐隐,表面上还为叶凡讲了几句话,其实全是命中叶凡要害之语。

    “嗯!着来费副书记对那个叶镇长没有什么好感,不会是这些小动作都是他叫人搞出来的吧!不过讲的也在理。拍油路面建得再好也不能拉动全县凹收入,而且太不实际了”贾宝全书记暗暗思忖着。权衡利弊。

    “一个镇想建成一个。纵横交错的交通网,我不能不说这个想法非常的大胆。不过也太天真了一些,当然。如果有钱能建成更好。鱼阳的路也的确太差了。不过美好的想法太过了就变成了“夸大其词”“好大喜功”特别是退街拓街的行为,已经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0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