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三十三章 有人在县长前演戏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05 Views

    消两天我怀旦过林泉镇的镇长叶几,个年轻小伙子,“仁足。

    听说他搞了个“林泉大通脉蓝图。自已畴到了二千万左右资金,又改革了鱼阳纸厂,拉来了近四千万投资,不错的一个有干劲,有实力的小伙子。

    呵呵呵”市委党群副书记谢国忠点出了一些,到也是夸赞了一下叶凡。

    “叶几”我想想”周乾阳好像记起了什么,闭目想了一会儿突然笑道:“嗯!很有趣的一个人。前段时间那小伙子好像还受了伤。就是什么天水坝子的血案,当时我受杨书记委托代表市里去看过他。你们可能不知道,他当时全身绑得像木乃伊,受伤很重的。小伙子一开口居然问我讨钱。”

    “讨钱!讨什么钱?”罗浩通露出了讶然神情,“不会是讨药费吧。鱼阳穷,镇里没钱付给他药费。”

    “哈哈哈,不是!要我漏*点油出来给他修天水坝子那条路,我当时说咱可不是油桶,没油漏的,你们说可笑不可笑。我当时也给逗乐了。这小伙子那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实周乾阳爽朗的笑了。

    “嗯!估计鱼阳县的那些个领导们也跟他差不多,每年到市里就懂的讨钱要捐赠,都快成化缘大县了。他们难道不懂吗?发展才是硬道理啊”。罗浩通又想到了发展上面。

    “这次提贾宝全和卫初蜻上去,我也给他们撂下了话。一定得把鱼阳的经济抓上去,不能再拖咱们市的后腿子了。上不去就要摘帽子。这是刃话先讲在前头,他俩个压力也非常的大。”周乾阳也收敛了笑意,一脸的严肃。

    “有压力才能出动力,有动力才能拼命去干,才会出成绩,我相信贾书记和卫县长会干出成绩的,周书记这是给了他们一把斧头,替他们破釜沉舟了,呵呵呵”谢副书记微微一笑,意思含糊不清,隐隐的也道不明。

    在周乾阳耳里听来好像含有一丝丝兴哉乐祸,在罗浩通市长听来好像又是另外一番味道,反正各人有各人的感受。

    这次提拔县长书记,本来谢国忠也提了原市经贸委年轻的副主任苗峰的,可惜最后被周乾阳和罗浩涌联手给否决了。

    理由是苗峰太过于年轻,才凹岁。而且网提拔到经贸委副主任位置上才一年时间,不宜再动。

    一年中连升两级有违常理。所以这事就搁置了,不过谢国忠有问过苗峰,他表示愿意到下面去锻练几年,呆市里难出成绩。

    最后谢国忠退而求次,又改提苗峰为鱼阳县的党群副书记一位,最后又没成功。被市常委中的玉怀仁和费玉这两个鱼阳派给联手压制住了。当时周乾阳好像也有点倾向鱼阳派。

    反而是鱼阳的原组织部部长费默坐上了县里的党群书记一位,而苗峰最终于只捞了个。鱼阳县组织部长这个鸡肋噱头。

    给市里人看来好像还是被降职处理了,因为苗峰原来可是市经贸委的副主任,比鱼阳县的组织部部长可还要牛逼一些的。

    不过谢国忠和苗峰都另有打算,估计也是想先蛰伏在鱼阳,伺机而

    。

    经贸委虽好,但副职也有四五个。苗峰作为新人排在最末一位的。想出头,想干出成绩想提拔想扶正也是相当难的。

    到鱼阳就是组织部部长了,虽说级别没变,还是副处,但总是手握一县的人事权,安排什么人时也能分上一杯羹的。

    发展的空间很大,如果贾宝全和卫初晴不能干出成绩,到时被捋了帽子苗峰就可能上位,所以苗峰甘愿换来市里的一些白眼也愿意到下边去锻练一下。

    当然,谢国忠作为鱼阳这次重新洗牌后插手人事的党群副书记,没能为自己的手下争取到一个有份量的位置心里也是十分的窝火。

    不过谢国忠现在处于隐忍状态,他相信会有机会的。

    鱼阳想作出成绩那是难于登天。

    市里班底这次经过省里的调整后现在的情况也是非常复杂,以前是市委书记杨国栋、市长罗浩通、副书记周乾阳三足鼎力。现在还不明朗,好像罗浩通市长跟周乾阳书记非常的好,又好像谢国忠书记暂时没什么打算。

    而且又冒出一新生代,就是市委第二专职副书记玉怀仁和新进阶的市委秘书长费玉又有结成小团体的趋势。

    周乾阳这个书记目前在常委会中拥有两个铁竿,一个就是常务副市长卢尘天,一个就是政法委书记秦天刚。

    而市长罗浩通原来好像跟玉怀仁的关系还行,现在玉怀仁有跟费玉、合作自立一家,成为鱼阳派的趋势。

    所以罗市长现在还是个光杆司令,在前次的鱼阳洗牌中只能跟周乾阳这个“广作。怀是抢到了个县长的位胃,也就是白阳县长卫炮州祝罗市长推上去的。

    原市委宣传部长张欣玥本是原市委书记杨国栋的铁竿,现在杨国栋调走了张欣玥的态度模糊不明,是各方争取的对象。

    而组织部长一职的肖志展已经调往水州省城,这位置还悬空着不明。

    市纪委书记曹英培是网从省纪委调来的,暂时也没有跟谁结交的趋势。

    军分区顾司令从来是个不管常委,基本上都不在,在的话投的也是弃权票。影响不大。

    不过顾凯铭偶尔也会投张把票。他那张把票到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也不容忽视。

    不过顾凯铭这个人直属军队系统。脸臭如茅坑里的烂石头,谁的账也不卖的,想稍微取得他的信任和支持都难。

    前次为叶凡的事拜是跟各位常委叫过一次板,逼得市委的杨国栋书记亲自都把电话打到了省委组织部。

    所以,此人不发威时就是一病猫,真发威时就是一地雷炮,逮住人就炸你个头破血流的,夫家都有些怵他。一般不去招惹他,尽力交好。

    下午3点半钟。

    叶凡陪阴老头已经足足钓鱼二个钟头了,一无所获。

    偶尔还能看见一只只小毛鱼从草儿丛中跳出来,在叶凡面前耀武扬

    的。奇怪的是阴恶刀专心致志于钓鱼事业上,已经做到了两耳不闻窗边事。一心只做钓鱼翁。

    “前辈,草潭中估计没什么大鱼,这简直是在浪费时间。”叶凡忍不住了发了句牢骚。

    心浮气燥,眼界窄只见虚面。不透本质,难成大事,哼!”阴无刀头都没回哼了一声,过后就再没声音了。叶凡无耐。只好继续陪阴老头钓鱼玩。

    鱼阳县昨天网宣布完人事调整,今天早上凌晨四点半,县委书记贾宝全和县长卫初蜻就出动了,分头对鱼阳的的力个乡镇进行初步摸底。

    为制定新一年来鱼阳的经济发展提供真实的数据,他两人有些不相信县里统计局搞的那些数据,这基中的猫腻太多了。

    凭那些虚假的数据想把鱼阳的经济搞上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两人今天是亲自下去了。

    县长卫初婚还是一研究生,高级知识份子。以前都是呆在省里哪见过鱼阳那破路。

    一路颠簸,差点颠破了那嫩屁股,逛了龟湖镇、角林镇、溪坑乡、柴木乡,最后通过庙坑穿过林泉镇到了武溪镇,回县城时在林泉镇打了尖,只是休息了一下。

    缪勇书记隆重的接待了新上任的卫县长,也想是联络联络感情。不过这次浮勇可是拍在马蹄子上了,差点遭来卫初蜻一的顿白眼和巾责。

    说是现在全县都应该以经济建设为主,使鱼阳彻底的脱出静止不动的尴尬局面,没空再去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接待什么的了。有这精力还不如放在经济建设方面去。

    就在这时候,镇政府的大会议室正好突然传来了争吵声。

    一个很大的粗喉咙扯着嗓门大叫道:“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历平方的怎么一量就变成了匆平方,不行!得重新丈量。这可是接近二千块钱。数字不符我绝不会签字。妈的!你们镇里当官的那心都给狗吃了。这个黑心钱也敢赚。我呸!”

    镇土地所所长朱成贵严厉的吼道:“马二狗,你他娘的真的长一双狗眼是不是?刚才量地时你不在也场。量完后还签了字已经认可。别在这胡搅蛮缠,咱们土地所就这几个人,没空跟你瞎掰。”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刚才我眼花了没看清楚。我家老宅子以前早就量过,那退出的街面就是有奶平方,少付一个字儿的钱都不行。”

    马二狗脸红脖子粗,为了二千块钱那是昂上劲头,就这样两人吵了起来,结果是越吵声音越大,段海和杜朋怎么劝都没有。

    这时朱所长大喊道:“马二狗。你有种的就陪我去找叶镇长去,妈的,还敢嘴硬。”

    “去就去,怕个。球,叶镇长是老虎难道敢吃人。我马二狗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了?”马二狗也不知从何处来的犯骚子劲头,干脆扯着朱所长的袖子,两人一吵就到了外面走廊。

    正在另一头小会议室里跟缪勇谈话的卫县长耳朵灵着呢,早就支着听见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问道:“怎么回来,堂堂的镇政府,吵吵嚷嚷像个菜市场芋的成何体统。”

    “唉!镇上民众心里有些怨气,不服。”这时坐一旁的黄海平副镇长随口嘀咕了一句。日08姗旬书晒讥芥伞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06.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